•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鬼话闲聊绛珠草仙蛇胆

    发布时间: 2020-03-25 10:10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我眸眶一涩,没想到母亲竟是被青蛟害死的。

      难怪临终前她的脸色会那般难看,而我竟没有半丝起疑。也许是那高高的衣领把伤口遮住,可是父亲和府里的下人他们应该是知道的。

      虽然此时我已恢复仙身,却保留着这世的面貌。

      我冲那魂灵唤道:“娘!”

      那魂灵冲我微微一笑,随后飞上天与其他灵魂一起,织成一条巨大的锁魂柱,将青蛟从头至尾紧紧锁住。

      青蛟没料到黑猫会招魂,而且招来的尽是找她报仇的魂灵,她不服气地挣扎,锁魂柱越发收得紧。

      黑猫不想就此放过她,尖齿一露,沿着蛇颈一路撕咬开,直将青蛟开膛破肚。

      直至一块鸡蛋大小石头从蛇腹内飞出。

      “干得好夜魂!”黑影人接过石头赞许道。

      我见他要拿走灵石,追着他说:“把它给我!它对我很重要!”

      我已是气虚乏力,刚说完,又抑制不住地咳起,血水顺着嘴角流下,十分狼狈无助。

      那人瞧着我都这样了,还追着要石头,不由眉头紧拧,带着几丝气意,拂袖走了开。

      我不知他这是生得哪门子气,却如阵夜风一般消失在我的视线中。

      我无力地跌落在地,望着一个个朝天堂飞去的魂灵,不觉替自己苦笑。

      血继续从嘴角滴落,神智犯起迷糊,为了稳住身躯不得不用手肘撑着地面。

      我明白自己已无计可施,只等着魂飞魄散的时刻来临。

      一阵幽香拂来,如芝兰、蔷薇一般,只觉下巴被人托起,一滴滴苦汁胆液顺着食道流进胃里。

      那苦汁实在是苦,大概比那龙胆还要苦,还腥臭无比的。

      我想吐,可惜下巴被人托着,纵是呕出来,又被逼着吞回去。

      这一觉我整整睡了七天七夜,醒来时在夏岭自己的卧室内。

      陈建辉守在我床边,见我醒来,赶忙上来扶我。

      我神智恍惚,云里雾里的竟分不清现实和梦,直指着陈建辉说:“你……他……”

      半天也不知自己究竟想表过什么,倒把陈建辉弄得呵呵直笑。

      “这一觉看来真是睡糊涂了!好了,起来吧!”

      他上来提我,我瞪着眼,用力甩开他。

      暗吸口气,清过嗓门后说:“把东西还给我!”

      大概是见我认真了,他打住动作,笑着说:“好!给你,用过早餐就给你!”

      我这才起床。

      用餐时,我发现父亲安排的那三人不见了,听陈建辉说,前方战事紧急,那三人两天前就被父亲调回营里了。

      心下一乐:“这下自由了!”

      陈建辉敲下我的脑门:“难道你还不够自由么?半夜三更的,一个人跑到夫人墓前,把整个府的人都急死!最后还是我把你扛回来的!”

      我拿着筷子的手顿了下,陈建辉说的事,与我经历的根本牛头不对马嘴,可我不知如何与他说,好在事情已过去,不提也罢。

      虽然我已知自己的前世,但再没找到灵石前,用凡人的身份或许更稳妥。

      “四姨娘可好?”我试探地问。

      陈建辉摇头:“不好!夫人头七那晚,四姨太也不知瞧见了什么,之后整个人都傻了,成日躲在屋子里,又哭又闹!大家都以为那晚她见到了夫人!”

      我倒觉有些意思,打定主意要回府瞧瞧,转念又想到正事,搁下手头的碗,再次朝陈建辉伸手:“可以给我了吧!”

      他嘻嘻一笑,望着身边的下人,打了个眼角,见他们一一退下后,这才从口袋里摸出个用锦帕包着的东西。

      “拿去!我本来就想还给你!”

      我接过来一瞧,里面竟包着块镶着美玉的锁片。

      锁片是纯金料,顶面用繁复的镂空金丝构勒着一只踩着祥云的金凤,金凤展翅翱翔于九天,金光灼灼,栩栩如生,嘴里含着块白色美玉。那美玉温润细腻,是上好的羊脂白玉。

      玉的反面刻着我的生辰八字。

      我一眼认出,这正是我小时候弄丢的那块护生符。

      有点惊奇,又有点失望。

      惊得是,这东西竟会被他拾了去,失望的是,这并非我要找的灵石。

      似乎这锁片让陈建辉感概颇多,之后他还说了许多话。

      一口气将他当年如何拾到,又如何地几次三番想还给我,可都机缘不巧的事一一说了一遍,我有些不耐烦。

      只将锁片搁回桌,漫不经心地,让他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不过后来,他还是拿了,依旧用帕子裹了放进口袋。

      “难道这不是你一心要找回的?”

      我沉默,望着屋前已略生红的枫树,眸里尽是失落。

      许久才对他说:“你有兄弟吗?”

      陈建辉见我问得奇怪,打趣道:“大小姐难不成见到我爹的私生子了!他在哪?跟我长得像不像?”

      我没好气地白他一眼,“想知道问你爹去!”

      午饭后,我说要回督军府取点东西,陈建辉只能跟着我过去。

      我想,我爹是将我完全托付给了他。

      其实那锁片早已将和他的命运绑在一起。

      我知道那东西他也有一块。当年我之所以弄丢了锁片,其中一半原因,是因为偶然间听到了父亲跟陈伯的谈话。

      他们说,两家结亲亲上亲,那锁片便是我与陈建辉定下婚约的信物。

      后来我又听说自己命薄,活不过二十,怕害了陈建辉,而陈建辉大概也知道这锁片的意思,竟当着陈伯面哭闹,嚷着不要娶我这个短命鬼,我一气之下,将颈上的锁片摘下扔了。

      之前我被送去了英国,这事也就渐渐遗忘。

      直到今日陈建辉拿出锁片,我这才想起。

      我知道他是在有意暗示,便装作不知。

      顺着楼道往上,一口气爬至二楼,不由停下脚步望了望三楼。

      四姨太住在上面,往日她总是把自己打扮地花枝招展在一楼大厅游荡,她人长得好,性子比较刻薄嚣张,下人个个怕她,就是其他两位姨娘也让着她三份,不敢明的与她急宠。

      如今成了这样,府里反倒冷清起来。

      我去了三楼,虽然陈建辉反对,但我还是执意去了。

      四姨太在自己屋里,屋门反锁着,接连敲了几次,也不见开。后来唤了王妈取来钥匙,这才开了门。

      作者寄语:昨晚回来晚了,没来得及,今日连发三章,下午还有两章哈,一会见!

    上一篇:雪婴女
      
    下一篇:寻觅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