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分身术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55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月光下,猫牙泛着森冷的光。

      我不由想到,那营中被吸干了血的士兵,干紧用手护住脖颈。

      “喵!”那猫仰头冲着月亮嚎起,声音凄冷高傲,隐约有几分得意,我不时打起寒颤。

      眼看一只猫爪伸来,已然感觉这次完蛋了,就是不死也会被抓伤,。

      离地面越来越近,“砰”身躯砸到了东西。

      却没想像中的痛疼,耳边有微风拂来。

      这微风有些轻柔不像是夜风,隐约地夹含着股幽香,如同芝兰,又如初开的蔷薇,十分好闻。只是这芝兰、蔷薇透着几分冷意,让我忍不住再次打起寒噤。

      我愣了愣,发现自己此时居然是双脚临空飞起的,惊得秀目满睁,朱唇大翕。

      不时对上一双星眸,越发惊得不知所措。

      我被人救了,而救我的人还是那个黑影。

      我许久才缓回神,一把揪紧来人的衣袖。

      细腻滑手的料头,很快认出这便是上好的云锦。

      “你是谁?”我第二次问出同样的问题。

      来人微微勾嘴,却不发一言,落地后,便将我搁置一旁,转身就走。

      我居然自始自始瞧不清他的样貌,就算刚才两人靠得那般近,我也没瞧清。

      望着他逐渐远离的背影,我冲他喊道:“陈建辉!你装得什么酷!”

      那人顿了顿,朝我望了一眼,接着头也不回地走了。

      我察觉到自己的冒失,或许他不是陈建辉,只是跟陈建辉的背影几分相像,可是他不是陈建辉,刚才为什么又回头?

      我挠着脑门,凌乱的思绪一点点收回,适才发觉黑猫已不知踪影,而我又回到了宅院外,依旧站在院墙边,身旁便是那棵石榴树。

      我如同做了场梦,这梦来得快也去得快,仿偌一切都没发生又回到了原地。

      见我站在墙根前发愣,陈建辉拍了下我肩头。

      他此时背着月光,我瞧不清他的五官,以为那黑影又回来了,笑着说:“你想通了?”

      陈建辉一愣,“说什么傻话!”

      我听出声音,见是他,不由打趣:“你啥时学会了分身术?”

      他蹙着眉头,用指尖弹了下我额头:“就你乱想!我要是会分身术,还用得着两头跑么!”

      这时我才注意,他肩上正扛着架木梯,厚实的木质,将他高大的身躯压低了许多,额上有层薄汗,显然这一路扛来费了他不少劲。

      我松了口气,那黑影人看来还真跟他无关系。

      经过刚才那番惊吓,我已身疲力竭,冲着陈建辉说:“把梯子藏起来,我们明晚再来!”

      “你怎么能这样?这一路扛来,我容易么?”

      正当我俩为这事争论中,前院狗吠声鼎天,接着一阵枪响,已打破夜的宁静。

      “出事了!去看看!”陈建辉将木梯搁在石榴树后,拉着我往前院跑。

      我俩隐在暗处,见督军府里一片灯火通明。

      好几辆军车驶进驶出,陆续有人上车下车,抬架子的,更有人牵着军犬进了府,接着又有人被抬出来。

      我数了下,被抬出来的共有五个,个个直挺挺,身蒙白布,显然已死去。

      父亲冷着脸,站在府门口,上身只穿一件单衣,两只袖口已挽起,脚下是双拖鞋,一只手拿枪。

      那枪口处还冒着丝丝烟气,显然刚才的枪声是从他的枪管子里发出的。

      如此装束,可见事发的突然。

      我想过去瞧个究竟,陈建辉一把将我拉住。

      只听父亲扯高着嗓门冲着身旁的王副官说:“带着军犬将别墅四周都搜一下!他马的,老子不信,还找不出它!”

      父亲看来十分生气,一惯用的粗话再次暴口,鼻子连哼,只差要将那东西碎尸万段。

      那五个人被依次抬进军车,车上盖有厚厚一层帆布。

      我的好奇心再次被点燃,趁着那驱车的士兵不注意,偷偷钻进帆布。

      陈建辉大概放心不下我,跟着钻了进来。

      我挨个探看了那五个人,见他们脖颈处都有两个血窟窿,其他再无伤痕。周身皮肤干枯,血管严重萎缩严重。看了看,几乎所有精髓都被吸干。

      那两个血窟窿里不时流出白色粘液。

      我伸手想沾取些瞧瞧,陈建辉赶紧阻止我。

      他随手掏出手帕,取了些粘液。

      这时汽车引擎已发动,陈建辉又将我拉下车。

      回到夏岭已快天亮,这一夜实在太折腾,顾不得吃早饭,就钻进了被窝。

      醒来时已是黄昏,下人告诉我,父亲上午来过,见我睡着就走了,却安排了三个人给我。

      那一听十分不悦,疑心陈建辉告了密,赶忙拨电话给他。

      陈建辉不在家,接电话的是陈府管家。

      我不想太冒失,只说来电问候陈伯的病情,那管家谢过我,又道了几句客套话。

      接下来两天,陈建辉再没出现,我按奈不住拨了几次电话,那边总说出门了,我拾得无趣,却又出不了门,父亲安排的那三人,几乎对我寸步不离。

      转眼是母亲的头七,我终于寻到借口回到了督军府。

      几日不见,蹙军府明显冷静许多。

      我发现府里的下人少了许多,不知是那晚发生那事后遣散了,还是都死了?

      府内摆着道场,几个道士正在设坛施法替母亲操度。

      偌大的督军府弥漫着浓浓的香火味。

      四姨太和其他两位姨太各站在一旁,见我来,四姨太用锦帕拭拭眼角,冲着母亲的灵牌哭诉着说:“姐姐!你就安歇吧!往后我们会替你照顾好韵儿的!我定视她如亲生!你就安心走吧!不要再牵挂家里了!”

      我怎么听都觉奇怪。

      难不成他们将府里的事推到了母亲身上?

      还亲生呢?你生得出我这么大的么?

      我冷冷一笑,朝那仨人步去。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谁好谁坏,我娘心里清楚着!”

      我点着一把香,冲着母亲的灵位拜了三拜,插在坛子里。

      大概是我的话激着了那位四姨太,她的脸色明显难看。

      见她已将锦帕绕绞在指上,玉牙紧咬地望了我一会,又面带笑容地说:“姐姐心里当然明白!”

      我冷冷一哼,她分明是在强做镇定,就是不知能装到几时?

      作者寄语:故事未完待续!还有一章哈,一会见!

    上一篇:人肉灵芝
      
    下一篇:鬼话闲聊绛珠仙草回魂,长篇鬼故事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