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吸血怪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56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我听见屋内有人哭,疑思越发加重。

      难不成四姨太动用了私刑,将犯错的下人囚禁在屋里。此番一想,怒火一触即燃。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父亲一向不赞同对下人滥动私刑,若当真发现四姨太动用私刑,也好拿此让父亲教训她。

      “来人!把屋子打开!”我扯高嗓门喊道。

      喊声惊扰了所有人,她们陆续开了房门,披着睡衣拖着拖鞋跑了来。

      人中自然少不了那位四姨太。

      只见她睡眼惺松地朝我步来,一边打哈欠,一边伸懒腰。

      一件丝质睡衣披在肩头,不时透出里面的蕾丝内衣和胸前的两团丰满,白晳的皮肤,若隐若现,加上那头波浪卷发,说不出有多撩人feng骚。

      再看她那不盈而握的纤腰,果真柔软的如同蛇。

      想到蛇,一身鸡皮疙瘩乍起,我居然不敢再看她。

      “大小姐这是要干什么?”四姨太懒洋洋地说。

      “这是我家,还有我不能进的屋子?我今就要进这屋子!”我仰着鼻孔冲她嚷道。

      四姨太抚了抚落在肩头的卷发,扭着蛇腰朝我又靠近些。

      “可想清楚了!若是没寻到什么把柄,回头自个跟大帅去说!别弄得一府子的人跟着你半夜发疯!”

      想拿话吓唬我,哼,我才不怕!就是父亲知道,不过就是训一顿。眼下证据确凿,我又怎能错过。

      “心虚了,害怕了!”我笑着说。

      她嘴角泛起冷意,勾勾嘴:“大小姐别后悔!开门!”

      在她一声令下,身边的下人取了钥匙开锁。

      随着门锁被打开,我的心也被提得紧紧。

      屋内黑呼呼地,除了几件不常用的家舍,竟再无其他。

      我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唤人拿了台烛灯,凑着灯光挨个查看,最后竟连四周的墙面也不放过。

      可惜终究寻不到什么,眉头不时拧紧。

      她见我一脸灰怯,没放过损我。

      说了一大通伤我面子的话,还说明日要跟父亲说,不行就让我出去住。

      我没将她的话听进心里,转身回到自己屋里。

      我相信自己没有听错,那屋子确实有古怪,却不知为何开了门,什么都没有?

      这一夜的怪事还真不少。

      再次想到那个黑影人,想到那猫叫声,那小屋怪异的申吟……一一都绞结一起,埋进我脑海,怎么都挥之不去。

      我奇怪,那么大声的猫叫,为何只有我一人听到?

      带着一肚子疑问,我翻来覆去,直至天亮那会才迷迷糊糊睡去。

      父亲回府时我刚好在吃早饭,他一见到我,一张脸铁青。

      那位四姨太的嘴实在快,看来少不了要被训斥了。

      果然等我早饭一吃完,父亲便唤我去书房。

      “在家住得可还习惯?”父亲劈头问我。

      我知道他话里有话,不免白了他一眼,竟将他到口要说的话压下。

      他幽幽从椅上站起,越过我,负手立在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若有所思说:“还是送你去夏岭吧!那里四季如春,比家里住得舒适!”

      夏岭是父亲设在效区的一处别院,建在半山腰处,屋子四周种满了各种花木果树,因着附近有潭温泉,气候宜人,四季如春。

      心里犯起咯噔。

      对父亲的成见更深。想到母亲的头七未过,他就要我搬出去住,咬着嘴皮说:“我知道你不待见我!好歹也要过完娘的头七!”

      父亲愣了愣,我的话似乎让他感到愧疚,隐约地听他叹起气。

      不时转身看着我,见我眼眶下一片青黑,剑眉一蹙:“我们不是寻常人家,一言一行得有个范!昨天大半夜的,你跑去苏苏那干什么?”

      苏苏是四姨太的闺名,她本名唤戚秀苏,父亲私下一直唤她闺名,可见有多宠爱。

      “我是……肚子饿了!”我本想说那四姨太屋里有东西,可想想毕竟没证据,如今被她倒打一耙,我就是十张嘴也说不清。

      父亲沉默起,王副官这会却跑了来。

      父亲瞧着王副官一脸焦急,知他有意,示意我下去,两人合着门谈话。

      我对父亲军中的事不感兴趣,可当阖门那会,隐约听见王副官说:“大帅!昨晚……又死了两个!”

      我脑中一幪,不知这两个指得什么?

      偏偏这两人说话声那么小,我不得不轻轻推开门露出条缝,将耳朵凑近。

      “那两个有什么特征?”父亲问道。

      “都跟上几回一样,只有颈处两个血洞,没有其他外伤!”王副官回道。

      “不知道什么东西作怪!烧了吧!顺道查下那两人的家址,拿些钱送点慰问品给他们的家属!”

      “是!”王副官道。

      我见王副官像是要出来了,赶紧掩门跑开,却不想脚还是慢了一拍,被父亲察觉,当下把我唤住。

      “鬼鬼祟祟的干什么!”父亲见王副官离去,怒斥我道。

      我知道偷听别人讲话不对,何况是营中的机密要事,垂头说:“我只是好奇!你不知道,昨晚家里也有怪事!”

      父亲突然抬头望着我,眼睛瞪得直直。

      “后院是不是还住着人?”我不知自己打哪来的勇气,居然告诉了他。

      “你还去了后院?呵,反了你!”父亲越听越气,一掌击在案上,震得一桌子的文件乱颤。

      吓得我身躯抖起。

      “我只是……只是听见了猫叫,所以……”

      父亲倒不在说话,似乎在耐着性子听我说下去。

      “那你在后院又看到了什么?”

      我暗自吸气,将昨晚的事一一与他说起,除了做梦的事没提,其他一字不漏的道出。

      父亲眉头蹙得紧紧,许久后才抬头说:“收拾下,一会让人送你去夏岭!”

      我没想到,与他说了这么久,结果还是要送我走,嘟嘴道:“我不去!至少也要等过完娘的头七!”

      父亲抚着额头显然已不耐烦,挥手示意我离开。

      我自然是拗不过他的,不一会行李已被人收进行李箱摆在一楼大厅。

      望着行李箱,不免悲催,才回家几日又被赶出家门,这是我的家,他还是我的父亲么?

      就算一万个不愿意,也只能上了车。

      作者寄语:故事未完待续!看过的路过走过的亲留下书评哈!免费不要你们付钱,也得给点动力吧!这个故事算中篇还有好几章。

    上一篇:鬼话闲聊之绛珠草仙夺命黑猫
      
    下一篇:太极古冢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