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死婴复仇

    发布时间: 2020-06-29 16:27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众所周知,医院每天都会见证许多新生命的诞生和生命的消逝,新生命的诞生自然会给人带来喜悦和幸福感,那么生命的消逝带给人们的却不仅仅只有伤心和泪水。还有,诡异和恐怖。。。。

      “请问三号床的孕妇家属是谁?”“大夫。是我是我,我老婆怎么样了,生了吗,是男孩还是女孩。”,“情况有点复杂,孕妇和孩子只能留一个,否则都有生命危险。现在请你在这张通知书上签个字吧。”谢鹏听到护士这么一说,心里顿时咯噔一下,到底留孩子还是大人呢,这是他和晓晴第一个宝宝,晓晴心里一直盼望这个孩子出生,可是现在如果留孩子的话晓晴可能就再也睁不开眼睛了,对,孩子还可以再要,可是晓晴只有一个,还是留大人吧。

      “想好了吗,想好了就签个字吧。”护士小姐关切的看了他一眼,“留大人吧。”他无奈的叹了口气,在通知书上签上了名字。

      护士转身进了手术室,看着手术室渐渐关上的门,谢鹏靠着墙慢慢滑坐到了地上。他很伤心,才第一个孩子就要失去了,这个孩子是他和晓晴爱情的结晶,失去了这个宝宝,不光他自己会心痛,晓晴才是最伤心的人,怎么跟晓晴说才能把对她的伤害降到最低呢?不管怎么想都找不到头绪,他拿出了烟叼在嘴上,点着了,看着吐出的烟圈慢慢上升,谢鹏感到自己疲惫到了极点。

      手术室上面的灯终于灭了,谢鹏赶紧迎了上去,护士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塑料袋,看上去还挺重的,谢鹏想,可能里边装着的就是他那刚出世就夭折的孩子吧。

      “大人很安全,但是孩子没保住,这里边就是你的孩子,你要看一眼吗,一会就送到停尸间去了。”谢鹏本不想看,可是想一想那毕竟是一条小生命,而且还是他亲生的,如果现在不看只怕以后就再没机会了。他颤抖着打开了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浑身是血,眼睛还没睁开的婴儿。就在他刚想感伤的时候,突然,本来已经死去的婴儿睁开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他,那眼神里充满了怨恨和诡异,还有一点嘲笑的意思。

      “啊,,”谢鹏吓得赶紧扔了手里的塑料袋,护士赶紧捡起了掉在地上的塑料袋,“你这人怎么回事,这里面装的毕竟是你的亲生儿子,虽然他已经死了,但是毕竟是你老婆十月怀胎辛辛苦苦生下来的,而且如果你要是保孩子的话,可能现在这孩子就会健康的活在世上了,我能理解你心疼自己老婆的心情,那你也不用把他扔了啊。”护士小姐生气的抱起地上的死婴向停尸房走去。

      谢鹏吓得半天没缓过神来,护士小姐说的话他也一句都没听进去,难道真的是自己太累了又很伤心出现幻觉了?对了,老婆现在应该没事了,我得去看看她,谢鹏大步的走向手术室。

      晓晴虚弱的躺在床上,看到谢鹏走了进来,笑着问他“我们的孩子怎么样了,是男孩还是女孩,长得像不像我啊?”面对小晴一连串的发问,谢鹏一时语塞,不知该告诉她真相还是暂时不要告诉她。

      “鹏,你怎么了,。你好像有点不对劲,是不是我们的孩子出什么问题了。”“哦,那个,孩子没什么事,是男孩,长得很像你,大大的眼睛,白白净净的。我没事,就是这几天没好好休息太累了。”“没事就好,这几天你辛苦了,一会我叫咱妈来,你好好休息几天吧。”“嗯,那我去接咱妈吧,然后让她留下照顾你。”说着,谢鹏拿起了外套和车钥匙走出了病房,轻轻带上了房门。

      从老家把岳母接了回来,谢鹏把孩子已经夭折这件事告诉了她,晓晴妈妈哭的很伤心,随后马上又振作了起来。准备听自己女婿的,先不把真相告诉自己的女儿,毕竟小晴刚刚生完孩子,身体虚弱的很,如果这个时候把孩子已经死了这件事告诉她,她一定会受不了打击的。

      将岳母送到了医院后,谢鹏回家本想倒头就睡,可是翻来覆去的不管怎么样就是睡不着,脑海里总是浮现出那个孩子诡异的笑脸。如果说自己当时保的是孩子而不是大人,现在那个孩子也会好好的吧,也就是说是自己间接杀死了那个孩子,谢鹏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如果那个孩子也是这么想的话,那个笑容是不是就是他要回来报仇的讯号呢?

      谢鹏不敢往下想了,不敢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肯定自己看到的一定不是错觉,那就是有鬼!

      他赶紧又来到了医院,着急的样子把岳母和晓晴都吓了一跳,他只好撒了个谎说自己梦见了晓晴突然有了生命危险,不放心然后还是决定来医院照顾晓晴然后在医院吃住。晓晴笑他太敏感,他也只好苦笑不能说出原委。

      就这样连续过了三天都没再发生什么诡异的事,谢鹏也决定如果今天晚上也没事的话就回家好好休息几天,然后去上班。

      半夜晓晴突然说很口渴,谢鹏揉了揉还没从睡眠状态清醒过来的眼睛,慢慢的向水房走去。静谧的走廊上一个人都没有,长长的走廊尽头就像一个诡异而诱人深入的黑洞。谢鹏沿着走廊一直向前走,水房的旁边就是停尸房,他看着停尸房上闪着幽幽绿光的牌子,不禁打了个寒颤,赶紧闪身进了水房,想打完水之后快点离开这个让人恐惧的地方。

      水流冲击暖瓶内壁的声音回荡在这个并不大的水房里,其间好像还夹杂着孩子的哭声,孩子的哭声!谢鹏一哆嗦,响起了那个诡异的笑容,也顾不上暖壶里的水接没接满,就赶紧扣上了盖子往外走。

      谢鹏在长长的走廊上快步的向前走着,冷汗顺着额头不停的往下淌,孩子的哭声越来越大,忽远忽近的在他耳旁回响。谢鹏吓得快速跑了起来,可是走廊尽头的自己老婆的病房好像一直都隔得那么远,无论怎么跑都是这个距离。

      谢鹏一直不停地跑啊跑,直到跑不动了,双腿瘫软在地上,他心里想,还是先进一间病房躲一躲吧,随后随便打开一扇门闪身进去然后关紧了房门,他浑身颤抖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一间大大的房间里停着将近二十几张床,每张床上都躺着一个人,更确切的说,应该是一具尸体才对,每具尸体上都盖着白布,这里是停尸间!谢鹏摸到了门把手,想要开门出去,却发现门根本就打不开,像是被谁锁上了一样。

      孩子的哭声又响起来了,,回荡在这个诡异的停尸间里,突然“啪”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然后谢鹏看到了距离自己不到十米的地面上有一个小小的东西在往自己的方向爬着。速度很快,马上就到了距离谢鹏最近的停尸床旁边。、

      谢鹏终于看清了,这个小小的东西就是自己那刚出世就夭折的孩子,夏鹏瞪大了眼睛,瘫坐在地上根本说不出话来。死去的婴孩突然开口笑了,露出了一口尖利的像小刀一样的牙齿,然后突然飞扑过来噬咬着谢鹏,血,染了一地、、、、、

      “听说了吗,昨天停尸房里死了一个男人,听说是被什么怪兽袭击了,这医院里哪来的怪兽,我看是被尸体咬的,这个医院呆不了了,我们还是快转院吧。”

      停尸房里,晓晴和他的妈妈哭的像泪人一样,面对孩子和丈夫同时失去的双重打击,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她却不知道,,事情远远没有结束。

      这些天晓晴的状态都不是很好,总会呆滞的望向天空,晓晴妈看着自己的女儿这样子,很心疼,但是同时失去了孩子和丈夫,不管是谁都会很难受的。

      “晓晴啊,妈今天给你买了你爱吃的蓝莓派,还有你最喜欢的录像带,待会我们一起看录像带,你看怎么样?”晓晴妈尽量让自己显得开心一点,希望自己的情绪可以带动晓晴也开心一点,但是晓晴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眼神空洞的躺在场上望着天花板并没有答话。

      晓晴妈把蓝莓派放在床头,将刚买的录影带放进DVD,这是一部恐怖片,是卖录影带的老板娘推荐给她的。她每天去买录影带,每次都买喜剧片,所以医院楼下的影音店老板娘都认识她了,每次都会和她攀谈几句,问问她女儿的近况。

      就在刚刚,晓晴妈正在选今天要买的带子,老板娘一边给她冲咖啡一边说“又买喜剧片啊,我说,你这都买了不下二十部了,你女儿还是那副样子,是不是喜剧片可能带动不了她的情绪呢?”,老板娘把咖啡放在了她旁边的桌子上,关切的对她说。

      “唉,毕竟这孩子这次受的刺激太大了,一时半会缓不过劲来,我也不知道每天都给她看喜剧片有没有用。但是现在有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先试试看了。”说着,她低头押了一口咖啡,疲惫的看向远方。

      “哎,我说老刘,你女儿看喜剧片没有多大反应,你说,要不要试一试恐怖片,刺激她一下,看看有没有啥反应,尤其是有关小孩的恐怖片,没准以毒攻毒真的有效呢。” 听到老板娘这么说,晓晴妈也有点半信半疑的,恐怖片会有效果吗,每次给女儿看喜剧片她都没有啥反应,如果用恐怖片会不会把女儿刺激回神呢?于是,晓晴妈买了一部有关于小孩子的恐怖片,在心里默默祈祷会奏效。

      恐怖片的开场音乐很诡异,压抑的节奏一下一下敲击着心。晓晴妈抚了抚胸口,偷偷回头看了一眼女儿。唉,还是没反应,晓晴眼神依然空洞,不带一点感情的望着电视机,唉,这孩子,这都过去快要一个月了,她还是这个状态,不吃不喝,只能依靠打葡萄糖和流食来维持基本的生命运转,本就瘦弱的身体更是瘦的皮包骨头一样,晓晴妈不禁眼眶一热,又有眼泪流了下来,她赶紧把身体背过去,不让晓晴看到自己哭了,呵呵,即使看到了又能怎么样呢,晓晴会有反应吗?

      恐怖片的片头曲很快便播放完了,电视机屏幕里一群小孩子趴在地上,浑身是血,用凄厉恐怖的声音叫着,妈妈,妈妈,我好疼啊。

      这是老板娘给她挑的恐怖片,晓晴妈几乎都没怎么看录影带的封面,因为封面上是一个刚出生的小婴儿,被四分五裂,那画面又血腥有恐怖,总会让她联想到自己那刚出生就夭折了的外孙。

      突然,晓晴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电视屏幕,原本紧闭的嘴唇也微微张开,用一种绝望又恐惧的眼神望着电视里哭泣的小孩,眼泪在一瞬间决堤而下,“孩子,我的孩子,妈妈在这啊,孩子你哪疼啊,快到妈妈这来。”

      晓晴的情绪越来越激动,她光着脚下了床,跪在电视机前,满脸泪水的看着电视机里同样在哭泣的小孩子,然后剧烈地摇晃着电视机。

      “晓晴,晓晴,孩子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你等着,妈去叫大夫。”晓晴妈赶紧跑了出去找大夫。等他们回到病房时,居然看到晓晴拿着水果刀往自己的胳膊上划,胳膊上早已一片鲜血淋漓,血肉模糊。

      大夫夺下了晓晴手里的水果刀,晓晴尖叫着想要抢回来,还抓伤了大夫,大夫叫两个护士把她按倒在床上,并注射了镇定剂,晓晴这才慢慢安静下来,睡着了。

      随后,晓晴妈跟着大夫到了办公室里。“你女儿这段时间因为受了太大刺激,所以精神很脆弱,你最好还是不要给她看这一类的影片,还有你要留意你女儿,以免她再次伤害自己。”晓晴妈很内疚,如果不是她给晓晴看了恐怖片,晓晴就不会突然发生这种事,不禁划伤了自己,还抓伤了大夫。

      晓晴妈失魂落魄的回到了病房,看着病床上安然睡去的女儿,左手腕上已经缠上了绷带,紧皱着的眉头,还有脸上的泪痕,都在提醒着晓晴妈刚才那个场景的发生。

      很快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晓晴还没有醒来,这样也好,让晓晴多休息休息,这些天她总是很晚才睡觉,而且不知道什么时候又醒了,在寂静的黑夜里呆滞的望着墙壁。

      晓晴妈看着憔悴的女儿,感觉心在隐隐作痛,又无能为力。很快,强烈的睡意吧晓晴妈带进梦乡、、、、、、

      等到她醒的时候,已经是深夜,病床上的女儿也不知去向。晓晴妈夺门而出,到处找自己的女儿。

      深夜的医院是寂静的,也是恐怖的,白色的墙壁在幽暗的月光下透着一股惨白,刺鼻的消毒水味刺激着她的神经,晓晴妈急的满头汗,找遍了所有的房间都没有看到晓晴,去哪了呢?

      晓晴妈来到了医院的地下室,要是在往日即使是白天的时候她都不会靠近这里半步,因为她觉得医院的地下室总像有什么禁忌一样,让她想离的远远的,可是如今找遍了整个医院都没有看到自己的女儿,只剩下地下室没有找了,她硬着头皮拿着手电走进了地下室。

      看起来地下室好像很空旷,手电筒的光芒几乎照不到头,寂静的连她自己的脚步声都如此的刺耳,她摸着旁边的墙壁,这么大的地下室,一定会有开关的。

      “啪”,灯亮了,居然是暗绿色的灯,更添加了一丝诡异,她急切地用眼睛搜寻着女儿的身影。突然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她看到了女儿,快步跑了过去。

      女儿背对着她,怀里像是抱着什么,嘴里哼着断断续续的摇篮曲。晓晴妈拉着女儿的胳膊,让她面对自己,可是,却看到了更诡异的一幕。

      女儿怀里抱着个满身是血的婴儿,,婴儿身上已经开始腐烂生蛆了,看上去恶心极了,女儿还笑着看着怀里的死婴,而这时,晓晴妈才注意到,这里是个巨大的放置那些被打胎和夭折婴儿的停尸间!!!

      她赶紧拉着女儿的手,往出口处跑,可是,地下室的门却缓缓的关上了、、、、、、

      冷汗又一次从晓晴妈的头上滑落,回头看一眼女儿,她还是那副不为所动的样子,一脸宠溺的看着怀里的死婴。

      发生了这么多诡异的事,自己的女婿也离奇死亡,肯定是有什么脏东西在搞鬼,难道是自己那刚出生就夭折的外孙!!

      晓晴妈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但是看着女儿这幅样子,她心一横,从女儿怀里抢过死婴,狠狠摔在了地上,黑得发臭的血缓缓淌了出来,死婴的头颅也摔出了一个大坑。晓晴尖叫着想要捡起地上的孩子,晓晴妈死命拉着她,不让她靠近。

      忽然,诡异的一幕发生了,婴儿原本紧闭的双眼瞬间张开,死死盯着晓晴妈。晓晴妈脑中一片空白,后背忽冷忽热,惊得浑身颤抖。

      婴儿抬起了摔断的手,冷漠的看着眼前这对可怜的母女。“妈妈,我,好,疼,抱,抱,我。”晓晴就像听到了某种召唤一样,大力挣开了晓晴妈的手,捡起了地上浑身是血的死婴。晓晴妈看着眼前诡异的景象,感觉自己就快要崩溃了,她声嘶力竭的大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我知道打掉你是我们不对,但这件事都是我的主意,跟晓晴无关,你不要伤害她,她是你的妈妈啊。”

      死婴突然转过头看着跪在地上大哭的晓晴妈,笑了,大量黑色的血混杂着蛆虫从死婴的嘴里滑落出来,然后慢慢抬起了手,一点一点把小小的手掌搭在了晓晴的脖子上,然后突然加重了力道。晓晴的脸慢慢变成酱紫色,呼吸越来越困难,额头上大滴大滴的汗滑落下来。可是晓晴就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依然用一种宠溺的眼神看着怀里的婴儿。

      晓晴妈跪在地上,双手死死抠着地上的地砖,指节泛白。她看着眼前被死死掐住脖子的女儿,忽的站了起来,冲上前去再一次抢下了死婴。“我跟你说过了,不要伤害我的女儿,不要伤害她,你想掐死她?我先杀了你。”

      晓晴妈将手中的婴儿狠狠摔在地上,双脚不停地踩踏着地上已经四分五裂的婴儿,她双眼充血,显然已经失去了理智。突然后脑一疼,晓晴妈不甘心的倒下了,半睁得眼睛模糊的看到一个人影。

      是自己的女儿,晓晴不知从哪里找到了一把铁锤,然后,抡圆了胳膊,狠命砸了下去。晓晴妈再也没有了知觉、、、

      “喂,醒醒,快醒醒,你都昏迷了一个星期了,也该醒过来了,喂、、、”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声音,晓晴慢慢睁开了眼睛,刺眼的阳光扎的她眼睛生疼。她试图动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很疼,好像全身都很酸痛,嗓子也疼的要命。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你都睡了一个星期了。”旁边的护士叽叽喳喳的说着,“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在病房,我妈呢,我妈去哪了?”护士回头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主治医师,主治医师点了下头,护士这才敢开口。“你妈她,她去世了。”

      晓晴脑袋里嗡的一下,她实在是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怎么可能,妈妈怎么可能会去世了呢。昨天还兴高采烈的让她看恐怖片,今天就去世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晓晴很想哭,可是强烈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在这么多人面前流下眼泪。这些天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她的命就这么苦,先是自己那可怜的孩子,还未出生就夭折了,然后是丈夫,惨死在医院太平间里。现在她唯一的亲人,妈妈也死了,他们都离她而去,只剩她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在这个世上。

      正当她感伤之际,旁边的主治医师开口了,“你昏迷的这几天,你妈妈的尸体已经处理好放进太平间了,你不要担心,还有关于你丈夫和你母亲的离奇死亡,负责这起案件的林警官想找你谈谈,希望你能提供一些线索,以便快点破案,找到真凶。”晓晴点点头,“如果需要我配合的地方我会尽力配合的,希望能快点抓到凶手,让我的家人早日安息。”

      林警官来的时候晓晴正在吃饭,经过这一个多月的折腾,晓晴的身体非常虚弱,急需补充营养,可是她根本吃不下去,只是忧伤的看着窗外的天空。

      “身体这么虚弱,还什么都不吃啊,这样下去,还没找到凶手,你自己就先垮掉了。”林子峰笑着坐在旁边的椅子上开口道,“你是警察?”晓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男子,他的脸上没有警察那种严肃和威严,倒像个正在上大学的阳光大男孩,简单的白色T桖和牛仔裤让他看起来愈显清爽和帅气,“怎么了,不像吗,其实不光你一个人说我不像警察,我也很苦恼,可能是天生是暖男没办法严肃起来吧。”林子峰挠挠头无奈的说。晓晴噗嗤的笑了出来,还暖男呢,真不谦虚。

      “你看,你笑一笑多漂亮,不要总是板着脸了,我相信你的丈夫和母亲在天上看着你也不愿意看到你这幅样子的。还有,快吃饭吧,一会菜都要凉了,你不把自己身体照顾好了,还怎么和我一起抓坏人呢。”听到他这么说,晓晴也开始反思起来,是啊,自己有多久没笑过了,好像自从阿鹏去世就没再笑过,其实自己是个很爱笑的人,我真的应该总在这种颓废的状态下度过一生吗,我的路还很长,阿鹏和老妈看到我这样子即使去了天堂也不会开心吧。对,我应该振作起来,抓住杀害阿鹏和妈妈的凶手,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想到这,晓晴看着眼前的饭菜,拿起汤匙开动了。林警官看着她狼吞虎咽的样子不禁转过头偷笑。

      等晓晴吃完饭,护士撤走了病床上的饭桌,林警官也开始了谈话“你丈夫在离开病房之前跟你说过什么吗,还有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停尸房,他出去之前有没有见过什么人,或者有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晓晴想了想,说:“我只记得那天我半夜醒了,很渴,就跟阿鹏说我想喝水,但是暖瓶里恰好没有水了,然后阿鹏就去了走廊尽头的水房打水去了,可是过了很长时间他都没有回来,我意识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然后我妈就出去找他,可是水房里根本没人,然后我们就联系了医院正在巡逻的保安,再后来就在停尸间里发现了阿鹏,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已经死了,而且死的很惨。”

      说到这,晓晴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她擦了擦脸,稳定了一下情绪之后继续说“他每天都跟我在一起,照顾我,好像并没有什么不认识的人找过他,至于过激的行为,他好像在出事的前几天情绪很茫然,时不时的发呆叹气,而且胆子也变小了,到了晚上几乎不怎么出病房的门,那天要不是我说我口渴他也不会去水房,唉。”晓晴长长的叹了口气,林子峰看的出来。晓晴很自责,于是他开口道“这不能怪你,因为即使你当时没说你渴,你的丈夫也不可能一直和你们在一起啊,只要他一单独行动,歹徒就会对他下毒手,所以你也不要太自责了。还有我听说你妈妈死的时候你也在场,但是昏过去了,你妈妈死于钝物撞击。而且你的手里攥着一把铁锤,经过检验之后,铁锤上面只有你一个人的指纹。”

      “这,,这不可能,怎么会是我杀了妈妈呢,我只有她一个亲人了,我怎么会杀了她呢。”晓晴惊愕的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难道真的是自己杀了妈妈!!!

      “你先不要激动,很有可能是歹徒对你实行了催眠,然后控制你杀了你的妈妈,再或者歹徒把真正的凶器带走了,把铁锤塞进你手里,然后嫁祸给你。你放心我一定会查清楚这件事给你一个公道的。”林子峰斩钉截铁的对她说,晓晴很悲伤又很困惑,到底是谁会对他们一家有如此的深仇大恨,以至于要这么残忍的杀害自己的家人。

      林子峰突然想到了什么,开口说“要不这样,等会我带去去一下案发现场,你看你能不能想起来点什么。”晓晴点点头。

      他们来到地下室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一点多了,在地下室里侦查现场的警官们都准备去吃饭,有一个看起来应该是领导的老警官看到林警官带着晓晴来到了地下室,便迎了上来。

      “小林啊,查案子怎么还把晓晴姑娘带到现场来了,这里还没擦掉血迹。”林子峰笑了笑,说:“王组长,我带晓晴来就是为了让她看看现场,看看她能不能想起来什么。”“好吧,你们年轻人查案子总是找点新法子,那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这个点也该吃饭了,你们慢慢看,注意不要破坏现场。”好的,您去吧。”

      晓晴慢慢走到了地下室被黄色警戒线圈上的地方,看着大片的血迹,晓晴的头一阵剧痛,怎么回事,为什么想不起来发生了什么呢,她疼的蹲了下来,双手抱着脑袋。

      “没事,不要着急,慢慢来,平静一下。”林子峰赶紧把晓晴扶了起来,让她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了。

      晓晴仰着头,闭上了眼睛,慢慢回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

      她突然想起了什么,径直走到了靠墙的一大排停尸间前面,拉开了其中一个抽屉,寒气扑面而来,让晓晴打了个哆嗦。可是让她感觉更毛骨悚然的是,当寒气散开,她看到抽屉里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眼睛死死盯着她的婴儿。

      晓晴吓得尖叫一声坐在了地上,林子峰扶起她,问她怎么了,晓晴颤抖着声音,惊恐地瞪大了眼睛,“我,我想起来了,那天我睡觉的时候好像听到了某个声音,是小孩子的声音,他不停地说,妈妈,我疼,妈妈抱抱我,然后我的身体就像收到了某种魔力的召唤一样,不听我控制的走到了这里,拉开这个抽屉,抱起了里面这个婴儿。然后婴儿本来闭着的眼睛突然张开了,之后我就眼前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听到晓晴这么说之后,林子峰觉得毛骨悚然,这个硕大的地下室现在只剩他跟晓晴两个人和无数的婴儿尸体,空旷的恐怖,暗绿色的灯光好像在为什么事做铺垫,他开始懊恼为什么贸然到这里来,还把晓晴也带来了,现在他们必须尽快离开这个让人汗毛倒竖的地方。

      他拉起晓晴的胳膊,往出口的方向跑去,跑着跑着,晓晴忽然不动了。林子峰回头一看,晓晴的头上冒着黑烟,眼睛变成清一色的白色,正诡异的笑着,看着眼前的林子峰。

      林子峰吓得脑中一片空白,连忙放开了晓晴的手,一个趔趄倒在了地上。看着晓晴一点点的逼近,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惧,难道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晓晴忽然开始尖叫,声音刺耳,就像指甲摩擦玻璃一样的让人想要逃避。林子峰捂住了耳朵,还是抵挡不住这声音的穿透力,他感觉自己就要昏厥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一定要杀了我,我好不容易来到这个世界上,你们却这么轻易的杀死了我,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要你们所有人都死,都下来陪我!!!”林子峰一听,这应该是死去的婴儿上了晓晴的身了。他想起了自己脖子上带着的玉佩,听人说,玉可以驱鬼辟邪,他拽下玉佩,用力扔到了晓晴脸上。

      在玉佩接触到小青身体的一刹那,突然发出了谈绿色的光芒,玉也在顷刻之间化成了粉末,有一个小小的黑色的物体被玉佩从晓晴的身体里打了出去,晓晴也在一瞬间变回了正常,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林子峰赶紧抱起了倒在地上的晓晴,掐了一下她的人中,“晓晴,晓晴,你醒醒啊。”晓晴慢慢张开眼睛,感觉浑身酸痛,就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一样,她想要站起来,却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倒在林子峰怀里。

      突然,停尸墙所有的抽屉都打开了,从里面窜出了无数的死婴灵魂,像乌云一样笼罩在地下室的上方,不停地窜来窜去,整个地下室如同人间地狱一般充满了孩子的哀嚎和哭声,晓晴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吓坏了,惊恐的瞪大了双眼,说不出一句话来,她明显感觉到林警官抱着自己的手在颤抖,他也害怕极了。

      有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大片的乌云中飘了下来,停在了晓晴面前的地上,尽管只是一团黑烟,也能依稀分辨出应该是个婴儿蹲坐在地上,晓晴想,这可能就是自己那未出世就夭折的孩子吧。

      “妈妈,你为什么要杀了我,我好疼啊,我恨你们,我要把你们都杀了到这里来陪我。”说着黑影扑了上来狠狠掐住了晓晴的脖子,林子峰一惊,右手本能的把婴魂打了下去。还未等林子峰反应过来,黑影又朝他扑了上来,张开嘴撕咬他的手臂,尽管根本看不到死婴的牙齿在哪,手臂却被咬的鲜血淋漓。林子峰疼的额头冒汗,大力甩着胳膊,想要甩掉它,死婴却咬的死死的,根本不肯松口。

      晓晴用尽全力撞掉了趴在林子峰手臂上的死婴,然后张开双臂挡在林子峰前面,“你不要伤害他,他是无辜的,他并不想伤害你,来,孩子,到妈妈这里来,妈妈爱你。”晓晴伸出手想要抱起地上的死婴,可是却扑了个空。

      “不,你不爱我,你爱我为什么要杀了我,我恨你。”晓晴听到死婴这么说,心里一阵自责,满脸泪水的说“孩子,妈妈当然爱你,你的爸爸和你的姥姥他们都爱你,我们把你的名字都起好了,叫远航,希望你能扬帆远航,自立自强。都是妈妈的错,妈妈没有照顾好自己的身体,让你失去了生命,如果当时妈妈没有在手术台上昏迷,一定会告诉你爸爸把你留下,让你好好活着,听妈妈的话,妈妈跟你走,你放过这个叔叔好不好,妈妈去你的世界陪你玩好不好。”晓晴接近乞求的语气让死婴软了语气。

      “真的,妈妈真的爱我?爸爸和姥姥也爱我?你们杀了我也是逼不得已的?”“是啊。我们都爱你,如果不是到万不得已的情况我们怎么会伤害你,孩子,妈妈爱你,听妈妈的话,不要再害人了,我们一起走,好不好?”

      “不,妈妈,我有爸爸和姥姥陪着我就好了,你要好好的活下去,替我和爸爸还有姥姥好好活下去,我知道我真的错了,所以我不会在伤害任何人的,你们走吧,不要再到这里来了。”不知是不是死婴的诚心悔改,他的灵魂慢慢从黑色变得洁白,慢慢的往上升。

      可是,这漫天的死婴却根本不甘心,怨气让他们不愿意放过任何人,更嫉妒小远航的升天。又是一片哀嚎,无数的死婴横冲直撞,企图杀掉晓晴和林子峰,眼看着晓晴已经撑不住怨气侵入体内已经昏厥,而林子峰也遍体鳞伤,小远航原本已经升到屋顶的灵魂又飘了回来,发出了刺眼的金色光芒,将整个地下室的死婴们全都笼罩起来。

      林子峰抱着昏过去的晓晴,看着眼前的场景,诧异的说不出话来,但是他知道,是晓晴的孩子在保护他们。

      “林叔叔,我要消失了,我会带着它们一起消失,以后地下室就太平了,你要答应我,好好照顾我妈妈,她好可怜,因为我的一时怨念失去了所有亲人,我能不能拜托你,一定要让妈妈开心起来,帮我告诉她,我爱她,很爱很爱她。”突然,原本金色的光芒变得更加刺眼,林子峰被这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等他再次张开眼时,所有的死婴都消失了,只留下金色的粉末从半空中散落下来,记录着刚刚发生的一切。

      林子峰疲惫的跪在了地上,看着怀里的晓晴,他淡淡的笑了,他想,他永远都不会告诉晓晴,小远航为了救他们牺牲了自己,他只会告诉晓晴,小远航醒悟了之后上了天堂,做了一个幸福的宝宝,而且,他还会告诉晓晴,小远航爱自己的妈妈,很爱很爱她、、、

      又一次,晓晴醒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旁边是林警官满是伤痕的脸,挂满了疲惫,正趴睡在病床旁边。晓晴想,一定是林警官突出重围救了她,虽然自己失去了丈夫,但是貌似有一个又帅气又勇敢还是警察的老公也不错,想到这,晓晴温暖的笑了。

    上一篇:镜子中的小美人
      
    下一篇:植物人的悲哀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