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植物人的悲哀

    发布时间: 2020-06-28 17:38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一个小货车司机开着他的货车在x市的高架桥上驰骋,高架桥上有个大大的限速标志耸立在桥的两侧,标志上的限速为六十码,可是小货车司机却视而不见将车速开到了一百码以上,车上还拉着满满的一车货物,司机为了赶时间将油门踩到了极限,货车像一只发了疯公牛一样朝着前方的道路冲去,突然高架桥的匝道上冲出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那辆轿车成s形飞速往前行驶,小货车司机看到那辆黑色轿车时;离那辆小货车还不到三米,根据有效数据检测一百码的车速刹车距离为50米,那是空车测试,要是拉满载那就更不用说了,那辆小货车司机本能的猛踩刹车,但是犹如九牛一毛根本无济于事。

      高架桥上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响声,只见那辆小货车和那辆黑色轿车犹如陨石一般疯狂的坠下了三十多米的高架桥下,紧接着又是一声沉闷的巨响,这两辆车重重的摔下了桥底,瞬间变成了一堆废铁。那辆小轿车被货车压在了车底,已经变成了一张薄薄的“铁饼”

      一阵警笛的长鸣划破了整个城市的上空,救护车、警车、消防车把桥底围得严严实实,警戒线以外占满了看热闹的群众,

      一个交警对消防员说“看样子货车底部那辆小轿车里的人已经无生还的迹象了,快救这个货车司机吧!刚才急救中心的医生上前查看了一番发现司机还有生命体征”

      那几个消防员拿着破拆工具迅速对货车司机展开了营救,医护人员也给那个货车司机打上了点滴,那个货车司机虽说没有当场死亡但也已经奄奄一息。

      救援在紧张的进行中,十五分钟以后消防员终于把货车车头大卸八块;把货车司机从里面拉了出来,拉出来的时候这辆货车司机腿已经扭曲到了他的背部,脸上也掉了一大块肉,头上还有一个深深的洞。鲜血早已把驾驶室染成了大红色,司机早已经深度昏迷过去。

      医护人员迅速的把货车司机抬上了救护车,救护车着呼啸着朝医院奔去!

      事故现场消防员又用了半个小时把那辆“薄饼”似小轿车切割分离,消防员把那辆轿车的车顶揭开时还是不由得哆嗦了一下,车里那个人已经变成了血肉模糊的一滩肉泥。

      这种情况交警就直接联系了殡葬车到场,殡葬车来了以后从车上下来两个运尸工,那两个运尸工见此情形直接拿来的铁锨往尸袋子里装。把那坨“肉酱”装完以后扔到车里扬长而去。

      医院里那个货车司机在紧急的抢救中,手术台上一个医生对另一个医生说“王医生;病人颅脑损伤的很严重,还出现了失血性休克的症状,我们要给家属下达病危通知书”那个王医生说“病人只要有一丝生命我们也要全力抢救,病人家属来了吗?赶紧让病人家属签字,我们要给他做开颅手术!“

      ”哦,我们已经通知了病人的妻子,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病的的妻子还没有到达医院。“

      “赶紧让护士打电话去催”

      我五分钟以后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走到了医院的急诊大厅,一个护士连忙上前询”你是张万兴的家属吗?

      那个女人不紧不慢的说道“啊,是啊,他是我老公,你们打电话告诉我说他出车祸了?他怎么样了?”

      护士焦急的说“啊,病人的情况很危险,双腿断了,颅内出血,医生要马上给病人做开颅手术,手术必须要家属签字!请您跟我来!”

      那个女人在手术同意书上签了字,交了费,然后坐在了医院急诊室走廊的长椅上静静的等待着。从女人的脸上没有看出一丝焦急的神色。

      手术室的灭了,一个戴着口罩穿绿色手术服的医生推门走了出来,这时那个女人上前问道“医生,我丈夫怎么样了?”

      那个医生将脸上的口罩摘了下来,对那个女人说“病人不但双腿断了,颅脑也严重出血,命是保住了。不过现在病人处于重度昏迷状态,他能不能醒来很难说!”

      “医生,你的意思是他很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医生重重的点了一下头“是的,病人的脑损伤很严重,很可能以后会变成一个植物人!”

      “哦,我知道了!”

      这个女人叫沈欣梅,是那个货车司机张万兴的妻子,他们其实是一对有其名无其实的陌路夫妻,沈欣梅已经和张万兴分居一年之久,两人一直没有个孩子,据说是张万兴的生理原因,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导致他们婚姻破裂!

      本来他们打算这个月去民政局离婚的,没想到竟然出了这种事情!

      张万兴的父母一年前就双双去世,张万兴如今又变成了植物人,这让沈欣梅很伤脑筋,虽然他和张万兴的婚姻已经名存实亡,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好一走了之,现在这种时候提出离婚显然不合适。

      沈欣梅在一家企业做会计,朝九晚五;根本没时间在医院照顾张万兴,所以她就请了一个护理工来照顾张万兴。

      几个月前沈欣梅在一家交友俱乐部还认识了一个丧偶的男人,这个男人叫周子光,他们彼此都有好感,近期他们还确定了恋爱关系!

      沈欣梅把张万兴出车祸变成植物人的遭遇告诉了周子光,周子光就给沈欣梅出了个主意,周子光说“这植物人就跟死人差不多了,根本不可能醒过来,他天天在医院让护工二十四小时照顾,那要花你多少钱啊。十天半月的还可以,时间久了你怎么能吃得消!这就是个无底洞!欣梅呀,咱们已经仁至义尽了,要我说你下个月就去法院提出离婚,到时候国家的救助机构自会照顾他的”

      沈欣梅在左思右想以后终于答应了这个提议,一个月以后沈欣梅就像法院递交了单方解除离婚协议书。法院驳回了沈欣梅的离婚诉讼请求,法院的驳回的理由是夫妻是共同生活的伴侣,双方在经济生活上应当互相帮助,互相供养,特别是在一方年老、病残、丧失劳动能力或者没有固定经济收入的情况下,有抚养能力的一方更应主动承担扶助和供养的义务。再加上张万兴父母已经过世,所以沈欣梅第一次上诉离婚被法院判决了不予离婚。

      这天沈欣梅很沮丧,他和周子光在家里想尽了各种办法摆脱张万兴。终于周子光想到了一个邪恶的办法,周子光说“既然法院第一次驳回了你的离婚诉讼请求,那我们先把这件事放一放,我有个办法,我们先把张万兴接回家,我的一个朋友认识黑市上一个倒卖肾脏的人,”说着周子光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继续说“我们可以把张万兴的一个肾脏卖掉,用他卖肾的这些钱来供养他自己。你说呢?”

      听周子光说完;沈欣梅吓了一跳。起初沈欣梅是不答应这么做的,但高额的护理费和周子光的软磨硬泡;最后沈欣梅也欣然的答应了。

      过了几天沈欣梅和周子光来到医院给张万兴办理了出院手续,沈欣梅把那个护理工也辞掉了,那个护理工临走的时候告诉沈欣梅说“医生说没事的时候就给病人做一下全身按摩,这样有助于病人的康复,我每天都会给病人做按摩,我相信你老公总有一天会醒过来的!”

      沈欣梅笑了笑说“哦,我会的。谢谢你呀大姐!”

      那个护理工走了以后;沈欣梅和周子光又联系了一辆医院的医护车;很快就把昏迷不醒的张万兴接到了家里。当周子光和沈欣梅把张万兴放到床上的时候,沈欣梅看到张万兴的手指竟然动了一下,这让沈欣梅很矛盾,她在想“如果真的割掉张万兴一个肾脏;万一他要是醒过来怎么办?他会不会告我?”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很不踏实,她就把她的疑虑告诉了周子光。

      周子光却不以为然,周子光说“他的手指只不过是稍微的动了一下,这能代表什么?有的植物人睁开眼睛以后还不照样是一个不能说不能动的废物!再说;这医生不都说了吗,他伤得这么严重能保住他的命就是万幸了,恐怕很难醒过来的,欣梅呀,你就不要再有这么多顾虑了。”

      “可是……”

      沈欣梅还想再说什么,周子光打断了她的话说“好啦欣梅,你就放心吧。我已经联系好了那个朋友,价格也已经谈妥了,一个肾脏的价格大约在八万元左右。过几天他就带着黑市的医生来取肾脏。

      此时沈欣梅的心情很差,他也没心情来讨论这些事情,沈欣梅叹了口气说“这些事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

      这天晚上周子光和沈欣梅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小饭店里吃饭,叮铃铃……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电话是周子光的那个朋友打来的,周子光起身走到一个角落里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子光吗?我是赵强啊!今晚有空吗?”

      “啊,有空啊,什么事啊?”

      “我告诉你呀,刚才那个黑市的医生给我打电话说;明天有个买主急需肾源,医生说今天晚上就要过来取肾!”

      周子光小声的说“啊,今天晚上就要过来?好好,我现在马上回家准备一下”挂掉电话他就拉着沈欣梅急匆匆的往家里赶去。

      大约晚上十点左右那个赵强和那个医生驱车感到了沈欣梅的家里,沈欣梅的家在城市的郊区,位置很偏僻,到了晚上这个地方几乎人很少,沈欣梅的家里还有一处独院,很难有人发现异常。

      赵强和那个取肾医生开了一辆中型的小客车,他们把车开到了院子里,将车里的医疗器具一一卸了下来,里面装满了大大小小的医疗器材,有氧气瓶、人体器官保存箱、多功能手术箱、无影灯还有自助呼吸机等,这辆车里就好比是一个小型的急诊室一样。

      他们借着夜色的掩护;把这些医疗器材统统搬到了准备做手术的房间里。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手术开始了。

      赵强对沈欣梅和周子光说:“手术大约一个小时就可以完成,你们出去吧,这里有我和医生就可以了。”

      来到屋外以后沈欣梅在院子里忐忑不安的来回挪着步子,她的心里很紧张,她对周子光说“子光,你说会不会出事啊?我好害怕。”

      周子光上前安慰她说“放心吧,这个医生已经做了无数次这样的手术,对他来说就是小儿科,放心吧你就!”

      房间里医生给张万兴插上了氧气管,注射了麻醉剂,然后那个医生从医疗箱里拿出了锋利的手术刀朝张万兴的腹部割去……!

      一个小时以后那颗血淋淋的肾脏就取了出来。房间的门打开了,赵强和医生拿着器官保存箱朝外面走来。沈欣梅和周子光急忙迎了过来,沈欣梅说“手术做完了吗?顺利吗?

      那个医生说“哦,手术很顺利。我给你些消炎药,这几天你给他按时服用,过几天他就没事啦!”

      “哦,好的!”

      这时候赵强说“哦,子光跟你说了没有,现在在黑市上一个肾脏的价格大约在八万元左右,医生收两万元的提成,这样你们拿到手的是六万块,明天我会把钱打到你的银行卡上!”

      沈欣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周子光对赵强讨好的笑了笑说“那就麻烦你了,明天我们等你的好消息!合作愉快!”

      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那些医疗器具又搬到了车上,随后赵强医生便驾车消失在了黑暗的夜色中!

      沈欣梅l来到张万兴的做手术的房间里,她给床上的张万兴喂了些消炎药。她看着床上一动不动的张万兴;她不知道她做的对不对。各种矛盾的心情痛苦的绞缢着他的心灵。

      第二天中午沈欣梅的手机上就收到了银行的汇款短信,她决定把这笔钱用作张万兴的护理费,给张万兴再找一个护理工,她盘算着六万块钱就能维持一年的时间,这样也可以给她减轻一些经济上的负担。

      这天晚上沈欣梅特意熬了一碗鸡汤打算给张万兴补补身子,当她端着那碗鸡汤来到张万兴床前的时候;顿时惊呆了!张万兴竟然奇迹般的睁开了眼睛,就这么死死的瞪着她!

      沈欣梅被这突如其来变故吓了一大跳,“啊”她不由的大叫了一声。鸡汤也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顷刻间洒了一地。此时躺在床上的张万兴嘴也不住的动了起来,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又发不出声音,他的手微微颤抖;似乎想坐起来一般,可是他的身体根本动弹不得。

      沈欣梅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因为她没想到事情会有如此的改变,沈欣梅甚至不敢直视张万兴的眼睛,看着张万兴那幽怨的眼神他感到很害怕,她踉踉跄跄的退到了房门口夺门而出。来到客厅以后急忙拨通了周子光的电话!

      周子光接听了电话“喂,欣梅啊,什么事啊?”

      “子光不好啦,张万兴竟然醒了,刚才我打算喂张万兴吃饭,我刚一进屋就看见张万兴瞪着眼睛看着我,”说着沈欣梅呜呜的哭了起来,沈欣梅哭着说“我好害怕,我能看出张万兴知道了所有的一切,他要是去法院告我们怎么办呀?我好害怕!”

      “欣梅,你冷静点,先不要着急,我现在马上过去”

      二十分钟以后周子光驾车来到了沈欣梅的家中,周子光刚一进门沈欣梅就扑在了他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子光我好害怕,我们会不会坐牢?"

      周子光拍了拍她的肩膀说“你冷静点,不要慌,我先去看看张万兴!”说着周子光就朝那个房间走去。沈欣梅不敢看张万兴的那双眼睛,所以她不敢进那个房间。

      门“吱呀”一声开了,周子光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张万兴的那双大眼睛,他楞了一下,周子光慢慢的走了过去,他来到张万兴的面前试着问他“你现在能开口说话吗?”

      此时的张万兴虽然说不出话,但似乎非常的清醒,嘴角在不住的颤抖,周子光又说“你知道我们摘了你的肾?”

      如果人的眼睛会说话,那此时张万兴的眼睛正在说话,他那双充满怨恨的眼睛仿佛要从眼眶里瞪出来一般,他死死的瞪着眼前的周子光。

      周子光说“万兴老弟呀,我们卖掉你一个肾脏也是迫不得已啊,欣梅每个月就那么点工资,还要每个月在你身上花掉高昂的护理费,她能负担得起吗?你呀就别生气了啊,我们以后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先休息吧”说完周子光便匆匆的退出了房间。病床上的张万兴依然用那种怨恨的眼神盯着他!

      “他的情况怎么样了”沈欣梅焦急的问。

      周子光叹了口气说“我看,不出一个星期张万兴就能开口说话,说不定他还能站起走路!”

      “啊!以张万兴的脾气他一定会告我们的。倒时我们就会坐牢,这可怎么办呀?“沈欣梅说。

      周子光没有说话,他给自己点上了一根烟猛抽了起来,许久以后他低低的说道“事到如今我们只有一个办法,趁他还没有恢复之前让他永远的闭上嘴巴!”

      听完周子光的这句话;沈欣梅一下子瘫软在地!缓缓的吐出了几个字“你的意思是?杀了他?"

      周子光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他凑到沈欣梅的耳边说“只有死人才能保守秘密!”

      不知道是太惊讶还是太意外,那一刻沈欣梅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就这么呆呆的注视着张万兴的那个房间!

      周子光经过了一番深思熟虑以后;终于想到了一个邪恶的办法,他对沈欣梅说“倒卖肾脏这件事情要是暴露了赵强也脱不了关系,我们不如将计就计来个借刀杀人怎么样!”

      沈欣梅差异的看着他问“借刀杀人?怎么个借刀杀人法?”

      “我把张万兴已经醒过来的消息告诉赵强,这么一来赵强和那个医生必定会惶恐不安,如果这件事情暴露了那他们的罪名可不小呀!”

      沈欣梅说'那你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把张万兴身上值钱的器官全部都卖给他们,这人的心脏、肝、肾、眼角膜在黑市上可都是抢手货。每天有多少人等着这些器官救命,这样一来我们和他们还都能赚一笔巨款,王强又是个见钱眼开的人,我觉得他一定会答应!

      沈欣梅忐忑不安的问道“赵强可靠吗?真的可以?”

      “你就放心吧!这件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好了!我明天就约他出来谈谈!”

      这天晚上对周子光和沈欣梅来说,注定一夜无眠!

      第二天中午周子光把赵强约到了一家饭店里!他们找了一个包间周子光就开门见山的说了起来“强子,我找你来是要告诉你;那个张万兴他已经睁开眼了!

      周子光还没有把话说完;赵强就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什么?他醒了?”

      周子光摆了摆手示意赵强坐下,周子光说“你先别激动,听我说,现在张万兴虽然睁开了眼睛,但是他还不能说话,更不能动。恐怕这几天是恢复不了的。不过早晚有一天他会开口说话的,弄不好还能走动。到时候他要是去法院告我们,我们可都要蹲大狱了,所以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要想个万全之策!”

      “莫非子光兄已经想到了办法?”赵强迟疑的问。

      这时周子光凑到了赵强的耳边小声的说“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把他干掉”

      此言一出赵强不由得打了个激灵喃喃的说“杀了他?”

      “对!杀了他,我有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这件事情一旦暴露那个黑市的郭医生也脱不了干系,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不是和那个医生很熟悉么,你把张万兴醒过来的事情告诉他,他必定会慌了神,然后你就说服他,告诉他说不如我们一不做二不休把张万兴身上值钱的器官全部摘走!这样我们不但能永远的保守秘密,还能赚一笔巨额收录,岂不是一举两得!”

      赵强说“如果真把张万兴弄死了,这警察会不会查这件事?”

      看着赵强还有些顾虑,周子光又说“事成之后张万兴的尸体你们不必担心,张万兴本来就身体虚弱,而且外界都知道他是个昏迷不醒的植物人,这植物人说不能哪天就咽了气,太正长了。如果张万兴死了,我想这左邻右舍都不会怀疑什么的,张万兴死在家里以后,我让欣梅去医院开一张自然死亡证明。然后在让欣梅去当地派出所盖个章注销了他的身份证;直接拉到火葬场火化了就完了,这样我们就神不知鬼不觉的干掉了他。

      赵强又说“这当地的派出所会不会来查看呢?”

      周子光笑了笑 “哈哈这你就不必担心了,这每天得绝症死亡的人有的事,没有人报案派出所怎么可能会查,比如去年我前妻在医院查处了肝硬化,当时我就把她接回家里保守治疗,在今年的一月份她就已经不行了,死在了家里,也是我去当地派出所里注销了他的户口和身份证,然后就拉到火葬场里火化了,你就放心吧。

      听完周子光的这番话赵强才稍稍放松的一些,“恩,那好吧!什么时候动手,我好和郭医生提前打个招呼!”

      周子光冷冷的说“这种事情当然是越快越好。省的夜长梦多。”

      赵强说“好,那我现在就回去;马上和郭医生联系,我们今晚就动手!”

      “好,强子,我现在就回家准备一下,今晚我和欣梅在家等你们。“

      晚上突然下起了大雨,这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晚上十一点左右,借着雨夜的掩护;赵强和那个医生开着那辆中巴客车又来到了沈欣梅的家中,只是这次和上次不太一样,这次他们连呼吸机和氧气瓶都没有往屋里搬,只是拿着器官保存箱和手术箱子就径直朝屋里走去,在黑暗的夜色下,他们的背影仿佛就像是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

      赵强和那个医生推门走进了屋子,沈欣梅看到他们以后脸上漏出了惊慌、害怕的表情。这种血腥而又残忍的场面她想都不敢想,她简单的和赵强聊了几句就回自己的卧室了,她把房门反锁,然后躺在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蒙的严严实实,她想用这种方式来缓解紧张而又恐怖的情绪。

      周子光、赵强、医生三人推开了张万兴的房门,此时的张万兴没有睡着,仿佛他已经知道自己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一直在冷冷的看着他们。

      周子光说“万兴老弟啊,事到如今你也别怪我们,怪就怪你自己倒霉吧,要不是当初你超速怎么可能会搞成这样?这都是你一手造成的。你死了以后我和欣梅会给你多烧些纸钱,你就放心的走吧!”说完示意赵强和医生动手。

      这时张万兴突然猛烈的颤抖起来,眼看着就要从床上做起来,见此情形周子光和赵强赶紧拿来一捆麻绳,将张万兴的手脚死死的绑在了床上,床上的张万兴嘴巴和身体在不住的颤抖,流出了一脸的冷汗,他的眼角还流出了两行轻盈的热泪。

      医生从手术箱里拿出了注射器和麻药,狠狠的朝张万兴刺去,大约十分钟后张万兴失去了知觉!

      医生把张万兴的肚子抛开,将里面的心脏、肝脏、肾脏、还有眼角膜全部摘了下了,然后又一一放到了器官保存箱中,此时呈现在他们眼前的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个空空的皮囊!

      医生把尸体的肚子进行了缝合,然后又吩咐赵强和周子光把张万兴的尸体好好擦洗一遍,把上面的血渍擦干净,周子光又给张万兴的尸体穿上了寿衣。从外边根本看不出肚子里已经空空如也。等这一切弄完了以后;周子光这才满意的点点头。

      第二天早晨沈欣梅把张万兴的死讯散布了出去,在单位请了长假。说是自打从医院把丈夫接回家以后;丈夫的病情就一天不如一天,今天早晨发现丈夫已经断了气。

      这邻居们得知张万兴的死讯都说他活着也是遭罪,死了也算解脱了,邻居们还都安慰沈欣梅,说什么节哀顺便,别太伤心。而且沈欣梅还通过村委顺利的去派出所里盖了章,注销了张万兴的身份证。这样就能顺利的火化。

      这一切都在周子光的掌握之中,在张万兴死后的第二天遗体就被草草的火化掉了。

      一个月后沈欣梅和周子光还得到了一笔丰厚的巨款,这笔巨款正是用张万兴的命换来的。

      一年后。

      某天下午沈欣梅下班走在回家的路上,快到家门口的时候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沈欣梅措手不及,沈欣梅来不及多想,快步跑了起来,就在这时一辆疾驰而来的小轿车飞速的冲了过来,由于雨天视野比较差;小轿车司机根本没有看清前方突然蹿出个人来,司机来不及刹车,将那个人影重重的撞了出去,被撞的沈欣梅在空中旋转了好几圈才落下来,此时的沈欣梅已经是血肉模糊奄奄一息。

      那辆小轿车根本没有刹车的迹象,随即加速扬长而去……

      沈欣梅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救援时间,虽然他的命保住了可是她已经变成了一个植物人。

      医院的医生建议周子光把沈欣梅接回家保守治疗,医生告诉周子光说”病人很难醒过来了“。

      一个月后周子光把沈欣梅接回了家中。

      午夜时分一辆中巴客车停在了沈欣梅的家中,车上走下来两个人,那两个人正是赵强和黑市医生!

      医生的手里还提着一个器官保存箱!……………………

    上一篇:死婴复仇
      
    下一篇:灵异侦探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