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灵异侦探

    发布时间: 2020-06-28 17:38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说起灵异,大多数人首先想到的就是鬼,或者是其他恐怖的东西,其实,灵异也包括一些像笔仙、唤神等柔和一些的东西,而鬼魂并不都是恶鬼或者是凶历,当然,无神论者都试图以什么诡异磁场什么的去解释,其实,它们就是一种特殊存在而已,你问我为什么知道?

      忘了自我介绍,本人名叫白诩,是这个时代的灵异侦探,我们这行哪个时期建立的我不知道,总之,我也是被忽悠进来的,咳咳,为什么说是被忽悠呢?

      因为我根本看不见鬼魂,然而,我的体质却是那种会被鬼魂看见的人,与阴阳眼刚好相对,世人只知道阴阳眼,却鲜有知道我这种近灵体的。

      一般情况下,近灵体就比较容易夭折,这是很正常的,生下来容易被鬼魂看见的话,确实死得早。

      师傅是在我十八岁的时候找上我的,说什么保护了我多少年,差点没被我一板砖呼死,后来嘛,我倒是信了,因为我摸到鬼魂了,那是一种冰冷痛骨的触感,你问我怕不怕?

      我实话告诉你,当时就吓哭了,更为可怕的是,随着师傅将对我的灵体封锁打开,我渐渐地能够听见它们的声音,于是,最后就变成灵异侦探了,其实师傅管这行叫伸冤人,我觉得太低俗,才改成灵异侦探的。

      我们身上有特殊的印记,鬼魂一般都不会伤害我们,而是请我们帮忙,这似乎是N多年前就定下来的规矩。

      说起来,这真是一个操蛋的职业,我得聆听鬼魂的苦难,帮他们超脱,但凡找到我的鬼魂如果我不给他们解决问题的话,呵呵,就要报复我。

      妈的,我是还没修出什么厉害的道具,不然我非撸死这些王八羔子不可,不过出于对鬼魂的畏惧,我也只能想想,毕竟看不见,真撸起来,八成是撸不过的。

      咳咳,闲话就不多扯了,自从那老鬼师傅撂挑子就跑了之后,我是白天写书,晚上行动,忙得像一条狗,本来嘛,最近没什么鬼来找我,我也乐得清闲,但今天收到师傅写来的信,说他在胧月村遇见麻烦让我去搭救。

      我其实是不想理会的,你TM都遇见麻烦了,还能写信给我?请务必原谅我话粗,这都是被逼的,那些傻逼鬼脑子,你不说脏话,它表示听不见。

      后来我想想,毕竟是师傅,而且默默保护了我那么多年(我心里还是信了几分的,在我后面出手的近灵体,真的很小的时候就发生意外死去了),于是,准备了点东西,我就预备出发了。

      值得一提的是,我有一个好搭档,是个阴阳眼的猥琐男,非常之猥琐,我叫他老段,他也是师傅的二徒弟,这小子别的东西不擅长,坑蒙拐骗倒有一手,经常从鬼魂那里收刮财物,最近去南山群墓那边找到了一把铜钱剑,在刨坟地的时候这孙子没忘记叫上我,差点被巡墓的保安们揪住。

      我们约好吃完早饭就出发,结果这孙子居然带了俩妹子,还一个劲朝我挤眉弄眼。

      “麻痹,这是去救咱们师父,你以为是旅游呢?一个不好就出人命,你负责还是我负责啊?”我一把拉过他,压低了声音道。

      老段讪笑着:“这个,我也是在灵异网上认识的,她们说感兴趣就一起去了,我跟她们说了很危险,那人家不在乎怎么办?”

      这小子典型的精虫上脑,根本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师傅都招呼不过来,那问题有多严重?在我眼里,师傅还是有那么点道行的。

      “你们两个,别瞎凑热闹了,这搞不好会死人的,懂吗?”

      我寒着脸冲这两个女生道,谁知她们根本就不理会我,而是走到老段旁边,身材高挑的那个女人道:“喂,段旭,你可是说好的带我们长见识,怎么还没开始就完了?”

      萝莉一点的那个女的则对着我道:“帅哥,你吓唬谁呢,我可是去过江南鬼城,吴越坡亡灵医院的超级灵异美少女,而且我们又不是什么准备都没有。”说着拿出一些市面上比较流行的对付鬼的玩意儿,那双挺漂亮的眼睛微微上挑,显示出主人的得意。

      我无奈一笑,道:“小姐,这些东西都是骗小学生的好吗?”

      仿佛被我的话刺到,这萝莉气鼓鼓地道:“那你拿点中学生的来看看好吗?”

      “就是,段旭都答应我们很久了,而且我们东西都带上了,你现在让我们回去?”另外一个女人附和着。

      好小子!

      我看了老段一眼,这小子还学会先斩后奏了,本来我是想发火的,但一看眼前这俏美的萝莉美女,又有点不忍心(老段冷笑:到底谁精虫上脑?)。

      “现在必须出发了,不然到那边的时间太晚,今天晚上就带你们去见识见识,如果怕了,就直接回来,知道吗?”我语气略软,我知道老段肯定是透露了点东西,否则两人不可能就这么跟着来。

      “yeah!”萝莉美女似乎对灵异特别感兴趣,见我答应了,她欢呼着转了个圈,纯净的脸上绽放着动人笑靥。

      “我竟然是萝莉控吗?”身为灵异侦探的我内心叹了一声。

      就这样,我们上路了, 一路上老段跟她们牛皮吹得飞起,我在旁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理着,我在想,到了二城那边,究竟用什么吓走她们,又不会出事。

      这该死的老段,自己是阴阳眼能看见鬼魂就不得了了,简直不把鬼魂的恐怖放在心上了,不过就是弄了点防身的东西,一天不知道骄傲些什么,尽管我知道我这么说只是眼红,但依旧忍不住地这样想,谁让出力的那个人是我,收获的那个人却是他呢!

      下午四点过十分,我们坐车抵达了二城,复又乘小三轮一路颠簸,总算是在傍晚十分,进入了霜月镇。

      这个镇子我一直有所耳闻,是比较有名的鬼镇之一,师傅不知为什么跑到这附近来,胧月村就在这个镇子翻两座山的地方,我猜师傅他肯定是出不来了,否则也不会给我寄信,因为霜月镇明显有公用电话可以打,当然,也不排除他忘了我家电话的缘故。

      和她们吃过饭后,没休息多久天就完全黑了,我清点着包里的东西。

      “驱鬼香,护身符,铜镜,恩,差不多都在。”

      叫来那两个女的,高的那个叫林淑玲,矮的那个叫吴珏颖,我把护身符分给她们一人一个,道:“走吧,带你们长长见识。”

      她们对霜月镇应该也有所耳闻,收下护身符后,跟在我和老段后面,往郊外走去。

      夜,凉如水。

      月光冷冽,照在脸上有一种惨白的感觉,而郊区的风格外大,树影摇曳,呼啸不绝,凄厉之感更不必说。

      珏颖很明显是那种对灵异又怕又爱的人,她打着电筒,脑袋靠在林淑玲肩上,大眼睛扑闪着,随着光亮四处张望。

      我微微一笑,像我这种带有特殊印记的人,在鬼魂的眼里就是一盏明灯,老远就能看见。

      出行半小时后,老段冲我看了一眼,轻声道:“出现了,是个男鬼。”

      老段才说完,我就感觉一股阴冷气息出现在了我身旁,我知道,它就在我身边。

      “伸…冤…人…”他的声音很杂乱,像夹杂着嚎叫一般。

      这声音只有我和老段能分辨得出来,其他人听着就仿佛是惨叫一般,珏颖和林淑玲尽管有所准备,还是被突如其来的惨叫声吓了一跳,不过她们有护身符,鬼魂是看不见她们的。

      老段率先开口道:“错了,我们是灵异侦探,当然,和你理解的是一个意思,我们忙得很,有什么事就快点说。”

      “我的…尸骨被土狼…叼走了,请你们…帮我拿…回来。”鬼魂说话顺溜了一些。

      操,又是这些垃圾活。

      “这个,很难办啊!”

      老段皱着眉头道:“土狼那些东西对我们而言还是很危险的,而且你的尸骨在哪里?”

      那男鬼继续道:“就在那边的树下,我的坟在那边,土狼交给我。”

      “好吧,那按老规矩来,一共两百冥币。”老段纯粹是瞎扯,以前的伸冤人可没这个规矩,至少师傅那一辈的都没这规矩,他们都是免费服务的,说是修行,能够积阴德。

      男鬼魂自然是落入了陷阱,他一个孤魂野鬼哪里来的冥币,只能告诉我们哪里有藏起来的值钱玩意儿。

      珏颖和林淑玲在那边是大气不敢出,她们只听得到我和老段的话,这男鬼的声音在她们耳朵里就是孤魂野鬼的嚎叫,两人俏脸吓得煞白,搂在一起不敢说话,但眼睛还是盯着我和老段看。

      之后,我们便顺利拿到其尸骨,没想到还是大半边头骨,这可把两个姑娘吓得眼泪都出来,要不是知道有个男鬼魂在身边,她们都忍不住要尖叫了。

      随后,我和老段跟着男鬼魂走了十几分钟,才来到他的小坟堆,把头骨重新埋进去。

      又在他的带领下,花了半个小时,从一个小土堆里挖出了一串银链子。

      我们身上的印记还有一个好处,那就是鬼魂靠近我们之后,它会被鬼魂的气息遮盖,也就是说,直到帮完这个鬼魂之前,下一个鬼魂是不会找过来的。

      男鬼走的时候从珏颖她们那边掠过,冰冷刺骨的感觉直让两人吓得屏住呼吸,直到老段说男鬼离开之后,两人才放松下来,一下子软倒在地,低声啜泣。

      我见珏颖梨花带雨,有点不忍心,道:“现在知道怕了吧?这还只是普通的,我们之后要做的事更恐怖,你们还是明天回去吧。”

      令我有些意外的是,两人尽管都吓得不轻,但是硬不肯回去,还说不轻眼见到鬼魂誓不罢休。

      我有些气恼地看了老段一眼,真要带上她们一起吗?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主意,因为自己看不到鬼魂的缘故,我有一段时间都在研究如何暂时开阴眼,根据师傅的一些描述,我还真找到了,但看了一次之后就吓虚了,也就一直没有再用过。

      其配方是老段的眼泪加上阴属性的冥土,抹在眼睛皮上就OK了,持续的时间大概是三十分钟。

      想到这里,我赶紧拿出钱包,拉开里面的拉链,拿出一个微型的塑料管。

      “好,这是你们说的,看到鬼魂就回去,不准再跟着我们了。”

      将东西递给林淑玲之后,我给她们解释了一下功效,老段在一旁有些奇异地看着我,因为是在老段喝得烂醉的情况下收集的,他并不知情,我被吓虚的事自然不会和他说,免得他又嘚瑟。

      这时的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两个姑娘只是一时逞强,这也引发了之后的一系列恐怖故事

      接过我给的东西后,她们两个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林淑玲看着我道:“你不会故意是吓我们的吧?”

      老段站出来道:“老白虽然人皮了一点,但我看不是开玩笑的,我建议你们别开阴眼,我是从小就开始看鬼魂才无所谓,你们没见过的,最好还是不要有那个好奇心,那些东西可不怎么好看。”

      对这一点我是深表赞同,劝道:“这真的不是开玩笑,咱们今天还是到此为止的好。”

      莫名的,我有些担忧起来,总感觉自己忽略了什么东西,是以极力规劝。

      然而,我忽略了女人的倔强,我的规劝直接导致了她们俩毅然决然地擦了药水。

      而后深感被瞧不起的,自封灵异美少女的吴珏颖打开眼睛,冲我道:“鬼呢?在哪?我怎么没看见?”

      就在这时,老段面色突然一变,看着她俩道:“别回头!”

      而后看着我道:“糟了,我这才想起来,开阴眼看见鬼之后,鬼也能看见你!护身符不能保她们周全了!”

      我这才想起我忽略的东西,因为一直以来都是顺风顺水,再加上我们有鬼灵印记,竟然忽略了这个!

      林淑玲给我诠释了什么叫做好奇心害死猫,她忍不住回了一下头。

      “啊!”

      她看到了什么!

      那是漂浮在空中的女鬼!她面容狰狞异常,两只眼睛是竖立起来的,一张嘴从左脸生到右边,弯弯扭扭的的舌头深处老长,只是看一眼她就忍不住尖叫起来!

      吴珏颖被她突然的尖叫吓了一大跳,也回头看去,不看还好,这一看,那女鬼突然朝她抓来!

      “啊!”

      吴珏颖连连后退,但她哪里有那女鬼快?

      “砰!”

      护身符猛然亮起幽光,那女鬼被这幽光一阻,狂吼了一声。

      我赶紧跳到珏颖身前,这时候驱鬼香已经被我点燃,我对着身前吼道:“住手!”

      那女鬼阴沉沉的笑了:“伸冤人?”

      老段手握铜钱剑,喝道:“知道是我们还敢动手!?”

      我赶紧从珏颖手里拿过开眼药,毫不犹豫地抹在了眼皮上,她则直勾勾地盯着女鬼,似乎被吓傻了。

      我这一眼看去,也被她骇人的面孔惊到了。

      那女鬼飘荡再我们前面两米处,冷笑道:“我等一百年多年,终于遇见生辰和我一样的处女,你们最好不要阻拦我。”

      百年!

      我心下一震,要知道,鬼魂虽然很多,但大都是弱鬼,也就是存在不过几年或是十几年的,这些鬼魂道行低微,甚至不能在天地间游走,随时面临魂飞魄散的下场,然而,一旦存在超过六十年,鬼魂就能在天地间飘荡了,而到了百年,那就是凶历了。而看这女鬼的模样,怕是生前极为凄惨的恶鬼!

      我这才发现,驱鬼香对她根本没有影响,她就那样任由驱鬼香从她身体穿过。

      “让开!”

      珏颖突然站起来,声音阴冷一片,而后朝那恶鬼走去。

      我赶紧抓住她,心中的惊骇已经无以复加,师傅写的护身符竟然失去了效用!

      珏颖这娇小的身体,居然爆发出可怕的力量,我被她一带,直接往旁边摔去。

      “老白!”

      老段喊了我一声,同时大步向前,右手从怀里掏出铜镜。

      我借力一翻,也拿出了铜镜,当我们同时照在这个女鬼身上的时候,铜镜里的咒文亮了起来。

      “啊!”

      那女鬼被咒文绑住,发出凄厉的叫声,但竟然还能行动,她伸出猩红的爪子,狠狠刺向靠近她的珏颖。

      “不!”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林淑玲冲女鬼身后蹿出,她猛然将珏颖扑倒,她身上的护身符挡住了女鬼的爪子!

      “你们!你们全都得死!”

      那女鬼的面容更加扭曲了,怨念全面爆发,身上冒出一张张白色的扭曲的女人的脸,那是被她害死之人的怨念。

      老段适时将灭鬼符贴在铜镜上,而后同我一人一个,将她们从女鬼身前抱走。

      珏颖已经昏迷了,那张俏脸上眉头紧锁,似乎陷入了恐怖的梦境。

      “回霜月镇!”

      我大喊一声,便狂奔出去。

      老段紧紧跟在我身后,那女鬼的惨叫声已经停止,但我们的心却悬了起来,这代表,她已经从铜镜里挣脱。

      怎么办?

      我刚想回头问一下老段,却发现他消失不见了,待我再回头的时候,山路已经不熟悉了。

      “糟了,被分开了!”

      之前也有过类似经历的我瞬间明白了处境,那女鬼对这山头施了咒术,看着怀抱里的珏颖,我突然很后悔,后悔自己不够坚决地阻止她们,后悔自己觊觎她的容颜,后悔自己的粗心大意以至于导致了这种局面。

      怀着无比自责的心情,我蹲伏在地,将她慢慢转移到了背后,再从背包里拿出绳索将其固定在自己身上,然后将包里的道具一件件装备在自己身上。

      跟鬼魂打了这么久交道的我还不至于自暴自弃,要知道鬼魂也不是无所不能的,这女鬼虽然厉害到可以施咒术将我和老段分开,同时改变回霜月镇的路,但她这样做的消耗肯定不小。

      这时候,我头戴着矿工电筒,左手拿着折叠赤沙剑,右手攥着一叠驱鬼符和火符,站了起来。

      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微型罗盘,前方依旧是霜月镇方向,但我决定反向而行,往里面得胧月村去。

      师傅就在里面,他肯定能对付这个恶鬼,师傅的信里只说是遇见了麻烦,需要我们师兄弟的协助,信里没有细说,而是让我们到胧月村找他,这样的话,师傅必然没事,只是借口搭救忽悠我们过去而已。

      这样想着,我快速朝胧月村走去,这个时候不能太消耗体力。

      走了十多分钟后,那女鬼出现在了前方十米处的一颗大树上,由一根白色缎带吊着颈部,眼睛放大了很多,阴冷的眸子直勾勾地盯着我!

      我这时候才庆幸那时候找到了开眼药,否则这样撞过去,必然会出事。

      “伸冤人,少管闲事,将那少女放下,我饶了你。”

      她伸长着舌头,声音十分刺耳,眼框里开始冒出鲜血,顺着拖到地上的缎带流淌。

      我虽然很害怕,但还是将火符点燃,朝她甩去。

      “不知死活!”

      那女鬼轻易躲开了火符,朝我飞来!

      我手有些颤抖地将驱鬼符,丢了出去,却没有一张丢到她。

      “哈哈哈!”

      她厉声笑着,黑色利爪向我伸来!

      一股冰冷的感觉瞬间让我窒息,但我心里却笑了。

      “啊!”

      她的爪子猛然一缩,身体瞬间回到树下,恢复了吊死的凄惨模样。

      “啪!”

      带了三年的真言佛珠碎裂了,身为灵异侦探,这女鬼真的以为我没有防身道具么?

      可惜像真言佛珠这种东西算是至宝了,连真言佛珠都无法对付她,我也没什么办法了。

      她攻击的时候可以定住我,这让我手里的另一件法宝赤沙剑没了用武之地。

      “今天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吗?”

      我突然有些绝望,但回头看了珏颖一眼,我又对自己说:“就算是我死了,我也要带你离开。”

      不知是否因为孤单了太多年,第一眼看见这自称灵异美少女的家伙,就很是触动,与真实灵异的阴冷不同,她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美丽,这也许才是自己无法真正拒绝她跟着来的原因吧?

      突然,我开口道歉:“对不起,是我太自私了。”

      有些恨恨地转过脸看了那女鬼一眼,在我眼中,她并不如之前那般可怕了,而是变得可恨。

      背着珏颖快速跑动,趁着女鬼被真言所伤,我要尽力拉开与她的距离。

      大概过了半小时,吴珏颖醒了过来,伏在我背上轻声开口:“那个女鬼呢?”

      我也趁此机会歇口气,踹着粗气道:“不行,离开我的话,我不知道她会不会施咒术将你隔开。”

      这个时候我推断出正是因为鬼灵印记的存在,我和老段才能保护她们,虽然我们俩被隔开了,但我们抓着的人和物,却不会被咒术影响,否则那女鬼刚才就不用直接攻击我了。

      唉,早知道的话,忍着恶心和老段手拉手也不是不可以。

      吴珏颖显然心有余悸,听我这样说后,便轻伏在我身上,啜泣道:“对…对不起,都…都怪我太任性了,我们会不会死?”

      我摇摇头,坚定道:“不会的,你别担心,我一定带你出去。”

      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开眼水似乎失效了,之前情急之下,将它差不多倒了个干净,这会儿想再开眼,却只够抹一只眼睛了。

      刚抹完,我左眼前面的景色就变了,它发现了一条岔路,而右眼则根本看不见,右眼的世界里,那边是荒芜的山崖。

      “你闭上眼睛。”我开口说道,吴珏颖这会儿倒是很听话地将眼睛闭上,同时问我:“你要做什么?”

      将右眼闭上,我一狠心朝左眼看见的山路跑去,幸亏运气好吴珏颖醒了过来,否则我不知道还要傻傻地跑多久。

      顺着山路跑了没多久,我就看见了胧月村的石碑亭,老段和林淑玲站在亭子里,周围布满了驱鬼符。

      我赶紧跑进去,两人将珏颖从我背上放下来,老段拿着锈迹斑斑的铜钱剑道:“没事了,没想到这铜钱剑那么厉害,那女鬼似乎被你搞成了重伤,我路过那棵树的时候,顺手给她补了一下就挂掉了,嘿嘿!”

      我和老段不同,这厮经常见鬼的,胆子大成狗,我只以为真言佛珠暂时封住了她,没想到能让她重伤,如果知道的话,我说什么也要提着赤沙剑过去补一下。

      “那你这是?”

      我看了一眼周围的驱鬼符。

      “这些不是我的,应该是师傅弄的,这个村有点古怪!”

      “啊!”

      正说着一声凄厉的非人般的惨叫划破长空,是从幽深的村子里传来的!

      吴珏颖吓得从石凳上弹了起来,我也吓得一时间接不上话。

      “听着听着就习惯了,声调还不一样呢,”老段适时搞笑了一句,又道:“这是鬼叫声,而且还是特别惨的那种,刚才那女鬼被我刺死的时候都没叫得这么惨,我估计,那有更可怕的东西存在。”

      我面色渐渐凝重,这个地方的凶险程度实在太高,我已经不敢带着吴珏颖进去了。

      “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反正我们本来也是打算明天白天找师傅的。”老段这时候显得异常靠谱。

      我倒是因为那女鬼带来的阴影,有些乱了分寸,尴尬一笑:“我倒是忘记了,还在想着要不要留她们两个在这里,咱们进去探探呢,呵呵。”

      于是,我和老段在外,珏颖和林淑玲在里,四人挤在亭里的长登上,一直聊到半夜才入睡。

      清晨,虫鸣声将我唤醒,我这才发现他们三个已经起来了。

      在靠着亭子的蓄水池边简单梳洗了一下之后,我对珏颖她们道:“你们等正午时分再回霜叶镇吧,咱们先去村子里看看。”

      经过昨天的凶险,两人看起来很是憔悴,点点头之后,跟在我和老段身后,走进了胧月村。

      令我们有些惊讶的是,这个村子里的人看起来十分精神,似乎昨晚的恐怖叫声没有影响到他们一般。

      随便找了家粉面店,我们便坐下了。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汤面就放了上来,一边吃着,我一边注意周围食客的谈吐。

      这时候,吴珏颖突然道:“白诩,昨天谢谢你。”

      我摇摇头,笑道:“本来就是我的过错,不用谢的。”

      她看了我一眼,又埋头吃面去了,昨天的惊恐仍没有消退。

      林淑玲比她好一些,毕竟恶鬼找的不是她,吃了两口面后,她开口说道:“经历了这次,我以后对灵异都不会感兴趣了,真的太可怕了。”

      我不可置否的一笑:“见识过真正灵异的人,都不会对它感兴趣,除了某个变态。”

      老段顿时开口:“喂喂喂,损人不利己的事就少做了,今天还得去救那老头子呢,我刚听隔壁桌的人说,有个方士先生被困在幽影山。”

      “恩,我也听到了,吃完咱们就去那边看看,应该没多大事。”

      我和她们不同,经过昨天的事,我反而胆子大了许多。

      “哼,百年恶鬼我都一剑给她捅死,还能有啥问题?”老段得意一笑,那铜钱剑他现在是爱不释手了。

      让珏颖她们找地方待到十二点,我和老段便出发了。

      幽影山,咳咳,这村子还真会取名字,不过倒也符合实际,这山林茂密,走进去就像天黑了一般。

      师傅那人死要面子,在信里还说让我们来胧月村详谈,结果自己其实已经被困了。

      正转过一个弯,一座挂着白色布条的孤坟突兀地立在路中间!

      这林子本就阴森,乍看见一座横在路中央的孤坟,若是寻常人肯定会吓一大跳,要不是我们经常接触这些,估计也好不到哪里去。

      老段走过去查看了一下,对我说:“这叫拦路坟,是阻止鬼魂出去的东西,其他山路上应该也有,这似乎是出自师傅手笔。”他盯着着坟上的驱鬼符。

      难怪那些村民对鬼叫充耳不闻,八成是师傅提早交代好的。

      我们跨过拦路坟,继续深入,路的两旁出现挂着张鲜红面具的稻草人,我和老段不由将武器横在身前。

      老段道:“小心点,阴气越来越重了。”

      我看着一张张鲜红的面具,心里渐渐阴沉,那画着恐怖面容的稻草人令人无比的烦躁,我生出一种想要将它们破坏的冲动。

      “老白!”

      老段突然大喝一声,我这才清醒过来。

      “你别盯着看,那是封鬼人,你没开阴眼会被戾气影响的,真给你砸了这些稻草人,嘿嘿,咱们俩都不好过。”

      我这才手心,将目光放回了路上,但心中更加凝重,不过深入半里,竟然如此多的布置,那里面,究竟是什么?

      随着山路渐幽,光线已经黯淡如日落时分,我手上的微型罗盘疯狂转动着,我知道,我们两个已经深入腹地。

      这时候,我们正站在一座小桥变上,河水浑浊昏暗。

      老段突然指着远方叫道:“老白!看那里!”

      我极力顺着看过去,只隐约看见一块白色石碑。

      他见我不明所以,不由道:“我倒是忘了你看不见,这下麻烦了,你还有没有开眼水啊?”

      我见他面色凝重,闻言答道:“现在可以调制了。”说着拿出之前在拦路坟那边拿到的一点点阴冥土,放在手心,递过去,又道:“不过,需要你的眼泪。”

      “眼泪?”

      老段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用手指在眼里捞出了七八滴。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并用另一只手搅拌,几分钟后,将混合物抹在眼皮上。

      老段这时候才道:“我擦,之前你从哪里搞到老子眼泪水的?”

      我耸耸肩,道:“回去再说,这会儿正事要紧。”说罢,往之前那坟碑看去,这才看见,那根本不是坟碑,而是一个黑漆漆的洞口,洞外面立着两只巨大的鬼魂。

      “不出意外师傅是被困里面了,看来那封信是进去之前就留下来的。”老段这时候想通了细微末节。我看到那两只封门鬼,也明白了过来,不知道师傅被困在里面多久了。

      重新开启阴眼之后,我注意到地上浓浓的阴气,那河水更是幽黑,一张张恐怖的鬼面在河面飘荡,那座桥上则满布鬼手,光这个场景都令人头皮发麻。

      “哈哈,怕了?”老段笑道。

      我怎么可能服软,硬气道:“怎么可能?”

      老段道:“怕也没办法了,你看地上。”

      我闻言低头,正对着一双猩红的眼睛,原来不知何时,地上也渐渐出现鬼面。

      老段又道:“这里的阴气太重了,我总算明白昨天那厉鬼的叫声了,原来是有什么东西准备打开冥府。”

      打开冥府?

      我心中震惊无比,我们所说的冥府可不是神话传说中的地府,那是个恐怖的地方,我曾经在师傅的带领下观望了一次,现在想来,这里的情景确实和冥府有些相似,尽管是小巫见大巫。

      “怪不得师傅一路上设置了那么多东西,看来我们要面对的东西不只是有点道行那么简单了。”

      “管他呢,我赤沙在手,见鬼杀鬼,见狗屠狗!”

      我突然豪迈起来,其实是脚下蠕动着的鬼面弄得心惊无比,不得不大喊一声提气。

      “那走吧!”

      老段甩出几张驱鬼符,桥上的鬼手顿时被压制住,回缩了一些,我们趁此机会赶紧跑过去,但那些鬼手却疯狂挣扎着,几欲突破封锁。

      就在我即将过桥的当口,脚下却是一凉,地上竟然伸出只苍白的鬼手将我抓住,身体顿时失去知觉,好在老段及时丢了张驱鬼符将其驱散。

      但就算是这样,我也在原地缓了好半天才恢复过来,被那鬼手抓住的地方留下了紫青的爪印。

      “不敢相信,一只鬼手都那么厉害了。”我心有余悸地道,若不是老段在,后果不堪设想。

      他朝那洞口打量了两眼,道:“阴气太重了,咱们都得小心。”

      我重重点头,再度出发。

      过了那座桥,鬼魂就没那么猖獗了,水属阴地,是鬼魂最喜欢呆的地方,这也是为什么在水边玩更容易中邪的原因,离开水区后,鬼魂就没了集聚的地方。

      不多时,我们就接近了那个坟头,老段从包里掏出一个陈旧的绿色瓶子,上面刻有奇怪的花纹。

      “嘿嘿,这东西终于有地方用了。”说着,他从绿色瓶子里掏出黏糊糊的东西抹在铜钱剑上,又帮我把赤沙剑也抹了一层,这才小心翼翼地放回去,同时解释道:“这叫罗刹血,师傅都宝贝得很,那次喝醉了打赌输给我的。”

      “你们两个专门藏着掖着。”我不由鄙视道,老段跟着师傅闯荡多年,两人之间有太多不能说的秘密。

      在阴眼的观察下,我看见罗刹血渐渐散发出黑色的雾气,四周的阴气在这股雾气的逼迫下,纷纷退散。

      封门鬼不算是特别可怕的鬼魂,它们一般就是挡在门口,让你打不开锁罢了,也就只能吓吓普通人。

      我和老段一人一只,很轻松地就将它们干掉了,这才发现之前以为的黑色洞口其实是一个黑色门板,将其推倒之后,我们两人站在了黑漆漆的甬道内,不由将矿工电筒带上。

      老段打量了里面两眼,回头在洞口处散了一圈罗刹血,然后又在那门板上贴了一大串驱鬼符后,才对我道:“师傅八成是着了道。”

      我竟没心没肺地笑道:“这两只封门鬼有点6。”

      这甬道不算太长,五十米就登了头,令我们有些吃惊的是,这里什么都没有。

      “糟糕!”

      察觉到异常之后,我们两人异口同声地叫道,而后快速朝洞口跑去。

      只见,那厚重的门板正缓缓扣回去,这要是被它扣上,咱们两个是别想出去了。

      还好老段留了一手,否则这会儿我们就完了。

      “孙子!”老段大喊一声,手中火符一闪,从边上的空隙中飞了出去,火符专烧阴魂,外面顿时传来凄厉的惨叫,门板也倒了回来。

      我们两个冲了出去,只见一只男鬼正奋力拍打着手上的阴火。

      “妈的,去死吧!”

      我猛然冲过去,赤沙剑直指其头,这招是看丧尸电影学到的,我后来发现对付鬼魂也异常奏效。

      “吼!”

      那男鬼张开血盆大口,朝我吐出一口血污,还好我见识不对往旁边倒了下去,那血污站在地上嗤嗤作响。

      “被他跑了。”

      老段扶起我,恨恨地看着那男鬼逃窜的地方。

      “追!”

      我看了那边一眼,果断和老段跟了上去、

      居然还知道设陷阱坑我们,这男鬼有点意思,但也把我惹火了,昨天被那厉鬼追得像条狗一样,虽然心里害怕,但身为灵异侦探,总得有点职业尊严,一个弱鬼竟然敢和我们玩心机?简直不能忍!

      一路追过去,各种面容可憎的鬼魂朝我们扑来,可惜的是它们既不是凶历恶鬼,又不靠阴地,拿什么和我们跳?

      驱鬼符不要钱地一阵乱丢,抹了罗刹血的武器更是让它们一沾就死,一路屠杀,我们两个来到了一个坟堆前。

      这座坟是被刨开的,一口漆黑的棺木放在坟边,男鬼便是逃入这口棺木里。

      “那个,老段,你去打开?”

      看着这口横在地上的棺木,我有些犹豫了,别看我前面砍鬼好像很牛逼,其实只是欺善怕恶罢了,那些话都不会说一句的弱鬼,除了样子吓人点,移动速度和人无二,砍起来毫不费力。

      鬼知道这棺木里藏着什么,这种事还是老段比较擅长。

      老段鄙视地看了我一眼,而后交代道:“看紧点,情况不对就来帮忙,妈的,关键时候还是靠大哥,你也就欺负点杂鱼。”

      我点头称是,随后,老段郑而重之地走到那棺木前边,先丢了几张驱鬼符,发现没逼出那只男鬼后,跑过去快速掀开了棺盖。

      “师傅?”

      我们同时喊道,只见那男鬼竟然上了师傅的身,正站在棺木里,恶狠狠地看着我们。

      “喂,老兄,你不会是最终BOSS吧?”老段问了一句。

      我也有些无语地道:“别搞笑了,赶紧领饭盒去吧。”

      被那只女鬼搞了一番,原本还以为这里面有什么大动静,结果只是一个耍点心机的稍微有点道行的男鬼,不得不说,还真有些失望。

      “你们!你们都得死!”

      他用师傅的声音咆哮着,跳出棺木朝我们冲过来。

      然而老段直接迎了上去,铜钱剑碰到师傅的身体,男鬼就被罗刹血弹了出来。

      我箭步冲去,趁着他没缓过神,一剑将其化作飞灰。

      师傅醒过来后,给我们解释了这边的情况,那天布置好拦路坟之类的东西后,他仗着道行高准备进去单挑那只恶鬼,但还是给自己留了后路,也就是那封信,他交代村民如果他一天未归,就寄出去。

      那只恶鬼确实不是师傅的对手,被师傅打伤之后,逃入之前的甬道,师傅于是着了封门鬼的道,昨天那恶鬼趁师傅睡着前来偷袭,结果被师傅的陷阱埋伏了,这才是昨天那凄厉惨叫的真正原因,但师傅也被制住,这才会出现在这里。

      那恶鬼也是运气差,元气大伤之后,死在了我这种欺善怕恶的灵异侦探手里。

      后来,咱师徒三人处理了打开了一半的冥河,又烧了封鬼人之后,便离开了胧月村,拦路坟随它摆着了,那个弄起来太费力。

      于是,这趟行程虎头蛇尾地结束了,但恶鬼的凶猛程度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一次的灵异日记就写到这里了,不知道下次会不会精彩一点,呵呵。

    上一篇:植物人的悲哀
      
    下一篇:半夜诡香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