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夜半洗衣声

    发布时间: 2020-06-25 17:25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1

      夜深,宿舍灯早熄了。室友仍在熟睡,有的微微地打起了鼾。

      “呲——呲——”卫生间内果然传来了一阵急躁的冲水声。就像一把尖锐的剪刀呼啸着摹地划破夜诡异的安静。接着又是一阵急躁的搓衣服的声音。我的心一惊。

      “你看,你看,我……我没说谎吧!”邵峰眼珠直勾勾地望着虚掩的宿舍门,用怪异的腔调对我说着。

      “然后,她…她就会打开宿舍门,爬到我的床底…我,我该怎么办…”邵峰的腿脚抖得不行,筛糠似的。我也不曾经历过这么诡异的事情,被他一折腾,头皮发麻。在漆黑的夜里死瞪着眼睛,看着已经被冷风吹的微微晃动的宿舍门,恐惧但是竟有些期待地望着即将从门口爬出的——东西。

      2

      邵峰和我一样,是大一的新生。比较害羞。

      由于大家对新学校都很陌生,初次见面后,我们便经常在一起。他的生活很有规律,起床六点,吃饭六点十五,洗衣服一定要先卷左手的袖子……但是我最不能容忍的就是他夜里11点一定要上个厕所。每到那时,床摆着直晃荡,让人头疼。其他室友也是蛮有怨言。

      而邵峰最近变得很不对劲,面色越来越枯瘦,还经常一个人哭泣。

      那天我一个人在宿舍里。邵峰满脸乌云垂头丧气地走了进来。

      “哥,我跟你说件事。”他深吸一口气,像是做了极大的努力。

      “咋了兄弟?”我瞥了一眼他,继续玩手机。

      “我想和李莹莹分了。”他叹了口气。

      妈的吓得我手机一扔,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兄弟,你发烧了吧!李莹莹眼光再差也不会跟你有关系!”我连手机都没拣,转头对邵峰说。

      但看到他深陷的眼眶,似乎还转着泪花。

      我严肃起来,坐在床上等他的下文。

      “我与李莹莹是刚开学认识的,那时我在整理宿舍,她突然闯进宿舍,那是我们第一面。”邵峰慢慢回忆着。

      “她真的很漂亮,文文静静的,时不时轻微的咳嗽。她咳嗽地样子真美,就像一朵洁白的花缓缓震颤着花骨朵。”邵峰眼里充满了爱意。

      “可自从我跟她相处,就怪事不断,衣服被印血手印,肥皂也经常莫名其妙地变得血红。更诡异的是,最近,我每次夜里起床,上完厕所后,旁边的水房里的水龙头就会突然打开!呲呲得冒出血红的水!水龙头下是一个白色的盆,盆里竟然放着血红的衣服。衣服在盆里就像一个挣扎着的人……”

      “我哪里敢多看,一个激灵就冲回宿舍。”

      “谁知水房里传出了刺啦刺啦的洗衣服声音,声音越来越大,就好像一个人端着盆坐在我枕边,边看着我,边搓洗着衣服!”

      “这已经有一个星期了,我敢肯定不是幻觉。有一次我把头从被窝里伸出来看,发现她,正在我的床底蠕动着,然后,她猛地一回头,瞪着可怖的眼睛与我对视,嘴里还叼着一块肥皂,似乎还滴答着血…然后对我森森地笑了一下…”

      “她的样子…像极了莹莹!”

      邵峰哽咽着,把头扭过去不敢再回忆。

      我心骇然。

      3

      邵峰与我趴在床上,死盯着颤巍巍晃动的木门。

      吱——门开了一条缝。走廊的灯透过门缝压出一个黑影。我把脸死死贴在床板上,眯着眼睛看着门缓缓打开。

      门边忽然出现了一只手,成爪状在地面上剐着前行。走廊的灯光也变得忽闪起来,一亮一熄。门已开了大半,那东西整个身子已经爬进了宿舍。灯光忽闪,熟睡的室友的床吱呀呀地叫了起来。邵峰现在在我旁边努力压抑着叫声,抖个不停。它的头发长长的,拖在地面就像一群爬行的蛇。伴随的是在地面的娑娑的摩擦声,我现在终于知道那时出现第二遍开门时的摩擦声音是什么了。

      我把脸压得更死了。它应该是一个女人。灯光虽暗,但是能看清她身上满满的血污,看来已经干了,并没有留下痕迹。但它爬行的姿势十分怪异,时不时发出喋喋的低吟。

      谁知,当它正爬向对面床底时,忽然猛地一回头!直勾勾地看着我的方向,我心猛地一咯噔。它的脸是一个女人的脸,几条大大的裂痕切光了它的表皮,正汩汩地冒着血!要不是那裂痕,倒还真有些像莹莹。它对着我的方向一笑,用乌黑的眼睛示意我旁边的邵峰。接着对邵峰又笑笑…我惊惧地闭紧眼睛,心想这样就不会看到我了。这个夜惊悚得可怕。我索性一闭眼,妈的来就来,死了老子也认栽!可不能再看她那脸了。

      谁知最后没了动静,门缓缓地关上,她应该是走了。

      我与邵峰,就这样过了一夜。

      4

      “邵峰,你他娘的腿不要抖。要像以前一样,怎么跟她交流就怎么交流,懂不?”我唾了一口唾沫对着手机按了发送键。

      现在邵峰在我的安排下正与李莹莹约会。首先得确定她是不是人,虽然我不相信鬼神,但是还要确定她与它的关系。可邵峰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拿咖啡的手都抖个不停。这还怎么偷偷观察李莹莹的举动?

      玻璃窗里的邵峰低头看了看手机,往我这儿瞥了一眼,重新和李莹莹交谈起来。

      李莹莹今天穿的很性感。网格子迷你短裙稍稍盖住雪白粉嫩的大腿,胸部的凸起炫耀少女的资本。迷人的脸颊的眼角处有一颗痣,笑起来像个仙女。只是时不时轻微的咳嗽。真搞不懂她怎么会看上害羞长相一般的邵峰的。看咖啡店里其他约会人望向他们的眼色,我知道有这疑问的不止我一个人。难道邵峰就这么没有感觉到别人异样的眼光?照他的性格,他看到别人这样的目光应该是头埋的低低的才对。

      情况来了,只见一个人急匆匆地跑过来,对着李莹莹耳语了几句。李莹莹急忙跟邵峰告别,邵峰也没挽留。

      我把相机一收,骑着单车紧跟着李莹莹。

      李莹莹跟着刚刚那个人上了一个黑色轿车。竟自穿过车流远远向郊外开去。由于此时正是黄昏,下班高峰期。那黑色车开得也不快,还不停遇到红灯,我骑着单车不费劲就能跟住他们。

      夕阳渐渐变红,车越开越远,在郊外的一个破民居停下了。我慢慢停了下来,把车靠在一个大树旁边,借着微黑的黄昏观察他们。

      这民居很老旧,像是被这城市抛弃的过时物品,颓卧在微黑的薄暮中,显得有些凄凉。

      “啪啪啪…”李莹莹急匆匆地敲了门。

      过了好长一会门才吱呀一声开了,是一个老太太。她微醺着眼睛,看到是李莹莹,立马热情了起来,急忙把她招呼进屋。李莹莹显然没那么领情,问了句老人什么话,老人摇了摇头。李莹莹又问了句,手还伸在头顶比划着,老人点了点头。之后李莹莹与同行的那个男的说了什么“日记”之类的。那男人一脸沉重,把李莹莹招呼上车后,一溜烟开往了学校的方向。

      我本想再去问问老太太详细情况,但感觉她与李莹莹关系很近,避免打草惊蛇,所以打消了去问的念头回到了学校。

      5

      刚一开门,邵峰就立马迎了上来,像是等了我好久。

      “原来真的有鬼。”他凑到我的耳边。

      我没有说话。

      “听上届学长说,这宿舍真的发生过命案!”他见卖关子无效直接说了起来。

      “哦?”我来了兴致。

      “这宿舍在去年发生一起命案,一个叫吴玉成的人在夜里杀死了其他五个室友,一个不留!室友的血染红了他的衣服。杀完他们后,吴玉成留在了水房里洗他身上的血衣,搓啊搓,一直搓到了天亮!直到被警察带走,他嘴里还念叨着‘洗啊洗,洗啊洗,为了你。’。”邵峰说道。

      我无言。

      邵峰独自下了楼。

      我走到水房,想去碰碰运气。。

      谁知,运气竟然就真的来了!

      水龙头与墙面的交界处挂着一个本子,还很干燥应该是刚刚放上去的。

      我拿过来看了看,署名:吴玉成,班级:6,信息工程学院。

      他的日记!

      我迫不及待地翻了起来。

      川贝壳,琵琶叶子,蜂蜜,枸杞是治疗慢性肺炎的好中药,不过见效比较慢,得长期让她吃。可惜宿舍不能煮药。

      阿莫西林,阿奇霉素,罗红霉素,青霉素也可以治疗慢性肺炎,医生叮嘱,用头孢卡丁时不能让她喝酒,(之后用红色的箭头又着重写了一笔)青霉素也是!

      真的好开心,真的好开心。希望能和她天长地久。

      日期10月9日。 翻开第二页,是一首小诗。

      当天使把双手递给凡人,当紫薇花缠绕的藤茎伸向小草,当春的余晖撒向泥土中的幼芽,我认为,我的爱情就来啦。曾以为,只有孤独飘零的落叶才懂我伤悲。曾以为,只有长得美的藤条才能开出鲜花。曾以为,只有最美丽的贝壳才会有人去夸。我错了,再没有夜阑人静。没有孤独明月楼。没有寂寞梧桐院。因为,我有了你。莜落。你是我的爱情。你是我的心。

      日期10月10号。

      之后许多页都记载吴玉成与莜落的事情,不过大多数是吴玉成在自己表达对她的爱意。看得出吴玉成心思细腻,应该比较内向害羞。我忽然想到了邵峰。

      那些杂七杂八的东西都直接略过,忽然中间有一页吸引我的注意。

      只有几行字:她得了乳腺癌。

      然后吴玉成又像是思考了很久,重新换了一行,写道:爱她到死。

      这页纸很糙,应该是泪水打湿过。

      日期11月30日。

      我心里一酸,难得他可怜得到这么美的爱情,却只维持一个月时间。之后几页的内容却没有提到这件事,像是想努力忘记吧!翻到最后几页,我终于体会到什么叫世事无常了。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以为你跟其他的女人不同!

      可最后还是上了有钱人的床!

      呵呵!

      我也很努力地赚钱了,为了给你看病,我一天到晚在干苦力,不都给你了么!

      为什么!为什么!

      之后用笔狠狠地划了个日期

      12月19日。

      这爱情果然枯萎了,虽然中间我还以为会有超过金钱的爱情,不出我所料。不知该喜还是该悲。

      6

      翻到日记的最后一页。

      杀人灭口么?唉!唉!唉!笑话!

      这页没有写日期,倒染了些许血迹。

      之后从本子的扉页里掉出一张照片,李莹莹!我几乎下意识地喊了出来,但仔细看似乎有些不像。

      突然灵光一闪,急忙打电话给邵峰,

      “邵峰,你的李莹莹有谁追她追得厉害吗?”我问道。

      “陈晨,他一天到晚骚扰李莹莹。有的时候我们约会,他还在一旁故意捣乱。”邵峰答道。

      “你赶紧来宿舍。今晚我们来捉鬼!”我挂上了电话。

      有些事情就不能看得太复杂,要把复杂的事情简单化。把其他干扰因素放在一边。

      邵峰这个吊丝追到李莹莹这个超级大美女之后,就出现了许多怪事。你说,这是不是有情敌做对?起初我还不敢下结论。但是看到有人刻意装成李莹莹的样子扮鬼,还刻意把一个学长日记放在水房,又这么巧合掉出了一个跟李莹莹这么像的莜落的照片。似乎都在为了说明一件事情,李莹莹是鬼。陈晨是看中了邵峰胆小乱猜疑的性格。做出了这招。

      邵峰回来了。做好准备后,我们俩重新上了床,此时已经是夜里11:00了,邵峰趴在床上一动不动。

      过了一阵子,没有动静。

      又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没动静。

      我疑惑了,难道我的猜想有误?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我与邵峰也都昏昏沉沉的睡去了。第二天被一个别的宿舍人的叫声吵醒。

      “陈晨死啦!”

      7

      我“蹭”地从床上跳起,宿舍其他人也都醒了过来,急匆匆地往隔壁的402赶。

      我到时,402已经里里外外挤满了人,有的人正打电话联系辅导员,有的没挤进去的干脆拿出手机拍。不过看到那照片后,那人显然吓得不轻,脸色“刷”地变白。瞄了那眼照片,依稀可以辨别出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呈一个扭曲的姿势倒在地上。他的头顶竟然还有一个血块似的东西。这是,血肥皂!

      昨晚的鬼没有来而是去了陈晨那儿?我下意识得肯定了鬼的存在,这让我很是担心。要是之前陈晨是鬼,那么他绝对不会变态到杀了自己的。这“鬼”究竟是谁?从吴玉成的笔记来看,莜落曾想要杀死他。还有,在吴玉成杀死他们舍友并被警察带走后,莜落去了哪里?

      邵峰这时候悄悄地靠了过来,颤抖着拿出手机给我看。

      “峰,我的心情有点不好。过来陪陪我。”是李莹莹。

      邵峰不知所措地看着我,看来他是不敢再去了。

      “去。”我回答道。

      “可是…”他犹豫道。

      “怕什么,她绝对不是鬼,你中了别人的圈套。”我肯定并且轻松地回答他。

      其实哪里有肯定,这个嫉妒嫁祸推理是昨晚推出的,不过今早明显被破。至于这可能搭上室友的命,说实话,我当时没考虑那么多。

      邵峰像是吃了个定心丸,雄赳赳气昂昂地开到了约定地点。

      大二宿舍楼,502。

      “请问,你知道上届男生宿舍403的事情么?”我把莜落的照片藏在身后,问一个正在打游戏的学长。

      “一个变态杀光了他宿舍的所有人,这事当时传的沸沸扬扬,谁不知道!”那学长漫不经心地回答。

      “那他有一个女朋友你知道么?”我问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他瞥了我一眼,接着玩起了电脑。

      “她叫莜落,有肺炎。”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冷冷的嗓音。

      我一惊,摹地一转头,发现一个男子拿着一个盆站在门口。

      “请告诉我具体的信息,事情紧急。”我拿出莜落的照片。

      他瞥了我一眼。

      “这案子早就结案了,吴玉成是个变态杀人狂,你是这样认为的么?”他用冷冷的语气反问道。

      “他不是变态,更不是杀人狂。我相信另有隐情。”我直视他的眼睛。他忽然一动。把我拉了出去,我知道遇到有用的人了。

      “吴玉成是我的最好的哥们,他平时很害羞,但是你们不了解他。”他说道。

      “他虽然是理科生,可是喜欢文学。也是这一点,他爱上并且追到了一个不该爱的人——莜落。”

      “莜落表面上是一个文静贤惠的女孩子,可实际上是典型的拜金女。她有慢性肺炎,都是吴玉成在课余时间打工帮她治病。可是有一次,我亲眼看到她在挂完点滴之后,上了一个学校富二代的车,并在车里做些下流之事!而那时,吴玉成可能还在工地上搬砖头吧!”他说着说着声音就变得沉重愤怒,青筋凸起。

      “你说,吴玉成会杀全宿舍的人么!肯定是那坏女人从中做的梗!”

      “那莜落呢?她之后去了哪里?” “她休了学,不知现在在哪里。”

      我沉思了一会,心想不好!赶紧骑着单车去邵峰的约会地点。

      8

      一种强烈的不好的预感出现在心头,我拼了命地骑着单车,只觉得风在耳边呼啸着,像个厉鬼。它正举着魔爪伸向邵峰。 终于到了咖啡馆,我把车子一扔,立马奔了进去。发现咖啡馆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我心一咯噔。急忙问问店里的服务员有没有一男一女来这里。 她手一摊,无奈地说:“刚刚有对情侣过来喝咖啡,喝到一半那男的突然睡着了,我过去问,女的说他醉咖啡。”说完还抿着嘴巴笑。

      “那他们去哪儿了?”我急忙问道。

      “我哪知道,噢,对了,那男的不知喝醉了还是咋回事,对着我悄悄说了声老地方。”

      我心了然,邵峰果然不是一般人。

      我喘着粗气又骑上了车子。并打电话给了一个人。

      “彭!”我一脚踩开宿舍的门。

      果然,李莹莹和邵峰都在里面。邵峰像是死了,以一个扭曲的姿势趴在墙边。李莹莹正拿着一个满满的血盆子往邵峰身上涂着,想是做第二个陈晨死尸的画面。让别人又误以为是鬼杀的。

      听到我来了,李莹莹也不回头。继续涂抹着。

      “你终于来了呢。”李莹莹用平淡的语气说道。

      “等我涂抹好,我再一尖叫。呵呵。”她笑道。

      我也不打断她。

      “唉,我是一个穷女人。只是有些姿色,你们男人都想上了我,满足你们肉体的欲望。呵呵,我懂。”她染着血衣,空气里充满了血腥味。 “吴玉成真是一个好人呢,我们恋爱至今,他一直照顾我,我真的很感动。”

      “可他真的好傻你知道么?我得了乳腺癌,他却坚持要跟着我。我都一个快死的人了,我想出卖自己的肉体,来尝尝金钱的快感。可是有了他,他总是纠缠我。我与他分手,他不肯。他说,我不能因为癌症而为了他好而放弃他,他真的好幼稚,我只想摆脱他,在人生的最后时刻体会纸醉金迷的感觉,这也有错么?”

      “……”我无言。 “我只好用毒药杀了他,可是那些倒霉催的室友非抢他的饮料喝。最后成成发现了,也知道我的心了。他抽出水果刀,又重新杀了他们一次。为了隐藏毒药杀死的事实。”她停下了染血衣的手,抽泣起来。

      “不过,我换了身份又回到这个学校,想在这个宿舍再找一下感觉。那天开学,我刚开门就发现了他,邵峰。他跟成真的好像。我想弥补,就打定注意回到校园。跟他做了情侣。”说完她咳嗽了两声。

      “可是仍然有人在捣乱,陈晨,他一心拆散我们俩,竟然还自导自演夜半鬼洗衣的闹剧,让邵峰误以为那女鬼就是我,从而吓跑他。唉,真是巧合,陈晨扮演的女鬼莜落正是我现在的身份李莹莹。还偷走了成奶奶家里的日记。再让他这么玩下去我迟早引起别人怀疑。”她回头望了我一眼。 “所以我把陈晨也杀了。”我倒抽口冷气,人命在她眼里还算什么?

      “就像这样。”她指着倒在地上的邵峰说道。现在的莹莹已经算不上是人了,她穿着雪白的连衣裙,蹲在地上自顾自的染着血红的衣服,像是一个冷血的恶魔。

      “莹莹,你可否听我说几句?”我把肥皂往地上一扔。走向前。

      “不知你看过吴玉成的笔记没有,首先,他是深深爱着你的。”我加重了音调。

      “然而你却想杀了他,这是你第一个错误。”

      “你身患绝症却想过着低靡的生活,你主动放弃了吴玉成对你的爱,去寻找摸不到的所谓的欲望。这是你第二个错误。” “爱永远比金钱珍贵,然而你忽略了它。“我目光凝重地望着这个走向极端的女孩。停顿了一下。”然而你最大的错误是,没有计算好布置场景的时间,我过来时你还没有完成。

      “ “叔叔。”我对躲在门外的那个人说道。

      “呵呵,我腿都站麻了。”走进来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警察,也就是我在路上打电话的那个人。

      “莜落,是否该跟我走一趟了?”他拿出一副手铐。

      莜落显然没有想到这层, 她一惊,不过过了一会笑道:“也是该走了,这世界还有什么留恋的呢?”说完主动献上双手,老警官熟练地把她一拷,带走了。

      我望着空荡荡的宿舍,一阵苦笑,本该完美的爱情因为绝症变得凄美,却又因为金钱变得罪恶,变得支离破碎。

      世事无常,人心难料。

      我踢了踢倒在地上的邵峰,别他妈装了,赶紧起来,被画那么多血你也能忍住。

      他嘿嘿一笑。要不是等你来套她的话,我能受那么长时间的罪么?

      唉,也辛苦你了。

      去给你哥烧点纸吧,希望他来世能遇到值得深爱的女人。 ——完。

    上一篇:半夜诡香
      
    下一篇:招亲广告上的女人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