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招亲广告上的女人

    发布时间: 2020-06-24 16:31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二十世纪初的中国,已经由百废待兴转变为全速推进小康社会。人们的生活质量逐渐提高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大量的商业广告,其中也不乏街边贴在人行道上或者墙上的小广告。

      这些小广告不外乎是一些办证、贷款、房屋出售和富婆招亲等等的广告。

      其中最有特色的是富婆招亲。

      不像一零年之后,网络上出现的大量的互联网招亲模式,这就摆脱了地域的限制,人们可以天南海北地相互认识与了解,从而发展成更加深入的男女关系。

      刚刚进入二十世纪,人们逐渐摆脱传统的价值观念,等级观念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可以娶回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在过去只能让人鄙视成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双方父母根本不可能同意。

      在富婆招亲出现之前,中国已经存在大量的高龄妇女。他们共同的一个特点是有钱,有的还可能没有生育。

      有钱的女人总是很强势,而社会价值观指认的强势群体是男性,因为男性的条件更加适合管理女性,如果倒着来,就会让男人处于其他人蔑视的目光之中,压抑地生活,这样的夫妻关系是维持不了长久的,所以,有钱的女人总是嫁不出去。

      于是,在这种需求的推使之下,诞生出富婆招亲广告这种有趣的推销模式。

      我,一个普普通通的八零后,出生在一个贫困的山区,从小吃过苦的我立志要干出一番事业,然后让乡亲们都能翻起身来。

      于是,我早早辍学,出去城市打工。

      第一个来到的城市是广东。

      广东一个繁华的省份,其GDP超过韩国整个国家的生产总值,这里人口密集,工业化程度很高,是享誉中外的著名城市。

      大量慕名而来的人在这里发根生叶,发家致富。

      我也不例外,抱着伟大的幻想来到这个城市,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改变我的人生。

      但是,命运是残酷的。

      我在工厂找了一份普工的工作,每天在流水线上忙死忙活地组装设备,枯燥乏味地生活加上刚刚能够有些结余的工资让我有些对“一夜暴富”这个词有些迷茫。

      我真的可以吗?有时候我会坐在远离市中心的一片出租屋顶凝视远方的高楼大厦,想着我的未来与前途。

      可以的!你一定行!我心里这样鼓励自己。

      第二天,我又像往常一样来到工厂报道,继续从事那辛苦的活。

      有时候我也躺在床上思考,怎么样能够一下子富起来,我尝试过买cai piao(拼音,忌讳词),但是一连买了一年一分钱都没有挣到反而还倒贴了几千块钱。

      我又想着炒股票,可是我一窍不通,这倒是好解决,我不断地上网学习和咨询一些有经验的老股民,询问他们炒股之道,等到我感觉自己基本掌握了要领,想要投身股海的时候,悲剧出现了!我买了一只股票,一直跌了七八个跌停,几乎亏光了辛辛苦苦积蓄下来的几万块钱。

      我几乎要奔溃,为什么我买的股票偏偏会跌得这么惨,而不是其他人的,这让我对“一夜暴富”产生了怀疑。

      也许我这辈子不可能功名成就了的,也许下辈子可以。我心情差到了极点,信心也几乎没有了,为了生计,只能返回工厂继续打工。

      一天,在走路回家的路上,我看见一个男人驻足在一根电线杆前面,很认真地看上面的一张A4纸打印出来的广告。

      我凑上去,瞧了瞧,只见上面写着:我的名字叫黄延延(拼音yan),今年二十九岁,家住广东省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街道32号11-1-401(如地址与您家地址相同请您谅解),因丈夫车祸丧命多年,家中没有男人依靠,甚是想念男人的味道,今特意贴此广告招亲,家中现有资产1个亿,两栋豪宅,愿有意的男人(年龄在二十至三十岁之间)看到此广告和我联系,我的电话是18877153494,不需要你有钱,只要你是个男人就请来见我吧!我会满足你的一切需求!

      那个男人看上去有点心动,正掏出手机想记下电话号码,我转念一想:这么好的事,今天给我遇到了,他妈的,还有人跟我抢!

      于是,我走到电线杆下,踮起脚跟,把那张寻亲广告给撕了下来,若无其事地收进口袋里面。

      那男人吃了一惊,连忙开口说道:“你干嘛?我正记着电话号码呢!”

      我没有理他,继续站在他的前面看他有什么反应。

      结果,他走到另一根电线杆下面,又掏出手机开始在那里记录起来,我忙赶过去,又把那张广告撕了下来,撕下来后,偷偷瞄了一眼,果然是那富婆的广告。

      那男人有点气急败坏,心中必定有上千万个草你马蹦腾而过,但是他没有吭声,继续往下走。

      他又来到一个电线杆下,伸手去撕电线杆上面的广告,我抬头看到了,三步当作两步,两步当作一步,飞奔到他的面前,把他手上的那张广告撕得粉碎。

      “你有病啊!公平竞争!你撕我的干什么?”那男人有些发火,但是并没有发泄出来,只是说了一下,“罢了!不跟你玩了!我才不去了!”那男人似乎有些懊恼,低着头走开了。

      之后,我逛了几个街道,把同样的那张富婆招亲广告全都撕了下来,一共收集得有一百来张。

      我心满意足地回到家里,窃窃地在房间里笑,好像心中那个梦想就要实现了!

      我拿出手机试图要拨打那个电话,但是又有些犹豫,该怎么和她说呢?怎么介绍呢?

      对了!先拿笔写下来要说的话,再打电话过去。

      我花了一个小时,把想要说的话全都写好了。

      然后我拨通了她的电话。

      “喂!”那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还蛮好听,我心里笑着。

      “额,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来自美丽的农村,那里山清水秀,自然环境非常的棒,拥有长寿乡的美誉,我从小就离开家乡出来打拼,在深圳的一家工厂做普工,几年下来积得一些钱,我诚实能干,愿意为家庭分担忧苦,体贴女人,愿意为女人做牛做马,还有···”对面的女人有些不耐烦,打断了我的说话,道:“你到底找谁啊?没事我就挂了!”

      “喂喂喂,我找你啊,那张招亲广告是你贴的吗?”我终于把重点说了出来。

      “是我贴的,有事吗?”

      “我想去应聘,呃,不,想和你聊聊。”我是这样说道。

      “那你来吧!我的地址你有了吧?”

      “有了,那我什么时间可以过去?”我追问道。

      “明天什么时间都可以的。”

      “好的,明天九点不见不散!”我有些兴奋,没想到这事就这样说成了。

      “好的,那没事我就挂了?”对面的声音有些疲倦,像是很久没有吃东西,饿的慌了。

      “好的,明天见!”我等她挂断了电话,然后一股脑跳到床上,蹦来蹦去。

      那天晚上我一夜未眠。

      第二天,我早早地起了床,准备好一切的东西之后,我出发了。

      为了及时能够到达她的家,我还坐上了平时都是奢望的出租车。

      一路上顺风顺水,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小区的门口。

      小区是高级别墅区,进出都是有严格的审查制度,一定要经过户主允许才能进入。

      我通过小区的有线频道和她通了电话。

      经过她同意之后,我得以进入小区内。

      小区的环境很是不错,绿树环绕,鸟语花香,一进去给人一种熟悉的感觉——家的感觉!

      对!农村的家就是这样的,群山环绕,树木茂密,小鸟自由自在地在枝头唱歌。

      现在是八点半钟,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我慢悠悠地走在水泥路面上,仔细寻找32号11-1-401这个位置。

      好不容易找到了11栋。

      我抬头向上望去,住宅楼几乎要升入云端,给人一种非常大的压迫感。

      我按了楼下的安全门的按键,让她在上面将门打开。

      门开了,我走了进去,坐上电梯上到11楼,然后小拐到房号是401的房门前。

      门口是开着的。

      我小心翼翼地探进去脑袋,看到大厅的沙发上面坐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正在看着一本厚厚的书。

      我提了提嗓门,说道:“黄小姐您好!我是周阿定,昨天打电话给你的那个男人。”

      她缓缓转过头来,看着我,笑了笑,那笑容真是迷人,令人有一种莫名的激动。

      她说道:“来了啊,来,坐在这里!”她指了指自己的身边,然后起身去倒了一杯上好的龙井茶。

      我也不客气,故意装作随便的样子,走进去坐在沙发上,双手老老实实地放在大腿上。

      “来喝茶,阿定!”

      她叫我“阿定”!这是我母亲才会叫的名字,她现在竟然叫了,我顿时感觉有一种母爱遍布全身,酥酥的,暖暖的。

      我又对她有了不错的好感。

      “你是不是从农村来的?”她看着我,眼睛是那么地迷人,令人想一直盯着她看,但是我毕竟不是色狼,看了一会儿,终究抵挡不住内心的一种萌动,将视线转到另一边。

      “是的,出来有十年了!”

      “真看不出来啊,小小年纪就出来打拼,真佩服了,真有干劲!”我得到了她的表扬,心里更是甜滋滋的,像吃了蜜一样。

      “哪里!哪里!小时候家里面穷,不得已而已,唉!想起来也真是让人心寒啊!家里面这么穷!”

      “不过,经过打拼,你现在生活好了,那就行了,以前的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人要有志向!”

      “对对对!你说的很对!”我连连点头。

      “你吃早餐了吗?”

      “呃,还没呢?早上就忙着准备了。”

      “那我做早餐给你吃。”

      “好的!”我欣然答应。

      二十几分钟过后,她端上一盘香喷喷的面包,一共有十几个。

      “客气了,做这么多!”

      “没事,尽量吃饱!”

      我拿起了一个面包,热乎乎的,靠近嘴边,咬了一小口,细细地咀嚼着。

      “嗯,好吃!什么馅的,比外面卖的还好吃呢!”

      “我这个包子你没有吃过的,馅料有很多种。”她停顿了一下,我也更认真地听着。

      她继续说道:“人肉,蝎子肉,癞蛤蟆肉,蜘蛛肉按照比例混合起来···”还没有等她说完,我就把口中的面包吐了出来。

      “不好吃吗?”她疑问地看着我。

      “不是!你是开玩笑的还是什么啊?”我有些觉得作呕,问道。

      “真的呀!没有开玩笑的,你不是觉得很好吃吗?”

      “天啊!你吃人肉啊!”我觉得不可思议,感觉这个玩笑开得太大了些。

      我话音未落,她就进入到厨房中,捧出来了一个人的尸体——那人被剥了一层皮,看不出来性别和容貌,只知道那的确是一个人!一只脚已经被切割下来,想必是被用来做了包子。

      我吓得全身发抖,手上的面包也掉落地面,嘴巴一个劲地在说:“你···你···你···”

      看她表情,很是觉得奇怪,说道:“人肉不可以吃吗?我都吃了几千年了!”

      “啊!你是人是鬼!”我尖叫道。

      “这个重要么?只要你和我一起生活就够了!”

      “不!绝对不可能!我不可能和一只鬼生活在一个屋檐下,我是人,活生生的人,你难道要吃我吗?”我一口气把心中的恐惧全都说了出来,这时,我倒是感觉稍微好受了许多,不像刚才呼吸都困难。

      “不!我不会吃你的,我已经修炼够了三千年,马上就能转变成人了,这个是我的最后一顿人肉大餐,而你将是我的第一任丈夫!”

      “不!我不会和鬼生活在一起的!”我站起来,欲往门口跑去,但是自己感觉像是被什么东西扯住一样,怎么都抬不起大腿。

      “放了我吧!我还有年迈的父母呢!求求你了!”

      “你为什么会拒绝我呢?我也将是一个人了,和你一样啊!”

      “因为你之前是鬼!杀害了众多的人类,你不是人,你是鬼!永远改不了你的本质!”我喊叫道。

      “那我只好对不住你了,也许下一任丈夫会吃到你的肉做的面包。”

      “啊!不要啊!等等!我答应你!我答应你!我愿意做你的丈夫!”我真的害怕死了,赶紧答应了,想到先稳住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因为此时她变换了身形,变得尖牙利爪,红色的眼球,黑色的身子,而且还飘着浓烈的腐烂的味道。

      自从那时起,我身边多了一位妻子,她是那么的美丽,那么的让人恐惧,她现在是人的躯体,有着做鬼的经历,她就是我的老婆——黄延延(拼音yan)。(完)

    上一篇:夜半洗衣声
      
    下一篇:鬼见欢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