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墓盗

    发布时间: 2020-06-14 17:21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亡魂守着无尽的财宝。。。

      想要?就要拿命来换。。。

      易宸,盗墓世家易家的第九代嫡子。有一手探穴,点灯的本事。

      江烨,阴阳师,精通阴阳风水,是易宸的好友。

      唐枫,云初观的道士,擅长符纂制鬼,法阵。

      苏汐惜,外科医生,灵异小说家,天生阴阳眼。易宸的心上人。

      “叮咚。。。。。。”早上六点多,门铃就被人按响。我揉揉惺忪的睡眼,打着哈欠去开门。门口,易宸嬉皮笑脸的看着我:“汐惜宝贝,昨晚睡得可好?”“有话快说!”我没好气的白他一眼。“汐惜啊。。。那个。。。晚上我不能接你下班了。我有点事。”易宸皱了皱眉头,慢慢的说道。“你要去干嘛?”我有点好奇,这个平常总是黏着我的男人居然主动说不来了。他想了想,凑近我,轻声说:“我要去。。。下斗!”

      我愣了一下,然后盯着他,开启温柔小女人的泪眼攻势:“带上我呗?人家好想去呢!”易宸是盗墓世家嫡子的身份我是知道的,但我以为这个时代,不会有盗墓这种事情的发生了,正好我好久没有灵感写作了,这简直是天赐良机。他瞅了我半天,吞了一大口口水:“汐惜宝贝,我也想带着你,但是倒斗是件非常非常危险的事。更何况,我们这次是要去一个九环曲水墓!”

      我吃了一惊, 九环曲水墓我是听说过的,这是一种极讲究风水的墓葬方式。兴起于汉代,墓葬的规格很高,风水上可保子孙后代福禄延绵,世代兴盛。但是这种墓葬十分危险,古史记载,这种墓,就是盗墓者的棺材,进去就出不来了。九环,曲水,样样致命。九环是指,以墓圈外定九道连环,每环一道关卡,一个假墓。曲水是指,墓穴旁要修筑一条地下暗河,沿灌一条曲线,护卫棺椁。

      但凡有财力人力修筑这样一个墓穴,墓主人都不会是普通人。墓葬自然会极丰富,价值自然也不会低,我顿时兴趣高涨,说什么也要跟着去。

      虽然易宸最开始怎么都不愿意带上我,说这是极危险的。但最终,他还是败在我的美人计下,答应带我去“见见世面”。他喊上了自己那个精通阴阳风水的好朋友江烨,还专程请来了一个据说很有点本事的道士叫唐枫,美名其曰“保护我”。于是当天下午我们就带上工具,出发了。

      车子辗转几趟,终于停下来。天色已经黯淡下来,我看向窗外,我们到了一个深山,这里荒芜人烟。我们下了车,步行向山上走去。满山的树叶在风的吹拂下发出“杀杀”的声音。。。脚下的枯枝残叶窣窣的响着。。。不知名的鸟儿在头顶盘旋,惊叫。。。我有些怪怪的感觉,好像。。。这片林子是活动的。。。我不由有些发寒,贴近了一边的唐枫。唐枫看了我一眼,友好笑了笑,我也回以一笑。易宸可不干了,一把推开唐枫,把我揽进怀里:“臭道士!离我家汐惜远点!想要媳妇自己找去!”我又好气又好笑,挣脱他揽着我的手:“别乱说,谁是你家的?”易宸做无辜状:“汐惜,你不爱我了?你爱上这个臭道士了?呜呜!你好狠的心!”我去。。。我在心里对他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嘘———找墓穴要紧。”江烨拿着罗盘走在前面,回头看了看我们冷冷的说。我们只好噤了声跟着他继续往前走。我警惕的环视着四周,耳边一直传来扑朔迷离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叫我。我皱了皱眉头,易宸立马贴过来:“汐惜?怎么了?你看见了什么吗?”(他是知道我有阴阳眼的)我摇摇头:“没什么。。。就是感觉怪怪的。。。”易宸安慰似的拍拍我的肩,走到唐枫身边,小声的嘀咕了几句什么,唐枫立刻掏出了几张符咒,又拿两片叶子在眼皮上一抹,他的眼睛顿时发出了淡淡的莹绿色的光,他点燃一张符,念起我听不懂的咒语来,火光一现,我的眼前赫然出现了一个脸色乌青,眼睛突出,活像一只巨大的怪青蛙一样的小孩。

      “啊!!!”我尖叫一声,躲在易宸身后。唐枫看着那个怪物一般的小孩,轻笑一声:“哼,果然有问题,隐藏的不错嘛。差点就被你骗过了。“啊!”我内心已经处于崩溃状态,因为那个小孩正用一种怨毒的眼神看着我。。。小孩抖了抖身子,他身上的肉一块一块的掉下来。。。五官开始流血。。。黑红的血。。。我闭上眼睛,不敢再睁开。

      只听到唐枫又念了一大串什么什么咒。。。然后蓝光一现,有小孩的啼哭声和惨叫声。我死死捂住眼睛,说什么都不敢睁开。。。

      “汐惜。。。汐惜!”我听到易宸焦急的呼唤。“恩?”我睁开眼,茫然的看他。“汐惜,你吓死我了。你刚晕过去了,你看现在天已经黑透了,实在不行,明天再来,你到车上睡觉去吧?”我摇摇头,觉的有些昏昏沉沉的;“我没事。。。刚刚。。。那个。。。”唐枫看了看我,怅然的说:“那是个怨婴,气息还很弱,基本上没什么鬼气,所以我们之前一直没发现,它是被你的纯阴体质吸引来的。。。现在已经被我超度了。”

      “既然你没事了,那还要继续吗?”江烨托着他的罗盘,幽幽的看了我一眼。“好。。。我们继续吧。。。”我支起身体,站起来。“其实,你不该来的。。。”江烨看着我,低声说。然后就自顾自的走在前面。我们只好跟上去。我们又走了一大圈,江烨忽然停下来,指着一处小土丘,紧锁眉头:“这是第一环。。。”

      墓盗2——迷宫怨灵

      无尽的迷失。。。。。。

      无尽的恐怖。。。。。。

      疯狂!尖叫!死亡!

      我们顺着江烨所指的方向看去。那是一堆土丘,上面遍布杂草。“我去,江烨你玩我们!九环曲水墓!多大的排场!你丫给我整个小土包是几个意思?”易宸白了一眼江烨叨咕道。“不对。。。这个土丘有古怪。”在一旁的唐枫眼睛一亮,祭出一道黄符:“天地玄黄,四位归一,破!”

      一道黄光一闪,土丘上溅起漫天黄土。一声尖叫响起,尖厉可怖,刺痛耳膜。周围的景物开始飞速旋转。。。“这就是第一环,居然设在地面上。这一整片树林就是机关所在。”江烨冷冷的开口,握紧了手里的罗盘。

      “居然是这样。好大的手笔。这些树都是种在尸体上的锁灵树。将亡魂禁锢在树里。每一棵树都用一个亡魂控制。牵连在这个土丘上,想进墓,就要破掉这亡魂布成的迷宫。”易宸一反往日的嬉皮笑脸,皱紧了眉头:“这里,比我们想象的更危险。”

      “刷—刷—刷—”有什么东西在林中疯狂的穿梭,每一棵树都在移动!我努力的使自己镇定下来,睁大眼睛看着周围。易宸紧紧握着我的手,颈上玉佩莹莹发光。

      江烨看着手里飞速旋转的罗盘,想确定一个方位。唐枫祭出一柄桃木剑,谨慎的盯着四方。

      “哈哈—哈哈哈—哈”阴森恐怖的笑声在耳边响起,一道道青白色的幽魂上下游荡,“死!死!死!全都要死!”有亡魂凄厉的叫着。

      几道魂灵伸出枯枝一般的鬼手,扑过来,要将我们撕碎。唐枫一跃而起,手捏剑决:“剑气凌空,万法不侵!斩!”白色剑气凌空而起,将几道亡魂斩成两半,化成一缕青烟,刹那间灰飞烟灭。

      空气中残留着一些波动,渐渐宁静。然而,一切并没有结束。更多的魂灵飞扑着过来。张牙舞爪,无比狰狞。一棵棵树都如狂暴了一般,飞速移动着方位。啊———惨叫声不绝于耳。

      唐枫发丝清扬,衣摆微拂,如出尘仙人般凌空而立,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道法万千,驱鬼祛邪,灭!”那血液凝珠,如万剑齐发,射入亡魂体内,顺息蒸发,爆裂开无尽的血光,天地间一片宁静。

      唐枫脸色变的苍白,轻轻落在地上。周围逐渐变的清宁,一棵棵树渐渐停止移动。天色已经全暗。一切。。。仿佛都结束了。。。

      “没了吧。。。”易宸看了看四周,试探性的问。“没那么简单。。。”江烨看着手中的罗盘,又看向四周,担忧的摇摇头。

      “暴风雨前的宁静。。。这预示了即将发生的可怕!”唐枫凝望着天穹,轻咳几声。

      “ 窣窣”的枝叶摇动声,“呼呼”的风声。除此之外,一切都寂静的恐怖。“来了。。。”唐枫叹口气,支起身,拎着剑,迎风而立,衣袂清扬。

      我远远望去,看见漫漫白雾弥天,那一棵棵树在雾中,似化成了精怪,要噬人心肝。我心头一凛,感觉到莫名的惊惧。“小心。。。”我看了一眼唐枫,最终只说出这一句。“恩,要开始了。你们站到我身后。”唐枫祭出一片符阵。手持桃木剑,严阵以待。

      我们刚站定,雾霭便冲天而起,遮蔽天穹。一棵棵树都剧烈颤动起来,叶片如刀,铺天盖地向我们射来。钉在地上,没入土层。

      “道心如一,万法不侵。护!”唐枫双手指天,撑起一片淡黄色光幕,挡住了如利刃般的叶片,叶片打在光幕上乒乓作响。“这样支撑不了多久,我们就会被这叶子射穿。”易宸看着唐枫渐渐苍白的脸色,皱紧眉头。

      光幕渐渐变淡,漫天叶片却丝毫不减。“砰”一声巨响,光幕炸开,唐枫被震的倒退三步,一口血喷出。飞溅的叶片瞬间刺向众人,鲜血横飞。

      忽然,一道金光冲天而起,捅散迷雾,振落叶片。唐枫祭出桃木剑,捏起剑决,御剑刺向一棵树,桃木剑入木三分,一道黑血自树中喷涌而出。。。

      迷雾完全散去,露出皎洁明月,被刺中的树,寸寸炸裂,现出一个坑洞。深不可测。唐枫收回桃木剑,站起身,一个踉跄,又喷出一口血。

      “九环,果然险恶至极,环环都可毙命。”江烨的肩、腹都被叶片射中,鲜血淋漓,易宸的手臂几乎废掉,背上也是鲜血淋漓,触目惊心。因为我一直被易宸用身体护住,除了几处擦伤,便无大碍。

      我取出伤药,为几人包扎。唐枫服下一粒黑色药丸,气色好了许多。他紧盯住易宸颈上的玉佩:“刚刚的金光是它发出的。”唐枫又盯了一会,缓缓说:“这不是简单的护身玉佩。”

      江烨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那个墓洞,又看了看天色:“修整一下,明日下墓吧。汐惜,晚餐就交给你了。”我点点头,将带来的食品加工好,吃过东西。几人搭起帐篷,轮流守夜。

      一夜平静。。。。。。

      次日,清晨,我睁开眼就看到易宸正在收拾下斗的东西。“你的伤。。。可以吗,”我担忧的看着他。“没事,唐枫那小子有一箱宝药,我们都好的差不多了。”他笑笑,随后又痞痞的来了一句:“汐惜,你那么关心我啊。好感动,不如。。。我以身相许好啦。”我看着他,又好气又好笑,疯疯闹闹的,吃饭,备装,整顿。一上午过去了。

      我们,进入了墓洞。。。

      (啊啦。。。请继续期待墓盗3血尸惊变。)

      (作者寄语:“阿啦。。。先感谢所有喜欢汐惜支持汐惜的朋友们。然后呢,大家有什么意见,或者想看到接下来的什么剧情,都可以在下面留言评论,让汐惜知道。谢谢大家!么么哒!)

      墓盗3——血尸惊变

      鲜血的绽放。。。。。。

      亡灵的盛宴。。。。。。

      血腥的背后。。。。。。

      是什么?

      我们进入了墓洞,江烨和唐枫走在前面,易宸点燃长明灯走在中间,我在最后。

      江烨手执罗盘,皱紧眉头:“磁场混乱了,罗盘没用。”易宸看了一眼指针乱旋的罗盘,从怀里取出一个玉罐。罐里是一枚古旧的铜钱,上面系着一条红绳,看起来年代久远。唐枫眼睛一亮:“指路金钱?”“恩,祖上的东西。”易宸点点头,取出古铜钱,在红绳上点了几个节,掷在地上。

      铜钱落地清脆,自动侧立起来,“嗡嗡”的震动着,向一个方向滚去,红绳在地面上留下滚动的轨迹,我们赶紧跟上,进入了一条黑漆漆的墓道。

      长明灯闪烁着黯淡的橙色光辉,把我们四人的影子印照在石砌的墓壁上。这样的环境,说不出的阴森诡异,让我的心里毛毛的,生出一种不详的预感———有一个恐怖的东西,离我们,越来越近。

      “嗡嗡”古铜钱发出淡黄色的微光,停在了离我们不远的一个岔路,左右各有一条墓道。易宸拾起铜钱,封回罐子,嘟哝道:“不应该啊。。。”唐枫走过去,盯着两条路看了看:“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枚铜钱是告诉我们,两条路都不能走,都是死路!”

      易宸点点头,怅然的说:“不错,指路金钱,就是摸金人以灵术封养在铜钱里用来探穴的小鬼,能指引摸金人避开险路,找到墓室。可是现在看来,这两条路都是死路。九环曲水,果然是盗墓者的坟墓啊。一条生路都不给留。”

      江烨皱了皱眉,指向右边的通道:“你们看。。。”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了一些血迹。“血尸!”唐枫瞪大眼睛,盯着那些血迹,惊叹道。“血尸是什么?”我看着众人惊惧的表情,好奇的问。

      “粽子!”易宸慢慢的吐出两个字来。我看向唐枫:“你。。。打不过小僵尸呀?”唐枫瞬间黑了脸:“这可不是小僵尸。血尸是将尸体浸泡在血液里成百上千年后化为的僵尸,刀枪不入,水火不侵,速度极快,力气极大,比一般的僵尸可怕一万倍。更何况。。。根据这个墓葬的修饰来看,这是个至少存世千年的古墓,就是说,这血尸。。。是千年血尸,在这世上近乎无人能敌。”

      我吓了一跳,回头看了看易宸,他正凝视地面,若有所思。“道士,你有几分把握。”江烨淡漠的开口。“我若和血尸对上,五分把握活命,三分把握逃掉,一分把握击杀他。但是,我无法保证你们。”易宸神色一凛,示意我们安静。

      我们噤声,他举起长明灯,印照在墓壁上,仔细的摸索。“果然。。。”易宸轻轻的自语。“什么?”江烨忙问。“生路。"易宸平静的说,之后拍了拍墓墙。

      “隆隆”,尘土四溢,一个新的通道出现在两条墓道中央。“易宸你太棒了!”我们高兴的走进这条通道。

      “这!。。。”唐枫最先走进去,惊呼道。我们忙快步进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空旷的墓室,墓室中央有一个巨大的血池,血池中央是一个乌黑如墨的石台,石台上是一个人。。。不,是一具尸体。那具尸体静静的躺在那石台上,血池里升腾起一丝丝血气环绕在尸体四周。

      “血皇尸!!!不对!这不是生路!这才是真正的第二环!”易宸见到眼前的画面,惊叹。“九环,好阴狠的布置。两条路都是死路,一旦进去就会惊动血尸,化成这血池里的一汪脓血,而找到机关所在,开启正确道路的人,就要面对鲜血祭炼的血皇尸,没有任何赢面,一样是死!”易宸愤愤的捏了捏拳头。

      话音刚落,血池里剧烈的翻涌起来,石台上的那具尸体,睁开了眼睛。。。

      “退后!”唐枫令众人退到角落,祭出几道雷符,布下天雷大阵。又自掌心蕴出九柄寸长银剑,严阵以待。血尸自石台上升起,一池血液将它包裹住,它血红色的眼睛扫视着众人,最后盯住了我:“纯阴体质的女子,大补!”随后一道血柱向我击来,势若惊雷。

      唐枫一甩手,九柄银剑齐出,截断了血柱,血皇尸一顿,看向唐枫:“道士。。。虫子!”它扬手,血池里浮现出千百支血箭,向唐枫袭去。唐枫手捏剑决,九柄银剑如九朵银花,在半空旋转,与血箭相击,发出金铁交鸣之声。“这还是僵尸吗?”我看傻了眼。“血皇尸是以万千人的鲜血祭炼千年生成的怪物,保存有血尸的特质,但已经有了灵智,还能够操控尸血,它现在有一整个血池,无人能敌。”易宸紧张的看着唐枫的身影,握紧了颈上的玉佩。

      “我们该怎么办?难道就只能等死吗?”江烨不甘的说。“不,还有一种办法”易宸冷冷的开口。“什么?”我问。“看到那个石台了吗?那是这个血皇尸的祭源,打碎它,就可以切断血尸与血池的联系,让它的力量迅速衰竭,只有这样,我们才有一丝赢面。”易宸紧紧盯住战斗中的唐枫和血皇尸说。

      唐枫渐渐有些体力不支,脸色也苍白起来,运转道法时显得有些力不从心。血皇尸也发现了这个问题,阴笑一下,直接跃下石台向唐枫掐来,要把他吞掉。

      “就是现在!”易宸一个闪身接近石台,把几枚盗墓者用来炸毁坚硬墓墙的土炸弹甩上石台。“轰”石台碎裂,沉没在血池里。

      血皇尸身影一顿,反身向易宸扑来。“天雷大阵!诛!万剑齐发!封!”唐枫急忙启动天雷大阵,又驱动剑决,银剑幻形化为千百支剑影射向血皇尸,将它围在中央。“镇封!”唐枫运动剑决,攻向血皇尸,化为剑牢,锁住血皇尸。

      “噗~”唐枫吐出一口血,呈黑色。“尸毒!”退回到我们身边的易宸脸色巨变。

      (敬请期待墓盗4诡异壁画)

      (昂~~又和大家见面了呢!我是苏汐惜呢!呐!汐惜在这里继续感谢大家对墓盗系列的支持。汐惜是第一次写长篇的文,想一直努力写下去。真的很感谢大家一直看到现在,大家有什么想对汐惜说的都可以在下面留言。)

      墓盗4———诡异壁画

      魔鬼把恐怖藏进血液里。。。。。。

      印在墙上。。。。。。

      叙述一个。。。。。。

      关于死亡的故事。。。。。。

      “尸毒!”退回到我们身边的易宸脸色巨变。唐枫听到后也是神色一凛,随即挥袖祭出了一道金色的布帛,这布帛通体灿然,似在颂着仙音。

      “神灵法旨!”易宸惊呼。那布帛横飞向血皇尸,将它包裹在内,一圈圈金色的梵文将它环绕。

      易宸捏决念道:“神灵的意志!诛灭!”那道布帛一瞬间金光大胜,血皇尸挣扎几下,化为一滩脓血,脓血中央,是一粒血红的晶石。

      “血灵晶!”易宸惊呼一声,却在下一秒,变了脸色。只见,唐枫脚步一顿,吐出一滩黑血,倒在原地,脸上没有丝毫血色。

      易宸扶起唐枫,取出一粒碧色的散发着清香的丹丸。“但愿这颗化毒丹可以化解血尸尸毒吧。”易宸将丹药送入唐枫口中,神色凝重。

      不一会儿,唐枫幽幽的醒转。盘坐在地上,运法逼出了残留的毒素。接过易宸手上的血灵晶,眸光闪烁。“三千年的血皇尸体内才能孕育出血灵晶,这颗血灵晶的品象至少需要五千年的血皇尸才能孕育出来。若不是易宸你炸碎了石台,且有天雷大阵,驱魔九剑镇封,一张神灵法旨还真不一定能杀死它。”唐枫叹口气,慢慢的说。

      “继续上路吧。”江烨看着前面一条深邃的墓道,缓慢开口。“啊,走吧。损失一张神符,总要捞点什么回来。”唐枫依然脸色苍白,却笑容满面。

      “走吧。。。”易宸目光深沉的看着唐枫,缓缓开口。“你的底牌很可怕,而且远不止这些吧。。。”易宸凑近唐枫低声说。唐枫神色一怔,什么都没再说。

      我们穿过祭炼血皇尸的墓室,进入了那条深邃的墓道。。。。。。

      这是一条怎样的墓道啊!狭窄的只能容一人通过,却长的不知通向哪里。拳头大的夜明珠嵌在墙壁里,散发着淡淡的光辉,让人透骨冰凉。我们慢慢摸索前行。。。。。。

      易宸盯住了一颗最大最亮的夜明珠,似乎是想把它从墙壁里扣出来。“易宸!走啦!你在干嘛?”我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易宸摆摆手,唤我们过来。“怎么了?”江烨边走近边问。

      易宸没有答话,而是伸出手覆在那颗夜明珠上,用力按了下去。那颗夜明珠完全陷入了墙壁中。“轰”尘土飞扬,嵌有夜明珠的那面墙缓缓陷入地下。我们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新的墓室。

      这个墓室里有灯!四面都是墙!墙上嵌着几盏长明灯,和普通的长明灯不同,这几盏灯里燃的不是脂油,而是一滴滴火红的液体。“不灭火种”!易宸瞪大了眼睛,盯着那些闪烁的红色液滴。“上古留下的不灭火种,万火之源,如此珍贵的东西居然被拿来点灯,我对这个墓,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呢!这墓主人究竟是谁呢?”唐枫用宝匣收入一滴火种,依然苍白的脸,笑得眉眼弯弯。

      “这。。。是。。。”江烨指着墓墙轻吟,眉头紧锁。我们看过去,才发现,四面墙上画满了壁画。暗红的色调,红中透着一丝丝阴郁,让人无比压抑。

      “壁画,记载某些事物,或者墓主人生平的,印壳在墓墙上的画或石刻,浮雕。”易宸看了一眼,淡淡的说。“墓主人的生平?”唐枫戏谑的挑了一下眼眉。“有点意思”。。。

      我们想到这个诡异的墓里的种种诡异,对这个神秘的墓主人来了兴趣。仔细的看起这些壁画。然而。。。。。。

      在我仔细的盯着一个描绘的栩栩如生的老虎看时,那只老虎。。。。。。张开了血盆大口,瞪着我,似乎要把我的灵魂吞噬。我不由一阵目眩,而易宸他们却没有任何反映,仍然在看自己的那部分。

      不对,这画里的东西,都是活的!!!我看向易宸那面墙,看见那只秃鹰啄出一个人的内脏,吞了下去。唐枫那面,我看见一个人被一条巨蟒缠住,截为两段,血液横飞。江烨那面,是一群野狗将一个人撕碎分食,一地血肉。。。。。。

      他们看不见吗?我看着仍然没有任何反映的他们。心里凉到冰点。因为。。。我是阴阳眼,所以看到了他们看不到的吗?我呼吸一滞,因为。。。我看见,那墙上的猛禽异兽正慢慢的。。。要挣脱那面墙,走下来。。。

      “易宸!!!唐枫!!!江烨!!!”我一个一个的去叫,但是,没有任何回答,他们像被定格的电影,保持着观看壁画的姿势。没有任何反映。。。

      这。。。就是第三环了吗?我。。。必须一个人面对了。眼看着,那些可怕的动物就将脱离墓墙走下来了。那些壁画里狰狞血腥的尸体,变成了我们四个人的面孔。。。四面墙上不断渗出血来。大量的血。。。汇集成血河,自墙面上流淌下来。

      死局。。。又是一个死局。。。我必须一个人去面对。。。

      (抱歉,汐惜知道自己更新的确实很慢。因为我每天真的很忙。做一个医生很难,做一个好医生更难。我每天都要为那些痛苦的人们尽我所能的去减轻他们的痛苦。然而我的痛苦,只有我自己担着,一天睡不到六个小时,有时还会失眠。我其实每天都有在码字,一天只能写上几百字,我更新很慢,但是我真的很用心的想把墓盗写下去。很感谢所有支持汐惜的人。感谢你们一直都在。)敬请期待墓盗5之恐怖尸潮

    上一篇:鬼见欢
      
    下一篇:荒诞之旅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