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雪儿寻仇

    发布时间: 2020-09-04 17:28首页: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阅读()

      叶琳,艾小陌和乐佳怡是三个很要好的朋友,三人从小学一直高中都在一个学校,三人一起考入A大附中,几乎平时做什么都在一起,这天班里才来几位新的同学,一个叫张玲菲,一位叫左思澄,一位叫方成哲,一位是陈子航,其实他们四人是发小,几位的父母都是很要好的朋友,只是张玲菲是女生,其他三位是男生,很快的四位先回各自宿舍里的舍友成为了好朋友。

      这天放学后,叶琳,艾小陌和乐佳怡回到宿舍,看到张玲菲坐在自己的床上看书,叶琳三人走过去对张玲菲说:“你好,我是叶琳,她是艾小陌,她是乐佳怡,这个宿舍一直就我们三个人住着,欢迎你入住我们宿舍。”

      “我叫张玲菲,今天刚转到A大附中,以后多多关照。”张玲菲微笑着说。

      “嗯,对了,铃菲,今天和你一起转过来的那个男生和你是好朋友吗?”叶琳说。

      “是啊!其实他们和我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只是我想要来这边读大学,我那个朋友的正好也想来这边读大学,所以我们就转到这所学校了,要来报道的时候,家里因为别的一些事耽误了所以我们来报道的时间就晚了些。”张玲菲说。

      “哦,原来是这样啊!以后咱们住一个宿舍一定要互相关照啊!高中三年的时间,父母都不在身边,我们都要彼此照顾了。”艾小陌笑着说。

      “对啊,我们都要彼此互相关照,况且要一起度过三年的时光。”乐佳怡说。

      “嗯,是啊。”几人点点头,相视一笑,时间飞快,张玲菲来A大附中读书已经快半年的时间了,只是这段时间张玲菲觉得A中到了晚上九点半以后,校园的里就在也看不到一个人,总觉得总是阴森森的。

      时间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了,学校里也没什么事发生,渐渐地张玲菲快忘记这件事了,张玲菲这天要外出办点事,刚走到宿舍楼下,发现自己钥匙没带,便返回去拿钥匙,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听到叶琳她们的对话。

      “小陌,佳怡,咱们在这个周末的时候去学校的鬼楼去玩笔仙,怎么样?”叶琳兴奋的说。

      “可是学校不是不让去那栋楼上吗?万一学校查到了,咱们吃不了兜着走啊。”艾小陌担忧的说。

      “别怕,现在都什么社会了,有什么好怕的。”乐佳怡说。

      “好吧!”艾小陌无奈的摇摇头说。

      张玲菲下楼拿出手机拨通了左思澄的电话,这时电话接话接通了,张玲菲说:“喂,思澄,你现在说话方便吗?我有很重要的事要和你说,关系到我室友的生命安全。”

      “铃菲,你说吧!我方便接电话的,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而且棘手的事了?”左思澄说。

      “对,刚才我有事要出去一下,可是我把钥匙忘记在宿舍里了,刚走到门口时,听到同一宿舍的同学商量着在这个周末的时候,去学校的那栋鬼楼玩碟仙,我怕万一他们找来什么恶鬼之类的,会危及到我室友以及全校的生命安全,就在前几天时,我看她们身上笼罩着一股黑气,恐怕会招来什么不好的东西。”张玲菲忧心的说。

      “好,我知道了,正好子航和成哲也在,我和他们商量一下对策,看看该怎么解决这件事,你也别太着急了,放宽心,还有我们三个男人呢,我还得找个人来帮忙。”左思澄说。

      “嗯,好,有你们几人在身边,心里多多少少安稳一些。”张玲菲说。

      “好,你自己小心点,随时注意他们的动向,也要把她们的动向告诉我们。”左思澄说。

      “好,我知道了。”张玲菲挂掉电话,心里还是感到一丝丝的不安,谁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张玲菲转身回到宿舍之中,打开门,她们聊得好起劲,几人还在沉浸在周末玩笔仙的细节问题里,根本没注意张玲菲回到宿舍里了。

      “哎,铃菲,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都没听到开门的声音。”艾小陌看着张玲菲说。

      “我也是,对不起哦,铃菲,刚才我们讨论得太入神了,所以你进门,我们都没看到。”叶琳说。

      “没事啦,我也看到你们聊得好投入,就没打扰你们,你们在说什么啊?”张玲菲说。

      “我们想去学校的那个禁地里玩碟仙,我们一块儿去吧?”艾小陌说。

      “这样吧,我们把左思澄和方成哲,还有陈子航他们叫上吧!他们跟着去,我们互相有个照应。”张玲菲说。

      “这样也好,人多阳气也重些,那些小鬼也不敢接近我们了。”乐佳怡说。

      “嗯,好了,不说了,我现在要出去一会,你们先好好商量一下,我回来之后,你们在告诉我。”张玲菲说。

      “嗯,早去早回啊!”叶琳说。

      张玲菲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叶琳几人还在宿舍中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但是张玲菲那股隐隐不安的感觉渐渐地变得强烈起来,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张玲菲办完事之后,打电话给左思澄,陈子航和方成哲三人,约好在汉江路梦之恋冷饮店见面商量下一步该怎么办,不一会他们三人已经到了。

      “玲菲,你的舍友商量之后准备什么时候去呢?”左思澄说。

      “她们跟我说这个周末去学校的那栋禁楼里去玩笔仙,我担心那天会不会出什么事?”张玲菲说。

      “玲菲,你放心,到那天我们陪你们去,以防万一的话,我们把该带的东西都带上,如果真的出什么事,也能应应急。”方成哲说。

      “对啊!玲菲,你室友有什么事的话,一定一定要告诉我们,这样我们也好去解决。”陈子航说。

      “嗯,好,我知道的。”张玲菲点点头,和陈子航几人吃完饭之后,几人一起回到学校里去了,张玲菲回到宿舍后,叶琳几人还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看到张玲菲回来了,把商量的结果迫不及待都告诉了张玲菲。

      “玲菲,你回来了啊?”艾小陌笑着说。

      “嗯,你们在说什么呢?笑那么开心。”张玲菲说。

      “我们已经说好了,这周六去禁楼玩碟仙,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叶琳说。

      “好啊,我们叫上几个男生去吧!叫谁去呢?”乐佳怡说。

      “叫我那几个发小去吧!”张玲菲说。

      “嗯,行吧!就让他们陪我们去。”艾小陌想了想说。

      “好,我会给他们打电话。”张玲菲说。

      几人点点头,便各自回到自己的床上休息去了,张玲菲梳洗完毕之后,躺在床上,拿出手机,各自发了一条信息给陈子航三人。

      时间渐渐的过去了,终于到了他们去学校禁地的玩碟仙的时间了,几人准备好东西,在夜里11点30分的时候到了禁楼里边,弄好碟仙的是东西。

      “弄好了,玲菲,左思澄,你们不玩吗?”叶琳奇怪的问。

      “我们不玩了,你们玩吧!”左思澄说。

      “是的,你们玩吧!”张玲菲说。

      “好吧!那我们玩了。”艾小陌说。

      说完,叶琳三人坐下把开始玩了,叶琳,艾小陌和乐佳把手放在碟子上开始念咒语了,说:“碟仙碟仙请出来,碟仙碟仙请出来。”

      碟子开始动了起来,叶琳三人开始一个接一个的问问题,这时左思澄把陈子航和方成哲,还有张玲菲拉到一旁,小声的说:“你们觉不觉得比刚进来那会冷了许多?”

      “对啊!确实冷了很多,看来这里的怨气很重啊。”张玲菲说。

      “嗯,都打起精神来,万一出点什么事可就不好了。”方成哲说。

      “嗯,是啊!咱们……”陈子航的话还没说完,却想起了一个声音。

      “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是坏人,你们都该死,该死……

      ”这时四人转身一看,艾小陌脸色惨白,对着叶琳和张玲菲等人说。

      “你是谁?你就显现你的真身吧!你别上我朋友的身,你会损耗她的阳气的。”张玲菲话刚说完,那个魂魄从艾小陌身体里出来之后,艾小陌便晕倒了,而乐佳怡吓得躲在陈子航的身后。

      “说说吧,你为什么上我朋友的身?”左思澄说。

      “哼,我叫林雪,我本来是这所学校的学生,算起来是你们的学姐,可是那个可恶的政教处主任把我给……,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一定不会。”林雪说。

      “林雪,把你的事告诉我们吧,或许我们能帮到你呢?”陈子航说。

      “是啊,告诉我们吧!”方成哲说。

      “我前年进入学校的,我的成绩一直排在全年级前三的名次,可是他为了让自己成绩很差的女儿能得到报送名额,把我骗到教室里之后,将我强奸了,直接把我勒死了,但是为了不让我有申诉和复仇的机会,不仅设计让这栋楼成为空楼,没人肯接近这里,使我的仇没法报,这样我的怨气才会越来越重。”林雪哭着说。

      “什么?这人真是畜生,真是该死,玲菲,咱们得想个法子让那个送那个混蛋进监狱里。”方成哲说。

      “嗯,我们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张玲菲说。

      “哎,玲菲,或许让我哥来帮忙也是个办法啊!”方成哲说。

      “嗯,可是你哥得上班,他有时间过来吗?咱们得好好的计划计划。”左思澄说。

      “嗯,我明天给我哥打电话说说。”方成哲说。

      “林雪,如果你相信我们,我们会帮你将那个畜生绳之于法,但是后边可能需要你的帮助。”张玲菲说。

      “好吧,我相信你们,可是你们若是骗我,你们知道结果的。”林雪说。

      正在这时艾小陌醒了过来,睁眼之后正好看到了漂浮在空中的林雪,吓得艾小陌床架上跳下去抱住一个人,张玲菲说:“小陌,没事的,她不会害我们的,你放心。”

      “对啊,小陌,没事的。”方成哲说。

      “小陌,你在不放开,我就要被勒死了。”左思澄说。

      艾小陌慢慢的松开手,定睛一看,发现自己抱的左思澄,不好意思的低着头说了一声:“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咳咳,没事,没事。”左思澄一边咳嗽一边说。

      “嗯。”艾小陌点点头便不再说话。

      “林雪,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想将你收到我的手镯里,将你带出这里,对了,那个政教处主任将你的尸体埋在哪里?”张玲菲说。

      “就在这栋楼的楼顶水箱里。”林雪对张玲菲说。

      “子航,成哲,我们去把林雪的尸体弄到这里来,玲菲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在短时间不会腐烂?这样我们能更好的将那个人面兽心的家伙送进监狱。”左思澄说。

      “好,你们快去快回。”张玲菲说。

      “嗯。”左思澄几人点点头转身向楼顶上跑去,不一会儿,几人把林雪的尸体搬回来之后放在床架上,把窗户上的窗帘取了下来盖在了林雪的尸身上,张玲菲掏出一张符,贴在林雪的额头上,商量下一步计划。

      最后几人商量后的结果是让方子航的哥哥叫过来之后,把过程告诉他之后,吓唬吓唬那个政教处主任,从他的口中套出实话。

      “林雪,我现在将你收到我的手镯里,等成哲的哥哥来了之后,我们按计划去做。”张玲菲说。

      “好, 拜托你们了。”林雪说。

      “林雪,你客气了,我们帮你,也是帮自己。”张玲菲说完之后,施法将林雪收到了自己的手镯里。

      几人离开了禁楼,回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了,所有人都悄悄的回到宿舍中洗漱完毕后,都上床休息了,第二天中午时,左思澄打来电话对张玲菲说:“方成哲已经和他的哥哥通过电话,可是他现在没时间过来,但他跟一个高中同学联系了,他今天会过来找我们,你们要不要过来?”

      “好,我和他们说一下,你们先过去吧!对了,你们在哪里见面?”张玲菲说。

      “好,我们在学校外边的冷饮店见面,你们弄好了,也赶紧过来吧!”左思澄说。

      “好。”张玲菲挂掉电话,把叶琳几人叫了起来,把左思澄说的情况都告诉了她们,她们赶紧收拾完毕,一起赶往学校对面的冷饮店中与方成哲哥哥的朋友见面。

      不一会,叶琳和张玲菲几人来到了冷饮店中,而左思澄和陈子航几人,还有方成哲哥哥的朋友,已经在那里等着她们了,坐下之后点好喝的之后,方成哲哥哥的朋友开口介绍自己说:“我叫徐泽宸,你们好,很高兴认识你们。”

      “你好,我叫张玲菲,这是叶琳,艾小陌和乐佳怡,我们是一个宿舍的。”张玲菲微笑着介绍说。

      “你好。”叶琳几人也微笑着对徐泽宸说。

      “嗯,你们好,对了,成哲的哥哥把情况都跟我说了,他跟我说你们的情况之后,我特意查了查你们提到的林雪的这个女孩,她的家人三年前报警了,到现在都查无所踪,没想到让你们找到了。”徐泽宸说。

      “嗯,我们也没想到会让我们撞上这样的事,但是林雪真的好可怜,泽宸哥,你一定要帮帮她。”叶琳说。

      “嗯,我一定会的,你们有没有什么计划啊?”徐泽宸说。

      “我们的计划是这样的,我们就说看到禁楼里有人,引起政教科主任的重视,到禁楼里去查看,套出他的口供,适当的时候,可以让林雪的……”张玲菲话还没说我完,走过来一个女生,却把他们给吓了一跳。

      “我可以帮你们。”所有人看向那个女生时,不由的惊呆了,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个女生,因为她和林雪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林颖的右眼角有一颗小小的痣,艾小陌,叶琳和乐佳怡差点尖叫着跑掉了。

      “请问你是哪位?”张玲菲说。

      “我叫林颖,是林雪的妹妹,和你们同一个学校。”林颖说。

      “你怎么会找上我们的?”左思澄说。

      “那天我无意当中从艾小陌她们宿舍门口经过的时候,听到她们要去禁楼玩碟仙,我一直不相信姐姐会自杀的,可是我没有证据,所以我只能悄悄的查。”林颖说。

      “嗯,我们的计划可以稍稍的做一下改动,我们可以让林颖穿上跟林雪一模一样的衣服,在禁楼里走动,而且要让很多的学生看到,这样可以让那个政教科主任采取行动,从他口里套取口供,林颖,你害怕吗?”陈子航说。

      “我不怕,为了姐姐,我会努力做好的。”林颖说。

      最后几人决定让林颖假扮自己的姐姐,适当的时候,让林雪也出现在星期二的晚上开始行动里,时间一点点的在流逝,终于到了星期二的晚上,而警察早已在那里等候了,好多学生都跑到校长室里说禁楼闹鬼了,其中还包括左思澄和张玲菲等人,当学生说禁楼闹鬼的时候,政教科主任的脸色极不自然。

      “校长,这件事就交给我吧,我去看看,可以吗?”政教科主任说。

      “好吧!一定要好好的处理。”校长想了想说。

      “嗯,好的,校长,你们都来帮忙。”政教科主任说。

      “好的。”所有学生说完便跟着政教科主任来到了禁楼里,他们一层一层的,都毫无所获,政教科主任转身看着所有学生时,所有的学生都惊恐的看着他,这时的他意识到他的身后有东西,他慢慢的转身一看,一张惨白的脸正和他的脸只差一个拳头的位置就撞上了。

      “你,你,你不是,是死了,死了吗?怎么会,会出现,现,在这里?”政教科主任说。

      “呵呵……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你应该问问你自己啊!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说,你当初怎么把我给强奸了?把我活活的勒死的。”林颖说。

      “哼,那是你自找的,如果你不死,我女儿就没有报送出国的机会,所以我只能杀了你。”政教科主任说。

      “哼,你这个坏蛋,还我姐姐命来。”林颖抑制不住难过的心情,冲上去掐着政教科主任的脖子说,可是他的力气太大,轻轻一推,便把林颖推到在地上。

      “原来是个冒牌货,我还以为真的有鬼呢!好了,同学们,这是个误会,大家都回去吧!”政教科主任转身笑着说。

      就在政教科主任说话的时候,张玲菲把林雪从手镯里放了出来,林雪出来之后,抬手掐着政教科主任的脖子慢慢的向空中飘去,说:“我妹妹治不了你,我能治得了你,你当初杀了我还不算,还叫人将我封印在这里,你该死,该死。”

      “林雪,快放手,他的罪有法院判,你杀人之后就不能投胎了,快放手。”张玲菲说。

      林雪慢慢的松开手,政教科主任想着刚才的情景,坐在地上直哆嗦,这时警察进来了,将政教科主任带走了,徐泽宸看着人被带走后,对张玲菲等人说:“你们没事吧?”

      “没事,事情终于解决了,宸哥,谢谢你帮忙啊。”方成哲笑着说

      “谢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好了,同学们,大家都回去休息吧,都累了一晚上了。”徐泽宸说。

      “嗯,好的。”所有人都慢慢的回宿舍去了。

      “好了,我也该回去了,有什么结果,我在告诉你们。”徐泽宸说。

      “嗯,好。”张玲菲和左思澄等人点点头说,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转眼间一个月过去了,政教科主任被关了,这时左思澄三人和张玲菲死人在冷饮店聊天的时候,左思澄的手机响了起来,左思澄一看,原来是徐泽宸打来的电话,说:“你们在哪儿呢?我过来找你们。”

      “泽宸,我们在上次和你见面的那家冷饮店里,你来吧!”左思澄说。

      “好,我知道了,我马上到。”徐泽宸说完不一会,徐泽宸就到了冷饮店中。

      “都在啊!正好,告诉你们一件事,你们那个政教科主任死了。”徐泽宸说。

      “什么?怎么死的?”陈子航说。

      “是被勒死的。”徐泽宸说。

      “难道是……”方成哲这么一说,除了徐泽宸,所有人都知道是谁做的了,但是谁都没有说出来。

      “泽宸哥,那晚你有没有看到在我面前站着一个人?”张玲菲说。

      “没有啊!我只看到你站在那里,怎么了?”徐泽宸说。

      “没事,随便问问。”张玲菲笑了笑说。

      此后,那栋禁楼开始陆陆续续的可以住人了,在也没有出现过闹鬼的事,一晃三年的时间过去了,叶琳几人也考上了A大,他们也找到了自己的归属,艾小陌和左思澄在同一个班,两人出双入对的,羡慕死好多人,叶琳和方成哲在同一个学校,虽然有很多女孩喜欢方成哲,但是他的眼里只有叶琳一个人,乐佳怡则在高中时,便和陈子航在一起了,而张玲菲却和徐泽宸在一起了,虽然张玲菲嘴上说别粘着她,可是几天不见,却又很惦记对方。

    上一篇:鬼尸村【4】大结局
      
    下一篇:鬼尸村【3】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1345860224 官方微信:19907320365 服务热线:19907320365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36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