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恶搞电话2

    发布时间: 2020-06-29 16:31首页:月暮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阅读()

      诅咒断绝

      “走!快走!”尹瑞不由分说抓起罗萍的手就快速跑开,他打了辆车去了解放路昨晚打电话的地方。

      工人们正在修复广告牌,再次看到出事的地点,尹瑞有些心惊。不顾工人的阻挠,他从电话亭上撕下来那张寻人启事。

      “郑京苇,男,于某日下午走失,身穿……此人有严重精神分裂,暴力倾向。如看见此人请和本人联系,感激不尽。郑妻谢晶晶,电话138……”

      “你要疯啊!”喘着气的罗萍报怨着。

      “这个人,这个疯子现在在追杀我们!”尹瑞解释说,“他白天袭击了潘鑫,刚刚又在校园里跟踪我!为什么?”

      罗萍瞪圆双眼,惊问:“一个疯子,怎么会这么执著啊?”

      “罗萍,你帮我分析下!我们昨晚打了三个恶搞电话,内容分别是郑京苇在阿富汗被击毙、广告牌砸死三人中一人、三人离奇死亡!第二个已经实现,第三个也可以说实现了三分之一,我就在想,这第一个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说我们的恶搞都会成真,为什么郑京苇会一而再,再而三地想杀我和潘鑫?他怎么就没死?”

      “我明白了!你听没听过这种说法,一个人疯了就会看见不属于人世的东西,比如说鬼!现在接二连三发生的事可以断定一点,谢光辉的鬼魂没有什么超能力,他只能借着现实的东西和人来杀死你们。所以他给这个能看见自己的疯子下了指令,让他杀掉你和潘鑫!事后疯子本人会不会跑到阿富汗被击毙就不得而知了!”

      尹瑞欣喜地叫出来:“这么说,我们不可能突然死亡!只要能不被疯子杀死,也就能逃过诅咒了!”

      他急忙打电话给潘鑫,把这番结论告诉了他,潘鑫说:“那,快点打电话给他妻子!只要他被家人关起来,我们就能活命了!万岁!”

      “对哎,我怎么没想到这一点!”

      尹瑞打电话给了谢晶晶,依然是昨晚那个有些虚弱的女人的声音:“是谁?”

      尹瑞先道了歉,然后把疯子出现在校园的事情告诉了她,略去了被诅咒之类的经过。对方虽然还在为昨晚的恶搞生气,但听说发现了丈夫还是很开心的。

      她兴奋地说:“我马上就过去!一定不让他再伤害人了!”

      虽然没有从源头上断绝诅咒,但走这一步就等于废掉了鬼魂的左右臂,没有了帮凶,诅咒自然不会实现。

      两人立即回了学校,没过几分钟,谢晶晶来了,是个面容憔悴的妇人,大概这疯子丈夫让她操尽了心。

      谢晶晶挂着疲倦的笑容:“找了一年多,总算是找到他了,太谢谢你了!他现在在哪儿?”

      “真不好意思,我最后一次是在学校看到他的,我们去找找吧!”

      尹瑞叫来潘鑫,四人一起在校园里开始搜索,期间潘鑫有些担忧地问:“那个,谢大姐,你老公看见我们不会再掐我们吧?”

      “不会,他还是听我的话的!”

      罗萍拉了拉尹瑞,低声说:“这阿姨很眼熟啊!”

      尹瑞也有同感,猛然想起口袋里的寻人启事,掏出来看了看,笑着说:“两夫妻长得真像啊!”笑着笑着,笑容却僵在脸上!他们夫妻俩不仅仅是长得像,根本就是同一个人!

      惊恐一瞬间爬满后背,他抬头冲走在谢晶晶后面的潘鑫叫道:“快离开她!”

      潘鑫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突然回身的谢晶晶一扳手打昏在地,她挂着狰狞的笑:“你们说他在这,他果然就在这啊!”说着从包里取出灰不拉叽的大衣和胡子丢在地上!

      一瞬间,她的声音变成了男性,脸神和动作也变了个人一般。

      尹瑞猛然记起寻人启事上说的郑京苇是严重的精神分裂,原来他就是谢晶晶,谢晶晶就是他!这个疯女人到处张贴寻人启事,说要找自己的丈夫,搞半天她所谓的丈夫不过是自己的另一人格!

      为什么遇到这种倒霉的事,尹瑞心里叫苦不迭,没时间再想其它,“郑京苇”已经抄起扳手杀了过来,神经质地高叫着:“你们咒死我了,你们咒死我了!”

      真相大白

      面对着张牙舞爪的郑京苇,罗萍挺身挡在尹瑞面前。只一下,罗萍就向后撞到了尹瑞身上,两人一起倒地。

      她的头被砸出了血,尹瑞手乱脚忙地想去捂住,但出血量有点太大。他悲痛地说:“为什么?”

      罗萍的眼睛里带着平静,看着尹瑞说:“因为,我喜欢……”没有说完最后的话,她的意识就断了线。

      转眼间郑京苇已经拎着尹瑞的领子把他提了起来,她手上的力气大得出奇,根本就不像个女子!

      重重一击,尹瑞眼前像下了场流星雨,五光十色。温热的液体汩汩流下来,说是血,对现在的他来说,更像是泪。他悲愤地厮吼:“明明只是个恶搞,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郑京苇笑了,另一只手高举起扳手,正要砸下时,却突然和尹瑞一起倒了下来。今天第二次被女人压在身下了,放在平时大概会有无尽的感慨,但现在他内心里只有恐惧和惊讶。

      出现在郑京苇背后的是头上仍然流着血的潘鑫,他手里抱着石头,沾着血。原来千钧一发之际他抱起一块石头砸中了郑京苇的后脑,现在的他高举起石头,像起了杀心似的,完全没注意到被一起压住的尹瑞。

      “别!”尹瑞叫了一声,挣脱开。刚刚滚到一边就听到头颅碎裂的声音,血和脑浆一起溅到自己脸上,他一阵干呕。

      一下,两下,潘鑫像红了眼的疯狗一样咒骂着,砸着,眼看着身边的郑京苇……不,谢晶晶是没命了。

      最后,潘鑫扔掉石头,唾一口,骂道:“差点杀了老子!”

      看着这副模样的潘鑫,尹瑞不禁感到恐惧,自己的好朋友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在眼前杀了人,虽然是个恶人,但……他无法接受。

      尹瑞大张着嘴半天说不出话来,潘鑫却做出了让人意外的举动。他捡起地上的扳手,阴笑着走到尹瑞面前:“下面,该你了!”

      “什……什么?”他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要怪就怪你刚才没被疯子打死,再见了,尹瑞!”

      “为什么?事情已经结束了!为什么要杀我!”

      “看起来,你到死都不明白啊!笨蛋,所以当时我们才选中了你!反正现在还有点时间,我们聊聊吧!”他点起一支烟,深深吸一口,说,“我现在杀了人,虽然是个疯子,不过我可不想坐牢。如果说什么正当防卫之类的,我刚才做得也够过火,不过放这疯子活着,我自己就得没命!要么被疯子杀,要么坐牢,哪边我都不愿意,不如把这个英勇反抗疯子救下同学再牺牲的荣誉让给你!反正,你这笨蛋,一年前就是准备用来背黑锅的!”

      “什么?你说什么?”

      “实话告诉你吧!一年前,那个恶搞电话是我和林子君打的,后来居然捅了那么大娄子,我们真吓坏了,这事要是被发现,我和林子君得有一人坐牢吧!他家里有钱,打点一下,很快就能出来,我呢,我可不想在牢里呆几十年!所以,那时我们就想到了你这个笨蛋,拉你入伙,如果我们的事情败露就一口咬定是你做的,所以那时我们带你去打电话,目的当然是为了让那个公用电话上也留下你的指纹。不过万幸的是,警察终究没查到我们头上,也是啊,匿名电话哪是那么容易找到的!那时候你就没有利用价值了,不过林子君愿意把你留下来一起玩,我也就没什么意见!看来,当时的我们还是很英明的,现在你不就又有了利用价值么!”他咧着嘴笑,按灭香烟,站起来。

      原来,到头来人比鬼更可怕!听明白了真相的尹瑞面色惨白,他哆嗦着嘴唇用双手撑着身体后退,那沾血的扳手已经在头顶高高扬起。

      “死吧!”

      将死的一刻,他本能地闭上了眼,但那一击却没有来临。睁开眼时,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头骨已经完全变形的谢晶晶从地上爬了起来,死死掐住了潘鑫的脖子。

      潘鑫的四肢剧烈地挣扎着,一下下用扳手打着谢晶晶,对方却仍不松手。最终,潘鑫的手足抽搐了一下,断了气。

      头颅碎裂到不可能活着的谢晶晶站起来,回过身,她的脸已经深深凹了进去,牙齿暴露在外面,一只眼珠悬在眼眶外。这样的脸,居然还露出了笑容,看上去异常的阴森可怕。

      “不……不可能!”

      “当然不可能!”她说话了,却完全是个男人的声音,语气也非常的平静,“谢晶晶和郑京苇都死了,我是附身在我妹妹尸体上的鬼!年轻人,我记得你的声音,你还记得我吗?”

      “谢光辉!”尹瑞惊叫。

      “是的!真没想到这个人居然就是害了我的家伙,真没想到他居然把我的妹妹杀掉了!真是死一百次都不足惜的家伙!”

      “你妹妹?谢晶晶是你妹妹!”

      “你大概不知道,为什么生前的我是个工作狂!因为我从小和妹妹相依为命,我们的父母死得早,我一手带大了谢晶晶。后来她结了婚,嫁的男人叫郑京苇,是个挺不错的男人,经商的!后来他在国外出了意外死了,我妹妹受了巨大打击,但好在仍然有我这个哥哥在,她勉强能支撑起自己脆弱的心。没想到一年前,我因为那个恶搞电话死掉了,我妹妹的精神彻底崩溃了,她精神分裂了,臆想出自己曾经深爱的丈夫,来填补内心的空洞!”他平缓的声音陡然一变,厉声叫道,“全部都是因为你们这些人,你们恶作剧的时候从来没想过会给别人带来的麻烦和伤害!”

      “不……不是我害了你!你已经杀了凶手,放过我!”尹瑞求饶着。

      他伸出双手,冷冷笑着:“确实,我报了仇!但之前的诅咒我还没有兑现完,你就是最后一个!放心吧,我杀起人来也很干脆的!不要怪我,这是你自己给自己选的死法!”

      他一步步逼近,突然,一直昏迷的罗萍挣扎着爬了起来,跪在地上挡在尹瑞身前,坚定地说:“请不要杀他!”

      他面目全非的脸上竟然绽出一丝温暖的笑,双手慢慢放下。在两个人感觉一丝凉意透体而过时,谢晶晶的尸体软软倒在一边,一切又沉入深海般的平静。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默然无语。

      尾声

      这件事情终于结束,警方立了案,尹瑞把一切都坦白了,虽然不可思议的是最终还是认定尹瑞无罪。

      两人从医院出来后,在公园的长椅上坐着,看着秋天金色的落叶相依着。

      这时,有个衣着破烂的老头儿走过来,胡子一把长,手里拿着破碗,停在俩人面前。罗萍给了他十块钱,老头儿操着很生硬的汉语说:“我想要吃的!”

      两人惊讶地抬头,这乞丐好像不是中国人。尹瑞给了他面包,问:“老头儿,你哪里人?”

      “阿富汗来的!”

      两人震惊,突然想起几月前的事情,尹瑞带着猜想问了句:“你是……”

      老头儿“嘘”一声,悄悄说:“不要告诉其他人,其实美军击毙的不是我,是一个中国人!我把他整容整成我的模样,后来被当成我击毙了!”

      尹瑞惊得差点从长椅上摔下来,结结巴巴地说:“你是本……本……”

      “没错,我是本·拉登!”

      “我靠,不会这么狗血吧?这厮竟然是本·拉登!”尹瑞心里一紧,“赶紧报警抓他!”

    上一篇:短篇鬼故事两则
      
    下一篇:死亡之旅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