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死亡之旅

    发布时间: 2020-06-28 17:48首页:月暮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阅读()

      舒晴忆自认为胆大,这天却让她经历了一次死亡之旅。

      在过马路时,一辆大卡车来不及刹车闯了红灯,将她撞飞出几丈。致使她脑颅分裂,脑浆流了一地。

      她却觉得自己还能动,拼足了一口气,摇摇晃晃地从地上爬起。

      拖着一身是血的身躯,她走在市中心最大的广告牌下,这时起了大风,那广告牌不偏不奇从十多米的高空砸向她。

      舒晴忆炸开的脑颅又被削去一半,可是她仍觉自己好好的,甚至连半点痛感都没有。

      她继续拖着身躯,想回家歇歇,可是腿脚不太灵便,十分艰难地朝附近的公交站台走去。摸了半天,才找到一块硬币。

      公交车一来,站台上的人蜂拥而上。

      她的力气小,被人拥着就像一块抹布一样,终于她跌倒在地,任由那些人在她身上踩来踏去,等那些人都上了车,她才奇迹般地爬起,幽哉幽哉地登上车。

      大概是刚才被人踏得头晕,她连钱都忘了投。

      那司机瞧着她这副惨状,连没问她要钱。

      舒晴忆到站就下车,偏偏她那只有半个脑袋的眼睛不好使,到了市中心才知道坐反了方向。

      舒晴忆不得不再次穿过马路坐车回家。

      这时,马路边的珠宝店里正在发生一起抢劫案。

      她偷偷瞄上一眼,见那些匪徒个个蒙着脸,持刀拿枪地指着珠宝店的店员,她不知道从哪来得勇气,一头冲进珠宝店,从其中一个匪徒手里夺过装有珠宝的袋子。

      张翕着苍白的嘴说:“都别动,这东西是我的!”

      那匪徒瞧着她懵了,大概因为她比他还是悍吧!

      许久才缓过神。

      刚才他见舒晴忆顶着半个脑瓜,半只眼的进来,他以为自己看走了眼,硬是愣了半天没回神,等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到手的宝物被抢,赶紧拔出刀朝舒晴忆砍了去。

      舒晴忆连挨三刀,却只觉给她挠了痒,丝毫不觉半点痛,仍死死攥着珠宝袋不放。

      那匪徒急了,再次拔刀,砍断了舒晴忆的手指。

      舒晴忆瞧着落在地上的手指,顿时傻了眼。

      瞧见血流不止的手,居然还是感觉不到痛。

      反倒瞧着被夺去的珠宝袋,她心有不甘,偏偏手也没了,只能抱住那匪徒了。

      这时警察已赶到。

      匪徒急儿,扔出个炸弹。舒晴忆被炸弹震飞了出去,等她再醒时,发现自己如同一件衣服一样被挂在墙上。

      舒晴忆好不容易从墙上爬下来,发现头上被人插了根三寸长的大钢钉。

      她瞧着墙上的洞,想想这钢钉定得还真是时候,再挂上一天,她可真要成衣服了。

      舒晴忆的身躯已残缺不齐,可她仍不放弃,她要回家。

      看看即将落山的太阳,她想天黑之前应该来得及赶回家吧!

      于是她又去公交站台等车,不想一个阴井没有盖子,她只有一只眼也没顾得上看路,这不,整个人栽了下去。

      那阴井里臭醺醺的,差点熏死她。

      她在污水洞里挣扎着,扑通扑通地划着,好不容易将头浮出水面吸了口气,那阴井突然冒起火花。

      舒晴忆一瞧,原来是阴井旁边的线缆烧了起来,而她好死不死,一只脚还踩在那线缆上。

      舒晴忆赶紧往上爬,头刚钻出阴井,一辆小车开来,将她碾得扁扁,头和身体都粘在了一块。

      好在那车开得不快,她只晕了会,一醒来,便将碾扁的残躯搓回来。

      这时天色已暗下,舒晴忆想得加快脚步了。

      想着妈妈正在家里等着她回去吃饭,她的心乐开了花。

      公交车来了,她这次可是将方向和车次瞧得清清楚楚。

      可是这次不同,她往那一站,不但没人踩她挤她,上了车后,还有人主动给她让位。

      舒晴忆乐得哈哈,刚想打个盹时,闻到一股烧焦的味道,定睛一看,车上的客人全都跳窗逃去,只要她一人还坐在没有司机的车上。

      大火雄雄烈烈,火舌喷射,一道又一道,都快要舔上她的脸了,她有些惊慌。

      一瞧车子,还架在档位上快速前行,转眼冲上一座石桥,车头猛得撞在桥栏上,整个掉进了河里。

      舒晴忆松了口气,借着水性还不错,奋力游上了岸。

      她开始感叹,这回家之路怎么变得就这么难了?

      这时一个大叔朝她走过来。

      那大叔五官不齐,长得十分猥琐,一嘴的黑暴牙,让舒晴忆不时想到食人族,赶紧拔腿就跑。

      那大叔却拿着一柄寒光森森的斧头朝她追来。

      “小姑娘别跑,俺几天都没吃东西了!”

      舒晴忆一身是汗,瞧准了路边的玉米地,一头钻了进去。

      那猥琐大叔找了一会没找着人,只能扛着斧头走人。

      舒晴忆许久才稳住心跳,见人已走远才钻出来。

      这个时候,她又累又饿,望着微弱的天光,她忽然想,反正自己这样也走不到家,不如扒辆车回去。

      正想着,一辆装载货物的卡车缓缓驶来。

      舒晴忆以豹一样的速度扒进了车厢。

      那车里装着满满的吃货,她随便挑了几样啃了起。可是才吃一半,发觉不对,居然有东西在添她的脸。

      舒晴忆用唯一的一只眼一瞄,身后居然有只老虎。

      而她刚才吃得居然是老虎的食物。

      她赶紧放下,冲着老虎说:“别生气!别生气,我都还给你!”

      老虎似乎对她的兴趣胜过那些食物,张着嘴,似乎在说,俺有许久没开荤了,你应该够塞俺的牙缝吧!

      舒晴忆不等老虎扑来,打开车厢跳了下去。

      那老虎颈上套着根铁链,只能眼睁睁看着这到手的美食跑了。

      舒晴忆虎口脱险,心怦怦直跳。

      好在车已驶到了她家附近,她大摇大摇地朝自己家步去。

      一进家门,见她妈正在厨房里忙碌着,餐桌上摆着一瓶黑色果汁。

      舒晴忆正渴得急,想她今天可是九死一生,总算回到了家,心里真踏实。

      咕嘟两下,一瓶果汁进了腹中。

      肚子说不出奇痛,她难受地在地上打滚。

      巨大的动静引来了她妈。

      她妈一瞧,桌上的果汁没了,傻了眼:“这是我刚买回来的农药啊!”

      她妈赶紧拨打120,哪知电话还没拨通,舒晴忆又从地上爬了起来。

      “妈啊!下次千万不要把毒药装进果汁瓶!再急也不带这样的!”

      她妈惊了惊。

      “你乍没事昵?莫非这农药失效了?”

      舒晴忆也觉奇怪。

      这时有人在敲门,她妈步了过去,见是个警察。

      “你好,我是某某分局的!你女儿舒晴忆,今天下午出了车祸,正在某医院抢救!”

      舒晴忆他妈妈傻了眼。

      指着屋里的舒晴忆说:“那她是谁?”

      警察闻声,往屋里瞧了瞧压根就没瞧见什么人。

    上一篇:恶搞电话2
      
    下一篇:恶搞电话1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