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恶搞电话1

    发布时间: 2020-06-25 17:28首页:月暮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阅读()

      恶作剧的电话

      初夏的夜晚,三个年轻人围着一个电话亭,脸上带着鬼鬼祟祟的笑。

      当中一个拨通了某个号码后,那边传来女人的声音:“请问找谁?”

      “那个……是你贴的寻人启事吧,我们看见你丈夫了!”

      “是吗?谢谢你,在哪里?”女人的声音急迫起来。

      手持听筒的胖青年一本正经地说:“在阿富汗啊,不过很不幸,现在已经被美军击毙了!”旁边两个青年捂着嘴笑,胖青年也终于忍不住,大笑出来,随即挂断了电话。

      中间这个胖青年叫林子君,另两个分别叫尹瑞和潘鑫。他们仨是某大学新闻系一个班的同学,到了大三别人都忙着实习的时候,平日里游手好闲的仨人却整天瞎逛,反正到时候随便找个假公章弄份实习证明就行了,受那个苦干嘛。

      尹瑞和潘鑫夸赞了一番林子君的创意,三人又开始琢磨起下一个目标。林子君说打110吧,反正不要钱,尹瑞大摇其头说:“你找死啊,报假案是违法的!”要恶搞,当然得找软柿子捏了。

      潘鑫瞅了瞅四周,突然看到身后的巨幅广告牌,上面写的是“有新闻线索请拨5943XXX”,这是某报社的新闻热线。他兴奋地说:“我想到个好玩的!”

      插入IC卡,拨通新闻热线,响过三声后那边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操着标准的普通话,听上去非常专业:“您好,这里是XX日报,欢迎提供新闻线索!”

      潘鑫严肃地说:“您好,解放路这边出事了!有个巨幅广告牌被风刮倒了!”

      那边问:“有没有人员伤亡或者影响到交通?”

      潘鑫瞅瞅尹瑞再看看林子君,虚张声势地回答:“有!砸了三个路过的大学生,一死两伤,太严重了,你们快来一趟吧!”

      对方要问姓名和联系方式时,潘鑫报了个假名。他眉飞色舞地对林子君说:“你刚才那是低层次的恶搞,看我这个,马上他们人就会来的!”

      “高,实在是高!”

      三个人找了个路边的游戏厅呆着,眼睛瞅着这边,等待着他们恶搞的结果。过了十五分钟,一辆新闻车开了过来,看着车上的记者跳下车向附近的居民打听,他们哈哈大笑起来。

      三人晃荡到午夜十二点,林子君提议晚上找个网吧玩一宿吧,尹瑞抗议说:“你们都玩过了,我还没爽呢!等下!”

      于是他们再一次跑到那电话亭,拨通新闻热线,尹瑞假装正经地说:“喂,我想提供一条新闻!”

      电话那头的声音依然是个男性,但和刚才那个是不是同一人,他就不清楚了。对方却没有直接上当,问了句:“是真的吗?”

      “当然当然!是这样的,X大有三个学生离奇死亡……”鬼使神差地说出这句话,尹瑞突然呆住了,怎么脑子突然像短路似的说这种话。

      潘鑫和林子君投来责备的眼光,这次的谎撒得太离谱了。

      但电话那端却仿佛信以为真,问了句:“是怎么死的?”

      “砸,砸……不对,被掐死的!”

      “报警了吗?”

      “没……报了!”尹瑞流着冷汗,果然自己撒谎的功夫不及另两人啊,他补充了句,“快来吧,现在正在往外抬呢!”

      但另一端却没有立即回答,沉默了几秒钟,电话那端响起一个阴森森的声音:“你,在说谎吧?”

      这声音让尹瑞觉得浑身不自在,他想挂断又怕失了面子,壮着胆子说:“千真万确!真实发生的!”

      对方冷笑一声:“好!记住自己这句话!你们三个人今晚说的事情都会是真实发生的!”说罢挂断电话。

      最后这句话让仨人都不寒而栗,怎么会一下子猜中这边是三个人?这人到底是谁?

      耳边突然爆响的刺耳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思绪。

      那是金属断裂的声音!三人仰起头,一片巨大的影子像怪物的嘴一般咬合下来,这灭顶之灾突然降临的一瞬,他们甚至没来得及叫喊出来。

      “轰”的一声,巨幅广告牌落在三人头上。万幸有电话亭支撑住,尹瑞和潘鑫捡回一条命,但站在后面而且个子很高的林子君就没那么幸运了。

      他被从正上方的巨大压力拍断了颈骨,半个脑袋进了胸腔,当场死掉了。

      诅咒降临

      尹瑞和潘鑫都只受了点轻伤,因为被作为意外处理,所以校方也没给他俩处分之类的,只不过象征性地警告了下不许晚上外出。

      但尽管如此,躺在病床上的尹瑞仍然惊魂未甫,想到林子君的死状就感觉一阵阵寒意,但更让他害怕的是那个人说的:“今晚说的事情都会是真实发生的!”难道说自己也会死?

      他推了推一边的潘鑫,潘鑫却反应非常剧烈地吼了声:“别烦我!”

      “怎么了?”

      “要不是你撒那个愚蠢的谎,怎么会有这种事!”

      “你不要弄错了!”尹瑞有些愤怒地回击,“林子君的死和你有直接关系!”

      两人吵了几句,进入短暂的冷战状态。呆在一个病房也是尴尬,反正只不过右手骨折了,现在已经打好了石膏,尹瑞穿上衣服,默默离开了。

      第一件事情就是弄明白电话里的那个神秘人是谁,好在同班的罗萍就在那报社实习,他打了罗萍手机,问起昨晚十二点是谁在报社值班。

      “稍等下啊!”过了会儿罗萍回答,“你弄错了吧,报社晚上只值班到十一点,十二点没有人的!”

      尹瑞的额头流下了冷汗,没人值班,那接电话的是谁?那么十一点接了潘鑫电话并上当的人肯定和十二点接电话的家伙不是同一人。

      尹瑞犹豫了一下,心里一想自己都快要死了,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便直接把事情的经过和罗萍说了一遍。

      听完他的叙述罗萍倒吸了一口气,责备道:“你们怎么做了这种事情?”

      “事已至此,没有办法了!替我找找这个人吧!”不过这种事已经不是常理可以解释,尹瑞隐隐觉得对方大概不是普通人。

      整整一天,他都惴惴不安,生怕发生那离奇的死亡。

      在他回医院的时候,突然注意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人,那是个奇怪的中年男子,眼睛四处乱瞅,完全不像是来看病的。

      这人的打扮很邋遢,胡子一大把,衣服很久没洗的样子,尹瑞莫名觉得很眼熟。当那中年人按下去四层的电梯按钮时,他突然记起,这人不就是昨天那寻人启事里的男人么!

      当时,他们仨看到这寻人启事,说一个精神失常的男人走失,有暴力倾向。林子君当时提出了这个打恶搞电话的想法,也因此才让他们步入现在的境地。

      男人要去四楼,尹瑞的脑袋炸响,四楼不就是他和潘鑫病房所在的地方吗?他急忙冲上楼梯,奔命一样向四楼跑去。

      但用脚跑当然没有电梯快,当尹瑞跌跌撞撞推开病房门的时候,眼前的一幕让他错愕,那个男人正死死掐着潘鑫的脖子,咬牙切齿地说:“你们把我咒死了,咒死了!我也要让你们一起死!”

      情急之下,尹瑞抄起床头的花瓶就砸在男人背上,他软软地倒在了一堆碎瓷片里。捡回一命的潘鑫瞪着大大的眼睛,脖子上留着鲜红的掐痕。

      “不对,被掐死的!”

      尹瑞回忆起昨晚自己说的话,一种隐隐的诅咒力量让他窒息。他对潘鑫说:“快,快离开这里!”

      愣在那儿的潘鑫才反应过来,两人出了医院,回到学校,在一个长椅上坐下大喘粗气。

      “真可怕!我差点死了!”

      尹瑞皱着眉,突然想起一点疑问:“那男人不是说,我们所说的一切都会成真吗?”

      “这还不算成真啊,我刚才不是被那疯子掐了?”

      “你忘了,林子君之前说的是什么。他说那个走失的男人在阿富汗被击毙了,但是刚才的他明明是个活人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尹瑞咬着嘴唇:“是不是意味着,我们也有机会逃过一命!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弄明白,那个人到底是谁?”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是罗萍打来的,她说:“告诉你一个坏消息一个好消息。”

      “好消息是什么?”

      “你要找的人我找到了,接你们电话的人叫谢光辉,是个曾经在这里工作的记者。”

      “曾经工作过?那坏消息呢?”

      “坏消息是,这个谢光辉一年前出事死了!”

      “什么!”尹瑞瞪圆了眼睛,难道说,昨天晚上接了他们电话的……是个死人!

      亡灵归来

      “别急,听我说完!”罗萍接着说,“这个谢光辉一年前在值班的时候接到一个学生提供的新闻线索,那个学生说城郊发生了特大命案,谢光辉当时也问了下派出所,证实那边同样收到了报案。想着不能放过这条大新闻,他马上就驱车赶赴现场,到了现场之后看到很多警察,一打听才知道自己被那学生耍了,报假案也是他所为。当时已经是凌晨两点,过度疲劳的谢光辉一个人开车回去,在路上出了交通事故,当场死亡!”

      听了罗萍的话,尹瑞冷汗直流,把耳朵凑过来听的潘鑫也面色剧变。

      罗萍继续说:“这还不算完,谢光辉死后不久,他的办公电脑总会在早上八点自动打开,谁要是动他桌上的文件不久就会生病,病倒不厉害,仿佛是亡灵的警告。这人生前就是个工作狂,死后也好像一直在工作似的。我听爱聊八卦的女同事说,晚上十二点打到报社的电话,谢光辉的鬼魂就会接听,你们惹了不得了的东西呢!”

      潘鑫突然在旁边问了声:“罗萍,那个报假案的人,后来知道是谁了吗?”

      “咦?小潘也在旁边啊。那个人用的假名和公用电话,最终只能锁定是我们学校的,是谁却没有查清楚。问这个干吗,该不会是你们几个吧?”

      “哪有那么巧,明白了!”尹瑞道了谢要挂断,罗萍突然说:“等等!”

      “怎么?”

      “一定要小心,下班我就过去找你!”说罢挂断。尹瑞有些奇怪为什么平日里几乎不交谈的罗萍一时间会这么关心自己,但现在也没那么多时间去想这些。

      “尹瑞!”潘鑫叫了声,很认真地说道,“我听说冤死的鬼会一直留在人间,重复自己生前的行动!这个诅咒毕竟是鬼施加的,我在想,如果能让鬼消失掉的话,我们就得救了……”

      “消失?”尹瑞无奈地笑笑,“你要找大师抓鬼啊!这种事怎么可能?”

      “不,有可能!你忘了罗萍说的,他的死因!这个人为什么会施加诅咒给我们,因为他最恨提供假线索的人,如果我们能找到这个元凶,替他报了仇,了了愿,他就会离开。这样我们也得救了!”

      “不切实际!”尹瑞摇头,“一年前警察都没找到的人现在怎么可能有头绪,完全是大海捞针!”

      “那你坐地等死吗?”潘鑫吼道。

      尹瑞叹口气,离开了。

      其实,一年前的尹瑞仍然是一个认真学习的孩子,但人的堕落要比上进容易得多,那时他认识了林子君和潘鑫这两个损友,说认识不如说被他俩拉进伙。抽烟,上网,恶搞别人,渐渐他开始偏离原来的生活。林子君家有钱,一切玩乐他埋单;潘鑫是个狗头军师,鬼点子最多;而尹瑞一直是个傻不拉叽的小弟角色。

      杀人放火的事三人不会干,但是骗得人家团团转以此为乐倒是常有的事情。尹瑞回想起认识时的情景,突然有个疑问,为什么这两人要拉自己入伙,明明比自己有趣的人多得是。

      晚上,罗萍找来,意外地提出出去散步的要求,虽然是个可爱的女生,但平日里也没有和她有过交集。

      散着步,喝着奶茶,罗萍突然似有深意地问了句:“如果你真的只剩下这最后一天,最想干的是什么?”

      “最想干的啊?”尹瑞挠着头,自己平日里沉溺网游,见天和两个狐朋狗友厮混,突然说起最想干的事,却没有。

      “有没有想和心上人表白之类的?对了,你有喜欢的人吗?”罗萍低下头问,尹瑞没看见她泛红的脸颊,老实地答了句:“还真没有!”

      “真的?”

      罗萍为什么这么激动地凑过脸来,尹瑞有些不解。

      这时校园里的路灯依次亮起,一个人影在树后闪了下,虽然只瞥见一眼,但尹瑞马上认出了这个人,他不就是那个疯子吗?

      他心中一动,一阵不安浮上心头。

      未完 待续...

    上一篇:死亡之旅
      
    下一篇:出租司机的遭遇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