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霍家退婚大结局小说沈靖柔霍景宴沈靖柔全文阅读

    发布时间: 2020-12-15 17:16首页:月暮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阅读()

    那日,我去醉仙楼喝酒,实则不是因为突发奇想,而是那天之前,我曾得圣上口令,去见了见那时还暂被扣在宫里的阿碧。

    我是和霍景宴一起去的。我虽不知道他们夫妻究竟感情如何,却可以从他得知阿碧是奸细的态度里看出来,他对阿碧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喜欢。

    发现这一点以后,我的心里难免起了点嫌隙——他毕竟娶了阿碧,却不是因为喜欢,就是因为那些可笑又幼稚的原因。

    我谢过替我开门的内侍,缓步迈进有些荒凉的宫里,霍景宴低头沉默地跟着我身后。

    时隔半年,我又一次见到了这个人。而此时,我竟不知道称呼她什么才好。她坐在房间的椅子上,形容不见憔悴,一头青丝散落在肩上,见了我,竟还微微微笑。

    她的眉眼间已经再找不到一丝陪伴我三年的阿碧的身影,阿碧温柔似水,长我几岁,说话总是轻轻柔柔的。

    也没有一丝沈清容的身影,至少没有做沈家义女时的局促,也没有霍家夫人的高傲。这时,我才想起来,原来她这样的人,曾经有过这样多的模样。

    而现在的她,神色从容,眉眼舒展,露出高傲的脖颈。我看不出来,她是怎样的人。

    我哽了半天,只好说:「你——」

    她似乎知道我要说什么,微笑着说:「白瑾兆。」

    白瑾兆……这应该是她的汉人母亲给她起的名字……那么,那么疼爱她的铁木次,没有给她起胡人名字吗?

    她又一次洞悉了我的欲言又止,嘴角弯起的弧度逾深:「我没有胡人名字。」

    「因为我一出生,就在汉人的群居处长大。」

    她似乎是憋的久了,一见着我,就一股脑地把自己的故事全都倒了出来。

    ——胡汉交地有一处汉人群居地,里头有家还算富裕的人家,姓白。

    白家有个女儿,长得很漂亮,方圆几里的男子都想娶她回家,但白家老爷说,要再挑挑,挑到最好的,再考虑要不要嫁女儿。

    白家的女儿从小被父亲娇养着,养的对外面好奇极了,有天跑到外头的小溪里泡脚,遇到了一个胡人男子。

    胡人男子自称叫铁木次,他带着白家的小女儿策马扬鞭,很快,两人坠入爱河。

    本来以为,铁木次只是个普通的胡人男子,直到谈婚论嫁,白姑娘才发现,原来他是胡人里首领那一支的王子,虽然他那一支没落,族人却自认高贵,不愿铁木次娶低贱的汉人女子,还自作主张,给他送了三四个胡人侍妾。

    铁木次的骑射是胡人里一顶一的。他不会甘愿就此被族人逐出,从此自甘平凡,白家女儿很了解他。

    铁木次却真的很疼爱她,为了她,和族人起了冲突,可是族里的长辈不愿失去这样一个当首领的苗子,铁木次被打得遍体鳞伤。

    白家的女儿含泪离开了他。后来,才发现,她怀上了铁木次的孩子。

    铁木次发了狠,带领族人发动了内乱,他想,如果,如果快点当上首领,就可以赶快把心爱的女孩带回家。

    可是这场内乱打了三个月,他几乎众叛亲离,输得一干二净,差点被处死。虽然没死,但是他却不得不东躲西藏的生活,只能四下和女孩私会。

    女孩真的很傻,将怀孕的事情告诉父亲,父亲气得头脑发昏,急着给她张罗亲事,她不愿意欺骗别人,也不愿意嫁给别人,自己把自己怀孕的事散了出去,父亲气得昏倒,气血攻心,竟然就这样,撒手去了。

    女孩心如死灰,心爱的男人没办法娶她,最爱他的父亲也撒手人寰。

    就这样,生下来两个人的女儿。

    铁木次没办法长期露面,在白瑾兆所剩无几的记忆里,父亲三个月才会出现一次,每次出现,都会带着好吃的过来,但是身上总有无尽的伤痕。

    白瑾兆八岁的时候,铁木次照例在深夜出现,他脸上挂着虽然勉强,却还是尽显慈爱的笑意,她母亲沉默地帮他上药、换衣服,最后,低声说:「这样的日子,究竟什么时候才到头。」

    铁木次的笑僵在脸上。

    「再两年……再等你两年,如果还不行,我就……」小小的白瑾兆并不知道,母亲脸上那堪称支离破碎的神色,究竟是为了什么。

    铁木次那天以后,再也没来过。

    春去秋来,胡人又一次爆发了动乱,而这一次,比几年前的规模更大、有更多的人参与。

    白瑾兆看着母亲日日在门口望着远方,喃喃自语:「你费劲苦心引发的动乱……」她目之所及,人心惶惶,「真的是对的吗……」

    死了,全都死了。

    没有人知道铁木次是怎么在孤立无援的情况下杀出这样一条血路,也没有知道铁木次是怎么让前首领的长子对他俯首称臣,但是他就是做到了,他就是被大部分人推举,成为了胡人的新统领。

    那一年,白瑾兆十一岁,母亲脸上出现了久违的笑意,母亲说,阿爸成功了,她就要成为胡人的小帝姬了。

    可是,事态却并没有如此发展。

    铁木次的成功并不是他一个人的功勋,这背后有许许多多忠心的追随他的下属的心血,他们难以置信他们费尽心思推选的首领,居然要娶一个汉人做正室,要他们对两个汉族母女俯首称臣。

    铁木次和他们据理力争,他不愿自己忠心的下士对他失望,内心深处,从王子变成逃犯的生活,他也不想再经历第二次。

    下属们提了一个很过分的要求——去母留子。

    白瑾兆身为铁木次的骨血,成为帝姬是他们唯一可以接受的,但是白瑾兆的母亲,不行。

    铁木次的焦头烂额,母亲的以泪洗面,让白瑾兆出人意料的早熟起来。

    白瑾兆微笑着说:「我的父亲说,他很疼爱我们母女。」此时,她脸上的笑容还是那么纯净,甚至可以找寻到一丝身为阿碧时的温柔,可是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恶意、怨气,「所以,他为了保全我的母亲,把我丢到了中原,让我自生自灭。」

    铁木次和下属据理力争,下属只能做出最后的退步——两个人,只能留下一个。

    铁木次忍着痛,勉强地带上笑容,对仰着脖子要一向疼爱她的父亲抱的白瑾兆说:「阿兆乖,跟阿爸走,阿爸带你去中原玩。」

    铁木次把白瑾兆送给了中原的一个汉人夫妻抚养。这位掌握全局的胡人统领没有算到,这对夫妻贪婪又卑鄙,拿到他给他们的抚养费以后,转手就把白瑾兆卖了,卷铺盖逃跑了。

    白瑾兆就这样,在十二岁这年,在中原颠沛流离,尝尽人生苦痛,一路北上,到了京都这年,已经是十五岁了。

    她想破脑袋也没想到,只是让她来京城看看的阿爸,怎么就把她卖给了这群只会打骂的老太婆,她的身上,几乎没有一块好地。

    「母亲说,我会是胡人最高贵的帝姬。」白瑾兆终于露出了她平和以下的恶意,笑得恶劣极了,「是这样的帝姬吗?」她撩开自己衣袖,惊呆了我——她雪白的藕臂上,几乎全是伤疤。

    「他说,他疼我,查到我在京城,还给我安排了人,尽力让我过的好。」

    「他让我在别人家做了三年婢女,他说他对我好?」

    「有人不想看我得到胡人的承认,要杀了我,他叫我再忍忍,这叫对我好?」

    「所以,他们这样的人,这样恶毒的人,怎么配如此轻松地就得到成功呢?」

    白瑾兆表情晦暗不定。可是很快,她又恢复了平静。

    「沈家很好,你们一家对我对我都很好……」她喃喃说,「就当这是我送你们的礼物吧。」

    我沉默半晌,才艰难地说:「所以,你是故意的,故意让我发现端倪的?」

    她说:「打从那次刺杀,我就知道,你已经对我起疑了。顺水推舟罢了。」

    我的神色几经变换,眼角不断瞟过霍景宴。他一直低着头,沉默着,缩在墙角的角落,几乎快要与黑暗融为一体。

    白瑾兆顺着我的目光,看到霍景宴,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弧度:「霍公子也在。」

    我的目光在二人身上打量了半晌,明知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开口了:「……你们……?」

    白瑾兆似乎是打定了主意要将我的所有困惑都解开似的,无不讥讽地说:「霍公子和我,从来就没什么感情。」

    「……是我对不起你。」霍景宴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他娶我,不过是因为他爹罢了。」白瑾兆淡淡地说。

    我才知道,原来,还有这么一段故事。

    霍家叔叔并没有我想象的这么慈眉善目,他是商人起家,做事总是以自己的利益为先,在霍家贵妃还在宫里寸步难行的时候,他就已经以国舅自居,看不上我家爹爹只有五品的官职了,即使他步入仕途还有我爹的一大部分功劳。

    「……他要毁约?」我一时有些梗塞。

    「是啊……」霍景宴叹了口气,轻声说。

    「即使我难以置信,但他却很坚持,说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不听也得听。」

    「那时我就想这样牢笼一般的生活,我要过到几时,这辈子,我能逃出来吗?」

    「只有我娶了沈家的婢女,他才会觉得脸面挂不住,继续和沈家的婚约,才能……」霍景宴脸上竟然有一丝茫然,「保住你……」

    「是呀……做了这么多,只不过是为了保住你。」白瑾兆玩味地说,「就连选中我,也无非是因为我贴身伺候你三年,一举一动,都可以像极了你。」

    「但是这样无趣极了,后来,我就不想做了。」

    「说够了吗?」我终于忍无可忍。

    「你不会以为,你这是为我好吧?」我难以置信。

    「你不过就是在自我感动罢了!你娶阿碧,有没有想过我会难过?若她不是胡人帝姬,你就毁了她一生!这世上有这么多办法可以保住我,你为什么选了这一种?还不是为了你自己!」

    霍景宴的声音十分低落:「是,我知道……」

    仿若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我一时间心情十分复杂,千言万语都梗在嘴边,不知道说些什么才好。

    言尽于此,我也没有任何还想问的了,无力地挥挥手,赶着霍景宴赶快出去。

    外头的庭院有微风吹过,在院子里打着转,我有些冷,瑟缩了一下脖子。

    忽而,我回头看了一眼。

    白瑾兆端坐在椅子上,已经变得面无表情,不知道在想什么了。

    「……铁木次一听说你被俘,就立刻退兵了。」半晌,我说,「他连你一根手指头也舍不得伤,其实他对你的父爱,远大于你的想象。」

    「任谁都知道,如今的胡汉边地,已经没有那么深的隔阂了。如今汉人也可以被胡人启用,不再被当成低贱的奴隶。想必,铁木次功不可没。」

    我深吸一口气,诚恳地说:「放下心中的心结,才好面对未来。」

    说罢,我摆了摆手,心道自己真是多管闲事,一边走,一边还是忍不住留下一句:「你是白瑾兆,也是阿碧,阿碧对我的好,我永远不会忘。」

    我没有再看她的神色,只是荒凉的院子里,忽而传来有人低低的抽泣。

    (番外完)

    本文出自月暮鬼故事网,转载需带上本文链接地址:http://www.yuemucn.com/gaoxiao/9431.html

    上一篇:[完结]傅少宠妻如宝小说_苏锦棠傅北尧全章节阅读
      
    下一篇:爱之鬼的报复(中)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月暮鬼故事
    月暮鬼故事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词语大百科 - 故事会 - 未解之谜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地图    手机版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 蜀ICP备1803666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