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子夜琴声

    发布时间: 2020-06-14 16:58首页:月暮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阅读()

        一、
        夏风徐徐,浓浓的海风不断变幻着它的味觉,缕缕咸意在扩散弥漫着这片海岸领空,对对男女,各式游人踏着浪涛伴着这震耳欲聋海涛击岸声响他们来到这里。
        有二个最醒目的游人也在这海边上散步,他们是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是某音乐学院的即将毕业的学生。
        男的叫冯楚宇,他的女朋友叫,李晓倩。
        冯楚宇挑起英俊的眉峰说,“晓倩,我为你写了首歌,没来得及谱曲。”
        美丽的眸子望着眼前这个高高帅帅,风流倜傥,要在音乐学院数一数二的高才生说;
        “哦,是这样?你真有心,念出来听听。”
        “你不可取笑我,不然,我只会唱给自己听。”
        是醇厚的有着磁性声音的回答,那个音节真好听。不知多少少女为他着迷,都想拥有他,自己真是荣幸,哪个诸多女孩们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却把丘比特箭儿射向了她,是校花的她李晓倩。
        “小气,你不念?啊!”
        一个大浪打来,他二人早站在海水中里,李晓倩的裙子被浪花高高抛起,更把她玄幻的如凌波仙子生出水中一样美丽。
        李晓倩她笑吟吟的再听,更有一双含情脉脉的似醉如痴的眼睛望着她李晓倩在那里吟赋,吟赋着他从心底走出对她的爱。
        “我想对你说,我爱你。
        虽然,我爱奴,这三字它很庸俗,不是那么华丽,
        它还有几分平庸,那是我的真心。
        我想靠近你,把那悄悄话儿时时频临。
        只愿你那开心的一笑。”
        “楚宇,只,愿你那开心的一笑。一笑的笑字、这笑字虽好,这句你没有在韵上?”
        “噢,晓倩,你再听。”
        “只,愿你我从此不在离分。”
        “不行,楚宇,你好坏,你有备而来。这二句,楚宇我都喜欢,不管它们在不在韵上我都喜欢。你在往下吟赋。”
        “我,不要你我做那纷飞的孔雀,东南的方向它没有甘霖。
        我是梧桐,凤凰于飞,就停在我们的馨衾。”
        “楚宇,它的第二段,你再吟来?”
        “晓倩,我突然来了新的灵感我,再作一首,想听吗?”
        “楚宇,你真好,我,想听,想听。”
        “晓倩,你听;
        一缕相思,我送上了白云。二地眷念,我对着高山轻吟。
        在河水的浪花里,只有,我对你的爱它会保存。
        它被河水拥有,它被鱼儿撷取,它,又被春风儿摄走,
        那爱你的吟赋,将会万物入沁,在它们的繁衍生息中,
        我对你的情,直至成为被爱的甘霖。”
        “楚宇,你的心我收下,你的情我将谱上曲子为我们的爱燃烧。楚宇,你听着,我要用二种风格谱成。这,你对我的爱,我要让这美丽的歌曲在人间传渡,分享,我们的幸福。”
        “楚宇,我爱你。”
        “晓倩,晓倩,好,全听你的。你就为我们的爱,谱上更动听的曲子吧。让这爱情之花开满天涯海角。”
        “好,楚宇,你听我说,这第一首,我要谱上古典音乐,我让它唱出化蝶般的美丽。”
        “晓倩,真谢你,爱的真谛不只是在字里行间,是在它们有着生命的旋律中让它们再流淌,再升华。”
        “好,楚宇,我这就给你谱,先给你哼唱,你听。不如意的地方你再更改。”
        一个美妙的音符在潮水腾空时,再海浪翻卷中,又在大浪击打着岸边时生成,最后真正成为了他们爱的永恒。
        海浪再度卷起,潮水长得很快,冯楚宇和李晓倩他二人温馨着站在海水里,他们笑着,沐浴着海浪的洗礼,惬意非常。李晓倩高兴着仰着脸问,“楚宇,就要毕业了,你的志向,你的去处,不然,我跟父亲说一声,让他帮忙?”
        “不,晓倩,不用,人生的每一条路,都要跋涉。都有它需要跋涉的理由。每一条路的选择是不由自己,但,自己的天空,需要自己来掌控。我相信自己,只要我有恒心,有毅力,定能达到我自己需要的环境。造就,不是人为,而是自我,这就是我做人的理念。晓倩,谢了,你的好意。”
        突然,还是阳光的笑脸的李晓倩,此时却是哀哀难禁纵有许多话儿要对他说,最后李晓倩还是咽回。她万般柔情带着哭腔说,“我信你楚宇,楚宇,你可要出息,你真的要有出息。要做出一番事业,我、我”
        “对不起,晓倩,我,不是不接纳你的好意,可你,你不了解我这个人,我不喜欢那种裙带关系,那样,我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来,你的家人他们更会看不起我。农村怎样?我会用我的智慧和力量证明我行,我是一个好男人。”
        “我知道,就是因为你有骨气,我,我。”
        李晓倩她再也说不下去,他们的恋爱,她的家人极力反对,她痛苦又不敢把实情在冯楚宇的面前挑明,知道冯楚宇有着傲骨,只要自己说分手,他冯楚宇定不会再度纠缠,所以她只表明他们恋爱遭受家的反对,自己是依然爱着他。
        “晓倩,你懂我心,我要不卑不亢的做人,所以我不是,凤毛麟角,我定会把我所学来的知识积累,学到的知识它定会与日俱增,做我人生奋斗的基石,我要一快一块的踏上。这不是金子铸成的金字塔是我自己营造。”
        李晓倩听完冯楚宇的心声,更有一股,不可名状的喜悦在李晓倩心中升起,她她她,在又一袭海浪卷起之时李晓倩她扑进了冯楚宇的怀里,喃喃自语着说,“爱,就爱,像你这样有自信的人,冯楚宇,我爱你。”
        “哗”海浪再度把他们洗礼,洁白的浪花顷刻顿化作美丽的白沙衣裙,披在了拥有骄傲的公主,李晓倩的身上。
        天有不测风云,正当他们的爱走向通往婚礼殿堂的时候,李晓倩的家生出诸多干扰和不支持,她的那个当着音乐教务主任的父亲竟虎着脸下了最后的通牒,让,李晓倩与冯楚宇彻底分手。因她的父亲早为她选好了人选,此人是音乐学院院长的公子,张志强。
        对于青天的霹雳,李晓倩抗争过,但,没有结果,最后是母亲,她流泪满面着劝自己的姑娘,“晓倩,谁家的父母,都是心疼儿女,如果你真是同意和冯楚宇结成姻缘,妈妈我支持你,但,你要想好,不要有,追悔莫及的思想,哪吃苦的日子是你自己选择。到时候就不要怪罪你的父母?你的父亲也是为你好?你在想想,我们不逼你,我也是你父亲的意见,同意,张志强做我的女婿。”
        李晓倩顶着这沉沉重重的压力,每次和冯楚宇约会,看见了他在自己的面前是那样幸福满足,时不时,楚宇还筹划着小家庭的未来,李晓倩她在心里哭泣,并没有实言相告,她还是把家里的反对他们的相处吞回遮掩,没有实言相告。

        日子就这样度过,一天,李父一进门就高声的对自己的妻子嚷道,“明天是星期日,张兄带着他的夫人还有志强,道家做客,你明早准备准备。晓倩回来了没有啊?”
        “干什么?你找她?”
        “好事”
        “是,晓倩的婚事?她会答应吗?”
        “这可由不得她,姑娘是我养的,那个穷小子哼!他就别想,我让他及早死了这份心,我们要把姑娘早点嫁出去,免得这夜长梦多。哼!他呀,想都别想,你只管准备,晓倩的婚事一切有我。”
        她们的婚事就在第二天的酒席宴中定下,几次晓倩要插话,都被严父搪了回去,母亲则是高兴的脸上笑开了花竟帮助着父亲遮掩制止着李晓倩的反对,根本没有让李晓倩说话的机会。李晓倩看到这,对着客人说,“叔叔阿姨,对不起,失陪。”
        众人全当是晓倩姑娘害羞之意也不加理会,当他们夫妇二人怀着高兴的心情送走了客人,客厅里只剩下李父李鹏他自己,妻子则在厨房忙着整理收拾。
        仍然高兴的李父虽然夜很深了他根本就没有睡意,思想着是自己解救了女儿那不靠谱的婚姻,没有让这个金凤凰落入茅草屋。他欣然的坐在客厅品着茶,等候着夫人收拾利落在一起就寝。
        妻子她收拾完毕,高兴的对着自己的丈夫说,“我看晓倩她不高兴,不知她睡了没有,困了你先睡,我去看看她,再解劝解劝,去去就回。”
        母亲爱怜着姑娘推开了李晓倩的房门,
        “啊”
        她惊叫,接着就是更大的一声凄惨的嘶嚎。
        “啊!?女儿……”
        二、
        在客厅,在寂静的子夜,在兴奋的时候李父不亚于听见了是一声霹雳。他慌张跳起嘴里喊着跑向了这里,“怎么了?怎么了啊?”
        “姑娘……”
        是妻子回答和再度惊叫和嘶嚎。在惊叫不止,凄惨的声音引来了李鹏跑上前询问,“怎么了啊?啊?”
        当他来到姑娘门口向着李晓倩的房间看去,李鹏失声大叫,“女儿,女儿。”
        惊得他连连喊着姑娘的名字瘫倒在地,他喊叫着,扭头去看妻子。
        “女儿……女儿,都是爸爸我不好,我的晓倩。”
        母亲早昏厥过去,他二人双双瘫倒在女儿的房门外,眼前的景象是那样摄魂惊魄。
        女儿李晓倩的房屋里,在她的窗户前窗帘处,一个身体在那里悬挂,凳子倒在一旁。床铺是整整洁洁,收拾的干干净净。李父李鹏快速爬起摇醒昏厥中的妻子他直奔姑娘跑去,他边跑边狂喊着,“快快,拿剪子,你快快站在凳子上把绳子剪断,快,快。”
        母亲按照父亲的指挥慌忙跑出寻找着剪子,又快速跑回听从着丈夫吩咐,“你看好,你看好,你要看好看准,用一只手去剪,用另一只手你要先捏住姑娘的鼻子,不要堵上她的嘴,快剪。”
        李父李鹏早跑上前抱住自己的姑娘,则用一只手堵住了晓倩的肛门,大声喊,“捏住鼻子,快剪,剪,你快剪。”
        慈母按照父亲指挥一切照做,李鹏轻轻把自己的姑娘放到她的睡床上,自己小心翼翼调整好姑娘身子底下自己的手,则对着妻子说,“快把手松开,一二、松开。快快,快。”
        李鹏快速拿出堵在女儿肛门上的手看着妻子已经把捏女儿鼻子上的手松开,他冲上前给姑娘坐着脉搏启动高声大喊着,“你还傻愣着啥?看看她有没有气,试试她的鼻息,再看看她有没有呼吸?快快快。”
        在惊慌中,李母按照丈夫的指挥一切照做,姑娘,李晓倩她她她没有一丝气息,她她李晓倩,早已是,魂飞天国。
        母亲,李晓倩的母亲就愣愣的站在了哪里,她一动不动,最后是嚎啕大哭,是凄惨着狂喊。
        “女儿,我的晓倩,啊啊”
        顿飞香魂天国去,一路悲愤相思习。等盼千年莲理会,轻烟却化南北西。
        “怎样有气吗?有气吗?她还有气吗?你你……你是哭个啥?”
        明知故问的李鹏,得来却是妻子悲哀的嘶嚎,不加理会他。
        “啊……啊”是父亲痛苦的嚎叫
        疯了似的李鹏用力快速的仍在做,做着脉搏启动,一切都晚了,李晓倩她的身体已经僵硬多时了。
        欲哭无泪,受到高度恐慌与惊吓的这对中年夫妇此时却慌了手脚,乱了心智,他二人双双都瘫坐了女儿李晓倩的床下。
        “晓倩”
        “女儿……是爸爸不……”
        死去者再不能复生。
        李鹏看着床上的女儿的尸体悲哀愧疚着对妻子说,“我,我,对不……我……”
        早有一只手掩住了丈夫的嘴,那噙着泪儿的眼睛在示意在示意着,“不要说,你不要再说了。”
        夫妇二人含着眼泪为姑娘料理着后事,他们心痛姑娘没有把李晓倩火化,在这里,有个风俗,有着不成条文的规矩,没有出阁的姑娘不能入殓,要是疼爱她入殓,那就葬埋的浅浅的,做上一幅薄薄没有底面的棺椁下葬。李鹏找了一个地界,再把自己的女儿李晓倩掩埋。

        当冯楚宇知道了这个噩耗,他病了一个多月,三个月以后,他跟踪了李晓倩的家人,知道了李晓倩埋葬的地点,他时常来到这里为她祭奠叙说自己对她的相思苦情。
        在李晓倩死去的一年过后,在一个夜黑人静的子夜,一个身影在子夜出现,出现在李晓倩的坟墓前。他在那里挖掘,挖掘。
        冯楚宇终于把葬了一年之久的李晓倩的坟墓挖开,不知他,哪里来的胆量,不惧怕,更顾不得肮脏,早用自己带来的床单把早已变成的骷髅似的遗骸包裹,她的衣服在风中和包裹中再度风化。冯楚宇慌忙又把坟墓整理好,看看不露什么破绽,不会被她的家人发现警觉,他就抱着这具李晓倩的骨骸回到了自己家里。
        他的家住在农村,这是老少七口之家,哥哥嫂子还有个小侄子,小侄子今年四毛岁他叫毛毛,他和爸妈三人住在东屋,他的爷爷奶奶住在西屋,冯楚宇自己则住进西厢房。
        冯楚宇他回到自己家中,把门窗挡好,一切整理完毕,冯楚宇颤抖着手把被单打开,他的眼前早已是一具完整的骷髅骨骸呈现,阴森恐怖,此时的他先是一惊,心儿在一紧又一抓,他的整个人全不见,也不是了当初挖坟茔的状态。他倒退着步伐,他浑身抖动,他毛骨悚然,当他怀着忐忑不安的心里,战战兢兢,抖抖嗦嗦,再看着被自己带回来这阴森森的骨骸时,他被惊怵的连连后退着。伸出去的手就停在了半空,最后是哆嗦着,喃喃自语着说,“晓倩,晓倩你、你不要吓我,不要。”
        即刻,整个房间屋内,空阔阴森布满,整个房间似乎有寒冷阵阵袭来,慢慢悄悄盈布。寒冷骤间飙升,冷的他竟哆嗦着嘴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儿。
        “别吓我,你你不要吓我……晓倩”
        他怕着躲着连连后退着,没有退路他的身后是一面墙,冯楚宇的身体紧紧贴在了墙上,惊恐着说,
        “晓倩、不要吓我。”
        “你你你,不要吓我。”
        “我想你,我……想你……实在打熬不过……才,惊动了你。”
        “请你原谅我,我的举动,我想你,我想你,想你……晓倩。”凄惨的声音伴着哭声掩去了狰狞中的恐怖,那具白骨在日光灯的折射下不显得是那样阴森刺眼,这瘆瘆氤氲在慢慢退去减少,最后散尽。
        更有一个,连自己也感到吃惊的声音在鼓励着,回答着他此时的惊恐心里。“楚宇,不要怕。”
        “你为什么要怕?楚宇?这是你的爱人,李晓倩,你不要怕,大胆着,你走上前。”
        楚宇顷刻间被这个声音,这番话语稳住,冯楚宇他不再哆嗦,身体的各个部位也不感有寒意袭击,更不感觉寒冷是从自己脊背蜂拥传来。
        那个声音再度明朗而又响亮,是带着责怪略有教训的口吻在他的耳畔响起洞穿,最后洞穿了整个房屋,那个声音还在慢慢散散。
        “楚宇,不要害怕,眼前就是你爱的人,你要大着胆子看。”
        “你看看,看看,看看她对爱的纯、对情的真。”
        “楚宇,为什么,你,要害怕?你要害怕?这就是你的爱人,这就是,李晓倩的骨骸,你倒是怕个啥?”
        “你怕,什么?冯楚宇”
        “她,为了证明爱你,连死她都不怕,为你殉情?”
        “你是,懦夫,你不佩,你,不佩,她,爱你。”
        “你,不佩,她为你一死,懦夫,对爱不忠不义之人,冯楚宇,你不佩!”
        阴森浓重合着紧张略见寒冷的空气压的冯楚宇透不过气来,他,心头一酸,竟喃喃自言自语着叨念,叨念着。
        “晓倩,晓倩,我,我不佩,不佩你对我的爱,对我的爱殉情。”
        “晓倩,对不起,对不起你,晓倩。”
        “晓倩,你你,你证明你的爱,因为爱,你断送了你年轻的性命,而我,而我?”
        有一股谴责的更悲伤的情怀在他身体里燃烧。突然,冯楚宇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步步逼近那具遗骸,冯楚宇他,悲悲切切的叨念,顷刻,传出是凄惨的哀嚎,他哀嚎着说;
        “晓倩,晓倩……我想你,我想你,我,想你。”
        古人云,人死赛猛虎,虎死赛绵羊。此时的冯楚宇肝肠寸断,早没有了惊恐失色之态,他的思念相思之情毫无保留的呈现,呈现为了爱,献出生命的李晓倩的遗骸骷髅前。
        冯楚宇他痛贯心膂,举手轻去抚摸眼前这具遗骸,早没有了惧怕,在哪个曾经是自己搂抱过无数次的遗骸上慢慢抚摸,寸寸抚去,她的心中沸油走过。他的缕缕柔情慢慢融汇,融汇这早已变作白骨的身上,他他他,声泪俱下,抢天哭地,悲愤嚎啕着,大悲填胸的冯楚宇仰头,谴天责地,怒嚎,怒嚎着。只有那,那不敢发出的高分贝是多么再吞回胸田,凄惨之状,吞血诉说,诉说着,他的爱。
        “啊……啊……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天哪,天那?你你,你是这样,残忍?这样残忍?啊……”
        他竟昏厥趴在了李晓倩的遗骸上。
        是凉?是暖?是人鬼殊途哦?冯楚宇在万分悲哀中,又在爱的延续中醒来。他看着自己的心爱,看着心中升起诸多的美好都是来自这位眼前人,不,现已经成为了阴森森的白骨,他他重新扑倒在了那具白骨上李晓倩的骷髅上。
        “晓倩,对不起,是我,是我,害了你,晓倩。”
        一年多的异地相思,生死相距,眷想此时在冯楚宇胸中燃沸,他,再也不能憋闷在他的心中,他悲情难止,竟管他哭罢多时,哀嚎声,声声在变,声声嘶哑,冯楚宇黯然销魂般在哪里呆呆看着,看着这,眼前他的最爱,横在自己眼前的这伤他入魄的遗骸。他吞声忍泪不忍自己的眼泪掉到李晓倩的遗骸上,那万箭穿心,零刀慢割的疼痛他他,再度禁忍,他慢慢举手在哪个早已失去容颜的颊骨骨上抚摸,抚摸那曾时美丽的容颜。
        油从心间过的痛疼,他含泪,不让它流下,惊了心爱人的魂魄。
        冯楚宇看着这面前他的最爱,李晓倩。他慢慢跪在了地下,跪在了他的爱人,李晓倩的遗骸前。
        “咣咣咣”
        三个响头磕罢,一阵阵绞痛传来,他的心是无比的痛。眼前的李晓倩她虽然早已失去的容颜,他们现已是人鬼殊途,纵有那万语千言,他向谁人诉说。他泣涕如雨,就这样,只身孤影,对着这个早已不能讲话,就连拥上一拥的搂抱之人,他他他,最后是伤至心田,冯楚宇,欲哭无泪,最后是难以逝去的悲情。
        冯楚宇,自责自哀,呆呆呆呆,愣愣怔怔看着李晓倩遗骸说,“对不起,我现在追悔莫及跟谁人诉说?我错了?”
        “晓倩,是去错了?是我害了你丢掉了性命,对不起,我错了,错了。”
        寂静静的房舍,连曾时的鬼泣也终止了他们的声音。只有哪个声音还在房屋的上空游走。
        “晓倩,晓倩,纵然是爱你,就应,放你一条生路,我好自私,我好自私,我,好自私!”
        “冯楚宇,你你不是男人?你,不是。现今可好,我不单单害了你的性命,我将成为这人间的,行尸走肉,过着这,是什么日子?我和谁?形影相依,我又和谁?形影相对,我的晓倩,晓倩。”
        “啊!我和谁人?我和谁人,晓倩,晓倩。我好悔呀,我好不该,最后逼得你,把这性命葬送。”
        “我的晓倩,晓倩,纵然还有你的生还,我定不会要你为我付出是这样惨重,惨重的代价,我,不是人,我不是人,我,我更不是一个男人,晓倩,晓倩。”
        形孤影单的冯楚宇,悲切难止的冯楚宇他满目凄凉着盯看着,这隔了一道屏障人鬼殊途的李晓倩。那个哭声好个凄凉如似那寒蝉凄切,鸣响在夜空的冯楚宇他仍然是凄泪滚滚而下,哽咽喃语着,叫着他心爱人的名字,“晓倩,晓倩,我,我怎样在苟活、苟活在这人世?啊,晓倩,啊”
        他,大叫着,他倾诉者,他,字字句句含血沁泪的相思与思念,如那,凄风冷雨,飘落扬洒在屋内各处,慢慢飘下钝化做温温痛股挚爱把个这李晓倩的遗骸紧紧再紧紧包裹。
        血泪盈襟,他这血泪盈襟的表白与思念,几度相思,浓情蜜意,他还在,血泪斑斑着表白,最后是,滂沱的,涕泪交下,眼泪却又如此的眷顾,眷顾着他……

        更多精彩故事,请持续关注本站:月暮鬼故事(持续更新中)

    上一篇:黑猫诅咒
      
    下一篇:没有了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