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深山里的故事

    发布时间: 2020-06-29 16:30首页:月暮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阅读()

      桃花村是一座大山里的偏僻小村落,村子里只有少少的几十户人家,村子里的孩子如果想要上中学就要用一个多小时翻过大山去另外一边的桃李县上学。

      那年,桃志只有十六岁,正是要升中学的时候。他的父亲抽了整整一个晚上的旱烟,第二天终究是厚着脸皮借了几十块钱把桃志送进了中学。

      桃志在踏进中学的第一天就下定决心好好学习,报答父母。但也是因为他整天只知道看书,从来不和班上的同学打闹,所以几乎所有的同学都不喜欢他。当然,也有人例外。她就是班里最受同学喜爱的雪莉。雪莉一向富有同情心,自从她发现桃志在后操场啃着馒头看书的时候就不自觉的去注意他。也许是同情,也许是因为他的身影让人看起来很心疼。

      她想要帮助桃志,但她发现桃志自尊心特别强。从不接受任何人的帮助。她试着去接近他,在他去操场吃馒头的时候也去操场边吃馒头边读书,并且试着去问他问题,这样果然吸引了桃志的注意。慢慢的,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

      一转眼便是六年,他们已经成了情侣,桃志也知道了雪莉并不像她一开始那样的贫穷,但他选择了原谅。他在想着等他大学毕业了挣到钱了就向她求婚。但是命运总是喜欢弄人,桃志的父亲病了,在桃志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的第二天. 这就意味着桃志无法再继续上学。他一声不吭的看完了家里的来信,第二天便没了踪影。

      雪莉在怎么找都没有找到桃志的时候,便猜到桃志家遇到了什么困难。她偷了父母的钱打算去找桃志。她想无论什么事都要和桃志一起承担。

      桃花村不像桃李县车来车往,一天只有一班车。雪莉到车站的时候,车子刚刚启动,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班车离尘而去。她无奈的看着班车离去的方向。耸拉着肩膀打算离开。

      “小妹妹,去桃花村吗,我去桃花村送货,拉你一程吧”一个三十四五的白背心男人笑着问。

      “好啊,谢谢叔叔”雪莉高兴的点头,坐上了男人的货车

      车子是绕着山走的,所以比较顺畅一点,男人闲来无事和雪莉唠起了嗑,两人相谈甚欢,转眼中午了,雪莉由于出来的匆忙一口饭都没吃。此刻的她已经饿得饥肠辘辘。

      “小姑娘,饿了吧。喏,吃吧,你阿姨做的”男人随手拿给了雪莉一个水煮蛋。

      “谢谢”雪莉冲着司机甜甜的笑了。毫无防备的吃下了手里的鸡蛋。不一会,雪莉就觉得眼皮很沉重。

      “叔叔,我好困”雪莉模模糊糊的说。

      “困,就睡会吧,到了我叫你”司机依旧笑着说。

      “哦”雪莉说完头一歪睡了过去……她没有发现司机的笑容有那么一丝诡异。

      雪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山洞里,一个男人正背着他在脱衣服。他认出男人就是那个司机。意识到自己碰到了坏人,雪莉连忙想趁男人不注意往外冲去。但是却被早有发现的男人一把拽住了头发。男人粗鲁的把雪莉拖进山洞的最深处。雪莉不停的叫喊着。但是在空无一人的深山里,根本没有人回来救他。

      雪莉感到了无尽的恐惧,她死命的挣扎,指甲在男人的胳膊上留下了长长的印记。她的腿踢在了男人的要害。男人脸上出现痛苦的神色,双手捂住了紧闭着双腿的下体。雪莉趁这个时间跑了出去。但她只来得及跑到洞口。

      “砰”一声重物砸击的声音。雪莉倒了下去,男人手里拿着铁楸出现在她的身后。满脸狰狞的看着倒在地上的雪莉。

      铁楸一下,一下,又一下的击打在倒在地上的雪莉的后脑勺上,在她头颅的下方已经出现了大量的鲜血,白色的脑浆和凌乱的头发混杂在一起,堆积在已经变形的头颅上。

      男人看着已经和身体分离的碎头颅,终于停下了手。转而拉着雪莉的腿拖向了深洞。他的性致并没有因为雪莉惨不忍睹的尸体而减少半分,反而越加强烈。然而,就在他把尸体拖进黑洞的一瞬间,一个模糊的白色影子摇摇晃晃的出现在洞口。影子看了一眼山顶。一块巨石从山顶轰隆隆的滚了下来,严严实实的堵住了山洞的洞口。白影在听到洞内发出了喊叫声的时候,冷笑了一下,渐渐的消散在了空中。

      此刻,桃志正在家里收拾行李。他明天就要出门打工了。

      “志娃,要不咱再借点。这都考上大学了”父亲已经没有了当初的精神,萎靡的躺在床上。

      “您别说了,我已经决定了”桃志头也不回的说,然后走了出去。

      天,慢慢的黑了。桃志已经漫无目地的走了好久。他看了看漆黑的天空,紧了紧衣服转身掉头回家。

      “阿志”很轻很轻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听起来特别清晰。

      “雪莉?”桃志不可置信的回头。却只看到了一片虚无。他苦笑了一下。自己还是对她放不下阿!他沮丧的回头。却看见雪莉就那么安静的站在她的面前。

      “桃志”雪莉缓缓的走向桃志。

      “好好回去上学,叔叔的病会好的”雪莉把一叠钱放进了桃志的手里。她的手很冰。像是冬日里的水。他心疼的想要搂过雪莉,雪莉却挣脱了桃志转身离开。

      “雪莉,你要去哪”桃志想要跟上雪莉。但总是只能保持在不远不近的距离。他从来不知道雪莉有那么快的速度。最后雪莉走进了桃志的家里。

      “雪莉!”桃志喊着雪莉的名字大跨步走进了屋内。但小而简陋的屋内只有躺在床上满脸疑惑的父亲。根本就没有雪莉的身影。

      “爸,你看见雪莉了吗?”桃志焦急的问。

      “没见到有人进来啊”父亲疑惑的说。桃志捏着手里的一叠钱楞在了门口。

      漆黑的洞内男人颓废的坐在地上。饥渴,冰凉,恐惧,在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神经。时间好像过去了很久,他感觉自己会死在这里。雪莉的尸体安静的躺在他的旁边。已经僵硬了很长时间。面对着这唯一可以缓解饥饿的肉体。他终究是一口咬了下去。味道,并不像想象中那么难以下咽呵。

      又过去了很长时间,雪莉的尸体只剩下一副骨架。饥饿再次袭来。没有食物的恐惧充斥着他的心脏,他在黑暗中颤抖着把手指放进了嘴里。咔嚓,手指头被他自己咬掉了,意外的是,一点都不痛。甚至连血也没有流出来。温热的手指被慢慢嚼碎,顺着喉管滑到了胃里。男人露出了陶醉的表情。在他的旁边,一个没有头颅的人影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直到有一天他终于吃掉了他的嘴巴所能吃到的所有的东西。他的审判日才算是真正的到来了。

      “呵呵”一个女声在洞内飘荡。男人恐惧的挪了挪身子,他听出那是雪莉的声音。

      “你是鬼!你要杀我吗”男人不安的问。

      “呵呵”雪莉的声音忽远忽近。

      “大不了一死,我不怕你”男人豁出去的说。

      “我不会杀你,我要让你自己被大自然消灭。呵呵。”雪莉呵呵的笑着说。她的声音突然出现在男人的耳边。

      洞口的石头塌了一块。光线射了进来。同时进来的还有一群苍蝇。男人突然感到一阵疼痛。一直都没有流过的鲜血从他吃掉的手臂大腿的断截处大量的涌了出来。他的身体已经浸在了血水里。苍蝇寻着血味飞到了男人的身上。男人不断的挣扎,但是没有了手脚的他只能无奈的看着大片的苍蝇在自己身上吸食,甚至有的爬到了他的眼球上。他看见雪莉没有头的尸体怀里抱着的属于她的破碎头颅正扭曲着脸微笑。

      “啊!”男人想叫,却被涌入嘴巴的苍蝇堵住了喉管。

      又是过了好长时间,男人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死了,他的身体被说不清的蛆,老鼠,苍蝇蚕食着,他可以感觉他的脑子里也有一直在蠕动的生物。他甚至听得到自己的脑袋被蚕食的声音。他裂开嘴笑了。然后他的脑袋从躯干上掉了下来。那里面已经是虫子最温暖的家。

      雪莉看着身上爬满生物的司机的尸体满意的走了。

      后来,司机的老婆报了案。警察只找到了司机失踪时开的货车,货车被卖给了一个二手车行。警察查看监控,卖车的是同样已经失踪很久的雪莉。

      作者寄语: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上一篇:贝贝魂掉了
      
    下一篇:梦的恐怖故事之赌鬼
    特别声明: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造成任何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网站首页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本站不良内容举报联系客服QQ: 官方微信: 服务热线:

    未经本站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    网站地图

    本站声明:本站故事内容多为杜撰,其宗旨意在打击封建迷信,揭穿伪科学,劝人积极向上。弘扬正能量,传播主旋律!在党的领导下大力发展先进科学文化。

    Copyright © 2002-2019 月暮鬼故事合集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