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原创鬼故事 >

惊悚故事之盗目

时间:2020-04-10 19:41 | 栏目:原创鬼故事 | 点击:

    盲女
    “一、二、三,用力!”
    随着这声号子,我和刘能、张浩奋力拉动手中的撬杠,但面前的石门就是微丝不动,如同泰山一般稳稳地挡住了我们的去路。
    “老、老大。”刘能擦了把额头上的汗,苦着脸对我道:“这、这墓门太厚实了,我们还、还是用炸药吧?”
    “死结巴,这可是地下几十米,把通道炸塌了大家都要被活埋在这儿,你活够了自己找个地方上吊去,别祸害我们!”还没等我说话,张浩立即一口盐汽水喷过去。
    听张浩叫自己结巴,刘能立即火冒三丈,正要开口骂回去,我已经走上前用手分开了两个人。
    “要吵回家吵去!”我不带好气地送两人一对白眼儿,接着却放缓了语调,转过头问站在后面、面目清秀的黑衣女子道: “九姑娘,你有什么办法吗?”
    九姑娘是个盲女,因为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所以被她那个摸金校尉的老爹培养成灵媒,自小便可通晓阴阳、预测吉凶,对下墓盗宝的帮助极大。
    九姑娘并没有立即回答我的话,反而蹙起柳眉,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周围一下子静了下来。
    我正等着九姑娘开口,却听到刘能颤巍巍地道:“老、老大,里面有声音。”
    “什么声音?”我问刘能说。更多精彩故事,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鬼爷讲鬼
    “你、你听。”刘能指了指墓门道。
    我愣了一下,狐疑地将耳朵贴在墓门上,果然听到里面发出乒乒乓乓的响声,好像墓室里有什么人在撬动墓门,听起来比我们在外面千的还要热火朝天。
    “被人捷足先登了?”我不由心灰意冷起来。为了得到这座古墓的消息,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并且还请来了堪称盗墓界金手指的九姑娘助阵。这要是被人抢了去,我非得吐一口老血不可。
    “不对,里面的绝不是摸金校尉。”九姑娘虽然看不见,但听力却异常敏锐,开口道, “一般人下斗不管成功与否都会从原路返回,绝少在墓室停留的,毕竟地下阴气太重,呆久了会折损阳寿。”
    “也许他们出了意外,来时的路被封住了。”我猜测道。
    “也不会,这声音杂乱得很。”九姑娘试探着向前走了两步,将手贴在墓门上,口中道, “与其说这些东西在撬门,不如说它们在撞门,用血肉之躯与石门相撞,对正常人来说那是找死,除非它们不是人!”
    听了九姑娘的话,我脸色忽明忽暗起来,虽然排除了被人捷足先登的可能,但她话中用“东西”这两个字,说明里面撞击墓门的绝不会是人。

    “这墓门造得这么结实,也许并不是为了防止我们进去,而是为了不让里面的东西出来。”九姑娘微微颔首道, “这座墓有点儿邪门儿,里面一定十分凶险,我们现在离开还不晚。”
    我转头看了看刘能和张浩,两个人都是满脸不服气地站在那里,一副不想菩罢甘休的模样。
    我于是笑着道: “九姑娘多虑了,我们三个下的斗也不少了,还没见过哪座墓是‘我家墓门常打开,开放怀抱等你来’的,所谓富贵险中求就是这个道理。”顿了一下,我话锋一转道, “而且为了打探这座墓的消息,我真金白银花了不少,要是在这里收手,不但折了老本,恐怕连姑娘的酬劳都没了着落。”
    听了我的话,九姑娘叹了口气道: “既然如此,那就检查一下墓门周围是否有机关。”
    “机关?”还没等我说话,刘能和张浩已经趴在墓门口搜索起来。
    尸语
    沉重的墓门缓缓开启,黑暗从墓室中汹涌而出,我们几个人的心也随之绷紧到极点。
    让我们感觉意外的是,墓室中空荡荡的,并没有我们想象中的那些妖魔鬼怪扑出来。用强光手电向墓室内照射一番,确定没有危险,我们这才小心翼翼地走了进去。
    这间墓室很宽敞,四周的墓壁上是一幅幅镂空的壁画,上面雕刻的多是一些栩栩如生的士兵形象。不过这种壁画价值不大,我随意扫视了一下,并没有将其放在心上。在墓室四周矗立着四根巨大的金丝楠木柱子,中央的平台上放着一口鎏金打造的棺材,看得出这位墓主生前地位非比寻常。不等我吩咐,刘能、张浩两个人已经轻车熟路地撬动起棺材,很快他们便将沉重的棺材盖掀了起来,露出里面一具穿着金色袍子的女尸。
    女尸全身珠光宝气,头戴凤金冠,口含宝珠,身体周围堆满了各种陪葬用的金银饰品。女尸保存的也很好,从五官的轮廓来看,她生前应该是个美人,只可惜,她的额头有一道碗口大的疤痕,将一切的美感破坏殆尽。

    “这么大的封口珠!”张浩惊叫一声,伸手就去抠女尸口中的珠子。
    我还没来得及阻止,女尸口中的珠子就被张浩硬生生地抠了出来。就在此时,一股黑烟毫无征兆地从女尸嘴巴里喷了出来。
    “尸气!”看到那股黑烟迎面扑来,我下意识地屏住呼吸,并迅速后退,这是作为一个摸金校尉的基本素质。
    那女尸的嘴巴好像个大烟囱似的,尸气足足向外喷射了半分多钟,这才逐渐稀薄起来。当尸气散了散,我才大口吸起气来,并迅速咽下几粒特制的药丸。
    四下看了看,我不由地感觉有些心惊:张浩和刘能都从墓室的角落中走了出来,可九姑娘却不见了踪影。搜寻了整座墓室,我们终于确定,九姑娘就这样神秘地消失在了这座墓穴之中。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之际,刘能忽然拉了拉我的衣角,用手指向放置棺材的那个高台。这让我一下子反应过来,对啊!墓室里还有个地方我们没找,那就是装着女尸的棺材。
    但刚刚一回头,我却感觉有些毛骨悚然:只见张浩正站在棺材前面,躬下身子,将耳朵紧贴在那具女尸的面前。我隐约看到女尸嘴巴一张一合,似乎在和张浩讲述着什么。
    “这是什么情况?”我顿时就蒙了,自己下的墓也不算少了,被从棺材里钻出来的僵尸追得到处跑也有过,不过像这具女尸般,只想跟人说说悄悄话的我还从没见过!它在说什么,给张浩讲鬼故事吗?
    我和刘能对视一眼,接着一起抄起家伙向那口棺材走去。就在此时,张浩猛然转过头,赤红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扭曲的面孔好像被恶鬼附身一般。看到张浩如此模样,我的第一个想法就是他被鬼上身了,而且我刚才的确看到有个白色的影子伴随尸气从女尸口中钻出来。
    “能儿,跟我上去制住他。”我掏出一个黑驴蹄子, “否则一旦阴气人体,想救他也来不及了。”
    就在我准备迈步上前,刘能却忽然拦住我道: “小心有诈。”
    “哦?”我愣了一下,不明白刘能的意思。
    “张浩窥探你的位子很久了,你确定他真的只是被鬼附身,而不是打算借着这个由头置你于死地吗?”刘能沉声道。
    “不会吧!为什么要在墓中对我下杀手呢?他平时有大把机会对付我。”我用怀疑得口吻道。
    “没有人愿意背上杀老大的罪名。”说着,刘能抄起洛阳铲,狠声道, “老大,现在这种情况,不解决了张浩死的就是我们,动手吧!”
    我点点头,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张浩,慢慢握紧拳头,接着猛然回身一拳,击中了刘能的下巴。
    刘能猝不及防,发出一声惨嚎,口中叫道:“老大,你在干什么?”
    “哼,我看真正被附身的人是你!”我就像饿虎扑食般将刘能压在身下,“你结巴的毛病忽然好了,这还不明显吗?”

    更多精彩故事,请持续关注本站:月暮鬼故事(持续更新中)


    尸魅
    此时,张浩也跑过来,跟我一起将刘能制住。
    “老大英明。”张浩擦了擦冷汗道, “我刚才觉得奇怪,所以才上前查看,那封口珠上果然写着用来镇压女尸的咒文。”
    刚刚把刘能捆住,我转头向棺材看了一眼,却又是吓得魂飞魄散。
    那具女尸不知何时居然坐了起来,她的头转向我们的方向,额头上那条疤痕居然缓缓裂开了,露出里面那只闪烁着幽光的眼睛。刹那间,我只感觉墓室中狂风大作,从四周黑暗的角落站起来一个个“人”影,那些“人”行动有些怪异,就这样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包围过来。
    “大胆刁民,居然擅闯本王宝殿,尔等可知罪?”一个威严的女声居然从刘能口中冒了出来。
    我和张浩都惊出一身冷汗,借着昏暗的灯光看过去,那些黑影居然是一个个穿着铁甲的战士,它们居然从壁画中走了出来,就这样活生生的站在我们面前。
    我牙齿微微打颤,握着洛阳铲的手中全是冷汗。干摸金校尉这么久还从没遇到过这样诡异的事情,画上的人居然活过来了,这他妈的不科学啊!就在此时,我忽然感觉胸口一阵滚烫,于是急忙向胸前的衣襟摸过去,却发现随身佩戴的驱邪古玉居然碎成了几块,其中一块甚至深深的地扎进了我的皮肉之中。
    我顿时感觉一股凉意从胸口涌遍全身,脑子里眩晕的感觉也被这股凉意驱散。定眼向四周看过去,我才发现,那些向我们围过来的哪是什么铁甲战士,明明是一群腐烂的尸魅。
    尸魅是僵尸的一种,准确地说是异化了的僵尸。眼前的这群尸魅大都是一个个肉球,而胳膊、大腿、脑袋这些身体零件毫无规则地插在这个肉球上的。很多尸魅是两个或者更多僵尸组合而成的,一个肉球上粘着三四张脸,七八只手脚,好像个怪异的大蜘蛛似的,看一眼都能让人鸡皮疙瘩掉一地。
    不过既然知道对方并不是妖物,我心中便有底了,逃生的欲望也更加强烈。
    这时候也顾不得被附身的刘能了,我随手一巴掌将张浩打醒,强拉着依旧迷糊的他快步向后退去。眼前这群尸魅并不好对付,凭我们两个贸然冲上去拼命,那绝对是找死的节奏。在出口被堵住的情况下,我们必须另寻一条路。

    我们退到高台下方,这里正是九姑娘刚才站过的地方。人不是鬼怪,不可能凭空消失,所以我判断这地方一定有出口。
    “你找出口,我先来应付一下尸魅。”说着,我挥动洛阳铲,一铲拍飞冲在最前面的尸魅,一股浓臭的黑色液体从尸魅身上喷射出来,让我恶心得想吐。更多鬼故事,请微信搜索:鬼爷讲鬼
    接连打翻几个冲上来的尸魅,我一边挥舞着洛阳铲阻止尸魅靠近,一边高声喊道: “老子快撑不住了,找到出口没有?”
    身后没有回答,我心中一惊,暗道:不会被刘能说中了吧,这个张浩一直窥伺我老大的位子,现在终于有机会除掉我,于是趁我跟尸魅搏命的机会,找到出口自己先跑掉了。
    正在我胡思乱想之际,身后忽然传来张浩的声音: “这里有条暗道,老大快来!”
    听了张浩的话,我大喜过望,转过身却又变了脸色。
    食人兽
    只见一个尸魅横在了我和张浩之间,而更多尸魅也从四面八方向我包围过来。我知道此时的情况有多危急,于是一咬牙,不管三七二十一地向挡住我去路的尸魅撞过去。
    尸魅被我一撞,顿时失去平衡向后退去,与此同时我的小腹也传来一阵疼痛。
    不管怎么说,我终于摆脱了那个尸魅,踉跄冲进了暗道。张浩随即合上机关,石板斩断了一个尸魅的手臂之后完全闭合,将其余那些尸魅挡在了外面。
    “老大,你没事吧?”张浩转过头望向我,忽然面色一变,用手指了指我的小腹,声音有些颤抖地道, “你的肚子上……”
    我低头一看,也是吓了一跳,只见一个血淋淋的人头已经在我小腹上咬出个血窟窿,正想往里面钻呢。我一把将那人头抓起来,丢到地上用洛阳铲拍了个稀巴烂。

    此时,我终于松了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而张浩也走过来,给我包扎了伤口。坐在地上休息了一会儿,我才拿出强光手电照了下四周。这是一条长廊,看上去绵延曲折,不知道通向何方。
    “往前走吧!会有出口的。”我给张浩鼓劲儿道。
    张浩苦笑了一下,跟着我站起身,沿着通道向前走去。
    刚刚走出不远,张浩的面色忽然变了,压低了声音道: “有点儿不对劲儿。”
    “什么?”我立即警惕起来。
    “有东西在跟着我们。”张浩神色有些慌张, “我听见了,这声音跟我们在墓门口听到的很像。”
    我急忙用手电向四面八方照了照,却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它们在墙里面。”张浩的声音有些颤抖。
    张浩的话音刚落,通道一边的砖墙好像豆腐般被撞开了个大洞,一只类似鳄鱼般的巨型生物从里面蹿了出来。
    “穿山甲?”张浩惊声问。
    “这是食人甲,性情凶残得很。”我的话还没说完,又有几条食人甲从里面钻了出来。
    “快跑!”说着,我已经向前飞奔而去,而张浩也立即反应过来,紧紧跟在我身后。
    那些食人甲显然不想放过到了嘴边的美食,迈开四爪向我们追了过来。它们速度很快,与我们的距离也越来越近。就在我已经快要绝望的时候,忽然看见前面的通道上方有个缺口。
    “张浩,顶我上去。”我立即高声喊道。
    张浩心领神会,到了那个缺口下方立即蹲下身体,我飞身而起,踩着他的肩膀,爬进了通道上方的缺口之中。
    “拉我上去,那些东西追上来了!”张浩在下面焦急地喊道。我急忙向张浩伸出手,他立即飞身而起,就在此时,我的手却又缩了回去,他顿时抓了个空。
    “老大,你在干什么?”张浩眼中射出不敢相信的光,面色一片死灰。
    “对不起了兄弟,这上面地方窄,只能容纳一个人,所以……”我一脸冷漠地道。
    此时,一只食人甲已经冲到了张浩身后,随即将他扑倒在地,锋利的爪子很快撕破了他的肚皮,肠子立即流淌出来。
    “你这个混蛋,出卖兄弟,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我冷哼一声,暗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更多精彩故事,请持续关注本站:月暮鬼故事(持续更新中)


    险象环生
    眼看着张浩被那几只食人甲吃得骨头部不剩,我心中泛起了阵阵凉意,只希望它们吃饱了能快点儿离开。
    可惜事与愿违,那些食人甲吃了张浩之后并不满足,就这样在下面徘徊起来,显然并不打算轻易放过我。
    正在我焦急万分,思考该怎么逃离这个险境的时候,无意中将一块石头踢落到地上,没想到距离它最近的食人甲居然一下子蹿过去,猛然张口将那块石头咬得四分五裂。
    看到这一幕,我才猛然意识到,这些食人甲在地下呆了这么久,五官早已经退化,它们是靠震动来判断猎物所在的位置,只要不发出声音,它们应该就会失去我的踪迹。想到这里,我静坐在那里,甚至屏住呼吸,但那些食人甲显然并不买账,依然赖在下面不肯挪动一步。
    为什么?我心中暗想,听不到我声音的话,这些畜生不是应该离开吗?忽然我一个激灵,想到除了呼吸引起空气的震动,其实人体还有个最大的振动源,那就是心脏。
    难道那些食人甲敏锐到连心脏的跳动都感觉得到?我暗自心惊。
    思来想去,我终于下定了决心,取出匕首,对着我手腕的动脉狠狠切了下去。一股鲜血从伤口喷射而出,我咬紧牙关,看着喷涌而出的鲜血不为所动。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随着血液流失,心脏跳动也会趋缓,虽然我自己也有失血过多休克的危险,但是只要及时止血还是会有一线生机。渐渐的,眼前开始模糊起来,我靠在石壁上,气息变得微弱,而下面那些食人甲却变得焦躁起来,爬起来四下游荡,显然已经失去了目标。
    那些食人甲果然是依靠震动判断猎物位置的,我用身体里接近二分之一的血液确定了这件事。只是此时我连抬抬手指的力气都没有了,更别说止血了。
    最终,我眼前一黑,就这样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悠悠地转醒,睁开眼睛,只见一个黑衣少女正蹲坐在地上,用手轻轻摩挲着我的脸。而我手腕处的伤口也早已经被包扎好了。
    “九姑娘,你来了。”我看着九姑娘清秀的脸,嘴角溢出一丝笑容。
    九姑娘点点头,带着哭腔道: “你真傻,何必为我这么拼命。”
    我又是一笑道: “看来那个传说是真的,那女尸额头上真的有第三只眼,它一定可以让你重见光明。”
    很明显,我和九姑娘早就认识,并且私下有了婚约。这次下墓为的就是让九姑娘被她老爹毒瞎的眼睛能够重见光明。
    “走吧,时间差不多了。”我一边说,一边用手支撑着墙壁站了起来。
    九姑娘点了点头,扶着我一起沿着通道向回走去。
    通道尽头与墓室相连的暗门果然被破坏了,里面充满了尸臭与鲜血混合的气味。
    我们小心翼翼地走出暗门,外面果然是一片狼藉,地上到处是被撕碎的尸魅和被咬得血肉模糊的食人甲。显然这两方势力在这里展开一场混战,最终两败俱伤。
    我取出洛阳铲,对着一个还没断气的食人甲猛刺过去,就这样结束了它的生命。

    女尸
    “小心女尸的眼睛,它会让你产生幻觉。”九姑娘提醒我道。
    我点点头,带着九姑娘来到装着女尸的棺材旁边,正要伸手去挖它额头下的眼睛,却被一双血淋淋的手抓住了脚踝,整个人失去平衡摔倒在地。
    只见刘能拖着一双断腿向我爬过来,他布满血丝的眼睛死死盯着我,口中含糊不清地道: “你……你骗我们……”
    与此同时,九姑娘发出一声尖叫,棺材里的女尸忽然伸出手,将她整个人拖进了棺材之中。
    我心中担忧九姑娘的安危,急忙挥舞洛阳铲,一铲削掉了刘能半个脑袋,随即将他的尸体踹下高台,接着站起身向棺材跑去。
    棺材中猛然伸出一只手,接着我看到九姑娘抓着一只血淋淋的眼球,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我拿到那只眼睛了。”九姑娘喘了口粗气,接着将那只眼睛放进了自己空洞洞的眼眶之中。那只眼睛迅速与九姑娘的眼眶融合在一起,变得灵动起来。
    我这才松了口气,脸上露出一抹喜色——终于成功了!
    背着九姑娘走出了墓穴,我们坐到山顶的一块岩石上,这里可以望见整个山谷的风景。
    九姑娘将头依偎在我怀中,尽情地享受重见光明的美好和爱情的甜蜜。
    我感觉自己好像做梦一般,心中充满了幸福和喜悦。就在此时,一股淡淡的尸臭味飘进了我的鼻息,那气味……似乎是从九姑娘身上散发出来的。
    我心猛地一跳,忽然想起了九姑娘说的话——那只眼睛会让人产生幻觉。我忽然想到,或许自己从墓穴里背出来的并不是九姑娘,而是那具女尸,真正的九姑娘已经死在了棺材里。
    我深吸了口气,将“九姑娘”抱得更紧了,无所谓了,生活不就是这样真真假假的吗,只要过得开心就好了!

 

    更多精彩故事,请持续关注本站:月暮鬼故事(持续更新中)

上一篇:浮屠劫
  
下一篇:引路钱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