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有鬼找替身

时间:2020-06-25 17:26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对于风水,鬼神略懂的人,都知道,七月的整个月里都不能乱跑,晚上要早点回家,包括去朋友家里也是,最好不要久留。

  但是也有例外的,水鬼一般不按常规出牌。它不分鬼门打开还是什么的,只要有人一靠近它的领域,一有机会,等待已久的它便会把你拉进水里,不得翻身。

  木晓敏就读岭南初中,她为人乐观,积极,身边有不少好朋友。这次为了学校的春游,她准备的行李就差没把自己压成肉酱。

  “我的天啊,木晓敏,我们这是去露营,你以为是搬家么?”好朋友阿欣挖苦道,看着木晓敏背着的包裹如一座山,她感觉额头上瞬间冒出了几条黑线,刷刷刷的竖着。

  “你不懂,这是战略。”

  没错了,她真不懂。

  这次是学校一年一次的户外春游,每年都会举办,木晓敏跟阿欣都是新生。加上她们性格开朗,人长得清秀,自然获得不少师兄的关照。

  一下车,就有两个师兄过来帮忙背东西。安城师兄轻松的提过阿欣背包就往背上背,另一个宏斌师兄打算帮木晓敏背,却被木晓敏拒绝了。她自己可以的,何况她知道自己的背包不是一般人所能驾驭的。

  谁知道宏斌师兄可能是因为被女孩子拒绝觉得面子挂不住,也不管木晓敏同不同意,一直拉过她背上的巨型背包就背上。有那么一瞬间,大家都能看的出来,宏斌的师兄脸一下子都绿了,那个酸爽啊!木晓敏是好银,她没有让师兄给她背的,是师兄硬要拉过去,所以她是无辜的。

  跟着队伍走,大家来到之前选好的位置,开始扎营。

  照着老师安排的工作,有的砍柴,有的生火,有的找水源,有的负责保安工作。

  木晓敏跟阿欣被分配找水源,而其他两个师兄被分配去砍柴。

  “哎,晓敏,我感觉师兄好像很喜欢你哦。”

  阿欣的一句话,木晓敏刚喝进去的果汁喷她一脸。

  “木……晓……敏……”

  阿欣气的咬牙切齿,准备给她敷一个天然的面膜也不带这么玩的。木晓敏连连道歉,态度诚恳。阿欣也只好自认倒霉了,从这次的教训她肯定,确定了,以后要跟木晓敏说话,记得准备一把雨伞,防范于未然。

  阿欣低头冥想自己实在是太聪明了,就听到木晓敏激动的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地方,指着一个方向兴奋的又蹦又跳,感觉是傻子发现了新大陆似的。

  这回真的是发现了新大陆,兜兜转转饶了好几圈,木晓敏发现,这处水源离他们的营地本来就不远。是因为自己的出发方向走错了,硬生生的兜了一个大圈。

  木晓敏赶紧跑回去跟老师报告情况,而阿欣则说自己先清理下脸上的果汁,那感觉黏糊糊沾在脸上实在是不好受。

  阿欣走到河岸边,木晓敏的心里一下子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耳朵里面出现了嬉戏的笑声。猛的摇摇头,什么笑声什么的都没有。

  回过头,阿欣正用双手捧起水在洗脸。

  “欣啊,我回去你跟老师说,你小心点,洗完脸快点回来啊,还是我等等你。”说到底木晓敏就是放心不下,感觉有一种两个人即将生离死别的错觉。

  “哎呀!去吧去吧!婆婆妈妈的,以后结婚了可别这样啊,”阿欣没有回头,继续洗着脸。木晓敏不再纠结了,赶紧回去告诉班主任。

  这次虽说是春游,但也主要为了考验新生的生存能力,对新生来说是个很好的挑战。

  木晓敏把水源告诉班主任后,没在回去河岸边。她看有的同学忙不开就跑去帮忙,直到安城师兄过来问自己有没有看到阿欣,木晓敏才想起她一直没回来过。

  “她没回来么!?”低头看了一下手表,刚才回来的时候她有看过手表,时间都过去半个小时了。洗个脸也不可能洗这么久,正的照这么个洗法,脸皮都洗没了。

  “阿欣不是跟你去找水源么?你回来了,那她人呢。”

  “估计还在洗脸吧。”说完这句话,木晓敏真相抽自己几巴掌,还洗脸,她都该脱皮了。

  应师兄的要求,木晓敏放下了手中的活,带着师兄去见阿欣。

  走着走着,远远就看到阿欣的背影,她还是蹲在河岸边,手一直往脸上泼水,没听过,头发和衣服都湿透了,她还继续着泼水的动作。

  “好像有点不对劲。”

  安城跟木晓敏互看了一眼,异口同声的喊着阿欣,她停下泼水的动作,僵硬的转着头部。这不转什么事都没有,这一转,几乎快把两人吓出心脏病了。

  蹲在那里的人哪里还是阿欣,原本粉嫩粉嫩的脸颊上好像被水浸泡过的浮肿,脸部增大了一倍。就像长时间被跑在水里似的皮肤还不停的往外渗水。

  阿欣朝他们一笑,口中恶心的欧做物顺着牙齿缝隙流出嘴唇外,木晓敏似乎能够感觉到那股令人作呕的气味。

  突然她站起身,缓缓的朝河中央走去,完全不正常的行动。木晓敏跟安城都着急了,极力的想拉住阿欣,但是一点都起不到作用。

  失去意识的阿欣不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更加快速度往水中央走去,这回,木晓敏都慌乱神,安城立刻让木晓敏回去把班主任喊来,尽自己的努力尽量拖延住阿欣。

  不容多等,木晓敏很快喊来了班主任,还有其他同学,一大帮人往河岸边跑来。只可惜她们都来玩了一步,他们刚到达那里,就看到阿欣跟安城最后的头部完全莫入水中,喊来在江中作业的渔民帮忙打捞,却捞不到什么。

  安城跟阿欣就白白的失踪了。

  后来警察到场了解了详情,直接命人关掉上游的水源,接着把水抽干,在被抽干的表面上,找到了安城跟阿欣的尸体,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在他们两人的脚腕,一只类似手掌的物体抓住他们两人的腿部。

  作者寄语:那么问题来了:杀死他们的是什么鬼?

上一篇:恐怖的男孩
  
下一篇:绝梦剜心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