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鬼庙降鬼

时间:2020-06-14 17:23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我又来讲故事啦。

  清朝黄河流域,有间油盐店铺,掌柜的姓王名默。为人心善仗义疏财,一日傍晚在店中盘算账务,外头跑进来一小伙计送来一封信。王掌柜打开一瞧不觉双目之中滔滔落泪,这是一封家书信中内容如下‘老父年迈今逢季节交替,不慎偶感风寒引动旧疾,连日咳血身体每况愈下,病痛中思兄心切望你速回。’落款是自己的弟弟。王默赶忙收拾些必须的物件上路。

  时值初秋金风飒飒门前一株梧桐树飞叶飘零,王默交代好店铺中的事务刚踏出店门被眼前景色所感动,人生如一叶春萌芽、夏生长、秋枯落,长叹一声止住泪滴直奔城外。

  王默家离城不远,走官道一个时辰走山路半个时辰多一点就能到。

  王默心急顾不得天黑直奔小路去,刚行一刻钟天空中电闪雷鸣‘咔嚓’一声炸雷乌云顷刻间压了上来。王默连跑带走不知走了多长时间,累的气喘吁吁不得不停下脚步稍作休息,在道旁找块大些的石头刚坐下耳边厢听得‘旁、旁、旁’有砍树声,循声看去只见一棵巨树轰然倒下不偏不倚挡住去路。王默心里一紧暗叫‘哎呦!这哪家人啊,我这着急呢!’这路是羊肠小道树干挺厚实钻不过去也翻不过去,王默赶忙找路绕行,这时听一位老人慈祥的声音说:“孩子,这条路不能走啊!趁为时不晚快些改走官道吧!”

  王默心中甚急不做理会找着路线绕过树干继续上路,又一刻钟只听前方‘轰隆、轰隆’响声大作王默顺声音送二目观瞧一颗巨石自山顶滚落将路读了个严严实实,王默顿足捶胸忍不住大声叱问:“谁啊!两番阻我去路。”老者的声音更急切的回道:“前方山洪暴泄路已冲毁,快回去吧!”,王默哪里肯信刚绕过巨石倾盆大雨劈头浇下,暗叫倒霉跑了一会眼前有一座庙忙进庙门躲雨心想雨小些再前行赶路。

  正避雨间一老头从王默背后走出来:“快走,这里呆不得!”王默一听这声音就是两次三番堵住自己去的的声音,回头一瞧没人再低头瞧瞧见一老人家,须发皆白一身土黄色的衣服个头还不到一米面目慈祥。王默心地善良见是如此一位慈祥的老人家怒气也就消了问道:“老人家,可是您两次阻挠我行路啊?”老头叹口气:“是我呀,你怎么就非要往前走呢?你走官道多好啊!”王默一听老头话里有话便问道:“老人家您有所不知,家父重病在床我回家心切小路可省时间啊。”老头也不说话拿出把伞交予王默,拉着王默袖子出庙门往前走不到两百米眼前出现一条十米宽的大河,河水浑浊波涛汹涌这条路明显不通,老头说:“小伙子,这条路暂时是走不了啦,拿着伞快些走官道回家吧。”

  王默是油盐铺掌柜的见的人见多了隐隐觉得老头行为举止有些奇怪,第一次遇到这老头他要当时就告诉自己山洪暴发自己兴许就回去改走官道了,他明显不是怕我多绕路仿佛这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感觉更害怕。王默想清楚才说道:“老人家你看这天已经完全黑下来啦,又暴雨倾盆而且这里地属偏僻治安也不太好,夜间行走恐怕多有意外。家父虽然病重却也不急在这一时半刻,若我贪图这点路程反而失足落下山崖家中只剩一位老母无人抚养只怕有失孝道。我看刚才那座庙宇可做歇脚之用,我不如在那里歇息一晚,明日清晨若山洪停息我便赶路若未停再返回去也不迟。”话一说完老头连连摆手:“不行!不行!”王默说道:“为何不行。”老头一时语塞半天才开口道:“那庙里闹鬼,今日你呆一晚上恐怕凶多吉少啊。”王默笑道:“老人家您玩笑啦,清平盛世朗朗乾坤哪里来的鬼怪。”老头也没反驳掐指一算:“年轻人你随我来。”

  不一会老头带着王默走进一片小树林用手一指:“你瞧那边。”本来天黑瞧不清东西,当王默顺着老头的手儿瞧顿时四周亮如白昼心中了然这老头并非凡人。只见在水塘的岸边站着一人仿佛在对着水中说话的样子,王默细瞧不禁冷汗直流岸上站着那人披头散发雨水透体而过一条紫黑色的长舌头耷拉到下巴,隐隐可见一排血红色的牙齿活生生一个吊死鬼。王默忍着彻骨寒意说:“老人家您说的鬼可就是他?”老人点点头,王默又道:“此路我常年行走,庙虽老旧可也未曾听闻有鬼怪出没,好端端的怎么就住上鬼了呢。”老头说:“前几日官兵追捕两个强盗,此二人杀人放火抢男霸女无恶不作,被官兵追的走投无路这才逃进庙里后来因为不得吃食索性一人在庙中上吊一人投湖而死,死后阎王因两人作恶多端不派鬼差前来接引这二人便成了孤魂野鬼,岸上站着那个是吊死鬼湖中还有一水鬼,我算准你今日要来提前提醒于你免得被抓了替身,现在话已说明你快些离开便是了。”王默又问:“我看老人家不是凡人,何不降了这二鬼为民除害呢?”老头脸一红:“哎,小友正说到我痛处,你瞧我这个头儿一个鬼我都斗不过更何况俩呢?只能沿路提醒过路之人不要在此停留。事情本末你已了解清楚趁着道路还不泥泞快快离开吧。”

  王默别看是个油盐店掌柜的却素怀侠义心肠开口问:“老人家您可有办法能除了那二鬼吗?”老头说:“有倒是有,哎呦小伙子你现在还问这个做什么,快些走吧。” 王默说:“您老一把岁数了,天天在这儿守着也不是个事儿,不如咱俩商量商量怎么除了这鬼。”老头一拍大腿:“孩子啊,这多一事儿不如少一事,你管这闲事儿干嘛啊,弄不好再把性命交代在这儿你家中的父母该怎么办!”王默道:“老人家此言差矣,大丈夫生于天地间当以除暴安良为己任,既然有办法除了这二鬼那我若跑了往好听了说叫明哲保身往难听了说是贪生怕死,您告诉我用什么方法能除了这二鬼如果我做不到的话也绝不硬上。”老头见王默心意已决也不再劝阻从怀里抽出两张符纸,看样子有些年头了褶皱无数纸张有些泛灰老头说:“只要将这两张符纸贴在那两鬼的额头上便万事皆休,不过你可得先告诉我具体的行动方法靠谱我才能给你总不能让你白白送死。”王默一对黢黑的小眼仁滴溜溜乱转不过五分钟计上心来详细计划跟老头说了换来两张符纸,老头又用大拇指在王默眼睛上抹了两下说是给他开了阴阳眼从此以后不但能够明辨阴阳而且可以夜间视物。

  王默见吊死鬼离开又等待一刻钟的时间开始执行预定的计划,手撑着伞到湖边清洗手掌。不大一会就见水中漂浮上来一团绿油油的东西,勉强带点人形臃肿不堪恶心非常。伸手要抓王默,王默急忙抽回手掌大声叱道:“小小水鬼!大胆!”水鬼十分诧异凡人是瞧不见自己的问道:“你看得见我?”王默说:“老爷天生阴阳眼,想拿我做替身,姥姥!”说完转身刚走两步又退了回来满脸堆笑:“你瞧,咱俩相见也是有缘我这儿有庄买卖你做不做?”水鬼问:“什么买卖?”王默道:“我是个生意人还有个人跟我同路也是个生意人,天降大雨他现在搁庙里背雨,我瞧他兜子里的银子眼馋的很,有心做了他又怕摊上人命官司。刚好你这儿缺个替身我这儿缺包银子,你拿了他的替身我拿了他的银子你瞧一举两得的事情你做不做。”水鬼一听大喜过望连忙点头一想又说道:“哎!嘴上抹石灰,我水鬼上不了岸!要不你下来给我做替身。”王默一听气乐了:“没你这档子事儿啊我想帮你,你却要杀我。”王默四下观瞧雨势挺大说道:“兄弟,这雨可挺大跟水里差不了多少,你试试看能不能上岸来。”水鬼一听在理一步两步就上了岸,王默忙后退两步怕水鬼对自己起了歹意说道:“你瞧这不上来了嘛。”

  水鬼也高兴:“太好了,走咱俩做买卖去。”王默说:“别着急啊,你瞧那边的路让山洪给冲垮了我们俩要在这住一晚,现在去变数太多不如等他睡着我来叫你这事便能手到擒来。”水鬼同意王默刚要走,水鬼又说道:“等等,你在庙里有没有看见一个吊死鬼?”王默说:“怎么还有一个吊死鬼?我没见到吊死鬼啊?” 水鬼说:“不瞒你说,我跟那吊死鬼本来是占山为王的头子,最后被官府逼的走投无路这才自寻的短见。”王默连做恐慌状说:“我可不做第二个替身!”转身迈步就跑,水鬼大喊:“回来!”王默听到喊声回头水鬼站在岸边说:“我不是要你做第二个替身,俗话说‘夫妻好比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更何况我们这占山为王的呢,我是怕你说的那人已经被他拿了替身我白忙活一场。”王默点头:“哦,原来如此,兄弟你放心我没瞧见吊死鬼你放心,在这里稍安勿躁。”口上这样说王默心中乐开了花暗暗叫好‘好啊,好一个大难临头各自飞,大事可成啊!’

  要说真有另一个人嘛?答案是没有,前文也说了王默独身一人,这一切都是王默哄骗着水鬼上当的计策而已。

  王默安定好水鬼离了水塘直奔庙中。庙分前后两院,前院供奉元始、灵宝、道德三位天尊,后院则是道士们休息的屋子。水鬼那边安排完毕王默现在要找吊死鬼做文章,在前院寻了一圈除了荒草嘛玩意没有,穿过大殿来到后院一转头那吊死鬼在左侧的房间,随即王默便大声自言自语道:“点背啊!该死的怎么就选了这么个天儿作买卖!”说着就进了吊死鬼所在的房间。关上房门吊死鬼见有人进来咧开嘴伸手摘下自己脖子上的绳套拿在手里,这分明是要勒死王默抓替身的意思。王默不慌不忙站在原地瞧着这吊死鬼,两人对视了一分钟吊死鬼忍耐不住两手拿着绳套就要套王默,王默哪里肯坐以待毙吊死鬼绳套往左来王默脖子往右去你来我去十来趟,吊死鬼把绳套一扔两手朝着王默抓来。王默反抓门把一开门闪身出去大声喊道:“这位鬼兄,您别跟我这儿白费功夫了,我看得着你。”吊死鬼在屋内说:“小崽子,有本事在外面等着爷爷。”王默说:“您瞧您这话儿说的,我好心想跟您做桩生意,您怎么占我便宜啊。”吊死鬼说:“什么生意?”王默乐道:“你瞧瞧,我这人天生阴阳眼您想抓我不容易,一会有个凡夫俗子跟我来做买卖,我把他赚到这屋里你拿了他的替身这不是一桩好生意么。”吊死鬼又说:“你有这么好心眼?白给我找替身,我看你是诓骗我好跑路,爷爷不上你这当待我出去拿了你,这荒郊野岭的天黑又下雨你跑不出我的手掌心。”王默呵呵一笑:“谁说我给你白找替身,那人今天是来跟我做买卖的,身上没少带银两,我这不借您的手发笔横财么。您说要抓我那且得费一番功夫,我打小在这儿玩大的熟得很哪条道儿我不认识,您可想好了要同意一会我给他赚过来,您要不同意我现在就跑路您到底抓不抓得着我还得两说。”吊死鬼一听王默说的不像假话说道:“爷爷我就相信你一回,反正以后有的是过路人你跑了也有接茬的。”王默见吊死鬼上套了说道:“我这朋友比较高,您瞧见门边有个土炕没?”吊死鬼在这屋中呆了一段时间也熟悉房间的布局“怎么着?”王默说:“那人个儿比较高,麻烦您站炕沿上头顶有房梁把绳子搭过去,待会套脖子上用劲拽那人保证没跑儿。”其实王默是为了使吊死鬼瞧不见水鬼的面貌而做的布局。吊死鬼一听这人心挺狠啊跟自己死前有得一拼不禁夸赞道:“我之前当土匪的,没想到今儿还能遇着同行啊,差点险些杀错了人。”王默道:“兄台夸奖夸奖,您在阴间还多保佑着。”吊死鬼说:“兄弟,你就擎好吧。”王默出了庙门去找水鬼。

  水鬼十分高兴不必多说随着王默到了庙门前,王默说:“待会进去可别说话,吵醒了他恐怕有麻烦。”两人迈步进了庙门水鬼在前王默在后穿过前院王默悄悄从怀里取出两张道符,到了后院用手一指左侧的房子水鬼打开房门往里钻。吊死鬼在炕沿上等半天了两眼一直瞧着门口,眼看着进来一脑袋二话不说绳套套上双手一拽绳子提起老高。水鬼刚进屋还没明白怎么回事两腿就离了地了,王默见水鬼被高高吊起身体像兔子一样窜进屋子里,瞧见吊死鬼两手死拽着绳子蹲在炕沿上拿起一张道符‘啪’一声贴脑门上,吊死鬼惨嚎一声灰飞烟灭顿时绳子没了拉力,眼瞧水鬼就要落地王默仗着身手矫健愣是在最后一刻拽起了绳子翻身上了炕沿儿在水鬼额头上贴上最后一张道符,顷刻间两鬼灰飞烟灭。消了后顾之忧周公接踵而至。

  王默睁开双眼火红的太阳悬挂当空,院中的枯草还挂着水珠,昨日之事仿佛南柯一梦,那年迈的老者也不知所踪。王默到了河边瞧见山洪已止刚好有几块巨石在河中间铺就出一条石路,新雨过后的泥土芳香,半空中盘旋啼啭的鸟儿王默无心留意。忽然路旁出现一尊小石像年深日久雨打风吹只留下一个人形却看不出雕刻的是哪位仙家,王默停下脚步留意到这石像的穿着仿佛与昨日的老者一般无二,便起了搬回家供奉的心思一连两下没搬动再用力耳边响起了老者的声音:“小友啊,你的好意我心领啦,可老朽是这里的土地啊,你要把我搬到哪里去呀,哈哈哈...”王默赶忙罢手说道:“我实在不知望土地爷莫要怪罪。”土地说:“小友,你除了两只恶鬼帮我省了不少麻烦,我小小土地也没有什么可以报答你的,你向前走两百步有一株老参带回家给你父治病去吧。”王默沿路走两百步果然挖得一株老参,带会家中熬成汤药给他父亲灌下果真药到病除。

  我的故事讲完咯。

上一篇:卖红薯的老夫妻
  
下一篇:烧掉的旅店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