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为你钟情

时间:2020-07-08 16:49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今天是他们结婚的好日子,美丽纯白的婚纱,干净透亮的高脚杯,随处可见的粉红色花瓣都在一一见证着她的幸福。

  但是,她真的好紧张。

  “萌萌,你怎么了?”那是王萌萌的同窗闺蜜莉莉,同时也是今天的伴娘。

  “哈?没有,只是觉得自己好幸福,感觉像是在做梦一样。”王萌萌看着镜子前面比平常更加俏丽的自己,胸口呼吸起伏,似乎快把她整个人撑爆,她终于知道穿婚纱的女人真的很不容易。

  “放心吧,你和谢玄都在一起快十年了,他会好好对你的。”

  的确,谢玄和萌萌从大学就开始在一起,毕业六年之后两个人更是选择继续厮守一生。男才女貌,在他们这些老同学眼中,的确是一大佳话。

  “恩恩。”点点头,王萌萌稍稍吐了一口气,重新在嘴唇上涂抹上嫩红色的唇膏。

  她会幸福的。

  “对了,萌萌,听说谢玄一会要在婚礼上给你演唱歌曲呢,你猜是什么歌?”莉莉一脸羡慕地望着她的好姐妹,自己心里也充满浪漫的憧憬。

  王萌萌微笑不语,原本紧张的情绪一下子缓和了下来,四年了,他总是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浪漫的事情一直没少做。唱歌?不用说肯定是那首她最喜欢的歌曲《为你钟情》。

  当初,他就是那样拿着一把吉他,一个人跑到她上课的地方,深情地谈起了这首歌,也不管自己到底弹得好不好。她当时吓坏了,没想到他会有此一举,尴尬的同时却也觉得悸动连连,于是,他们开始了美好的爱情。后来答应他的求婚之后,她还任性地说结婚当天要用这首歌作为婚礼进行曲呢。

  正当王萌萌陷入往昔的甜蜜回忆时,化妆间的门突然被大力打开。

  “萌萌,莉莉,不好了。”来人是萌萌的另外一个女性好友小美。只见她气喘吁吁,上气不接下气。

  “怎么了小美,你不是在门口迎宾么?”王萌萌看向她,红润的脸颊上有着不解的神色。

  “谢玄,谢玄他出事了?”

  “什么???”

  来不及思考,王萌萌马上起身,用双手拽起长得拖了一地的婚纱,穿着高跟鞋就匆忙地往外跑。

  出事?出事?这是什么意思?

  此时此刻她不安极了。谢玄怎么了,不是稍早前还好好地和自己说着甜言蜜语么?她不相信他会有什么事。

  大厅前,原本喜庆的气氛此刻被无声的寂静所取代,刚刚还满堂而坐的宾客现在全部离开,只有双方的父母坐在主人桌上,谢玄的父母更加是脸色苍白。

  “爸妈,发生什么事情,谢玄呢?他刚刚还在这里招待客人的不是么?”诡异的寂静感几乎让王萌萌透不过气,她首先打破沉默。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只见谢玄的妈妈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狠狠地给了萌萌一巴掌。

  “啪!!”,然后自己开始大哭。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萌萌的父母。

  “天呀,你这是在干嘛?萌萌你没事吧。”萌萌的母亲心疼的抚摸着自己的女儿已经被打肿的脸庞。

  被打得莫名其妙的萌萌来不及深究脸上热辣辣的疼痛感,她捉住母亲的手,抬头,“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你告诉我好么?”

  原本心疼地抚摸女儿的手一下子停了下来,王母的脸上浮现出难言之色。

  这时,谢玄的父亲还算比较冷静,他看着眼前这个儿子一心对待的女孩,知道接下来这个消息带给她的刺激肯定不会比自己少。

  “萌萌,谢玄他出车祸了,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

  医院!

  萌萌本能地拒绝相信这个突如其来的坏消息。

  “他刚才还在这里的不是么?怎么会......”

  “还不是因为你!他说要送你的结婚礼物忘记拿了,然后就急忙赶回家,谁知道回酒店的路上......呜呜......”打断王萌萌的话,谢母有些情绪激动。

  礼物?什么礼物?为什么要回去拿?

  萌萌崩溃了,是因为她,谢玄才会出车祸,她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自己。

  就这样,原本欢欢喜喜的婚礼,由于新郎的突然出车祸而终止。

  医院内。

  一大群人站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手术结果,两个小时后,医生出来了。

  “医生,我是他的妻子,请问谢玄怎么样了?。”萌萌第一个冲上前,不顾其他人的目光,紧紧拽着刚刚步出手术室的主治医生的手。

  看到萌萌的反应,谢玄的父母有些感动。他们很早之前就知道,萌萌和儿子的感非常的深,也非常相爱。虽然说这次的车祸是因为儿子要回家拿礼物送给萌萌,但是也不能完全怪她,只能说意外使然,但是刚刚看她不顾他人的看法,直接承认她还是儿子的妻子,说不欣慰是骗人的。

  “他的肺部被自己的两根肋骨插破,头部创伤严重,很有可能会变成植物人。”

  植物人!!!天啊!

  “不,不要,不要!!!”她发了疯似的扯着医生的手,“医生,求求你救救他,他是一个这么骄傲的人,他不能变成植物人,求求你......”

  谢母闻言更是泣不成声,她倒在谢父的怀里,摇摇欲坠。

  “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萌萌还在央求着医生,这个噩耗无疑摧毁了她的最后一丝坚强,她一时难以接受这个事实,随即晕了过去。

  “萌萌,萌萌......”众人更是焦虑地呼唤着她。

  “阿玄,阿玄,回来,不要走......”

  病床上,昏迷的女子嘴里不断呼唤着,禁闭的双眼流出泪水,双手更是在尝试不断捉住什么东西。

  “萌萌,萌萌,醒醒。”王父摸摸自己女儿苍白的脸颊,他知道这一切对她而言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上一秒她还是人人羡慕的准新娘,殊不知下一秒,却变成男友生死未卜的可怜人儿。他不知道女儿接下来会怎么做,但是她已经长大了,所以无论她做什么决定,他都会无言的支持她。

  “唔......”萌萌张开迷蒙的双眼,有些不适应强光。

  这里是......医院。

  记忆迅速回笼,是谢玄为了自己出了意外,然后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最后晕倒了。

  她无力地将视线从天花板转向床边端坐的父亲,他双鬓发白,布满皱纹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担忧,她,好惭愧。

  “爸爸。”她勉强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小心。慢慢来。”王父温柔地扶着她,把柔软的枕头塞到她的身后垫着,然后重新坐在床边。

  “我要守在阿玄身边。”她的语气坚定而有力。

  微微叹了一口气,王父早已经料到她会这么说,毕竟女儿对谢玄的感情不是意外可以动摇的。

  “我会支持你的,萌萌。”

  “谢谢你,爸爸!”她不是故意要让父母担心自己的,但是要她在这个时候放弃阿玄,她的心会永远凋谢,因为除了他,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人能爱她如此之深。

  “咚咚咚。”突然一阵敲门声响起。

  “打扰一下。”是谢玄的主治医生。

  萌萌认得他,她和父亲的视线望向他。

  “这是他被送到医院之后,我们在他口袋里面发现的东西,我想应该是送给你的。”将一个粉紫色的绒盒递给床上躺着的女孩,他转身退出了病房。

  “萌萌,这个是什么?”看着发呆的女儿,王父出声询问。

  王萌萌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她的双手颤抖,轻轻打开那个绒盒,里面是一个水晶球,球里面站着一对男女,他们的脸上有着幸福的笑容,周围还闪耀着亮眼的小星星。

  她把水晶球从盒子里面拿出来,发现最底下有个按钮,随即她往下按,病房中响起了清脆的声音。

  “为你钟情,倾我至诚,请你珍藏这段情,从没对人,倾诉秘密......”

  萌萌迷茫的双眼瞬间又布满了泪水。为什么,为什么他要爱自己爱得那么深,为什么爱到连生命都可以不顾,只是一首歌,只是一个礼物,他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第一次,她好恨自己,也好恨这首歌!

  “呜呜呜......我不要这个,不要,谢玄你个混蛋,你给我回来!”她情绪一下子又激动起来,手里的水晶球像是有千斤重,她好想把它摔个粉碎,但是到最后,她只能呜咽着将自己的脸埋进白色的床单中,继续痛苦地呜咽。

  “呜呜呜......呜呜呜......”

  王父知道此时此刻她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发泄心中的伤痛,他无声地走出房门,留下她一个人尽情地哭泣。

  他在哪里?他记得与那辆大货车相撞之时,他真的被吓到了,顿时感觉三魂七魄都被吓得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但是现在是怎么回事?他可以清晰地听到周围的哭泣声,奈何他就是找不到离开的出口,

  那就跟着哭声走......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提醒着他。

  “嚇!!”谢玄从白茫茫的一片混沌中走了出来,张开眼睛,发现自己竟然漂浮在医院的天花板上,这是一件太过惊悚的事情了。然而,随其而至的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

  他低头一看,发现正下方躺着一个全身插满胶管的病人,他的头颅被厚厚的一层白色纱布包得严严实实,嘴巴还带着个氧气罩,脸上布满了伤痕。只是......那个人,不就是自己么!!!

  “不,怎么可能??那.....那我是什么?”没办法再去直视那个在病床上奄奄一息的自己,谢玄尝试地从天花板上面飘下来,他发现就算自己现在直立,双脚也无法触及地面,而且整个人很轻很轻,像是一缕随时随地都会被风吹散的烟雾。

  难道......他的魂魄被吓出来了么?

  以前他还是医学院的高材生的时候,曾经听过自己的教授提到过这种案例,据说是由美国一个名为“灵魂研究组”的工作团队发布的。案例上说,当人受到极大的恐慌时,灵魂有可能会暂时与肉体分离,除非灵魂可以重新回到身体里面,否则肉体就会以有意识而无行为能力的植物人形式生存于世。之前他以为这些只是外国人的超前想象力作祟,但是现在看来,也不尽是无根据的。

  以后到底会怎么样他不知道,也不敢继续想下去,现在,他想知道萌萌在哪里,还有妈妈爸爸呢,他们怎么样了?

  不再犹豫,他飘出了病房,来到咨询台前面。

  “护士小姐,请问你.......”他抬头,看向一直不理睬自己的护士,她仿佛没听见有人叫她似的,还在自顾自地玩手机。

  他想用手拍拍她的肩膀好让她知道自己,殊不知他的手竟然从白色的护士服一下子穿了过去!

  难不成真的像电影里面说的那样,他们见不到我,而我也碰不到他们!

  谢玄难以置信地摇头,一次又一次地尝试触碰眼前的人,大声的吼叫,但是,都没有人理会他。

  怎么办,怎么办?他的心好乱好乱,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家人。

  对了,家!回家!

  刚有意识,他的腿便自觉地飘了起来,直接从窗外出去,一路飞向他和萌萌爱的小窝。

  站在玄关处,望着到处充满美好回忆的房子,想到此时此刻还躺在重症病房里面的自己的爱人,王萌萌觉得心里像是被人捅了一刀。

  昨天,就是昨天,他们还在幸福地规划着两个人婚后的生活,甜蜜的话语仿佛还在耳边回荡,那一幕又一幕的美好记忆也像是无数张幻灯片,在她的眼前不断放映着。可是,现在呢?她现在到底还剩什么?

  墙壁上两人温情的婚纱照,此时此刻在她看来讽刺到了极点,原来这一秒你以为你拥有了整个世界,下一刻你却发现你失去了所有的一切!

  她失魂落魄地坐在大厅的沙发上,从皮包里面拿出他送给她的最后一份礼物,想到他为了自己出了车祸,而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她又忍不住开始啜泣起来。

  在她看来,这个水晶球真的好美,好漂亮,美得让她心惊,美得让她心痛,望着站在里面的小人偶,她仿佛看到了昨天的他们。

  还有那首歌......那首以后她再也不会听的歌曲!是它害了她最爱的人,是它把她所有的幸福都毁于一旦,她好恨!

  是谁,谁在哭?

  还没有飘上楼梯,谢玄就耳尖地听到了小小的啜泣声,那声音......好熟悉。

  果然,等他穿过铁门,一下子就看到了背对自己而坐的王萌萌,她的肩膀一抖一抖,两只手紧紧地捂着自己的脸,她的旁边,正放着那个他原本想在婚礼上送给她的礼物。

  “萌萌。”看到她哭得如此伤心,谢玄有些心急,他一下子忘记自己已经不是实实在在的人,想要像往常一样拥抱着她给予安慰。

  殊不知,他的双手一下子穿过了萌萌的整个身体,摔到了沙发上。

  “嚇!”

  对呀,他怎么忘了呢,自己现在没办法碰到萌萌。

  谢玄讽刺地望着自己的双手,心里却被悲伤撕得粉碎。

  一边的王萌萌停止了哭泣,她放下挡着脸蛋的手已经湿了,脸上更是泪痕点点。

  刚刚......她好像突然感觉好冷,那股冷意更是一下子穿过了自己的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起身,环视四周,发现左边的窗户有一扇没有关好。于是,她擦擦自己的眼泪,走过去把它关上。

  “萌萌,我......”看着她,却无法触及她,谢玄此刻的心痛无法言喻。突然,一阵晕眩向他袭来,随即他整个魂魄竟然渐渐地变得透明,最后完全消失在空气中。

  他再次醒来,以为自己可能又会在医院的天花板上,可是,他发现自己竟然躺在一张贴满符咒的床上!摸了摸头,他觉得稍早前的晕眩感好像还没有完全消退。

  “你醒了?”

  就在他稍微清醒些时,他听到一把沉稳有力的声音。

  他是在对自己说话么?怎么可能,他不可能看得见我的,现在已经没有人,没有人能够知道他的存在不是么?

  谢玄告诉自己不要胡思乱想,然后下床,转身就想离去。

  “谢玄,我在和你说话。”见他好像快要离开,那把声音又从背后响起。

  听到他喊出自己的名字,谢玄真的是惊讶极了。他快速扭头一看,眼前站着的竟是一位头发斑白,神色自得的老者。此时他正目光炯炯地看着自己,一边抚弄他长长的白胡须。

  “老先生,你.....看得见我?”谢玄问得小心翼翼,他怕,怕只是一场误会,怕真的没有人能够帮助到自己。

  看他一副屏息以待的模样,老者不由得笑了。

  “当然,我双目清亮,自是看得到你。”

  “不,我的意思是......”

  谢玄急了,他想问的不是这个呀!

  “不用急,待我和你细细说来。”打断他未说完的话,老者指着一边的椅子,示意他先坐下。

  谢玄不疑有他。这位老先生全身散发出的气息,竟然奇迹般地平稳了他焦躁不安的心情,想来他应该是有名的高人吧。

  等他一坐定,老者便开始一一揭开迷津。

  “记得么?你是1984年至阴之日出生的。”

  “至阴之日?没错,我记得爸妈和我说过,我是七月十四日早上出生的。”谢玄记得很清楚,只因为每年父母都会在生日的时候送给自己一张平安符,说是七月十四出生有些不是那么吉利,所以让他随身携带。

  “没错,每年的七月十四是鬼门关大开的时候,各种孤魂野鬼都有一个时辰的时间在阳间逗留,他们有些是安安分分地享受人们捎给他们的贡品,有些却是在物色自己的替身。”

  像是想到了什么,谢玄睁大眼睛看着他,难道......

  “没错,你死的地方以前也死过一个人,而且他和你的八字相同,阴气极重,是一个恶鬼。为了找你做替身,他在你结婚那天从地府里面偷跑出来,准备杀死你。”

  听到自己竟然被鬼选上做替身,谢玄觉得有股凉意从脚底升起。但是......

  “那老先生,既然他要我做替身,不是应该把我害死吗,可是现在我只是变成植物人不是么?”

  “那是因为你命大,找到了至阳之日出世的女子。”

  至阳之日?

  “你是说......”

  “没错,王萌萌。”

  可是......为什么?

  他还没有问出口,老者便特他解答。

  “你们朝夕相对,她的纯阳之气你也沾染了几分,所以当你出车祸的时候,那恶鬼想彻底毁坏你失了魂的身体,靠近时却被那股排斥他的阳气弹了出去。所以,你才没有完全死绝。”

  听到这一切匪夷所思的事,谢玄觉得有些东西真的无法用科学来解答,那么,他还有可能复活么?

  “你放心,现在你暂时不会有危险,那恶鬼必须等到中秋才会偷偷离开地府,来取你性命。”

  “为什么是中秋?”如果真的是这样,不就还剩一个星期了么?

  “因为那一天刚好会出现千年难得一见的天狗食日,到时天地间将会一片混沌,鬼魂可以在牛头马面看不见的情况下在地府与阳间穿梭。而你身上所染阳气到时会不足以对抗他的阴气,他就能真正送你下地狱!”

  天啊!那他到时候不是必死无疑?

  他不是贪生怕死,只是想到自己死后留下萌萌一个人,她该是有多么伤心呀!还有爸爸妈妈,他们已经年过四旬,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若是这次,他真的离开人世的话,他们两老到底该指望什么活下去。

  看着他突然变得安静,老者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笑。这个谢玄,果然是个难得的好男人,大孝子,也不枉他纾尊降贵,千里迢迢来救他呀~

  “你也不要这么灰心,这一切,还是有转机的。”

  咦~谢玄抬起头,望着眼前仙气十足的老人,他的眼里充满渴望,像是在用眼神询问他到底有什么办法。

  “只要你在八月十五那天晚上12点前喝下阳女之血,让她的血液和你的身体融为一体,那么那只恶鬼就无论如何也带不走你。”

  喝下萌萌的血?他不认为这个可能。先不说她愿不愿意,现在,她是连见也见不到自己不是么?他又怎么让她知道这诡异的一切?

  像是能够洞悉他的想法,白发老者再次发声。

  “你不用担心,今晚你可以托梦给她,我会帮助你的。”

  “可是......为什么?”这个问题他从刚开始到现在就一直很想问,就算他是高人,可是,他并不认识自己呀,为什么他愿意主动来救赎他呢?而且,他为什么懂得那么多的人鬼之道?一个个疑问不停地在谢玄心里面发酵。

  “哈哈哈......年轻人,你不用担心,老头子并没有什么不良企图,只是,我的性子就是看不惯有人,不,这次是有鬼,要拆散一对有情人罢了。”

  心里话被猜中,谢玄顿时觉得有些羞愧。他误会老人家了。

  看他一副内疚的模样,老人的笑容更是肆大。

  半响,他收敛笑意。

  “不过.......我始终算不出那鬼怪到底会什么在那天晚上什么时候出现,所以,还是有一定的危险。”

  危险?他不想萌萌有危险。

  “老先生,我想今晚去见萌萌,如果她相信我,肯帮助我的话,那么我会答应冒这个险,但是如果她不愿意,我并不想勉强她。”

  老人的眼睛眯成一条缝,天啊,这个谢玄简直是个痴情种,好,冲着这一点,他太愿意帮助他了。没错,他是个为了捍卫自己的爱人而不惜献出一切的男子,而他很欣赏这种人。

  “那么,我们就等到今晚再开始行动吧。”

  点点头,谢玄知道自己再无退路。

  “恩,好!”

  第四章:

  夜晚。某房间内。

  床上睡着的人儿此时显得格外不安分,她翻来覆去,像是睡着又像是没睡着。

  自从谢玄出事以后,王萌萌每晚都必须吃定量的安眠药才能够安然入睡,但是即便是睡着了也很容易被吵醒。

  突然一道声音在她耳边响起。

  “萌萌,萌萌。”

  谁,是谁在叫她?

  王萌萌缓缓张开双眼,起身穿上拖鞋,到处寻找着那道一直困扰着她入眠的声音。

  “萌萌,萌萌......”

  是从窗边传来的!

  她慢慢走近面前窗帘掩盖的窗户,可以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离那道声音越来越近。只是......

  好熟悉的声音呀。她再仔细地听。

  这个,这个不是谢玄的说话声么?

  “谁,谁在那里?”她不由地用双手紧紧环绕自己,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来支撑自己。可能吗?可能是他么?不会的,他人明明还躺在医院,她今天还在那边陪了他一天的,他......他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见那声音不回答自己,萌萌有些急了,她深呼一口气,然后笔直地走向声源,用力把帘布一掀,

  嚇!没人!

  “怎么会?”说不出来的失落感将萌萌整个人笼罩着,站在窗子前面,她觉得心里又凉了几分。

  就在她快要放弃的时候,身后再次响起那声呼唤。

  “萌萌,是我,谢玄。”

  她一听,马上抬头转身,生怕迟一秒声音就会自己消失不见。

  她......她看到了什么!

  眼前的人,竟然就是她日夜思恋着的爱人!可是,他不是应该在医院里面昏迷不醒的么?怎么会?

  看着她的双眸还是依旧那么的温柔而深情,嘴边的微笑也让她想起春风的轻抚,只是......他的脸色好苍白,苍白到不是正常人会有的颜色。他的身体.......好像很轻,她甚至可以透过他高大的身躯看到他背后的东西!

  萌萌惊讶极了!她不经意地把目光往下继续看,赫然发现眼前人的腿竟然没有着地!这......这......到底怎么一回事?

  “玄,你......你到底是......”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甚至整个人都快摇摇欲坠。但是,她并不是害怕,因为她比谁都清楚,无论谢玄变成什么样子,他永远不可能做出害自己的事情来。她颤抖,是因为她怕阿玄会变成自己心里想的那些东西,那些象征着死亡的“东西”。

  看到她血色褪尽的苍白小脸,谢玄比谁都心疼,他望着她,似乎像是已经千百年不曾再这样凝视她的美眸。

  直到第三道声音悄然在他耳边响起,“捉紧时间。”

  谢玄知道不能再耽误了,他飘到王萌萌面前,“萌萌,我知道接下来我讲的事情很难让你接受,但是,请你一定要相信我,因为如果你选择不相信,那么,我们将永远也没有机会再一起!”

  鲜少听到他说话这么严肃,就连求婚时她也没有看到过他那么紧张,仿佛她的答案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将他送往地狱。

  但是,他的紧张是多虑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她最相信的人就是他!

  “玄,我相信你。”

  听到她的回答,谢玄大大地舒了口气。那么,就是现在!

  “其实,我出车祸有一半不是意外,是因为有个恶鬼......”

  谢玄一边讲,一边悄悄观察着萌萌的表情,发现她首先是难以置信,然后是豁然开朗,嘴角甚至微微上扬。

  “萌萌.....你现在还相信么?”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讲清之后,他发现萌萌的反应有些奇怪。

  无视他诧异的眼光,萌萌反问了他一句。

  “玄,你记得我奶奶么?”

  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但是谢玄还是老实回答。

  “记得,可是她不是前两年已经过世了么?”

  “没错。但是,她死前给了我一封信,本来我是不想告诉你,甚至有些怨恨奶奶,但是现在,我感激她老人家为我窥得天机。”

  听了她的话,谢玄更加糊涂了,这件事,和萌萌的奶奶有关系么?

  萌萌决定用最简单的方法来让他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她绕过他的身子,走到床头柜前,开始俯身在抽屉里面摸来摸去。

  萌萌到底在找什么?谢玄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他对眼前的状况有些始料未及。

  找到了!

  王萌萌赶紧把幸幸苦苦才从一大堆资料里面找到的信打开给谢玄看。

  五分钟后,看完信的谢玄终于懂得了萌萌稍早之前的笑容,原来她奶奶早就知道他和她会有这样一个劫难。

  事情是这样的。王萌萌的奶奶没死之前是他们乡下有名的占卜师,她遗留的信件上提到过,萌萌和他在一起的第十年就会有一个极凶的劫难,假如他们可以成功化险为夷,他们就能够永远在一起,否则,萌萌或者他其中一个人都将永远孤独下去!

  “萌萌,可是,你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告诉过我?”谢玄知道萌萌绝对是相信自己所说的话了,可是,转念一想,她和他在一起十年了,可是她竟然还有秘密瞒着他,而且还瞒了这么久。

  看到他生气,萌萌觉得有些委屈,她扁扁嘴解释。

  “我不想让你知道,是因为我怕这件事会影响你和我在一起的决心,万一你退缩了呢?万一你觉得是我奶奶不喜欢你而在胡言乱语呢?你自己用心想想,如果当时我告诉你这封信的存在,你会相信么?”

  她真的好伤心,两人在一起早已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了,他怎么能对自己如此没有信心。

  “萌萌,对不起,我......”看到心爱的女孩受尽委屈的模样,谢玄觉得自己真的是太该死了。

  “不,玄,别说。”她打断他的话,“目前最为重要的,是你刚刚说的如何让你复生的办法。”

  没错,当前最重要的是要阻止那个恶鬼夺走他的命。

  “这样吧,既然你要的是和我的血融合在一起,那么也就是说不一定要用喝的方式。”

  对呀,他怎么没想到呢?萌萌真的是他的救星呀!

  “萌萌,那你的意思是?”他很想知道,眼前这个女孩较小的身体里面到底蕴藏着多少智慧和过人的勇气,为了他竟然不惜与鬼怪周旋。

  “我先用针筒把你所需要的血的份量存起来,等到了中秋那天晚上我再把它直接拿到医院为你注射!”

  她不怕抽血和为他人打针,因为她和他一样,都曾经是++大学医学院的学子之一。

  “可是萌萌,你会有危险!那个恶鬼,我不知道他的力量有多大。”他很怕到了最后,不仅没有把自己救回来,还会搭上萌萌的命,这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危险是么?”萌萌抬起她的下巴,“你当初有危险的时候我没有在你的身边,那正好,这次,就让我们一起面对。”

  她不能退缩!她告诉自己。如果连心爱的人都失去,危险与不危险对她来说有何区别?

  “萌萌,谢谢你愿意为我做的一切。”他的眼光泛柔,他就知道他没有爱错人,他爱的女孩既善良又异常勇敢!

  “不,你是为了这个,才会有此一劫。”她拿起台上闪闪发亮的水晶球,想到他现在这个样子,眼里瞬间充满泪水。

  “我从来就没有后悔过,真的。”他好想为她拭去眼泪,可是,现在的他根本做不到呀,他只能静静地等待她平复心情。

  好半响,萌萌才停止泪水,她放下水晶球,望着他的神情坚决而勇敢。

  “玄,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们不能输!”

  此时的她美得像朵蔷薇,让他忍不住绽放出温和的微笑,“没错,我们不能输!”

  他们就这样看着对方,直到谢玄渐渐消失在空气中。

  “嚇!!”王萌萌一下子从床上惊醒。

  是梦?不对!

  看着眼前那被抽出来的抽屉,还有撒了一地的资料,以及此时被握在她手中的一封信,刚刚发生过的一切是真的!

  她双手合十,感恩地笑了。

  还有希望不是么?天知道,她原来已经绝望了呀......

  中秋晚7点,医院。

  “王小姐,又来陪你老公么?”刚踏进门口,迎面走来的护士对萌萌打了声招呼。

  “对。我今晚会一直在这里陪他。”说着捉住皮包的手紧了紧,然后向谢玄的病房走去。

  她本想白天来的,可是白天的时候,谢玄的父母一直在他身边,她不知道要怎么和他们解释这一切,她不认为他们会相信自己。

  萌萌打开房门,望着依旧安安静静躺在床上的男人,眼眶有些湿润。然后她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了自己的情绪后走到床边,打开包包,拿出里面的针筒。

  突然,一阵阴冷的强风吹进房间,王萌萌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再看看谢玄的身体,竟然飘了起来,仿佛有个人在用力托着他往窗外扯去!

  这里可是10楼,掉下去一定会摔得粉碎的!

  她赶紧放下针筒,然后双手用力抱住他想把他扯下来。这时候,一把从地狱来的声音响起。

  “小姑娘,放手,不然我就把你的手砍断。”话音一落,接着一团青光从天而降,慢慢变成一个人的形状,起初她不知道那是什么,只是觉得有些不好的预感,最后,她看清楚了,那是一个脸色苍白,两眼发青的恶鬼!

  他面容溃烂,双眼阴戾,乌黑尖长的指甲仿佛一下子就能把人的喉咙刺破,指头上甚至还留有斑斑血迹,不知道是他的,还是别人的。他泛着青光的眸子直直地看着萌萌,嘴边一边说这句话,一边绽放出诡异的微笑,他一张嘴,就有污血从他的嘴里流出来。

  王萌萌被这个恶鬼的样子吓到了,但是她没有退缩。

  “我不放!有本事你就把我的手砍断吧!”

  “呵呵呵呵......既然这样,那我就成全你!”

  说着恶鬼的手变成了一把锋利的刀,他发出得意的阴笑,下一秒就砍向萌萌抱着谢玄的手。

  萌萌认命地闭上眼睛,想着和谢玄一起死。

  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那鬼试了很多次,却怎么样也砍不到萌萌的手。

  “有我在,你休想伤害无辜的人!”另外一把沉稳如钟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接着一个白胡子老人凭空出现。

  咦?没有传来预期的疼痛,萌萌有些奇怪,她张开双眼,看着房里多出来的老人,接着大吃一惊,“你也是鬼么?”

  老者摸着胡子的手顿了一下,像是有些错愕。

  “什么?本大仙......额不是,本大师怎么会是鬼,我是来帮你的。”

  “臭老头,聪明的马上滚,不然等我把你们杀里面,再到外面把其他人杀光!”

  老人微微一笑,“谢谢你提醒我。”然后一扬手,把整个房间变到了郊外。

  恶鬼被他激怒,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不少蛆虫从牙缝掉到地上,那个样子真的很恶心。

  然后他放下谢玄的身子,萌萌也跟着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转身,他阴狠地看着眼前的老人,脸色瞬间变得鬼魅十足。

  “找死。”

  他突地盘腿而坐,两手合拢,然后全身发出青光,光芒慢慢聚集在手掌,最后他朝着老人的方向打出一掌。

  老人灵敏地一闪,看着自己原来的站立处被劈得破裂,心里暗忖这鬼怪的力量竟然这么大。

  他也跟着坐下,闭眼聚神,回以一掌,接着双方陷入斗法中。

  看着这个情况,萌萌知道她必须要做点什么。

  突然,她看到刚刚被自己丢在一边的针筒,有了!

  她先拿起针筒,向谢玄的手臂上注射了一半筒里面的血,然后走向还在闭眼施法的恶鬼,他阴冷的眼睛望着她,仿佛要用眼神将她杀死。但是萌萌没有太多时间去害怕,她知道如果现在不出手,一会就没有机会了,于是她对准那恶鬼,闭上眼睛,将剩下的血一股脑射向他的脸。

  “啊!!!!”恶鬼发出一声尖叫,双手捂住自己的脸,接触到血的地方开始有青白色的脓水流出,他起身扑向萌萌,他惨厉的叫声让老者回神,然后看到他想伤害萌萌,老人便施法将她升上半空。恶鬼没有得逞,接着他整个身体也像放入微波炉里的黄油一样开始溶解,最后变成一滩血水。

  萌萌落地以后,仍然心有余悸。

  “你......”老人感到讶异,她怎么会知道纯阳之女的血可以将鬼魂消灭。

  萌萌对他会心一笑,“我奶奶教我的。”

  多亏奶奶平时经常和自己讲这些事,否则今天她就没办法帮上阿玄的忙了。一切都是注定的吧,奶奶,谢谢您!

  摸摸白须,老者点了点头,心里也有些佩服这位看似柔弱,实际比谁都坚强勇敢的女子。

  又是一个婚礼。

  “额......萌萌,你一定要这样一直跟着我么?婚礼还没有开始,你到化妆间里面等等吧。”谢玄有些无奈,自从他清醒之后,萌萌就一直这么粘着自己。

  “不要!谁知道你会不会又蠢得回去拿什么鬼,出事怎么办,所以我不管,我一定要一直跟着你!”说着握着他的手又紧了紧。

  “放心吧,奶奶的信上不是说了么,以后我们都会平安无事,永远在一起的。”知道上次的事实在是让她无法释怀,于是他的语气又温柔了几分。

  “可是......”她还想说些什么,耳边却突然传来熟悉的声音。

  谢玄俯身,在她耳边轻轻唱着,“为你钟情,倾我至诚,请你珍藏这段情,从没对人,倾诉秘密......”然后他送上已经说过的无数次诺言。

  “我爱你。”

  萌萌感动地落下了眼泪,忍不住主动偎进他宽阔的怀里面。她知道他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唱起这首歌,因为他想要她重新爱上这首歌,这首曾经差点把他们两个人分开的歌曲,想要她忘记不好的往事,记住这首歌带给他们所有美好的回忆!

  “玄,我忘记告诉你,我也是,只为你钟情。”

  她知道,这一次他们一定会幸福的。

  至于那位仙气十足的老者是谁,你们自己想吧。提示就是,他最喜欢管别人的事情,特别是鸳鸯之间的事。

上一篇:寝室有鬼
  
下一篇:鬼尸婆婆【二十二】鬼尸婆婆巧用一计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