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皮影戏

时间:2020-07-06 17:29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我嫁到容家有一年已久,我的公公婆婆早已离世,我的夫君容景对我一直都很好。但在别人眼中,我的夫君是个不祥人,克妻!

  在这样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里,我的父母为了能有一口饭吃,竟把我卖给了我的夫君容景。本以为容景是一个年事已高的老爷,新婚当夜他挑开盖头我看见他的第一眼,我觉得容景就是我的良人,脸如刀削,眼若星辰。我深深的沦陷在他漆黑的眼眸之中。

  容景从小又体弱多病,全靠药物支撑,院子里时常飘着一股股诡异的药香。

  这日夜晚二更天,我躺着穿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于是我拿了一盏灯笼,在院子里的池塘边散步,月亮高高挂起,皎洁的光洒在水面,萨是好看。微微的风伴着荷花的香,让我心旷神怡。突然,一声凄惨的尖叫声从废弃的院子那边传来,那个院子正是容景已逝去夫人的生前处所。

  容景在娶我之前曾有过三位夫人,现在三位夫人均已过逝,都是在同一所院子出事的,据说三位夫人死的非常凄惨,发现时已经被人生生拔了皮。下人们都说这个院子闹鬼,一时间流言纷纷,于是容景就叫人封了这个院子。

  我加快脚步跑向那个院子,院子里杂草丛生,此刻静得可怕。看着掉漆的门,并没有上锁,我有些犹豫了,要不要进去?

  我深呼吸了一下,大着胆子去推门,轻轻一推就开了。房间里很黑暗,少许的月光洒在地上,我举着灯笼。朝里面走去,里面有一些常用的家具,上面有薄薄一层灰。我四处打量了一下,没有什么特别的。

  正准备要走,我发现墙上挂着一幅画,我走了过去,举高灯笼凑近了看。是一幅美人图。画像中的美人宛若仙子,真真是绝世佳作。我把灯笼放在桌子上,准备取下图仔细观摩,我刚拿起画作来,发现里面竟然有一个小机关。

  我用手摸了摸机关,旁边靠墙的书架居然动了,我有点害怕又有点兴奋,我用力把机关按钮转了一圈,书架缓缓移动开来,漏出一个暗门,我拿着灯笼推门进去,里面很深很大,空气很秽浊,有腐烂的味道。可能长期不通风的原因吧。

  我下了几步石梯,里面有几间房门,我大着胆子推开了其中一间进去,感觉脚下踩着一个软软的东西,我低下头一看,直接吐了出来,竟然是一具血淋淋的被剥皮的尸体。我尖叫一声,晕了过去。

  “啊啊啊。。不要。。快走开。”我感觉快窒息了,像是有人掐着我的脖子。我挣扎着,猛得睁开眼睛。我发现我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天已大亮,我怎么在这里?我不是该在密室里的吗?谁送我回来的?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情,我好像看见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非常恐惧,也无心洗漱。随意套上外衫,打开房门。

  我唤服侍我的丫鬟:“小娟,你过来一下”

  “怎么了,夫人。”

  “小娟,昨天晚上有没有看见谁送我回来?”

  “夫人,您昨晚一直在房间睡觉,没有出去过啊!”

  “怎么会?昨晚我睡不着就出去走走,让你不用跟着啊。你确认没有看见谁送我回来?”

  “夫人,奴婢一直在外面守夜。您就没有出去过啊,。”

  “啊?不会吧?我怎么会没有出去呢?”

  “是的,夫人。您一直在房间内,只是老爷三更来过一次,老爷说夫人正在休息,任何人不得进去打扰。”

  “你真的没有看见谁送我回来吗?”

  “夫人,您真的昨晚一直在房间没有出去过”

  “老爷现在在哪里?”

  “老爷用完早膳就出门拜访刘员外了,老爷临走前吩咐一定要照顾好夫人。”

  “嗯,你下去吧!”

  “是,夫人”

  小娟一定是在撒谎,她明明昨晚知道我出去过。为什么说我一直在房间睡觉呢?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昨晚是我在做梦?如果不是做梦,那她为什么要撒谎呢?我隐约感觉好像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

  用过膳,我看天气大好,决定在花园里走走,明媚的阳光正好可以冲淡我心底的恐惧,最近总感觉身体有些不适,多活动一下也好,以免积食。

  花园里百花齐放,清香扑鼻。我踩着青石板铺成的小路,一点观赏的兴致都没有。我敢肯定昨天晚上我看见的并不是在做梦,但是小娟为什么会说谎呢?不知不觉走到废弃的那个院子前,不管了,先进去看看再说。我正打算要推院子的大门,却发现已经被上了锁。

  我向远处在修建花枝的家丁招手:“你,过来一下!”

  “夫人,您叫小的来有什么事情吗?”

  “这个院子的门怎么会锁着?”

  “回禀夫人,这个院子早已被封了,一直锁着的。老爷吩咐过,任何人不得入内。”

  “这样啊,好的。这里没你的事了,你先下去吧!”

  “是,夫人。小的告退”

  怎么回事?昨晚都没有上锁,现在怎么会被锁上?小娟撒谎,被锁的院子,到底有什么联系呢?这里的人处处透着一丝诡异,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恐怖感觉。。。。

  我满腹疑问的回到我的房内,默默坐在梳妆台边。

  梳妆台上放着一面铜镜,和堆满了各种胭脂水粉,铜镜里倒映着我苍白的脸。我抚摸着这张脸,不禁有些伤感,唉,再美的容颜也经不起岁月的蹉跎。

  这时,有人敲门。我随口喊道:“进来。”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丫鬟小娟端着一盘果子走了过来

  “夫人,老爷回来了!”

  “老爷现在在哪里?”

  “回禀夫人,老爷在书房。”

  “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奴婢告退。”

  小娟放下果盘出去了。我拿起一盒胭脂,薄薄施之没有血色的两颊,立刻面色红润起来。这盒脂粉是容景送的,红腻而多香,此乃上品。

  我换了一套浅红裙衫,关好门向书房走去。。。

  我站在书房门外,伸手敲了门。里面传来容景磁性的声音:“进来。”

  我推门进去,容景此刻正在作画,看见我来了,便放下笔。向我走来。。

  “娘子最近身体不适,怎么不多歇息?大夫说切勿操劳。需要静养。一定要好好听从大夫所说。为夫最近生意繁忙,没有多少时间陪你,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啊”

  “夫君,这几天都没看见您,妾身担忧夫君的身体。”

  “莫须担心,为夫的身体也不是这样一天两天了,没事的,放心吧”

  “夫君,有件事妾身不知道该不该说?”

  “但说无妨。”

  于是,我就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夫妻二人本就相互坦白,不该有任何秘密。

  容景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下,安慰我不要多想,既然小娟都说没有看见我出房门,而那院子已锁多年,怎么会被打开?可能是我做了噩梦罢了。

  我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但又想不出头绪。这会不会是一出阴谋???

  等会容景要去商谈布匹生意,我便不多打扰他,就告退了。

  我刚走到凉亭边,听到两个使粗丫头的聊天:

  “哎,你知道吗?我们这个镇又失踪了一个少女,听说已经报官了。官府查了这么久,连凶手是谁都不知道”

  “是吗?这都是这个月的第四起少女失踪了,你说会不会什么时候轮到我们?”

  “你想的美啊,你知道吗?失踪的少女都是绝代佳人,花容月貌的,就你那姿色是不用担心的”

  “你又取笑我,你找打啊?看我不好好收拾你这个小蹄子。。”

  “哈哈哈,别挠我了,痒啊,哈哈,我错了还不行吗?”

  。。。。。。

  两个女孩笑作一团,丝毫没有看见我在一旁偷听。我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从容的走开了。

  中午吃过饭,我在房里午憩,躺着床上睡不着,思索着少女失踪,血淋淋的尸体,这一定有某种联系的。我决定晚上再去那个院子去看看。想着想着不经意间睡着了。。。

  傍晚时分,我醒了,让丫鬟打了水来,洗漱一番。便去用晚膳。。。。

  晚膳过后,我故意回房间,让小娟把守着门不让任何人来打扰。等到晚上三更时刻,我便找了个理由支开小娟,换上暗红色衣袍,带上帽子,拿着个灯笼向那个废弃的院子走去。。。

  我顺利的来到那个院子,门并没有上锁,果然有猫腻。

  我轻手轻脚的打开门,走了进去。。在杂草从中几间房屋显得残破不堪,十分萧条。。。心里不觉又有些胆怯,我想想世上并没有鬼,都是自己吓自己而已,我一定可以弄清楚事情的真相的,这样一想又生出几分豪情。便不怕了。

  我凭着记忆找到那件屋子,我打开门进去后并轻轻把门掩上。找到了那幅画并打开机关,便拿着灯笼小心翼翼进到密室中,我下了台阶,找到那间有血尸的那个房间,里面的血尸却已经不知所踪了。。

  我从那个房间退出来,打开旁边的房门,走了进去。里面有把椅子,有几样简单的家具。这时,我听到背后有细微的声音,我还没来的急转过头去看,就觉得脑后一痛,晕了过去。。。。

  等我醒来,我才发现被绑在椅子上。我使劲挪了一下脚,动不了。我挣扎着,想叫嘴巴却发不出一点声音,原来是被人塞了抹布。。。

  我心急如焚的想办法,一定要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

  这时,关着的门被推开了。进来一个人,我抬头看不禁一喜。原来是容景。。。。。。

  我咿咿呀呀口齿不清的叫喊着,更加挣扎着想要站起来。但容景脸上带着一丝诡异的微笑向我走了过来,他的手上拿着一把匕首。我被他的这种神情吓了一跳,也不挣扎了。身体不由自主得哆嗦起来。。。

  容景拿匕首指着我说道:“这是你逼我的,我原本不想杀你。你干嘛要多管闲事?”

  我摇摇头,我不敢相信,这一定不是真的,我深爱着的这个男人竟然要杀我灭口,眼里不自觉流出,心痛的无法呼吸。。

  容景异常激动的扯着我的长发,我痛得呲牙咧嘴,嘴里呜呜说不出话来。容景见状更加兴奋了。眼中闪烁的寒光十分吓人。。

  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道:“您不是想知道真相吗?好,让您死的明白。那天晚上是我抱你回去的,也是我让小娟瞒着你的。本来我不打算杀你的,你自己却要来送死。你知道我以前的三位夫人怎么死的吗?都是被我剥了皮,活活痛死。反正都是不要脸的烂货,居然趁我去外地做生意,却暗地去偷人,最不该让我爹娘撞见。让我爹娘含郁而终。”

  容景的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继续道:“我把她们的皮剥下来后做成我爹娘最爱看的皮影。之后在我的爹娘坟前唱皮影戏给他们两位老人解乏。我杀了她们之后,我竟然爱上了杀人的滋味,享受这种做人皮皮影的过程,每逢月圆之夜,我就会去抓一个容貌姣好的女子,我会慢慢剥下她们的皮,只有这种细腻的皮,才能做成最好的皮影。哈哈哈”

  他摸着我的脸说:“来,不要怕。我下手很轻的,不会让你觉得太痛苦的。”说完便用匕首插在我的天灵盖上,划开一个洞。我立刻痛的死去活来。满脸是血,我的心也在滴血。我那么爱他,他竟然可以这样残忍的对我。。

  他出去了,不一会又走了进来,我颤抖的看向他,他手中拿着一个罐子,慢慢的走了过来,他竟然把罐子里的液体倒进我的天灵盖,我顿时听到滋滋滋皮肉分离的声音,那液体,居然是水银。。。

  我知道我的皮肉正在分离着。渐渐地感觉不到疼痛了,我的身子越来越轻,我好像飘了起来。。。

  我悬在空中,我想我已经死了吧,我就这样眼睁睁看着他轻松的剥下我的皮,把它平铺在桌子上。然后先是画稿,接着镂刻、敷彩。。我的皮在他的手下成了栩栩如生的皮影人物。他近乎痴迷的摸着做好的皮影说道:“多好的皮啊.”

  我心中很伤感,很怨恨,我不甘心,我不甘心我就这样死了。还这么残忍的死在最爱人的手里,但我却无能为力。我的视线渐渐模糊起来,化成萤火虫般的零零星星。飘散在空中。。。

  我想大概谁也不会发现我已经死吧。这个世上从此便再也没有我这个人存在了。。。

上一篇:鬼尸婆婆【二十】揭穿骗子
  
下一篇:使女落悠的故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