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不要给他开门

时间:2020-07-14 17:29 | 栏目:恐怖鬼故事 | 点击:

  很多人小的时候都见不干净的东西,有的人仅仅是看见了,而有的人却为此吃了很大苦头。而这个是关于我的故事……

  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读小学3年级,因为家里并不富裕,所以我家就住厂房,就是那种一排排,连成一片的房子。听一些厂里的老人说,这片厂房还没建成之前是座坟墓地,为了在这里起房子开发商挖了这里的坟地,据说当时,机器硬生生就把棺材给挖开了。

  老人家说我们住的地方不干净,但是也没办法家里资金不多,况且我老爸不信鬼神之说,搬进去住了好一段时间并没有碰到什么事情,所以就没理会那些人说的话。

  一个夜晚,爸爸因为要加班,所以晚上就住在了外面不回家睡了,妈妈约了朋友去打麻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家,我一个人在家里看电视,看到了10点多觉得累了,就去睡觉了。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电话响起来了,我迷迷糊糊的,爬起来去接电话是妈妈打来的,说是晚上不回家了让我把家里锁好不要出去乱跑,就挂电话了。我看了一下钟,是11点多,我收拾收拾正打算回房间去睡觉。刚上床,眼睛刚闭,但是门外有人敲门。

  我就走到门边问“是谁啊?”

  门外回答道“是妈妈啊,我没带钥匙快开门。”

  我想妈妈不是刚刚才来过电话说不回来的了吗?怎么这会儿就在家门口了呢。我家离我妈妈朋友那里少说也有半个多小时的路程,妈妈不可能这么快就回到家里。

  就在这时门外又出声了“快开门啊,我是你妈妈。 ”我从防盗门的猫眼里往外看,是妈妈。我就没多想,也许是阿姨开车把妈妈送回来了也说不定。

  我开了门,回身就想去睡觉,走着想起来妈妈没有给我明天的早餐钱,我就回头想问妈妈要早餐钱,可是我回头开到的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只有一个人头漂浮在空中,没有身体的东西,是一张惨白的女人的脸,它在对着我咯咯的发笑笑,口中滴下浓稠的黑血,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突然那张脸变了,面目狰狞,双眼通红像是充血要爆开的眼球。头发滴着血的,没有耳朵的,像是被冰水浇了一道,抬腿立刻逃跑,腿脚却像是失去了知觉一般摔倒在地。那东西飞冲到我的面前, 差不多到我面前时,它的嘴张开了,发出不知名的恶臭,一些鲜红的粘液流了出来,滴到了地上,阴森的碎牙似乎随时都会冲过来咬我。我的手下意识的抬起来捂住双眼。

  啊!!!”我发出一阵惨叫,它咬到了我的胳膊,我当时就感觉到一阵刺痛穿透我的神经像一根根针扎般疼痛,突然它松开口了,朝我的脖子飞来,我以为我这次死定了,刺骨的疼痛让我有些抽经却格外清醒,不知道哪来的胆子我振臂一挥把这颗鬼脑袋打的啪的一声掉在地上。古话说人有三分怕鬼,鬼有七分怕人,那鬼竟化作脓水,从地面上消失不见。我被吓得半死,呆住了,等我回过神来,才开到门没关,我立刻跑了过去关起门来,走到门边却双腿发软两眼发昏。我一屁股的坐在了地上,我用尽力气都直不起身子,这时我才看到自己的手臂早已被黑气侵蚀手臂上被咬的伤口咕噜噜的往外吐着绿色的液体,我跌坐在地上,想要大声呼救,但是喉咙就像是被人掐住一样发不出一丁点的声音。幸好路过的大婶注意到我的异样,赶忙跑了过来。

  当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妈妈已经守在我旁边,后来告诉我,是住附近的大婶打电话通知的他们,当时的场景把大婶吓的不行,我整个人就像是中了邪一样倒在地上抽搐不已,手上也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咬了。父母收到通知即可一起回到家,妈妈还报了警,救护车也来了,医生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我捆在病床上把我送到了医院。

  医生说我的伤口不像是人咬的,想是被熊或者什么动物咬的,但是,伤口那会流出绿色的液体,就连医生都搞不懂那是什么,后来还有些电视台和学者慕名而来,我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如实说出但是没有人相信,最后专家发表言论说是我被不明生物咬伤后产生的幻觉,除了我的父母所有人都认为那只是我的幻觉。很快医院实在是查不出我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开了出院证明,我被父母接回家里。

  我的父母为了我的手四处求医,辞去了在工地的工作,问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却终全是打了水漂。直到有一天一个自称从新闻中知道我遭遇的人找上门来,他说我伤并非人间之物所伤,我的手上是中了尸毒。若是没有破解之法,废的就不仅仅是我的手了……

  父母为了我这个儿子不惜砸锅卖铁,长大后我才知道,那天晚上那个高人就把我带回了那块工地,高人划卡开了我手上的右手滴了一碗污血,随即高人烧了道符把灰倒入我的血中洒在了地上,谁知洒在地上的血水居然像是活了起来,并没有渗进土里反倒汇聚了起来超一个方向游去。最后停住的地方竟是挖开过坟墓的地方。高人命我爸在血水消失之前赶快挖!若是没办成我可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我爸本来就害怕,现在更急了。吓的他赶快挖,终于挖到了从前被挖掘机挖破的棺材,高人下到洞里把下面的尸骨捡了出来。一遍口中念念有词一遍把尸骨重新平凑成了人形。高呼一声“破!”那尸骨顿时灰飞烟灭。

  从那天晚上之后我才开始慢慢恢复正常意识,手上的伤也不再像那时候一般骇人,现在看起来就像是被人狠狠咬了一口罢了。我爸妈也在也不敢把我一个人留在家里。从那之后也再也没有见过那个高人。 

上一篇:东北小事之阴兵
  
下一篇:午夜计程车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