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古月宅

时间:2020-07-20 17:57 | 栏目:恐怖鬼故事 | 点击:

   我叫韩颖,今年二十五岁,是一位作家。

  美名其曰作家,但也只是每个月交点稿子赚点稿费,用来养活自己,仅此而已。现在的社会,钱已经不能当钱花了。不过我也安于现状,毕竟我已经有安身之所了。虽然……是父母留给我的古宅……

  爸妈以前是干什么的我不知道,只知道自懂事起,便生活在古宅之中。爸妈在我五岁的时候就出车祸死了。这么多年上学我还是靠远方姑母寄来的生活费,平常也寄宿在同学家里,这才熬了过来。这栋古宅是在离城区极远的地方。就算是坐长途车也必须走得很远才能坐到。

  城市之中房价太高,以我的收入根本养不起房贷。我当作家的原因之一,也就在于干作家,便可以呆在古宅中,不需要四处奔波。

  古宅是古代欧式建筑风格,很大,有两层,每一层都有三四个房间。可是漆红的大门红漆已经快掉尽,就连宅中的地板有些地方也早已开裂。不过只有我一个人住,所以倒也凑合着住了。说实话,这么偏僻的地方有这么一个破旧的古宅,倒真有点让人毛骨悚然。

  我躺在床上,看着写了一半的稿子,揉了揉干涩的眼睛,真是的,最近编辑也催的太紧了,稿子才写了一半,接下来的还毫无头绪,就算是当作家,也实在不是一个轻松的活儿。我保存了文档,合上笔记本。放在了床头柜上,顺手拿起了放在一旁的相框。里面有两个人儿,一个是我,一个是赵硕。

  赵硕是我的男朋友,他与我同岁,我们俩是在大学里认识的。在一起差不多有三年了。他现在在他爸爸开的公司里干经理,典型的高富帅。长的一米八五的大个,家里又是开公司的,曾经还被选为我们学校的校草。有这么一个男朋友,只能说我是占了大便宜。

  平常我一个月中有一半是在他家住的。可是最近他出差,我也只能在古宅里凑合着住了。

  “铃铃铃……”一阵急促的铃声闯入我的耳中,我回过神来,放下手中的相框,拿起放在枕头边的手机,来电显示的是“honey ”

  我嘴角露出一抹兴奋地笑容,算一算,今天赵硕也该回来了。我急忙摁下接听键。

  “喂?亲爱的?你下飞机了?”我甜甜的问道。

  “你猜呢?”对面是一阵爽朗的大笑。从小的家境让我性格阴暗,有些孤僻,但是赵硕,总是像和煦的阳光,融化我心中坚硬的寒冰。

  我撇了撇嘴:“唔……你又在耍我……”

  对面有些无奈又有些宠溺的答道:“好啦好啦,开门,我今天下了飞机可是费劲力气才到你家的。”

  “什么?你在门口?”我吃惊地挂下电话,急急忙忙的跑到大门前,火急火燎的打开了门。

  “吱呀……”笨重的大门传出一阵刺耳的哀鸣,弄得我身上都起了鸡皮疙瘩。

  可是,门外,空无一人……

  我有些发愣,随后反应过来,恨恨地骂道:“死赵硕,臭赵硕!竟然敢耍我!”

  “臭丫头,竟然在我背后骂我,看来要好好管管你了。”猛然间,一大抹红色充斥着我的视野,我后退一步,面前竟然是一大束玫瑰花。我抬起头来,正对上赵硕那对棕色的温柔的眼眸。

  这傻瓜,总能给我意外的惊喜……我接过花束,闻了闻,一股淡香充斥着我的鼻腔,淡淡的玫瑰香沁人心脾。突然间,一个宽广结实的胸膛贴在我的头上,头顶传来温柔的声音:“怎么样?喜欢吗?”

  我像小猫一样蹭了蹭他的胸膛,答道:“当然了,傻瓜,只要是你送的,我什么都喜欢。”

  赵硕后退一步,认真的看着我的双眼,问道:“真的吗?”我连忙答道:“当然了。”

  猛然间,我被横抱起来,赵硕不禁哈哈大笑:“那我就再送你个大礼!”罢了,迈开大步走进屋中。我挣扎着笑骂道:“你好坏啊!”

  “铃铃铃……”口袋中的手机突然一阵响声,赵硕停下脚步,撇了撇嘴:“嘁……业务还真多……”我嘿嘿一笑,从他的怀抱中挣脱出来,掏出手机。

  “喂?颖颖吗?我是阿敏啊,你这小妞,这么长时间也不给我打电话!”还不待我开口,对面便传来一阵大大咧咧的女声。阿敏,我最好的朋友,从高中起我们就在一起,当时我还寄宿在她家,后来我们也一起考上了同一所大学。我,阿敏,赵硕,当年可是形影不离的铁三角。

  “哪有啊,阿敏,你现在可是大忙人!大美女,最近活少了吗?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阿敏是我们大学里的校花,人长得漂亮,身材也好,毕业之后,就去当了模特,而且接的活还真是不少。

  阿敏在电话对面兴奋的笑道:“因为我在放假啦!颖颖,咱们好久不见了,我去看你好不好?再带上我们当时大学天天在一起的那几个,我们好好聚一次!”

  我连忙赞同:“好啊好啊!这样,我订饭店!”“不用不用,去你那个古宅好啦!多有情调,晚上还可以讲鬼故事哦。”阿敏在电话中不怀好意的笑道。我看了赵硕一眼,答道:“好的,正好赵硕也刚从飞机下来,就今天晚上吧。你带几个大学时的朋友,咱们好好聚聚!”

  罢了,挂下电话。冲赵硕笑道:“今晚阿敏和其余几个朋友要来,你快跟我一起收拾收拾。”

  赵硕一脸无辜的说:“唉唉?亲爱的,我们刚才的事还没干完呢!”我翻了个白眼:“想得美!快跟我找杯具去!”

  赵硕哀号一声:“啊啊啊,我就是个杯具啊!”

  我走到储藏间,撇了撇嘴:“大懒猪!”看了一眼放在橱柜顶上的装在一个纸壳箱子中的杯具。从旁边找了一个凳子踩着,将那箱子搬了下来。

  “啪。”一个东西从橱柜上掉了下来。我放下箱子,奇怪的捡起了掉在地上的那个东西。

  是一个破旧蝴蝶发卡……

  “嚯!你还找着个文物……”赵硕来到我的身后,看着我手中破旧不堪的蝴蝶发卡调侃道。

  我想了想,突然记了起来,这是妈妈在我三岁生日时送我的蝴蝶发卡,依稀记得当年的发卡颜色鲜艳,令我当时爱不释手。只是上了小学之后便不带了,随手放在哪里便不知道了,今天竟然偶然间找了出来……

  我都佩服我的记忆力,这等陈年老事都能记得起来。只是有些感叹,便也不管那蝴蝶发卡了,随手扔到垃圾桶中。赵硕一脸惋惜地说:“别啊,多可惜……好好的文物……”

  我扬起手了,笑骂道:“找打是不是!”赵硕突然刮了我鼻子一下:“能打着我就打吧!”我俩哄笑着在一起追打起来。谁都不在意那个蝴蝶发卡了。

  只剩下那个破旧不堪的蝴蝶发卡静静的躺在垃圾桶底……

  20:00

  我与赵硕早已把古宅收拾的干干净净。从冰箱中取出早已备好的食材,今天晚上的饭赵硕来做。要说赵硕做饭可是一绝,做的饭是色香味俱全,反正我就是被一桌子大餐攻陷的……

  “颖颖!开门!”门外传来阿敏熟悉的喊声。

  我高高兴兴地打开门。

  门外有四个人,阿敏、洪天和赵莲莲以及张鑫。

  洪天、赵莲莲、张鑫,也是我们在大学里关系极其好的几个人。莲莲他爹是省委书记,家境特别好。让我有些意外的是,莲莲竟然和张鑫同时出现……张鑫是莲莲的前对象,后来两人因为不合分手了,从此张鑫便再也没跟莲莲有过联系。而洪天在他们分手之后,便与莲莲好了,说句实话,这小子下手速度可不是一般的快……

  “来来来!快进来!今天,人凑得还真是全,大家都快有一年没见面了吧!”我兴高采烈地说。

  一伙人凑在一起畅谈,不一会,赵硕便将饭全炒好了。大家又吃又喝,不亦乐乎。似乎莲莲和张鑫也忘了以前的尴尬。

  21:00

  “哎,你别说,赵硕你小子厨艺有进步啊。”晚饭过后,洪天拿着牙签剔着牙对赵硕说道。赵硕玩弄着手中的酒杯答道:“那不肯定的,总比你小子会做饭。”

  阿敏撇了撇嘴:“俩大男人有啥好争得。咱饭也吃了,酒也喝了。那就干点刺激点的事吧!”

  洪天眼睛一亮,嘿嘿坏笑一声:“刺激的事?嘿嘿,我喜欢……”莲莲在一旁瞥了他一眼,摇摇头,使劲掐了他一下。洪天痛叫一声:“啊!痛!姑奶奶我不敢了!”莲莲这才松手绕过他。

  赵硕在一旁哈哈大笑:“洪天,看你那孙子样!”洪天狠狠瞪了他一眼,随后问阿敏:“哎,阿敏,啥刺激的事啊?韩颖你这儿房间这么多……嘿嘿……”

  阿敏抄起沙发上的枕头扔了过去,笑骂道:“真猥琐!想哪去了!我是说讲鬼故事!”

  莲莲一听鬼故事三个字,不禁缩了缩头,连忙摆手道:“算了算了,干点别的吧,别讲鬼故事了!”

  赵硕来了兴致:“得了吧,莲莲,别坏了大家兴致吗!来,我先来一个。”罢了,不顾莲莲一脸的惧怕说了起来。

  “一位医生在做完急诊后已是午夜,正准备回家。走到电梯门口,见一女护士,便一同乘电梯下楼,可电梯到了一楼还不停,一直向下。到了B3时,门开了,电梯门开了,一个小女孩出现在他们眼前,低着头说要搭电梯。医生见状急忙关上电梯门,护士奇怪地问:为什么不让她上来。医生说:B3是我们医院的停尸房,医院给每个尸体的右手都绑了一根红丝带,她的右手,他的右手有一根红丝带……”赵硕的声音突然低沉起来,浑厚的嗓音在此刻显得令人毛骨悚然。莲莲颤抖着,睁大眼睛听着,身子缩成一团,洪天趁机搂着莲莲,还暗中冲赵硕做了个大拇指。一旁沉默的张鑫神色有些尴尬,却依旧听赵硕讲着故事。

  “护士听了,渐渐伸出右手,阴笑一声说:“是不是……这样的一根红绳啊?”赵硕猛地靠近莲莲,大叫一声,就连一旁的洪天都吓了一跳。莲莲还在紧张的故事里,不禁吓了一大跳,尖叫起来,刺耳的尖叫声让我都不禁捂上了耳朵。

  再看莲莲浑身瑟瑟发抖,一双美目中噙满了泪水,竟然是吓哭了。莲莲的肩膀一抖一抖的,还在不停啜泣,一边哭着一边骂着赵硕:“赵硕!你好烦人!说了不讲鬼故事了你还讲!你还敢吓我!”赵硕耸了耸肩膀,无辜的看向我。

  我摊摊手:“你把人家小姑娘弄哭了,你自己负责吧。”

  莲莲嗔怪的瞪了我一眼,站起身子来,说道:“不理你们了!我去上厕所!”

  洪天坏笑道:“亲爱的,你不会吓尿了吧,要不要我陪你啊!”莲莲冷哼一声:“不用!”

  洪天撇了撇嘴,转过头来,故意将声音提高:“哎!韩颖,话说你家灯光很暗啊。”我点了点头:“嗯,我家灯泡都挺久的了,所以灯光都挺暗的,有的好像还不大好用了……”洪天大声道:“哎,你不知道吗,通常鬼故事都发生在一些古老的宅子里,而且通常灯光都很暗啊!”

  刚欲出门的莲莲一滞,随后转过头来大叫:“洪天我恨你!!”罢了,跑了出去。

  我无奈的喊道:“莲莲!厕所在二楼,你小心点!”

  赵硕对洪天坏笑道:“你这个臭小子,非得把你对象吓死不行!”随后,两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张鑫无奈的看了两人一样,站起身来,对我们说:“我去厨房找点水喝。”赵硕调侃道:“我靠,你小子别偷看人家小姑娘上厕所啊!”张鑫骂了一声:“你以为都跟你一样!”赵硕看着我,竖起三根指头:“我可没看过小姑娘上厕所!”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换了个舒服的姿势躺倒在沙发上。

  房间中少了两个人,不知道怎么突然静了下来,就连最活跃的洪天也不说话了。整个房间笼罩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着散发出橙红色光芒的灯泡,发现灯光果然有些暗,以前都是没发现,哪天也好换换灯泡了。在这种昏暗的灯光下,整栋古宅确实有些阴森。

  几分钟过后,张鑫和莲莲还未回来。洪天不禁有些着急,坐立不安起来,偏头问赵硕道:“哎,你说这俩人咋还没回来……”

  赵硕白了他一眼:“我哪知道,要不你去厕所看看?”

  “好!”这洪天倒还真答应了。罢了,站起身来,向门外走去,踩在破旧的地板上发出“吱嘎吱嘎”的声音,让人心里有些发憷……

  洪天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我慵懒的躺在赵硕怀里,却发现他的视线紧紧落在阿敏身上,我捏了捏他的脸,问道:“怎么了?”

  他回过神来,举起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答道:“没事。”

  “啊啊啊!”楼上传来一阵惨叫,听得出来,那是洪天的声音。赵硕喝了一半的水呛在嗓子眼里,他剧烈的咳嗽着,我连忙拍着他的背。

  赵硕猛地站起来,骂骂咧咧的走了出去:“他妈的,瞎叫唤什么,呛死我了!”

  我跟阿敏也连忙跟上去。

  整个走廊只有一个灯泡,微弱的灯光托出一片淡黄色,却让人有些不安。我跟在赵硕身后,听着脚下吱嘎吱嘎的声音,又想起了刚才洪天的惨叫,心中不知怎的有些不安起来。

  “莲莲!你怎么了!莲莲!”还未上楼梯,便听到洪天急促的呼喊声。我们三人对视一眼,连忙冲了上去。

  映入眼帘的是莲莲躺在厕所门前,而洪天在那里着急的晃着莲莲。

  “我操,这什么情况。”赵硕一见,连忙冲了过去,我跟阿敏也赶忙跑过去。

  洪天见我们来了,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着急地说:“我、我也不知道!我刚上楼,就看到莲莲躺在厕所门前,怎么晃也晃不醒!”

  赵硕俯下身子,拿出指头探了探莲莲的鼻息。、

  猛然间,他一屁股坐了下来,难以置信地看着莲莲。

  我一见他这个样子,心中的不安越发强烈:“怎么了!”

  赵硕双目失神,喃喃道:“她……她死了!”

  “什么!”洪天一听立刻暴怒起来,上去揪着赵硕的领子骂道:“你他妈说什么!你才死了!”

  我连忙将他们拉开,却听阿敏惊呼道:“看莲莲的表情!”

  我转过头去看向莲莲的脸庞:那原本秀美的脸上满是恐惧和难以置信的表情,仿佛见到了什么让她难以接受的东西……又或者是人……而那嘴角却微微上翘,在那昏暗的灯光下,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眼花了……她,在冷笑!仿佛早已看到命运一般,冷笑着在另一个世界看着我们像群傻子一样惊慌失措……

  “她是被勒死的……”赵硕翻开她的衣领,指着白皙脖颈上那一道刺目的红印。

  “我操!不可能。前一刻还他妈好好的!怎么可能死了!”洪天歇斯底里的喊道。我腿一软,整个人瘫在地上……死了?人死了?怎么可能!

  “发生什么了?”一道好奇的声音在我们背后响起,我打了个哆嗦,看向那说话的人——张鑫。

  洪天似乎想起了什么,上去一把揪住他:“肯定是你!肯定是你!只有你跟莲莲出房间了!肯定是你把她杀了!”

  张鑫一脸糊涂地问道:“什么杀了?”而后,目光越过洪天看向躺在地上表情扭曲的莲莲,而后猛然难以置信地看向我们:“她,她死了?!”

  洪天怒吼一声:“你他妈还装糊涂!不就是莲莲把你甩了吗!你他妈至于杀了她吗!你个王八蛋!”

  张鑫虽然难以接受莲莲死了的真相,却一把推开洪天:“不是我!”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赵硕冷冷的声音在张鑫背后响起。

  我们的目光立刻投向张鑫的手中,他的手中拿着一条——麻绳!

  洪天指着莲莲对他说:“莲莲是被勒死的!你手里又有麻绳!不是你是谁!”

  张鑫慌了神,连忙解释道:“这个是我去厨房喝水的时候放在水壶旁的!我本来想扔掉它,听到你们这边有声音我就过来了!”

  此刻的洪天似乎已经听不进话去,歇斯底里地大喊:“你个王八蛋!就因为莲莲甩了你!你就要杀了她!你这个杀人凶手!我杀了你!”高举起的拳头要看就要落下,却被赵硕一把抓住。

  赵硕冷冷的说:“你先冷静点,这种事应该先报警。说不定真不是张鑫做得。”

  洪天一把甩开他,指着他鼻子吼道:“你别他妈跟我装烂好人,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阿敏偷情的事!别他妈来管我!“

  我本来因为莲莲的死而心乱如麻,此刻脑袋却仿佛炸了一般,只剩下嗡嗡声。我看着倒在地上的莲莲,那冷笑更加狰狞,仿佛在笑我的愚蠢,笑着眼前的一幕。

  我看着赵硕紧张解释着的嘴,却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只觉一切都离我好远好远,只剩下我一个人……

  “他,说什么?”颤抖的声音变了音调,缓缓地从我口中说出。

  赵硕赶忙说:“颖儿,听我解释!”

  我看着赵硕,又看向他身边的阿敏,想张开口说话,却仿佛什么都说不出来一样。

  “为……什么……”

  没有回答……原来,我就像一个傻子一样吗……

  气氛静的令人压抑。

  我没有说话,赵硕也没有说话,所有人都没有说话。仿佛是毫无征兆的,所有人都陷入了沉默当中,随后迎来的是无尽的黑暗……

  “我操!这怎么了!灯怎么不亮了!”洪天骂骂咧咧的声音从我眼前的黑幕中传出。

  啪,一道火光忽然亮起,映着周围五个表情各异的脸。赵硕沉默着举着打火机,尴尬的看着我。洪天因为莲莲的死而失去理智,张鑫是杀害莲莲最有嫌疑的人,阿敏和赵硕的事让我难以接受。原本六个最好的朋友,此刻却有五个心怀鬼胎,在无尽的黑暗中看着小小打火机所散发出的微弱的火光,剩下的一个,躺在不远处的地方冷冷地看着我们……

  赵硕忽然开口了:“其余的事日后再说,现在我们先解决莲莲的事情,我们先报警,至于凶手的事情让警察来调查。”

  我家中没有座机,只有大家带的手机。

  赵硕拉住我道:“颖儿,我们先下楼去。”

  我就着火光看着他拉住我手臂的手,也许,他也曾用这只手抚摸过阿敏,抚摸过我最好的朋友……我的心中泛起一阵恶心,一把甩开他。

  他尴尬的看看我,打着火光下楼去了。

  五个人摸索着来到房间里,洪天也掏出打火机照着,我们几个人一起搜寻着手机。

  “他妈的!我的手机呢!”洪天熟悉的骂声传来。张鑫也惊慌的看着我们:“我的也没了。”阿敏跟赵硕异口同声道:“我的也没了!”而后,赵硕突然尴尬的看着我不再说话。

  只剩下我了,几个人的目光都盯着我,不知怎的,像是盯着一根救命稻草,盯着最后的希望……

  我摸着空空的口袋,缓缓摇了摇头。

  如果说张鑫是杀人凶手,可他刚才都跟我们在一起……又是谁,拿走了我们所有人的手机!

  洪天怒骂一声:“我操!真他妈邪门了!”

  赵硕找出了蜡烛点上,房间立刻亮了起来。所有人都坐在沙发上沉默着。方才发生的一切让人毛骨悚然,仿佛我们陷入了一个个的陷阱,而我们却毫不知情………

  这第七个人……到底是谁!

  摇曳的烛光将我们的影子放大,投在墙上,光与影……永远都是共存的……

  莲莲被杀,房子突然无故断电,手机全部被偷走。这一切到底是谁!莫非,除了我们六个人之外,还有别人!

  我蜷缩在沙发上,心乱如麻。莲莲的死已经让我难以置信了,赵硕与阿敏的事情让我更加难以接受,似乎一切都超出了我的意料,让我难以接受,也无法接受。

  我双目无神的看着窗外的黑夜,忽然,一个人影闪过,我吓了一跳,下意识跳了起来,尖叫一声:“是谁!”

  被我的尖叫声吓了一跳,大家都如惊弓之鸟一般站了起来,洪天靠在墙上骂道:“又他妈怎么了!”

  彭!窗户猛然间打开,呼啸的冷风席卷着冲入房间里,冷冽的气息让我屏住呼吸,冷风吹熄蜡烛,我们又陷入了无尽的黑暗里。

  “赵硕!快把窗关上!”张鑫急切的声音从黑暗中传出。

  片刻,窗户被关上,冷风也消失在屋中,来的让人猝不及防,去的也让人猝不及防……

  令人心安的橙红色突然出现在房子中,仿佛是黑衣过后的黎明,是黎明……也是希望——来电了!

  张鑫长舒一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来电了。”

  就在所有人都庆幸的时候,阿敏却惊骇的说道:“洪天呢!”

  我猛地环顾四周,确实,洪天消失了……

  赵硕咽了口口水,看向房门:“他不会出去了吧。”

  张鑫慌张地说:“那我们出去看看。”

  四个人出了房门,在走廊中呼喊:“洪天洪天!”赵硕指了指楼梯:“上去看看。”

  吱嘎吱嘎,破旧的楼梯在我们脚下发出不堪重负的哀号,现在听起来却让我毛骨悚然……

  刚上二楼,便听张鑫惨叫一声:“他妈的!真是见鬼了!莲莲呢!”

  厕所门口……空无一物……

  我们四个人面面相觑,谁都不去想到底发生了什么,也没有人敢想……

  就算是洪天从房间出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将莲莲的尸首搬走……还是说,本来就是莲莲她……自己走的!

  洪天无故消失,莲莲的尸首也无影无踪,我的喉咙哽住了,到底发生了……而这一切,令我最在意的是,我看到的那个窗外一闪而过的人影到底是谁?是那第七个人……还是……莲莲?!

  阿敏终于忍受不了了,她尖叫一声:“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受不了了!我要离开!”

  赵硕一把拉住她:“冷静点……这里是郊区,就算是你跑上一晚上也不一定能找到城市的,一切都等天亮再说!”

  张鑫慌了神:“那怎么办!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妈的到底是谁在耍我们!”

  赵硕的喉结动了动,看得出,他此刻其实也很紧张:“都冷静点,现在开始我们要一直在一起!都去楼下的房间里!”

  ……

  没有人说话,因为根本不想说……今天晚上的一切都太奇怪了……或许,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再次睁开眼睛,我会发现我还是那个我,身边是一如以往阳光的赵硕……可是我知道,那不可能……这一切,都是真实的,都是残忍的……真相!

  房间里寂静的让人快要疯掉……只有挂在墙上的钟表滴答滴答的响……我无聊的看着秒针不停地跳动,我看了看表——23:52

  我们已经在房子里待了一个小时了,此时此刻,每一秒都像是一年一样漫长,窗外依旧是一片漆黑,仿佛我们永远都等不到黎明。

  马上就到十二点了……不知怎的,我的心里越发不安起来,总觉得十二点会发生些什么……我看了看沉默的赵硕和阿敏,现在紧绷的神经已经让我无暇再考虑其余的事情了。我只知道,我跟赵硕,再也不可能了。

  “滴答……”寂静的房间中突然传出水滴声,显得极其突兀……我抬眼望去,一滴一滴的红色液体,正不停地从天花板上低落到地板上。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传到我的鼻子中……是血!

  每个人都注意到了,只是,我们紧绷的神经已经快让我们崩溃了,当那紧绷的神经崩断的那一刻,就是我们发疯的那一刻……

  “啊!我受不了了!我宁愿死也不愿意待在这间房子里了!”张鑫是第一个……他双眼赤红,浑身不停颤抖,看得出来,他已经受够所发生的一切了。

  张鑫猛地推开门跑了出去。

  赵硕站起来骂道:“他妈的!你给我回来!”罢了,追了出去。

  我跟阿敏对视一眼,谁都看不出对方在想什么,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冲了出去。任由身后的血滴不停地滴着……

  张鑫来到大门口,不停地推拉着门,却丝毫没法将门打开……有人将门封死了!

  张鑫见到没法将门打开,便尖叫着推开了他身后的赵硕,冲上了二楼。

  赵硕骂骂咧咧的紧跟着他冲了上去,阿敏看了我一眼,也跟了上去。

  只剩下我一个站在大门口,我看着红漆掉尽的大门,踉跄着后退,到底是谁!是谁要将我们逼入绝路!让我们疯狂,让我们绝望!

  我在一楼的走廊中缓缓地走着,微弱的灯光只能照到一部分走廊。我抬眼望去,走廊尽头是一片黑暗,可是,不知怎的,我总觉得那里有东西……或者是人!

  走廊的尽头是灯光触及不到的地方,阴影在那里占据,而光亮游走在阴影的外面,两者十分和谐的在一起却又永远无法去到另外的地盘。就好像我们在绝望的阴影了挣扎,永远都到达不了希望的光明……

  “啊!”楼上传来阿敏的尖叫。我不敢再看走廊的尽头,那里仿佛是一个秘密,让人看到了便会丧心病狂、绝望到底的秘密……可是楼上的尖叫又让我难以迈步,这一次又是谁?张鑫?还是,赵硕?

  我麻木的走上楼。来到一个敞开的房间前。赵硕和阿敏呆呆的站在门口,我走了过去,他们的面前,是一滩血……楼下的血似乎就是从这里滴下去的。

  而血迹的前面是面朝地板躺倒的张鑫……

  赵硕呆呆的说:“他冲在我前面,冲到了这个房间里……房间里没开灯,他被这摊血滑倒了……地上有个裸露的钉子……正好钉在张鑫的眉心……”

  这一次,是张鑫!

  第一个是莲莲。第二个是洪天,生死未卜。第三个是张鑫。那么下一个……是谁!

  我看向张鑫的尸首,不知他的表情又是如何?是否是张大着双眼,难以置信地看着地面,嘴角却露出淡淡的冷笑,笑着自己,笑着我们……

  我看向房中的钟表……00:00

  一切的开始……一切的终点……

  吱嘎吱嘎,依旧是那木板的哀鸣,我们却再也没有心思理会,我到现在都没法接受这一切。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想怒吼,我想哭泣,但我知道,那只会让我更快一步的崩溃而已。

  平日里熟悉的古宅今晚却仿佛成为了墓地,葬送着一个又一个……

  一楼走廊,我猛然驻足,抬眼望去走廊的尽头,依旧是一片黑暗……

  赵硕停下脚步,奇怪的问我:“怎么了?”

  我抬起颤抖的手指,声音却极其平静:“那里……有东西……”

  赵硕看向黑暗的走廊尽头,打起打火机,缓缓走了过去。我跟阿敏没有作声,只是默默的跟着。

  火光在黑暗中艰难的前行,而后映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上——洪天!

  赵硕看着背对我们的洪天,长舒一口气:“他妈的终于找到你了,臭小子!你跑哪……”剩下的话猛地憋在了嗓子眼里。迎接我们的是洪天猛然的仰倒。

  阿敏尖叫一声。

  我看着洪天的惨状也不禁别过头去,肩膀却在不停颤抖。

  洪天死了。

  他的脖子被人割开,血肉外翻,惨白的脸上充斥的不可思议和恐惧,不变的是……嘴角的那抹冷笑。

  又是这个表情!他们临死前到底看到了什么!如此的意外,却又让他们如此的恐惧!

  而这一次,洪天的脸上多了一个东西。一个用刀在他脸上刻出来的蝴蝶图案……

  看着这个蝴蝶图案我总觉得眼熟,却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赵硕沉默着领着我们回到了一楼我们原先所在的房间里。那里的血已经不再滴落,只是在地板上汇聚成了一片,似乎是一个形状……就像,就像一只蝴蝶……

  又是蝴蝶!隐约的,我忽然回想起了白天随手扔掉的那个蝴蝶发卡。我摇了摇头,可能是我太敏感了,怎么可能跟那个蝴蝶发卡有联系。

  咚咚咚!楼上猛的传来脚步声!

  我的思绪猛地被拉了回来。

  莲莲死了,洪天死了,张鑫死了……阿敏,赵硕和我都在房间里……那发出脚步声的,是谁!

  赵硕猛地站了起来:“他妈的我受不了了!”罢了,冲出门。

  我疲惫的看着他冲出房间的背影。再也无力去跟随。

  我看着阿敏,绝望的问道:“为什么……”

  阿敏没有看我:“没有为什么……我一直都喜欢赵硕,可是我不明白!我的身材比你好,相貌比你好!家境更是胜你千万倍!他当初为什么不选我!”阿敏的声音越来越高,她的表情也越来越激动。

  我不再去看他,将头缩在膝盖里。干涩的眼睛已经流不出泪了。更何况是对我曾经最好的朋友……

  不一会儿,门口就传来了赵硕的声音:“他妈的,二楼的灯怎么都不亮了,对了,颖儿你什么时候去得二楼,刚刚不还在这儿吗。”

  我猛地抬起头,阿敏一样跟我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我一直都在这儿!那么赵硕是在跟谁说话!

  吱嘎,房门猛地被推开。赵硕一脸微笑的走了进来,在看到我的瞬间却忽然凝固在嘴角。而后化作了恐惧和不可思议。没错,就是这个表情,跟莲莲,洪天一样的表情!

  他的身后……是“我”!

  一个跟我一模一样的……“我”!

  同样的衣服,同样的相貌,唯独多了头上的一个破旧的蝴蝶发卡!

  阿敏尖叫一声,赵硕猛地转头:“你是谁!”

  彭!

  重重的摔倒声在门口传来。赵硕被重重的打飞出去。

  门口那个“我”手中拿的是……锤子。

  阿敏看着脸上血肉模糊的赵硕尖叫不断。

  而那个“我”,却在一步一步缓缓地走向我……

  嘴角,挂着的是那淡淡的微笑。可是在我看来,却是那么的让人毛骨悚然。让我仿佛置身冰窖,寒冷刺骨。

  “你……是谁!”我颤抖的问道。

  “我是谁?”对面那个“我”嘴角的微笑变成了狞笑。

  “我是你的姐姐……或者说,我是你的哥哥……我叫韩颖……”那个“我”的声音轻柔空灵,此刻听来让我浑身起了鸡皮疙瘩,他在说什么!

  “我大你五岁,我是个男孩,可是爸妈很想要一个女孩子,他们就真的让我变成了女孩子。哈哈哈。我一直被关在古宅的地下室里。那是一个密室。一直被关着。他们每天都虐待我。直到他们死了之后。然后我才发现了你。我的妹妹。我是那么的想保护你。所以,靠近你的人,都要死!”她(他)的表情猛地狰狞起来!

  我跟阿敏难以置信地后退几步。

  “哈哈哈,没想到你们还真的信了!”她哈哈大笑,声音却让我异常的熟悉!她缓缓从脸上揭下一层皮——赵莲莲!

  赵莲莲把玩着手中的人皮面具,微笑着看着我们,那个笑容,却冷彻我的心脏。

  她轻快地说:“哎呀呀,你们还真是傻啊。这些都信。”

  阿敏疯狂的叫道:“为什么!”

  赵莲莲耸了耸肩:“为什么?这你要问赵硕,哦对了,他已经死了,刚刚被我打死了。”她抖了抖手中的锤头,又狰狞的大笑起来。

  赵莲莲的笑容很快重归平静:“那就让我告诉你们吧。这一切,都是我跟赵硕布的局。他,为了得到这个古宅,而我,为了得到他!他破产了,他的父母也不管他了,所以赵硕天天被讨债人追杀。前几日他根本不是出差,而是躲债。他一直跟我在一起,对,一直瞒着你。”赵莲莲看着我难以置信的表情,满足的说道。

  “我们本来打算,将房子里的所有人都杀光了。然后,他便可以将古宅卖给黑市,然后我们就可以远走高飞,去别的国家。可是,当我听到他与阿敏偷情的时候,我可是很愤怒哦,所以我便改了主意,杀光这里所有人!”她不顾我们脸上复杂的表情,继续欢快的说道。似乎杀人的事情在她口中是这么的轻松。我真的想不出,平日里文静的赵莲莲竟然如此的丧心病狂!

  赵莲莲微笑着说:“我的死是故意的,我与赵硕串通好,我装死,他假装我真的死了,并且告诉你们。原本一切都在计划中。其实根本没有断电,我只是趁着你们争吵的时候,偷偷把灯关了。然后,在你们慌乱的时候,才去断电的。怪,只能怪你家的电箱在二楼。”她看着我,冷冷的笑着。

  “随后一切都顺理成章了。你们点蜡烛,我偷偷出去将门封死,并且打开窗户。然后我趁机将洪天拉出门。在所有人中,他是对我最没有戒心的。原本看我没死还很兴奋。我就在楼上偷偷将他杀了。并且将他的血留在地板上,又将他偷偷放在走廊尽头。然后就是张鑫失去理智,跑到二楼,其实是赵硕故意将他拥进那个房间导致他死掉的。随后我们的计划是用我刚才说的那个故事吓唬你们,然后趁机将你们都杀了。可是他太天真了,他以为他跟阿敏的事情败露后我还会相信他?所以说,我就将他杀了。接下来,该你们了。”赵莲莲平静的看着我们,一步步走向我们。

  阿敏双眼通红,一下子扑向赵莲莲:“我跟你拼了!”

  赵莲莲冷笑着,将锤头重重击在阿敏天灵盖上。一下子脑浆横飞,眼看是活不成了。

  房间中只剩下我一个。我不知所措的紧张后退着。赵莲莲却步步紧逼。

  突然,原本躺在地上的赵硕猛地站了起来,抄起桌子上的酒瓶一下子扇在赵莲莲头上。赵莲莲惨叫一声,我眼疾手快,抄起桌子上的一把刀子猛地冲了上去,刺在赵莲莲脖子上。赵莲莲难以置信的看着我,憋红了脸想要举起锤头,可是,她却再也没有力气了……

  彭!赵莲莲躺倒在地上,身子还不停抽搐挣扎。只是脸上的恐惧和不可思议却渐渐凝固在脸上,再也没有变化了……

  赵硕大口大口喘着气,我将赵莲莲脖子上的刀拔了出来。而后慢慢走向赵硕,看着赵硕充满恐惧和难以置信的眼睛狠狠的刺了下去!

  ……

  看着一地的横尸,我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的那么狰狞,笑的那么歇斯底里。

  咚咚咚!楼上突然传来脚步声!所有人都死了,楼上是谁!

  我的脸上尽是恐惧和难以置信……

上一篇:不要让他上车
  
下一篇:枯井里的表弟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