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校园鬼故事 >

要命的作弊邮件

时间:2020-09-04 17:27 | 栏目:校园鬼故事 | 点击:

  眼瞅着暑假越来越近,一个学期竟然就过得差不多了。高一年级的马上就要期末考试了,

  大多数学生都在进行紧张的复习备考。当然,还有一部分学生则是想尽办法搞关系认同学,以及各种拉拢贿赂, 让自己能够在考试的时候有“可乘之机”。而李文兵自然不属于前者,他整个高一年级就是乱七八糟稀里糊涂混过来的,学了什么东西他也不知道。书就像刚从新华书店里买回来的一样,新的。

  然而这么快就要考试了,这让他这个整天浑浑噩噩的小公子有些震惊,当然,还免不了恐慌。考试已经近在咫尺了,这次考试不仅仅只是家长会的问题,还关系到下个学年的分班。现在的他已经是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团团转,却想不出个办法来。

  绞尽脑汁的他决定不再想这茬,先刷会儿最右让自己乐一下。可是没成想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怎么的,他竟然从最右刷出了灵感!

  “某同学经常逃课,为了不挂科,他决定发一条信息给教授:“老肖,我是教研办公室的陈主任,你那个期末考试试题为啥还没发我邮箱啊?其他老师早就发了,就差你了。我的邮箱是xxxxx@163.com。”于是一分钟后,他的邮箱多了份试题。。。”他看着这帖子,心里顿时有了一个计划。不过他才不会用这么烂的东西,学校里已经不用邮箱了,都是群聊。可是学校里的教师群他作为学生是加不进去的。然而学校里新来的几个老师他却是知道,不过也不知道学校里怎么安排的。那些个新来的老师却是每一个教他们班。眼珠滴溜溜一转,心中一计顿上心来。

  说干就干,这天晚上他借着问题目的名义来到了办公室,然后趁机翻看了一下那新来的老师的名字。回到寝室之后他拿出手机就重新申请一个扣扣,然后开启了他的求答案之路。

  等他各种设密码开空间开微博开认证之后,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五十几了。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小纸条,上面写得是学校的教室群的群号码。

  他输入了进去,然后打入那个新老师的名字。也不知道是这个时候还有管理员老师在线玩手机还是怎么的,令他没想到的是,验证请求发过去之后仅仅过了几分钟他就收到了通过提示!

  他心里一喜,原本还会以为自己的这个号子是刚刚申请的,级数还没有,学校教室群管理员不会放进去,结果他居然成功入驻群。刚刚搞了那么久眼皮都重了,他本来都快困了的,现在一个通过信息打过来,让他精神为之一振,所有困意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赶紧点开群名片,进群文件去找卷子然后下下来,等下被发现了就不行了。可是他翻来翻去,却硬是没有找到任何有关这次考试试卷的线索。

  他想到了教务处主任。他或许可以通过要卷子做题的请求去问他要一下卷子。毕竟在这个学校新老师是没有命题资格的,但是在考前做一下卷子这个要求总合理吧?。然而打开群成员,他没想到的是教务处主任竟然就是群主,弄得他短暂的一阵惊愕。

  好像不在线?他发了消息过去,可是教务处主任却是迟迟没有回信息过来。

  他打开好友列表又跟别的妹子聊了好一会儿,当然目的其实是等卷子。然而跟他所有聊天的妹子一个个都说晚安了,都睡觉了,教务处主任还是迟迟没有回复他。而此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

  难道被识破了?他有些心虚起来。不过随即又振作起来,反正他又不知道自己是哪个学生,怕个毛线呢?

  然而他还是准备放弃这个计划了。就当他要关闭扣扣挂上飞行模式睡觉的时候,却是“叮咚”一响,会话列表上出现了一条消息。

  他一看,却是感到莫名其妙。那是来自扣扣邮箱的会话。

  又想起了那个帖子,难道教务处主任不仅识破了而且还也刷最右并且看过了那个帖子?这种情况未免也太巧了点吧?带着侥幸的心理他打开了邮件。的确来自教务处主任的扣扣号的邮箱,然而只是一个链接。难道还是网上下载的试卷?他点了进去,可是等网页加载完成之后他惊愕地发现自己的手机屏幕突然所有画面都没有,全屏变红了!而且那红,就像血一样!

  莫名其妙的他一顿狂点,然而屏幕并没有好。无奈的他只好打开后盖扣掉电池。可是他不能忍了,手机屏幕依旧亮着!而且他摸着越来越烫!

  电池都拆了怎么这样?他使劲按着电源键,可是并没有什么用。然而接着他就发现自己拿手机的手掌心好像黏黏的了。怎么回事?电池漏液?

  他反过来一看,却是吓得心跳都慢了一拍,一手已经变得殷红,还带着腥腥的味道。血!

  一看手机,竟然从那壳子缝隙中上源源不断地渗出血来。他吓得一撒手,就准备把手机丢掉,可是那血却仿佛胶水一般,把他的手和手机死死地黏在了一起。他只感到手上越来越热,烫得他痛得大叫起来。不过……寝室里其他室友竟然在如此大的惨叫之下没一个醒来!

  手上怎么痒痒的?他打开灯,可是灯却没亮。然而此刻,手机屏幕却是顿时红光大盛,借光,他看到手机里开始挤出一根又一根的黑线……不对,头发丝!从他的手臂开始缠起,然后一点一点地包裹、吞噬了他整个身子。只听得他叫声越来越低,然后再没了声息。

  而第二天一大早,他的床上,此刻却是空空如也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他的同学们对此殊不在意,他的存在被硬生生地从每一个人脑子里抹去!

  他昨天没注意的是,加群时间正好零点,加的那个根本就不是学校群!

  本故事所有人名地名机构名纯属虚构,如有和现实重合,纯属巧合。如有冒犯,还请见谅,谢谢。笔者留。

上一篇:校园诡故事
  
下一篇:厕所里的哭喊声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