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搞笑鬼故事 >

独眼新娘

时间:2020-07-21 16:39 | 栏目:搞笑鬼故事 | 点击:

  李雄在广州花城汇的一家服装店当店员。

  一天晚上,李雄下班后在花城广场的一张长椅上休息。正在此时,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一阵凄厉的哀鸣声响彻夜空。循声看去,在路灯的光线下两条硕大的黑狗正咬着一条独眼小白狗的耳朵把它拖走。

  当狗狗们经过李雄跟前,幼小的白狗用仅存的右眼看了他一眼。那是非常无助的眼神,包含着求救的信息。李雄动了侧隐之心,决定帮助这条可怜的白狗。

  “滚开!”他厉声向黑狗大喝。

  怪的就是这个时候,其中一条黑狗放开白狗的耳朵,口吐人言:“你算老几?”

  李雄心中暗惊,今晚怕是遇到妖孽了。但既然已经出手,就不能退缩。他咳嗽两声为自己壮胆,朝黑狗发问:“你们在干什么?”

  另一只黑狗也丢下白狗,朝李雄转过头来:“小子,你是不是三鹿喝太多导致理解力下降了?一看我们就是在拉个笔走呀。”

  第一只黑狗也顺势威吓道:“兄弟,别多管闲事,否则叫你的屁股蛋受不了。”

  李雄摸遍口袋,想寻找武器。却只寻得两支一指长短的铅笔头。万般无奈之下,他两手各紧握一只铅笔,摆开架势:“放那只白狗走,不然今晚这两支铅笔就会长在你们的太阳穴上。”

  两只黑狗先是一愣,然后齐声笑道:“这小子怕是长了铁屁股了。”一左一右便朝李雄夹击。

  一场激战之后,李雄因为上盘防守严密,头胸等要害毫发无损,屁股却变得血肉模糊。

  而两只黑狗正倒在地上抽搐不止,两支铅笔分别深深的刺进它们的太阳穴里。不消十秒,它们便伸直四肢,变成了乌龟王八蛋。两条恶犬的灵魂化作蓝色光球从伤口溢出,升上天空化为蔚丽的极光,引来数十万广州民众观赏,并被载入史册。

  小白狗看来并没有受什么伤,它朝李雄跪下,把下巴连续三次贴在地上,就像人叩头似的,接着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插在黑狗尸体上的铅笔迅速涨大,长出枝叶,并在一分钟内长成几米高的芒果树。黑狗的身体则逐渐萎缩,最终消失不见。不出一刻钟,两棵树上便结出了累累果实。李雄花了一夜把果子采下来,一共有两吨多。把卖果子的钱用来打了狂犬病疫苗,李雄只把昨晚的事情当作一场梦,不再放在心上。

  十年后,李雄接近三十大关,婚事却没个鸟影。于是家里人就帮忙给介绍了对象。

  虽然听说对方是个残疾人,李雄心想,自己反正没有什么特别的本领,赚钱又少,就没有抗拒这门亲事。见面之后,发现是个美丽的姑娘。皮肤白皙,身材苗条,就是左眼戴着白色的眼罩。正是这个眼罩,令人无法不在意她。李雄的眼神再也无法从她身上移开。

  姑娘名叫于小白,年方十八,对李雄也是非常中意。于是,亲事便在当年定了下来。

  新婚之夜,李雄想起了那只白狗,觉得新娘子和它有几分相似。可是他马上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么美丽的姑娘怎么会是妖孽呢。于是,李雄一直没有把自己的疑问说出口。

  婚后,夫妻相敬如宾。李雄辞去工作,自己开了一间服装店,夫唱妇随的搞起了服装批发,转眼就过了四年。

  小白为李雄生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如今已经两岁。

  一天,小白抱着儿子到东骏广场去购物,意外的被一个恶人盯上了。此人是来自北方的恶僧,法号“芋虫”。

  芋虫原是凯分废材寺一名废僧,自幼练习王八拳,落得个弯腰驼背的矬鸟模样,整天把一个硕大的泡沫塑料龟壳背在背上,就想强充龟仙人。此僧仗着有一个在家乡当黑帮老大的哥哥撑腰,整天借着云游各地的名义全国到处奸淫掳掠,百姓却敢怒不敢言。芋虫崩着一副皱巴巴的老脸走近小白,欲行轻薄。

  未等小白反应过来,怀里的儿子已经一跃而起,和芋虫扭打在一起。

  虽然护母心切的孩子尚且年幼,但芋虫由于多年研习王八拳,已经练成了货真价实的活王八,所以根本无法战胜正常的两岁儿童。不消十几秒,孩子就把恶僧打成全身一千多处粉碎性骨折外加400多处内脏挫伤,如不是抢救及时,芋虫就要到另一个世界当王八皇帝去了。

  本来未满十四岁的儿童就算杀人也不负刑事责任,何况孩子是正当防卫。但芋虫可不依不饶,他对赶来看望的哥哥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诉,说是孩子的父亲即李雄无故把自己打伤。

  芋虫的哥哥虽然 知道弟弟是个不成器的家伙,但却纵之容之。这个黑道大哥听后勃然大怒,派人一把火烧掉了李雄的店并把他打成重伤。

  临走之前,一伙人掳走了于小白和她的孩子,威胁李雄不准报警,否则就为他们娘儿俩收尸。

  在豪华别墅中,芋虫强逼小白就范,背后有两个壮汉拿刀架在她的孩子脖子上。而恶僧的哥哥则和其他手下在一旁嗤笑。

  此时,小白出人意料的露出大彻大悟的神情。

  只见她笑着接近“芋虫”,轻轻解开了左眼的眼罩。小白的头上长出犬耳,脸上也生满了白毛。从她本该瞎掉的左眼中,射出青色的光线,照耀着一屋子的活王八。顷刻间,芋虫兄弟和他们的手下全身溃烂,龟肉和龟内脏全部化为脓汁,只留下惨白的王八架子。孩子却完好无损。

  此时,李雄正拿着菜刀躲在别墅的窗口之外,本想拼了一条命来救出妻儿,却看到了这诡异的一幕。

  小白缓缓向窗台走来,她早已知道丈夫所在。她打开窗户,正视李雄。“我本是妖魔,幼时得君相救。”她独眼流泪,呜咽着说,“如今被识破真身,已然不能伴君左右。”

  小白化作一道白光腾空而去,只留下呆若木鸡的李雄及哇哇大哭的孩子。天空留下一声颤音:“好好照顾我们的孩子。”

  小白走后,李雄没有消沉下去。他借来一笔钱,在生意上重振旗鼓,并尽全副心力培养儿子。十几年后,李雄成了百万富翁,他的儿子也考上了国外的名牌大学。逢年过节他们都会想起小白。一个独眼的新娘、一个独眼的母亲。

上一篇:夜半叫声
  
下一篇:神仙下凡被鬼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