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鬼炒菜

时间:2020-07-30 22:57 | 栏目:真实鬼故事 | 点击:

   我喜欢串门,人家说这习惯不好,有点娘儿们的作风。可我不这么认为。我认为串门能增长见识,还能增进朋友之间的感情呢!

  记得两年前的一个冬天,我一哥们从南开大学寒假回来。他是独生子,父母都在外地工作,家里冷冷清清的,只有他一人。况且他家又在偏僻的农村,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少回家,村子里只有老人儿童了。所以他只能打电话找我去作伴了,因为这小子胆儿忒小。

  当时我很犹豫,因为从镇上到他家足足有二十公里的路程,天又黑了,阴沉沉的,而且妈还在做饭,我饭都没吃呢。

  他用哭腔的声音哀求说饭他已经做好了,让我马上过去。无奈,我骑着自己的老豪爵启程了,轰隆隆的噪音声夹杂着渐行渐远的妈的唠叨声,我一路狂奔。虽然速度不给力,我却提速到最高,噪音掩盖了周围的一切,只有耳边的风声,摩托车像一道残影。天越来越黑,我背子冒着冷汗,这荒芜的山路并不平坦,我的车还没灯。不过飙车技术了得,留给夜的只有一个背影。

  天越来越黑,还飘着雪花,凉嗖嗖的。我倒是怕路两旁的树林里突然跑出来什么怪东西,其实我的后背早就湿透了。这鬼地方怪事多了,我光是听十里八乡的老人说,就听过几十个故事呢。但是现在我不敢想,天太黑,我不得不放慢点速度。突然后面很远的地方喊了一声,仿佛在喊我的名字。我再次放慢了车速,仔细地听着,这时又喊了一声,的确是在喊我的名字,声音是那么飘渺,却非常清晰。据我们当地的老人传言,如果夜晚听到有人叫你的名字,你不能答应他。得听仔细了,如果叫过很多遍,而且辨清楚是谁喊你才能答应他,否则就会被鬼缠身。因为鬼最喜欢仿效人。这一点你可以去看《奇鬼》。

  我可顾不得那么多,平时去山里都习惯带弩,今天走得匆忙,给忘了。情急之下一把油门,摩托车在响彻了整个山谷的噪音里撕破了黑夜,极速地向前冲去。我慌里慌神的还差点掉进了路边的土坑里,其实是摩托车从坑上面飘过去的。

  跑了好久,倒霉透了。远处零星的有些灯光了,松了一口气,终于快到他们村子了。这时我才敢减速了,手心里全是汗。

  影影绰绰看见不远处站着一个人,还没来的及刹车就已经到了他跟前。他扑上来抓住我的双手,我才看清是哥们。顿时火冒三丈,真想一头撞死他。

  来到院子里,鹅毛大雪已经开始下了。他家有五间房子,北面三间上房,南面两间土坯房,是供做饭的。周边都是土围墙,开在西面的大门也是木头的,风吹雨打,已经破败不堪了。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快进屋!”他激动的要死。最中间的一间上房里面暖烘烘的,火炉里的炭火烧的正旺。我迫不及待地脱下上衣,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烤着,这时才觉得肚子饿了。

  “还没吃呢吧?快吃饭!”说着他揭开炉子上的大碗,我靠,全是泡面!

  “你妹!”我真想掐死他,无语了,其实我最讨厌吃泡面了。在看看他低着头自责的样子,我只能原谅了他。倒是他还有点眼光,找来了几个土豆,切成了薄片,一片一片地给我烤着,我只能就着吃完这一大碗泡面,味道和往常不一样。

  吃完饭他给我讲他学校里的事,其实我已经够累了,想想刚才路上的那个声音,觉得晦气,催他早早熄灯睡觉,他家的土炕很暖和。容易让人快快进入睡眠。

  可我怎么也睡不着,我不习惯这安静的环境,在镇上总是有灯光和车声的。在这安静的夜里我的耳朵就是多余的。偶尔听到哥们细微的打鼾,睡的心安理得。

  突然眼前一亮,一道光亮投进了窗户。我还奇怪是月光呢,不对,还有声音呢!

  我喊醒了他,问他灯是怎么回事,他迷迷糊糊地说自己也不清楚。就在这时厨房里传来了菜刀的声音,他惊奇的张大了嘴巴。

  我们俩都坐起来穿好了衣服,这时我觉得不对,尤其在来的路上那个声音。他下地拉开了窗帘,说厨房里的灯亮着。我进来的时候厨房里是黑着的,而且他说房门还锁着,他昨天回来就没开过那个门。我问他是不是电线出了毛病,他表示认可。他打开了灯,拿着钥匙要去关灯。

  正当他开门要出去的时候,菜刀声又开始了!

  “小偷!”他踉踉跄跄的退了回来,还差点摔倒了。于是他拿着电灯,我拿着他家门背后的一把刀,有意地咳嗽两声示威。可是打开门后,外面的雪停了。奇怪的是院子里的一点薄雪上面没有一个脚印,哪来的小偷呢?突然厨房里的灯又自己灭了。

  我们来到厨房跟前,透过窗户向里看,什么也没有。由于长期没人进去,电灯下照着,地上、灶台上全是土,墙角处织满了蛛网,显得冷冷清清,冰锅冷灶的。

  “睡吧。”我说着就往回走,他紧紧的跟着。

  奇怪,刚睡下不久,厨房里的灯又亮了,而且这次菜刀声更加清楚。仿佛在切菜,不一会儿就更热闹了,还有炒菜声,说话声,好像有很多人,男的,女的,还有婴儿的啼哭声。

  “你听到了吗?你家好像不干净。”我悄悄地问他。

  “是啥东东?”我继续问,半天了听不到他回答,我以为他睡着了,一伸手什么也没有,我的脊背凉透了,头发都直了。他哪去了??猛地坐起来,才发现这小子缩成了一团,在墙角处用被子捂着头。我一把拉开被子,他恐怖的双眼投递出无比的惊恐,嘴巴张的大大的,活像一具死尸。

  “男人点!”我安慰他,他抖得更加厉害了。就这样躲着也不是办法,我只好拿着电灯,提着那把砍刀,与其等死,不如进攻!

  可是当我打开门后,院子里一切恢复平静,鸦雀无声。厨房里的灯还是亮着,可是里面什么也没有,等了半天,我的那点勇气消失殆尽,只能进屋睡觉。再看看他,哥们吓傻了,扑进我的怀里,无语啊!

  我终于明白了,厨房里一定是鬼在炒菜,我想讲给他听,和他讨论一下,不过最终还是放弃了,我怕把他吓死。

  后来我就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天亮时,一切回复平静,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只是一场梦而已。

  生活中怪事多了,谁又能解释这一切呢?现在想想两年前发生的那件事,还让人不寒而栗。对此,我认为那是鬼炒菜。

上一篇:秤砣掉水里了
  
下一篇:进新家的法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