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真实鬼故事 >

江边的水鬼

时间:2020-09-16 11:56 | 栏目:真实鬼故事 | 点击:

   在我家的前面有一条江河,是我爸从小游泳的地方。听我爸说在这个江水里住着一个水鬼。

  他讲的那段往事也是从那只水鬼说起的。

  我爸5岁时被我爷爷逼着去江里学游泳,在他们老一代的思想里在江边长大的孩子一定要学会游泳,不会游那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我爸第一次下水的时候,就发生了意外。不识水性的他跟着水流冲跑了,爷爷在那里也是干着急,又不敢轻易下水救人。这个时候,我爸被一个无形的力量给拖住,我爸看见了一只小孩的手拉着不往前走。我爷爷看见了,也是一脸惊讶的看着我爸定着在水里。

  我爷爷立刻喊附近的渔民把我爸救了上来。我爸爸上岸后一直心念不忘水里的那只手,他很感激那个只手救了他,他没有和爷爷聊起过。

  我爸从那以后去江边的次数多了起来,练习游泳变得勤快,他一直希望能够看见那个手存在在哪。有时候,爷爷没有跟在爸爸身旁,爸爸就一个人对着江水讲话,告诉那只手他的喜怒哀乐。我爸相信这只手就在水里听他讲话,他很想和这只手做朋友。

  这一讲便是三年的光阴,我爸去上小学了,很少来到江边了。他一直想着什么时候能看看这个好朋友的面孔。

  我爸上完一年级的时候,村里就发生一些很奇怪的事情。养在鸡圈里的鸡不知道被什么咬死了,傍晚睡觉的时候不少人家窗边闪过黑影,动静很大,有时候在井口那里总能发现黏糊糊的液体等等。当时的村子开始陷入恐慌,他们想到平原地带也会有所谓的野兽侵袭。

  那时,我爸有个直觉,那只手发觉我爸没有找他,他就亲自来找我爸来玩了,大概他不知道我爸住哪儿吧,所以才出现了那些事。我爸很高兴的就跑到了江边,去和那只手打招呼。

  下午,江边本来是很晴朗的天空,我爸一来就变天了,江水不停地击在岸上。

  我爸知道是他来了,就坐在浅水区里和他聊起来了。这个场景被附近的人看到了,回去就告诉我爷爷,说:“你儿子那根神经不正常。一个人坐在岸边自言自语。”

  我爷爷是个直脾气,等我爸一回来就问他今天干嘛去了。我爸说:“见朋友了。”我爷爷一听就开始紧张起来了,叫我爸没事就不要去江边。

  这会,我爸不乐意,问为什么,我爷爷说他八成是遇见水鬼了。

  “水鬼怎么了?他还救过我的命!”我爸一心替水鬼说好话。

  我爷爷发愁的说:“他不是在救你的命,他是在找替死鬼,想要你替他留在水里。”

  我爸信水鬼,要是他想害他的话,干嘛当年还要救他?

  我爷爷一生气就让我姑姑管住他,二十四小时跟在他的身边,一直等着我爸没有这个想法了。

  此时村子的动静也是越闹越大,那个传说中的野兽袭击很多的家禽。我爸觉得是水鬼没有见到他很着急,又过来找了。他求着姑姑让他出门一会。我姑答应了,但要跟着过去,想看我爸到底在搞什么名堂。

  我爸就跑到江边那里,就对江水说,我以后很少能来看你了我爸隐约看见在水里有只手向他做告别的形式。

  我姑站在那里没有看见什么,觉得我爸精神上有问题。回家又告诉了我爷爷,我爷爷那时想到的就是把我爸打醒。我爷爷拿棍子打我爸。

  这个时候,我爸家的屋子前就闪过一道黑影。

  全家人跑出去看,没见着什么。我爸被打,这次被迫答应爷爷以后不去跟水鬼见面了。

  偏偏我爸被打过没几天,就开始生病了,吃药也起不多大的作用。村里的老人说我爸碰到了不干净的东西,一定要求那个不干净的东西放过他,才能放过他。

  我爷爷就带着我爸,还有一些烧纸去了江边。

  “既然你和我家小子是好朋友,那就保佑我家小子健健康康的。”爷爷在岸上烧着钱,不停地求。

  第二天,我爸的病就奇迹般的好了。

  可是我爷爷还是不答应我爸去江边见那只水鬼,因为我爸是碰了那个鬼才会生病的,再去就是找死。

  过了几个月,村里的井口变得很脏,总有黏糊糊的绿色液体。我姑姑去江边洗菜。她刚把篮子放在水里,就有力量扯她的菜篮子,我姑姑看到了一只很丑陋的手,红得发紫,上面的青筋可以看得明明白白。我姑姑当时闻着一股刺鼻的味儿就想吐,为了菜篮子我姑姑和水鬼扯着,可是我姑姑力气没有水鬼大,我姑姑吼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水鬼的手指了一下我们的家,我姑姑就说:“你想见他?”

  水鬼松开了篮子,我姑姑看着这只鬼的痴心,当时我姑也还是个小姑娘,感动了,就偷偷找我爸去了江边。

  我爸见到那只水鬼后,我爸对着江边说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话。

  我爸也没有想到那次是最后一次了。

  我爷爷还是不放心这件事情,怕那只水鬼会害他们全家人,就决定搬到别的地方去。

  爸爸在那里的小伙伴就没有了。

  但他一直记得他的水鬼好朋友,就算没见过真面目。

  十几年后,我爸去了长江一代当游泳教练,有次差点被一次无形的漩涡卷到了江的中央,差点死掉了,又是一个手救了他的命。我爸认为是他跟来了。

  可是我爸江边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他的踪迹,只好作罢。悻悻地回家了,那只水鬼再也没有出现在我爸的人生轨迹里了。

  那时的我还小,听到这个故事,我妈总打趣说是忽悠小孩子的玩意。我爸站在我旁边笑了:“不是给孩子解解闷吗?”我却看见爸爸的眼角却闪着泪光。那样的笑容显示着他的无奈。

上一篇:地震后可怕的现象
  
下一篇:小姨的冥婚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