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东北小事之报应

时间:2020-07-20 18:03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陈浩是白音村的人,初中毕业就回家务农了,虽然陈浩非常想去南方打工,去看一看外面的世界,但是他家里死活不肯放他走。

  其实说到底,就是因为前两年,陈浩的老娘找了个算命先生给他算过命。算命先生告诉陈浩的老娘,她儿子三十岁之前不能离开家,不然会横死在外面。

  陈浩的老娘是一个非常迷信的人,对于算命先生的话是深信不疑。于是无论陈浩有什么要求她都努力满足,只要陈浩在家务农就可以了。

  陈浩要电脑要手机,他家里全都一一满足,他家里条件也算比较好的,买这些东完全没有压力,后来陈浩又想买一辆摩托车,陈浩的老娘也给拿钱,反正只要儿子在身边就行了。

  于是陈浩每天晚上骑着摩托车,跟着他的那些小伙伴去村外的公路上兜风。这天四五个小伙子去县城里闲逛,吃晚饭的时候喝了点酒,便骑摩托车回家。

  几个小伙子在回来的公路上狂飙,因为这段公路是通往下边几个村子的,白天的时候车就特别少,到了晚上基本就没有车了。再加上酒精的作用,几个小伙子都把摩托车骑的飞快。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大家都来到了村口,却发现陈浩并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回来。大家便嘲笑陈浩,认为他肯定是不敢骑的这么快,所以落后了,大家也没有多想,便各自回家休息。还有好心的特意去陈浩家,告诉陈浩的父母说陈浩骑的慢,在后面呢,得晚点回来。

  可是一直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人们也没有见到人回来。这下陈浩的老娘慌了,找到昨天晚上跟陈浩一起玩儿的小伙子,跟他们说陈浩一夜未归,想让他们帮忙找找。那几个小伙子听完也很着急,便跟着老人一起出村去找。

  大家沿着公路两侧的排水沟,一路向县城走去,走出了十一二里,来到了雅哈木村附近,远远的就看见公路旁边停了一辆警车,路边的防风林带里为了好多人,不知道在看什么。于是几个人快步上前,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陈浩的父母挤进人群里,警察已经拉起了警戒线,不让村民靠近。陈浩的父母看到地上躺着一个人,身上盖着白布,远处还有一大块白布,不知道底下盖着什么。就向旁边的村民打听发生了什么。

  原来雅哈木的一个村民早上去地里干活,路过这里的时候发现排水沟里有一辆摩托车,便走近去看,结果在离公路四五米的防风林带里,看到了一个小伙子躺在那。这位农民还以为是昨晚喝醉酒的小伙子躺在林带里睡觉,便好心的想叫醒小伙子,结果一拍,发现小伙子居然已经去世了。

  吓得这位农民赶紧跑回家报了警,警察来了确认小伙子已经死亡,便控制了现场,维持秩序,等着做鉴定的人员过来给鉴定一下,看看是肇事逃逸还是意外事故。

  陈浩的老娘听到这里,心里就咯噔一下,便央求警察让自己看看是不是自己的儿子。可是警察却表示只能给他们看看摩托车,死者是不允许他们看的。可是当看完了摩托车,陈浩的父母全都哭天抢地,因为那辆摩托车正是陈浩的。

  最后鉴定人员把尸体和摩托车带回了县里检查,又在县城检查过。最后得出结论是肇事逃逸,而死者,经过家属辨认,正是陈浩。

  陈浩死后,他老娘便疯了,经常身穿孝服去雅哈木儿子去世的地方坐着,嘴里念念叨叨的说一些想念儿子的话语。后来雅哈木的村民也都认识这个老太太了,有好心村民看到她在路边坐着就给她送一些水和吃的。陈浩的父亲经常是隔天才来把她带回去,可是用不了几天,老太太就又会出现在事故现场。

  这天午夜,住在哈拉海的货车司机孙立,开着货车回家。哈拉海是个比白音还要靠北五六里的村子,在这条公路的尽头。

  孙立点上了一支烟,还盘算着这一趟跑长途赚了多少钱。可是一想到出车那天在雅哈木撞上了一辆摩托车,就觉得晦气,赚的钱除了修车用掉的,基本所剩无几了,一会到家了,可怎么跟老婆交代。

  想着怎么编谎话哄骗老婆,孙立又来到了雅哈木出事的那个路口。这次孙立没敢像出车的时候把车速开的那么快,而是放慢了车速,因为他怕再像之前那样从拐弯的另一边突然冲出一辆摩托车。

  慢慢的开着车,孙立便顺眼往上次撞到摩托车的地方看了一眼,这一看,可把他吓坏了。只见一个白衣人跪坐在那里两眼直勾勾的盯着他看。

  孙立吓得赶紧加快车速,逃也似的赶回了家中。可是自从到家,孙立就一病不起,去医院也没治好。最后只能请村里的大仙来给看看,大仙来了之后,孙立就把自己如何撞死人,又怎样把死人拖到路边的林带里,又是如何见鬼,都如实跟大仙说了。

  结果大仙告诉他,晚上趁着没人,去出事的地方给死人烧点纸,好好认个错,让对方原谅你,就可以了。

  孙立勉强挣扎起来,在半夜开车去了雅哈木。到了出事地点,从车里拿出了纸钱就开始烧,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道歉的话。突然他听见旁边林带里有些响动,便抬头去看,在大树的后面,缓缓的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孝服的人,这人看着孙立嘿嘿的笑着。

  在这个撞死人的地方,而且是深夜,又出现这么一副打扮的人。孙立自己就是肇事逃逸的司机,难免心里发虚,便认为自己是遇鬼来索命了,吓得嚎叫着就想上车逃跑。可是他受到惊吓之后病倒了多日,身体比较虚弱,在爬上排水沟的时候脚下一软,直接摔倒在地上。

  孙立死了,不知道是运气太差,还是真的被鬼魂报复。在他摔倒的时候,正好摔在了雅哈木村界碑的石基上,界碑早就被推倒了,只有一座低矮的石基留在那里,还露出几根用来加固界碑的钢筋,有一根钢筋从孙立眼睛插入,贯穿大脑,从后脑穿出来。孙立当场死亡。

  又是雅哈木村民报案,警察来到之后,觉得孙立的死亡有些蹊跷,便想到前一段时间这里还发生过车祸。便把上一次取证找到了一些车体的零散配件和孙立的车一一对应,发现完全符合。警察便加大力度对孙立家里的调查,最后哈拉海的大仙在警察的审讯下,如实交代了孙立对他讲的事情经过。

  虽然陈浩车祸的案子破了,但是孙立意外死亡的案子却没法继续下去,虽然在调查之后确认了孙立两次看到的,其实都是陈浩那个已经疯了的老娘,但是因为她是精神病人,只能强制把她送进了市里的精神病院。

  可是当年冬天,陈浩的老娘从精神病院偷偷逃跑,跑回了儿子出车祸的地方。第二天早上,陈浩的老娘被出村玩耍的孩子发现了,可是她已经冻死在一颗大树下。

  陈浩是我初中同学的弟弟,他的葬礼我也去了,当时回来就为这个大小伙子不值得,这么年轻的生命就没有了。我还跟二姨提起过,问二姨能不能诅咒一下肇事司机,可是二姨却说一切事上天自有安排。一直到后来陈浩老娘被冻死,我才明白二姨的意思。

  孙立逃跑有错,但是罪不至死,毕竟是陈浩醉酒在先。而陈浩的老娘却把孙立给吓死了,孙立也属于冤死,所以最后老太太被冻死。二姨说这就是公平报应,可是我个人直到现在也感觉,肇事逃逸的人就是该死,二姨就嘲笑我,说我的想法太偏激了。

上一篇:无妄之灾
  
下一篇:收鬼者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