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死人钱

时间:2020-07-21 16:37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快过年了,小雪搓搓冻得通红的手指,擦着黑走在回家的街道上,天空下着雪,纷纷扬扬的令她心烦,公司里的那个领导总用色眯眯的眼神盯着她看,今天还无故留她加班,居然趁四下无人伸手摸她,小雪厌恶的哼了一声,她打了那领导一巴掌,跑出来了,也不知道明天迎接她的是什么。

  她叹口气,不愿再多想,此时天色已晚,她住处偏僻,这一条街道鲜少有人经过,经常发生抢劫之类的事情,想到这里,小雪不禁加快了脚步,前面路灯坏了两盏,长期以来也没有人修理,小雪心里有些害怕,只好匆匆走过。

  这时,她发现不远处仿佛有个人躺在街道上,她连忙跑过去,顿时被吓了一跳,这是一个年轻男人,他仰面朝上,身下的雪被鲜血染的鲜红,已经不省人事了,看着像被车撞的,小雪掏出手机,想要拨打救护电话,她一低头,目光扫过男人手上的黑色塑料袋,不禁愣住了。

  里面是钱,看样子至少有十万,小雪拿着手机的手放下了,要是明天失业了,这笔钱……她可以拿着这笔钱,找个地方开个小店,就再也不用受领导的气,不不,这钱是这个男人的。

  小雪纠结起来,此处没有监控,又鲜少有人经过,这男人又被车撞得不省人事,生死未知,就算是还有一口气,这一晚上,冻也冻死了。

  想到领导丑恶的嘴脸,小雪狠下心来,将装钱的黑色塑料袋拿在手里,她站起身来,脚腕却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

  小雪“啊”了一声,低头一看,是这个男人的手抓住了他,小雪吓得蹬了两下,挣脱后慌慌张张的跑回了家。

  坐在家里,小雪呼哧呼哧的喘着气,她打开塑料袋数了数,心里不禁心花怒放,她把钱藏在床底,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心里胡乱的想,他要是没死呢,要是被警察查到呢,我会不会坐牢……

  思绪乱飞间,小雪迷迷蒙蒙的睡着了,梦里,一个年轻男子噙着僵硬的笑,问她说:“你知道这钱是做什么用的吗?”

  梦里的小雪摇摇头,那人发出令人不舒服的冷笑声,他的身体开始涌出大量的鲜血,面色也越来越苍白,他说:“我好冷,你为什么不救我。”

  “啊!”

  小雪在梦中惊醒,她摸摸胸口,这里跳的厉害,突然,她听到黑暗的房间里有声音传出,她屏住呼吸,居然是塑料袋的声音,而且,就在她的床下!

  小雪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好在那声音一会儿就没了,她坐起来打开灯,睁眼直至天明。

  第二天早上,小雪顶着两个熊猫眼去上班,路上特意看了看昨天男人出车祸的地方,他已经不见了,想来是被人发现报了警,路面上只有些血迹残留,小雪心虚的绕开老远,到了公司,她发现同事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她。

  领导板着脸,他脸上还有一个浅浅的巴掌印,“小雪,这个季度你就是这样工作的?这么差的成绩还是别干了,收拾东西滚蛋!”

  领导将一堆文件摔在她的脸上,小雪不禁觉得委屈,她刚来公司不到半年,签下的合同却比一起来的同事都要多,她早就做过心理准备,也就没做计较,收拾了东西就要走时,领导办公室里突然传出了一声尖叫。

  紧接着,尖叫一声接着一声,外面的员工面面相觑,都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终于,办公室门一开,领导连滚带爬的从里面跑了出来,见人大喊道:“鬼!有鬼啊!有鬼打我!”

  小雪挤在人群里看热闹,只见领导本就难看的脸被打得像个猪头,两颊肿的老高,他弯腰咳了两声,吐出两颗牙齿来。

  小雪垫脚往办公室里一瞧,一个黑影在视线里一闪而过,小雪仿佛看见,那黑影还向她招了招手,她揉揉眼睛想,许是看错了。

  她搬着自己的东西离开公司,往家里走过去,到那路口时,忍不住加快脚步,回到家里,小雪把东西一股脑丢在地上,大咧咧躺在床上喘气。

  终于不用受那领导的气了!

  昨夜本就没睡好,小雪迷迷蒙蒙的闭上眼睛,恍惚间,仿佛听到了喜乐的声音。

  小雪以为在做梦,她翻了个身,突然觉得室内温度冰冷阴寒,她睁开眼睛,被室内满满的红吓了一跳。

  窗户上贴着喜字,床单被褥变成了大红色,地上也铺着红色的地毯,俨然是新婚房的模样,空气中隐隐有香烛的味道,小雪惊呆了,她的家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这时门口被人推开,一个身穿新郎装的男人走了进来,他面色苍白,嘴角带着一抹诡异的笑,小雪大叫一声,她认出来了,这就是那个车祸死掉的男人!

  “别过来!别过来!你要干什么!”

  小雪吓得直往后缩,那男人咧嘴一笑,声音刺骨冰寒,“我的新娘,你躲什么,你收了我的彩礼钱,就要与我成亲啊!”

  他苍白僵硬的手向小雪伸来,小雪低头一看,她身上竟然穿着一件红色的喜服,不禁吓了一跳,她大叫着:“你已经死了,别纠缠我!我……我把钱还你!”

  男人不依,冰冷的手抚摸在小雪的身上,小雪惨叫一声,醒了过来。

  “呼!原来是个梦!”

  小雪拍了拍胸口,虽然室内灰暗,但也能看出来能有喜字,没有红地毯,她看看时间,发现已经凌晨两点多了,想到明天还要找工作,她甩了甩头,准备继续睡一觉。

  腰间突然被一双僵硬的手从背后环上,“怎么就睡了?我们的新婚夜还没开始呢!”

  小雪惊恐的回头,一张惨白的面孔笑得诡异。

  ……

  第二天,小雪被发现死在家中,她的睡衣被鲜血染的通红,看上去如同一件红色的喜服,她面容惊恐,仿佛在死前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她的床上,房间里,洒满了红色的纸币,床头雪白的墙壁上,用鲜红的血画了个双喜。 

上一篇:收鬼者
  
下一篇:快递惊魂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