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快递惊魂

时间:2020-07-22 23:15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咚咚”,敲门声响起,我放下了手中的书,起身去开门。

  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个快递小哥。白皙的面容,清秀的脸上布满了笑容:“请问是李至恩先生吗?”我有些疑惑的拿过了快递,说到:“B栋一楼,李至恩收?这里是C栋楼啊。我也不叫李至恩,我叫白飞。B栋在前面,你出去往前直走10米左右就到了。”小哥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连声道谢,走了下去。我转身走进了屋门,关上门的那一刹那,我忽然想起来了一件事:这里可是3楼啊!就算弄混了B栋楼和C栋楼,一般人会连层数也会弄错吗?一想到这。我赶紧开门追了出去,哪里还找得到他的影子!

  郁闷的回到屋中,我的心里充满了懊恼,身为一个警察,竟然这么明显的破绽都没有及时看出来。我坐到沙发上,仔细的回忆起了整件事的过程,他身上的两个细节引起了我的注意:第一,身为一个快递小哥,他的皮肤实在是太白了,完全不像是一个整天风里来雨里去的快递小哥,而且他的右臂上有一个环状部分特别白,像是曾经带着一个环状物,不排除是手表的可能;第二,他的眼神很阴鹜,血丝密布的眼,好像一晚没睡的样子,尽管他尽力低着头,眼里的疯狂还是可以看得出来。我越想越觉得不对劲。手机铃声的响起打断了我的思路,我拿起电话,是女友小雯打过来的。她在手机里哼哼唧唧了半天,就是告诉我今晚她要加班整理文件,让我不用等她了。挂掉电话后我不紧咂舌:半个小时的通话时间竟然只是告诉我这么一件小事,女人有时候真是不可理喻的一种生物。

  我去浴室里洗了一个澡,便又躺在了沙发上,拿起一本书看了起来。时钟滴滴答答的走过,转眼间就到了午夜12:00,我打了个哈欠,心想这家伙今天应该不会来了,刚想睡觉的时候,门外的一阵脚步声却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瞬间清醒了过来,脱掉鞋子,慢步走到了门前。透过猫眼想一探究竟。

  门外的脚步声停下来有一段时间了,因为楼道里安的是声控灯,所以我的眼里只剩下了乌黑一片。我摇了摇头,走回了沙发,躺在上面的那一刻,眼角瞥到了门缝的灯光,玛淡!他根本就没有走!刚才我看见的人的眼珠!他正在门外盯着我看呢!我身上的冷汗刷的一声就下来了,却失去了再去一探的勇气。其实人有的时候就这样,很多时候勇气只是暂时性的,甚至是一次性的,往往过了这村就没了这店。敲门升突兀的响了起来,“咚咚 ”“咚咚”的声音撞击着我的心脏。我躺在沙发上,大气也不敢出。忽的,我又想起了一件事,一件几乎让我后悔终生的事:门并没有锁!亏我今天下午还信誓旦旦的想着要给他一个好看,没想到这却成了我的催命符!我紧张的看着门把手,期望他并有发现这一点,显然天不遂人愿,门把手慢慢转了过去,我几乎要晕倒了,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但我的运气看来还是不错的,把手转了一半,门外那人却放弃了尝试,脚步声再次响了起来 ,我赶紧轻手轻脚的走过去插上了锁,回到了沙发上,松了一口气。快递小哥的脸又浮现在了我的眼前,我不禁皱眉:刚才门外的人是他么?如果是他的话,他来这里又是干什么?今天下午的蹲点,是单纯的为了抢劫,还是像想要杀人?劫后余生的喜悦和疲惫让我的眼皮很快打起了架,我打了个哈欠,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我又是被一阵手机铃声乱起来的,这已经是这一周的第七次了!我强忍住了摔掉手机的冲动,接起了电话:“你好,我是白......”“白局,不好啦!有人昨晚被杀了!就在你的隔壁,我们已经封锁了现场,你快出来看看吧!”小胖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打了个激灵,睡意顿时全部消散了,“好,我马上到!”

  推开围观的人群,跨过几条警戒线,我走进了案发现场。小胖看见我到来,面色一喜,递给我了个口罩,我看着他们都带着,虽然心中疑惑,却也带了上去,跟着他走到了卧室。尽管今天早上我并没有吃早餐,看见眼前这一幕胃还是一阵翻滚:眼前是一位穿着睡衣的女子,这是由她的睡衣是粉红色推测出来的。她浑身上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用利爪抓遍了,浑身上下没一块好地处,肚子中间更是破了一个大洞。因为是夏天,已经有一群苍蝇围绕着她了,在伤口上进进出出。小胖面色难看的走到我的身边:“白局,经过法医鉴定,这具尸体上的抓痕和咬痕都是人造成的,还有尽管这样,我们依旧没有从 这里提取到犯罪者的指纹。”我转过头去问道:“人?怎么可能,按照这伤口的深度,犯罪者的指甲起码有8公分!”小胖苦笑一声不再说话。沉默了会,我又说道:犯罪者的指纹的话,你应该可以在我的房间屋外门把手提取到。没有理会小胖惊骇的眼神,我走到受害者的身前,蹲下身去悄悄的拽了一根头发,放入了自己的嘴中(原因参见通灵警探)。

  眼前浮现出了一片黑暗,黑暗之中,一道幽幽的绿光闪烁着,一到红光一闪而过,我从幻象里退了出来。摇了摇有些痛的头,这就是死者生前最后一幕见的画面吗?这时候,身边传来了小雯的呼声,这丫头从警局回来刚想回家睡个觉,却意外的发现门口附近围满了人。我站起身来,拉住她的手,转身走了出去。

  警局里,我又习惯性的抽上了一根烟,透过烟雾,死者凄惨的面庞又在我眼前浮现了出来。整件事情好像都围绕着一个点,这个点是什么呢?头又痛了起来。小胖急冲冲走了进来,“白局,门把手的指纹已经在指纹库里找到相对的人了,初步推断,罪犯的名字是张晨,患有精神分裂症,12岁那年被他的母亲送进了是精神病院,直到前两天才被院长断定精神稳定,被保释了出来。现在下落不明。”我身子一震,一切事件都被联系了起来!原来他的目标是......

  我站了起来,说道:“没关系,今晚他还会返回现场的。全员集合!分配任务。”

  晚上,我与小胖坐在沙发上,静待着他的带来,其他人员或伪装,或隐藏在了这个小区的各个角落。小胖还是一脸疑惑的望着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还会回到案发现场。正在他忍不住追问我时,传呼机里传来了1队的声音:“报告,目标已经出现,正在朝小区内部走去完毕!。”

  “收到。保持原有队形,不要变动!完毕。”我放下了手中的传呼机,淡定的答道。旁边的小胖早已目瞪口呆,他哪里猜的到,张晨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我!而昨晚的那件杀人案,不过是一个意外之举而已!

  今天下午小胖向我介绍张晨时,一个细节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张晨是被自己的母亲送进精神病院的,而他没有查到的一点是,这个女人是她的后妈!我仔细翻阅了一下张晨的资料,发现在被送进精神病院之前,他曾经多次向当地政府提出过遭受虐 待,但因为年纪太小,加上身上又没有明显伤痕,所以人门都以为他在说胡话。后来他就被送进了精神病院,而他的继母不久之后也突发急病而亡。昨晚女友的加班完全是无心之举,而死者的门前跟我的门前,却恰恰都有着一个用血刻画的古字。所以我猜测,昨晚的那次杀机,是为我的女友小雯准备的!门在此刻,突兀的响了起来。

  我对着传呼机一声令下,四面八方涌来的警察顿时包围了这个年轻人,几个搏斗高手冲上前去,收缴下了他手中的刀子。反手将他按在了地面上。我缓缓的将门打开了。

  还没等我高兴,一道黑影哧溜一声从他的怀中暴起,扑向了我的脸。眼看我已反应不及,旁边的小胖却狠狠的将拳头砸了上去。黑影一声哀鸣,掉在了地上,转过头来怨恨的看向了我。一双绿色的眼里流露着狡诈残忍的光芒。它狠狠地瞪了小胖一眼,穿过了张晨的脖子,厉叫着冲进了黑暗。小胖大急,刚想去追,我拦住了他。黑暗中本来就不好视物,更何况那东西的速度也确属我平生罕见。我怀疑的看了小胖一眼,这胖子此刻脸上又恢复了那副人畜无害的模样,仿佛刚才的爆发只是昙花一现。我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张晨,这小子捂着脖子,身子蜷缩了起来,眼看是不活了。

  第二天早上,我愤怒的将手中的张晨无病证明单扔在了地上,鉴定医师的签名仿佛在嘲笑着我,两个黑色的大字分外狰狞:王猛。我狠狠地握住了手中的热茶,该死的,无论你藏在天涯海角,我都一定要找到你! 

上一篇:死人钱
  
下一篇:要命的红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