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要命的红玉

时间:2020-07-22 23:15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我叫阿反,是个盗墓贼,由于油水真的不少,干了几十年了,我也是个中年人了。

  今天很不错,我在山岭中寻墓意外的发现了一座古墓,不过要进去有些难度,逼不得已下,我只能叫位助手来。

  阿开是个高个子,也是老盗墓贼了,经验丰富,我让他前来。

  三天后,我们掘了个洞,终于进入了墓室,并且打开了石棺。

  我顿时眼睛一呆,叫道,“啊呀!啧啧,了不得。”

  “的确了不得。”阿开也是目光呆滞了。

  棺材里的东西真的很丰富,居然全都是玉器,能有二十多件之多。

  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它们的价值,以我们的眼力,自然第一眼,就看出了,这些东西价值不菲,卖了绝对能得几百万。

  “阿反我们发了,至少每人能得三百万大钱。”阿开声音激动的说。

  听到这,我心里一沉,随之一个强烈的念头从脑海里升起,要不要干掉阿开?一个人吞了这笔钱,不过我犹豫着,因为那是杀人啊!可是犯罪的事情。

  我说,“棺材里的东西就那么好了,外面的也差不了多少,继续找找吧。”

  于是我们在墓里,找了找,居然又得了几十件玉器,心情更是激动万分了。

  正在我躬身去检查一些罐子时,忽然间,传来了阿开的声音,“阿反,你过来一下,我找到了块珍贵的血玉你过来看看吧。”

  “好。”我说,就要转身时,我眼睛一登,看了地面好一会,我立即捡起一块石头,然后猛然转身,对着阿开脑袋扔去。

  “你,啊……”阿开惨叫一声,倒下了。

  同时砰的一声跟着响起。

  那是块石头落地的声音。

  我冷笑连连,盯着阿开脑袋开了花的脑袋,说,“好在天也助我,不然倒下的会是我,可惜你运气不好。”

  我没有胡说,因为阿开的确也对我起了歹念,刚才我借着室里扩散的灯光,看到了他捡起石头的影子,当时我知道坏了,也顾不得会犯罪,保命要紧先出手了。

  我走过去在阿开身边捡起那块血玉,看着手里鲜艳的红玉,情绪再次激动起来,“天啊!真的有这种东西。”

  我把玉放在阿开破了的脑袋里,瞬间玉出现了变化,阿开所有的还没有凝固的血液全部被吸入玉里,不一会,阿开的脑袋没有了一点鲜血。

  我把玉拿回一看,发现红玉更红了,我知道那是因为吸收了鲜血的缘故。

  我笑了笑,看着阿开的尸体,我取出了一个竹简,拨开塞子,给阿开的尸体都撒满了灰粉,那种因为杀人不安的情绪才放松下来。

  我不担心警方来捉我,阿开在这荒山野岭的他们能有什么证据捉我?

  我担心的是被冤魂报仇雪恨,所以我把早从干盗墓贼前就准备好了的谜鬼散给用了出来。这是专对负寃鬼,让他迷路,找不到杀人者的灵粉,是我求一位高人得到的。

  接着我不再搜索了,把找到的玉器打包走出了古墓,开车直接回到了一个大城市。

  三天后,我把除了红玉的玉器全部卖了,得到的请着实让我震撼了,居然得了五百万人民币。

  得了钱疯狂了几天后,我才安静下来,准备把红玉也卖了,接着去寻古墓。

  我打了个古董收藏家刘大牛的电话。

  “哈!我道是谁,原来是阿反你啊!最近半年你都没找我,是嫌弃我的价格低吗?我可是给了你最公道的价格了。”

  我笑了,说,“你的还算可以,不知道这次的宝贝你要不要吞下。”

  “啥宝贝?”

  “呵呵,就是难得一见的宝玉,低价五百万。”我说。

  “啧啧啧啧,阿反你别开玩笑了,有这种价钱的玉没多少,你会得到?鸡都会游泳了。”

  我更得意了,说,“没错,,你真的见到鸡会游泳了。”

  “什么。”

  “啥回事?什么玉。”刘大牛叫了起来。

  我笑哈哈说,“我得到了块红玉,在古籍里也叫·病玉,得者佩戴在身,能娇百病,又叫寿玉,佩戴着能够长命百岁,怎么样?值这个价格吧。”

  “什么,你,你,你他么的真的是鸡会游泳了。”

  “想不到你运气那么好,我都考虑要不要自己也去掘墓了。”

  “行了,你都七十年纪了,还掘墓,埋l你自己吗?”我打击的说。

  “啊!臭小子,你,你气死我了,跟你没完。”

  我懒得理他,挂了电话,把红玉用好盒子装好,就出门了,驱车去刘大牛家。

  刘大牛是个富翁,在城市外,荒山野岭中建了座别墅,说是这样空气清新。

  此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本来不应该这么晚出门的,但是想到那大把大把的人民币我忍不住了。

  到了手的钱我才安心。

  路上少车,我一路上激动万分 ,听着音乐前进。

  但是好景不长,我忽然间脸色苍白,你么的,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本来走的车道不见了,代之的是进入了一条黄泥路,更是进入了一片雾区,看不清楚太远的地方。

  “这是什么地方?”我恐惧的尖叫起来,立即调转车头往回走,可是瞬间让我更加恐惧了,因为来路已经不见了,代之是无尽的深渊。

  当我想再次往一个方向冲的时候,我忽然间感觉到身体都冰冷了,手在发抖,牙齿在打架。

  因为,因为,在我无意的向后一瞟中,居然发现车的后座多了一个人,且还是熟人。

  他正在看着我,满是恐怖的笑容。

  “你,你怎么能够找到我?”我疯狂的叫起来,“这不可能,不可能,迷鬼散居然对你没有用。”

  没错车后座的人正是死了的阿开,他竟然找到了我,让我恐惧与抓狂。

  “阿反,你很有先见之明,用了迷鬼散让我好多天多找不到你,但是你唯一的错误就是始终把那红玉带在身上,要知道那红玉吸收了我的血,这就是我凭这点联系,辛辛苦苦终于找到了你的原因。”

  “要是你不把红玉放在身上,我一辈子也不能找你报仇,因为你带了,所以你也要死。”

  阿开冷漠的说。

  我听了愤恨不已,早知道把那该死的红玉扔了就没事情了。

  “啊!”最后我发出了一声尖叫,车子已经回到了现实可是却已经离开了道路,车子从半山腰的路冲了出来,坠落下去。 

上一篇:快递惊魂
  
下一篇:鬼征婚网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