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葬生花落

时间:2020-07-23 16:56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花开花谢一千年,黄泉路上彼岸天。我愿与你共休眠。—— 曼珠沙华 。

  s市市医院最近发生了一件轰动全市的大事:半夜里停尸房的尸体动了!第二天工作人员确认停尸房少了三具尸体,传出这个消息秦大爷当场晕了过去,整个事情愈演愈烈,家属们纷纷来到了警局,要求迅速追查出凶手,还死者一个情静。我迫不得已,只好亲自出马。

  对了,忘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飞,是一名警察,详情可以在我的另一部自述中见到,在这里就不多说废话了。我一边派人去医院守住秦大爷,一边亲自带队去了停尸房。

  在医院里工作过的人或许会知道,为了让尸体不腐烂,停尸房的空气是不流通的,一股浓郁的臭味透过口罩清晰的传到了我的鼻中,惹得我一阵反胃。身后更是有两个小年轻已经撑不住跑出去吐了。停尸房里的尸体,大部分是治不好的病人,也有一小部分是刑事案件的尸体被暂时寄存在了这里。身后的小胖告诉我通过情报部门的分析三具尸体并没有什么有联系的地方,他们三人分住在这个城市的三个角落,日常生活中完全没有交集,犯人应该是随意选的。我皱起了眉头,不知这是不是犯人故布疑阵。正在这时,口袋中的手机响了,告诉了我一个令人振奋的好消息:秦大爷醒了!

  我马上驱车赶到了医院,秦大爷双目无神,满脸憔悴,看来这次给他带来了不少的惊吓,旁边的警员应该已经给他做好了工作,我一坐下,秦大爷就清了清嗓子,开口说了起来:

  我年纪大了,但身体还很好,也喜欢喝点酒。那天晚上,老王家的孙子过百日,按理来说我这种不祥之人不该去的,但架不住我跟老王三十多年的情谊,老王硬把我拽了我过去,喝的很开心。我打车来到医院看尸房时,已经半夜11:30了。我就坐在里面找了份报纸扑在下面,睡了起来。睡了也没多久,我听见一阵悉悉索索的响声,我转头一看,死人站起来了!他好像点不适应,步子很慢。我坐在里面,大气都不敢出,吓出了一身冷汗。那东西慢慢的 走到了我这边,我心里庆幸自己把门锁住了,不然这把老骨头说不定就交代在那里了。

  老头喘了口气,像是想起了什么惊吓的事,歇了一会说道:“那个死人经过我门口的时候,看望了我一眼,当时我就差点尿了出来。那家伙满脸的鲜血,青口红面,长长的獠牙——”“哎哎,够了啊,我怎么感觉你跟说书的一样呢!?”我瞪了一眼身后的插嘴的小胖,又笑着对秦大爷说:“麻烦您老讲下去。” 秦大爷显然有点生气 ,他冷冷的看了小胖一眼:“哼,就着这样的,说不定当时就得吓死!他的脸上残留着紫色的血,上面那双眼睛闭着,下面的那双眼睛闪着光看向我,原本我的眼睛还眯着一条线,被他这么一吓,赶紧闭上了。他这么来来回回到了三点半,我也吓到了三点半。又不敢发出声音,怕他进来把我给吃了。“说到这,秦大爷还抹了两滴眼泪。就在这时,警局里传来消息:“今天上午,一个晚期癌症女患者消失不见了!”

  我惊讶的站了起来,刚想走出去,却发现此刻的秦大爷翻起了白眼,两只手死死地卡住了自己的脖子,我跟小胖慌忙的冲上去救人,却被打了狂的秦大爷踹在了地上,等我们爬起来时,秦大爷已经摊在床上不动了,两只眼直勾勾的望着我,脸上还残留着诡异的笑容。我头皮一炸,事情越来越麻烦了。

  我呆坐警局里,思考着今天发生的一切。太快了,令人措手不及,这绝对是早有预谋的一次作案!失窃的尸体,走动的鬼怪,失踪的患者,秦大爷脸上的笑......这一切一切,好似乱麻般纠缠在我脑海。我吐出了一口烟雾,陷入了沉思。

  下午,我跟小胖敲开了陈祥的门,陈祥,就是失踪患者的丈夫。这是一个很帅气的人,白皙的脸上带着一副金框眼镜,我对他笑了笑,出示了下工作证:“警察,陈先生。”陈祥的脸不自然的笑了下,把我们迎了进去。

  屋子被布置的很简洁很舒适,陈祥请我们坐下后,便转身去给我们泡茶。我饶有兴趣的打量着四周,阳台上的一盆花吸引了我的注意: 它的花瓣为倒披针形,绿色的叶子卷曲着,红的妖异。明明是夏天,不知道为什什么,看到它的那瞬间我竟然浑身打了个冷颤,我起身走了过去,仔细观察着它,黑色肥沃的土下,是肥壮的枝干。我看向了它的中央,不由得大惊:卷曲的叶子上,蜷曲着一个小人!我又仔细看了下,才发现原来那个小人是长在叶子上的纹理。这时身后忽然传来了一股大力,陈祥面色狰狞的看着我,把那朵花挡在了身后。小胖冲了过来,我苦笑了声,说道:“陈先生,我刚才看到这朵花之后实在心爱,所以才莽撞的看了几眼,还望陈先生不要见怪。”陈祥脸上的狰狞退了下去。我们面对面坐了下来,接过陈祥递过的茶,带着笑意的问道:“陈先生,你是在那么杀死的秦大爷?”

  陈祥与小胖的脸色同时一变,他镇定的看着我,冰冷的目光透过镜面传了过来,“警官,这个笑话并不好笑。”我笑着看向了他:“还想抵赖吗?那我们来说说你犯的错误吧!首先,你最大的败笔就是你老婆失踪时你竟然不在她的身边!我想医院的人打听过,她失踪的前一天,你一直没有出现!一般来说,妻子重病,丈夫都会在身边陪着才对,更何况你们家中的照片无一不显示着你们的感情很好!身边一个人都没有放任她自生自灭的行为简直太怪异了!而且,那一天正是尸体失窃的时候,不是吗?”

  他脸色一变,刚想说些什么,我摇着手继续道:“先等等你再陈述的不在场说明。秦大爷喝醉的那一晚,他确实看到你了,但是因为酒劲,他误以为尸体和你本人是一体的,所以才会有四只眼的说法,我猜,闪光的那应该是眼镜吧!紫色的血迹,则应该是尸体的血经过一段时间氧化变成的。秦大爷死的时候,我很奇怪,会是有谁要杀秦大爷呢?仔细一想发现这个问题只有一个答案:除了偷窃尸体的人会害怕被揭发,还会有谁相杀这么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头呢?你可能是第一次作案,不熟悉流程,带过的手套也在医院的垃圾桶内被找到了,上面的皮屑组织已经被送去检验了,犯人是不是你,很快就能得到答案了。我不理解的是,你为什么要偷着把自己的老婆带回来呢?还有,你又是怎么杀得秦大爷呢?尸体又被你藏到了哪里?”

  他惨然的一笑,说道:“不愧是s市的副局,果然有些本事。”他缓缓的站了起来,小胖和我也紧张的站了起来,紧盯着他。他却绕过了我们两个,走到了阳台,温柔的拿起了那盘花,笑着说道:“你想要知道的,都在电视底柜的抽屉里。”说到这。他又温柔的看了一眼手中的花,拿脸蹭了蹭,一个大男人这么做,看的我跟小胖一阵恶寒。他笑了笑,放下了花,闭着眼向后倒去,我惊呼道不要,快步冲了过去,却也只能碰到了指尖。他的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嘭”,血花四溅。

  后来,我果然在视底柜的抽屉里找到了一本笔记,上面记载着一个邪术:用三个人的骨灰混在河底的淤泥里,然后将彼岸花种载进去,每天以自己的鲜血浇灌。等它的花要绽放时,放在将死之人的胸口,将死之人的灵魂就会转移到花上,最后用十个处女的血来浇灌,那个人的灵魂就会苏醒,可以与周围的人交谈。看完以后,我叹了口气,估计陈祥也是不愿自己再造杀虐了。在他的卧室里,我们发现了一个扎着针的小草人,上面写着陈大爷的名字:也发现了他妻子的尸体,是被一刀捅死的。我不知道他下刀的那一刻心里是什么感受,为了她生,所以让她死?我只知道这是个可怜的人。明明有着幸福的生活,却被病魔夺走了一切。那朵花在他死去后的不久,也随之枯萎了。我轻轻的把它埋在了陈祥的墓前。

  看着笔记最后面的落款:王猛。我沉默着又吸了一口烟,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但是我感觉,恐怕离我们见面的日子不会太遥远了!

上一篇:鬼征婚网
  
下一篇:饿死鬼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