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午夜凶灵

时间:2020-07-22 23:16 | 栏目:灵异鬼故事 | 点击:

  张大鹏今年二十岁,是个酒吧的服务生,收入不高,他却非常的满足。

  在酒吧里工作,对于他来说是一种享受,虽然工作累了点,待遇也低了点,可他却怡然自乐。

  因为他在酒吧里工作可以尽情的观看各种妖娆的美女。

  现金社会,工作的压力越来越大,很多人都会选择用喝酒的方式来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特别是一些白领阶层的女性。

  她们不但要面临着工作的压力,还要被各种情感纠纷困扰着。

  这样一来,酒吧就是他们最好的发泄场所。

  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年轻貌美的美女在酒吧里喝得咛叮大醉,这也就给张大鹏创造了机会。

  反正这些女人喝醉了,就会什么都不知道,玩了也就玩了,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就算是被对方一不小心发现了,一般的情况之下都会选择忍气吞声,不会把他怎么样的。

  因此张大鹏每天晚上都能有所收获,每天都能搂着不同的美女回家。

  这天,张大鹏发现了一个穿着一身分红连衣裙的女孩出现在了酒吧里。

  这个女孩看上去年纪很小,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样子,一双大眼睛圆溜溜的,瓜子脸,还有着一条大辫子,长得清纯可爱。

  张大鹏的视线一下子就被这个小女孩吸引住了,他在酒吧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女人没少见过,可却第一次见到这么清纯的女孩,让他感觉到心里痒痒的,恨不得立刻就和这个小姑娘缠绵一番。

  这个漂亮的小姑年并不是来喝酒的,可能是因为心情不好,想来散散心,做到吧台前的位置之后。她并没有点就,只要了一杯橙汁。

  我靠,这小妞居然不喝酒,不喝酒的话,拿自己哪里来的机会啊?

  张大鹏看到这个小女孩不喝酒之后,满脸的不高兴。

  怎么才能将这份儿小女孩拿下呢?张大鹏苦思冥想。

  猛然间,张大鹏小刀了一个主意。

  既然这个小女孩喝橙汁,那就在橙汁上做文章,反正这样的事情张大鹏以前也做过,只要一包药撒进去,橙汁和烈酒没有任何的区别。

  张大鹏很快就将勾兑好的橙汁递给了那个女孩。

  女孩的心情正是糟糕的时候,拿到橙汁之后,想也不想一口就将那杯橙汁干了。

  仅仅几分钟的时间,那个女孩就迷迷糊糊的趴在了桌子上睡着了。

  张大鹏一看自己的机会来了,立刻就搀扶着那个女孩离开了。

  张大鹏在搀扶女孩的时候,仿佛嗅到了一股处子所特有的幽香,让张大鹏的心里一颤,暗暗欢呼,没想到自己居然有这样的运气,今天居然碰上了一个处女。

  张大鹏一边搀扶着女孩,一双咸猪爪一边在女孩的身体上揉捏着,弄得女孩发出一阵阵的娇呼。

  爽,简直是太爽了。

  张大鹏这个时候已经有点把持不住了,刚出了酒吧门不远,他就迫不及待的找了一个僻静的小胡同,在这个小胡同里将这个小女孩玷污了。

  一番云雨过后,张大鹏心里那个美啊,别提了,忍不住哼起了小曲。

  昨晚这件事情之后,张大鹏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这样的事情他做的太多了,自己都记不得多少次了。

  第二天早上的时候,张大鹏在打扫卫生的时候,看见电视机里正在播放一则新闻,新闻报道的是一个小女孩跳河自杀的消息。

  当张大鹏看到这个跳河自杀女孩的照片的时候,整个人都蒙了,这个小女孩就是他昨晚玷污的那个小女孩。

  难道那个小女孩就是因为他的玷污而自杀的?

  这个想法猛然间就从张大鹏的思维里蹦了出来,让张大鹏的心里瞬间就是一紧。

  一定是这样的,这个小女孩还是个处女,一定是因为被糟蹋了才会自寻死路的。

  张大鹏的心里非常的紧张,他倒是不怕小女孩会变成鬼回来报复他,他最害怕的就是警察查出来什么蛛丝马迹,那样他就和小女孩的死脱不清干系了,就一定会受到牵连的。

  张大鹏害怕了好几天,可让他意外的是,警察并没有找到他,这件事就像真的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一样,不了了之了。

  张大鹏一看见这件事情没有牵扯到他,胆子就更大了,又开始肆无忌惮的做起坏事来。

  今天,酒吧里又来了一个穿做暴漏的美女,这个美女一身近身的皮衣,皮衣将她的身材曲线完全的暴露的出来,凹凸有致,简直就是人间的极品。

  张大鹏一看到这个女人之后,心里就开始冒出了小火花,有些忍不住了。

  让他感觉到意外的是,这个女人拒绝了所有人的邀请,唯独对他媚眼连连,还是不是的对着他勾勾手指,舔舔红唇,做足了诱惑的姿势。

  张大鹏看到这个美女对他展现如此姿态,他知道这个美女一定是看上他了,今天晚上一定有戏。

  还没有等到下班的时间,张大鹏就随便的找了一个借口离开了,在离开的时候,还对这个女子勾了勾手指,这个美女也就跟着张大鹏离开了。

  张大鹏的心理那个美啊,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一走出酒吧门外,张大鹏就迫不及待的讲那个女子搂紧了自己的怀里,尽情的前文揉捏。

  可亲着亲着,张大鹏就感觉到了不对劲,他感觉这个女子的嘴特别的凉,身子也是湿漉漉的,给人的感觉就像是被水泡过了一样。

  张大鹏暗暗心惊,猛然间将那个女子推来了。

  当他推开那个女子的一刹那才惊奇的发现,这个女子居然变成了一个小女孩。

  这个小女孩穿着粉红色的连衣裙,头发披散着,湿漉漉的,一绺一绺的垂在胸前。

  这个小女孩就是他玷污致死的那个小女孩。

  “你……你……”

  张大鹏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小女孩的头发就对着他甩过来,那一头长发就像是一枚枚钢针一般,狠狠的插进了张大鹏的身体里,将张大鹏的身子插得千疮百孔。

  张大鹏死的已经不能再死了。 

上一篇:午夜交友
  
下一篇:夏美的婚事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