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东北小事之鬼戒指

时间:2020-07-27 17:58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东北农村的赶大集,比南方的那些庙会好玩儿多了。虽然规模、花样,不如南方那么琳琅满目,但是却比南方的庙会要温馨。

  南方的庙会我也参加过,看着一群陌生人吆五喝六,除了人多,并没有什么特色。而东北的赶大集,因为逛集的都是附近几个村子里的人,互相多多少少都会认识,从头走到尾,都能遇到熟人,而且赶大集是东北农村人采购的最好时间,大到桌椅板凳,小到针头线脑,都可以在集市里买到。

  我们村赶集的日子是每个月的五号和二十号。前年冬天赶集的日子,我们村里的二雷带着在白音村认识的姑娘小徐在逛集。两人先是吃了碗馄钝,然后一人买了一根麻糖,一边嚼着酥脆黏牙的麻糖,一边手拉手的在集市里闲逛。看看这家卖的布料,看看那家卖的鱼肉,不一会,两人就采购了一大堆东西,于是二雷让小徐在这里等着,他先把东西送回家,二雷怕小徐等时间久了会冷,便给小徐买了两根油条和一碗豆腐脑,让她一边吃一边等。

  二雷家离集市比较近,不一会就跑回来了,看小徐没在油条摊子。便四处看了一下,发现小徐在旁边的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儿正在专心致志的看着首饰。

  “稀罕吗?俺给你买!”二雷说着就要掏钱。

  “俺不要,可贵了。花那钱干啥啊,多大头啊。”小徐并没有让二雷买,而是放下手里的戒指,拉着二雷去了别的摊位继续逛。

  两人不一会来到了卖羊肉的摊位,二雷就说想吃酱羊头,小徐就说自己会让,让二雷买个羊头回去。二雷一套兜,发现自己没钱了,便说回家去取,让小徐等一会。小徐也没多想,就答应了二雷。

  其实二雷是把钱放在另一个口袋里了,他也并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跑向了刚才小徐看首饰的那个地摊儿。到了地摊儿拿起刚才小徐爱不释手的那枚戒指就问:“老哥,这个多少钱?”

  “老弟,俺们这儿卖的都是古董,可贵着呢!这个戒指要一百块钱!”那男子带着浓重的外地口音说到。

  二雷听了直犯迷糊,这种铜戒指,一般也就三五块钱,怎么会这么贵,怪不得他这摊位都没人来看,一百块钱都够在市里买个普通的银戒指了。不过看了看那古朴的造型款式,还真像是个老物件儿,又想了想小徐,二雷咬了咬牙,还是买下了戒指。

  不一会,二雷就和小徐拎着羊头回家了,因为两人实在逛不动了。路过首饰地摊儿的时候,小徐还特意瞥了一眼,发现那枚戒指不见了,估计是被人买走了,心里不免有些失落。

  晚饭的时候,二雷开心的吃着羊头,小徐却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什么。二雷的母亲在饭桌底下轻轻踢了儿子一下,用眼神示意二雷看看小徐。二雷这才发现了小徐的心不在焉,便想逗她开心,说:“小徐,今天在集上我给你买了个东西!”

  说着,二雷便从口袋里掏出了那枚戒指交给了小徐。小徐看到戒指兴奋异常,拿在手里反复的端详,然后戴在了自己手上,问二雷:“二雷,你看好看不?”

  见到小徐开心的样子,二雷一家人都非常高兴,因为这个姑娘非常好,他们也很认可,感觉二雷如果能把她娶回家,那是二雷的福气。

  过完年,二雷和小徐就办了婚礼,本来小两口还想跟老人住在一起,可是老两口想早点抱孙子,不想给他们当累赘,便坚持分了家单过,还给小两口盖了新房子。

  结婚没多久,小徐便生病了,整天萎靡不振,天天都好像没睡醒一样。慢慢的,二雷还发现小徐不像从前那么热情了,见到谁都不说话,总是一副忧伤的表情。而最近一段时间,二雷发现小徐每天深夜,都会起床出去,一出去就是一个多小时,于是二雷便想小徐是不是在外面找了别的男人。

  这天晚上十二点,小徐又起身了,看着熟睡的二雷,便独自穿好衣服出门而去。她刚一走,二雷就一骨碌爬起来,胡乱套了一件衣服,便偷偷跟在小徐的后面。两人就这么一前一后的走着,走到了园子的南墙边上。小徐坐在了低矮的土墙上,手里托着什么东西,好像还在说着什么。为了听的清楚一些,二雷便偷偷的爬到了园子的豆角架后面。

  “唉,你说你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招惹我干什么呢?也多亏了你,我才得以重见天日。你就好好在里面守着吧,等着有朝一日能有人把你替出来。我可是守了四百年才被你放出来。”小徐悠悠的说到,说完便一扬手把什么东西扔了出去。

  二雷没听明白小徐这话的意思,不过二雷却听出来,这个声音绝对不是小徐!二雷的第一反应就是——小徐中邪了!因为以前二雷也见过村里有人中邪,跟现在的小徐差不多,一直说胡话,声音也跟变了个人似的。

  二雷偷偷的溜回了屋里,不一会,小徐也回到屋子里,看二雷还在熟睡,便放心的躺在二雷身边睡觉。第二天起来后,二雷便说:“小徐啊,你看你这几天精神不太好,是不是想家了?要不回娘家住几天吧。”

  “好啊,正好我也想回去看看。你帮我雇李三的汽车吧,让他送我回去。”小徐的答话依旧是无精打采的。

  于是二雷给李三打了电话,让李三帮着送一趟。等李三回来之后,二雷反复的问了好几遍,最终确定小徐真的进了娘家的大门,这才放心的跑到园子的墙边寻找起来。因为那天他分明看到小徐扔了一样东西在这附近,找了半天,二雷找到了,可那东西分明就是他送给小徐的那枚戒指。

  二雷也不多想,拿着戒指便去找二姨。二雷和村里其他人一样,都把二姨当成活神仙,只要有稀奇古怪的事情,找二姨准没错。

  二姨拿着那枚戒指端详了半天,终于发现了古怪。又跟着自己手里的古书反复对照,最后发现,这枚戒指上美丽的花纹,其实是一种古老的禁制封印,专门用来封印魂魄的。再联想到刚才二雷的描述,二姨便觉得小徐可能是被夺舍了。现在小徐的身体里有一个女鬼,而真正的小徐,早就被封印进了戒指里面。

  “二雷子,小徐现在在家吗?”二姨问到。

  “没在家,今天一早我家让她回娘家了,得过几天才能回来呢。”二雷如实的回答道。

  “咱们走,去你家,我得布置一下,等小徐回来了,就一切都清楚了。”二姨说着,便把她每次出去作法的时候用的大旅行袋拎了出来。

  二雷帮二姨拎着行李袋,二人回到了二雷家里。二姨现在检查了一下房屋内外,却没有发现怨气和阴气,看来这个女鬼并不想害二雷,于是二姨指挥二雷开始布置。

  房前屋后的埋了很多铜钱和竹签一类的东西。二雷虽然不明白这是要干什么,但还是非常仔细的按照二姨的吩咐一一布置。

  三天之后,小徐从娘家回来了。不过小徐的表情还是那么忧伤,没有一点开心的迹象。进到家里,看到二姨和二雷坐在桌子旁喝茶水,便缓缓说道:“二姨来了啊,中午在家里吃吧,我这就去准备饭。”

  说着小徐就要转身去厨房,却被二姨制止了:“你也知道二姨是干啥的,还不束手就缚!”

  “想收我?那得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说着,小徐那忧伤的表情开始变得狰狞,吓得二雷钻到了桌子底下。

  小徐伸手就想抓二姨,可是刚迈出了一步,就被地下冒出的一股金光牢牢捆住,此时二雷的家,已经被二姨布置成一个困仙大阵,一般的地仙之类的,都要乖乖束手就擒,更不要说这个恶鬼了。

  二姨拿出藏着的柳条,用这几天早上收集的露水沾湿,一下接一下的抽打在小徐的身上,打的小徐尖厉的惨叫着。打了大概十几分钟,突然小徐身上冒出一股黑气,在小徐的旁边凝聚成一个古装美女。

  藏在桌子底下的二雷一看到屋子里凭空多了一个人,吓得两眼一翻,晕死过去。而那古装美女刚一出现,就被地下冒出的金光包围起来,吓得那女鬼俯身便拜,口里还说着:“仙长饶命!我也是中了那诅咒迫不得已啊,我不想作恶,只是想好好的和二雷过日子,过完这一世我就可以去地府投胎转世。”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被封印到戒指里?你全都原原本本的告诉我!”二姨喝到。

  那女鬼便跪在地上述说了原委。原来这女鬼是明朝末年的人,家里是一个富户,有一天父亲从外面买回了这枚戒指,因为花纹漂亮,便买回来送给女儿,没想到带了没几天,这女儿的魂魄便被封印进了戒指里,而戒指里的一个明朝初年的鬼魂,却继续冒充着富商女儿。直到去世,这枚戒指被当做陪葬品带到墓中。

  去年有一伙盗墓贼,盗掘了这人的古墓,从墓中得到了这枚戒指,几经流转,这枚戒指被二雷买了回来送给了小徐,而小徐则因为戴了这枚戒指,所以替换出了这个女鬼。至于戒指的制造者是谁?为什么要封印鬼魂,这女鬼却不得而知了。

  可是二姨也知道该如何才能把这女鬼弄回到戒指里,更不知道如何才能把小徐救出来。不过二姨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她让女鬼回到小徐的身体里,虽然女鬼不知道二姨要干什么,还是乖乖的回到了小徐的身体里。

  二姨看那女鬼重新附在了小徐的身体上,猛的一把抓住小徐的手,直接把戒指套在了她的手指上,小徐惊恐万分,就想把戒指拿掉,可是她此时不仅被金光束缚,还被二姨死死的抓住,无论怎么挣扎,也没能把戒指拿掉。

  二姨和二雷就这么看着这个女鬼五六天。这天二姨去休息,二雷继续守着女鬼,怕她把戒指挣脱掉。突然小徐说话了:“二雷子,我这是咋了?我咋不能动了?你快帮我看看!”

  “二姨!二姨!小徐好像回来了!”二雷听到小徐说话恢复了以前的声音,连忙喊二姨过来看。

  二人又对小徐问了一些问题,小徐对答如流,二人感觉这可能是真的小徐,于是二姨从小徐的手上摘下戒指,又用柳条蘸露水抽打了小徐好半天,虽然打的小徐鬼哭狼嚎的,却是没有发出之前女鬼那种惨厉的叫声。

  这时,二姨才确认小徐是真的回来了,赶紧解除了法术,问小徐这几天发生了什么,而小徐完全不记得了。小徐只记得自从戴上那枚戒指,就总是赶紧头晕,之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看到小徐安全,二姨便决定把这个害人的戒指毁掉。可是这戒指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成的,烧不坏砸不扁,最后二姨想了个办法。弄了一块黄泥把戒指包在里面,然后求烧窑的老头帮着把这个泥块烧成一块陶砖,后来二姨赶紧还是不放心,又坐车去了省城,黑龙江的省城有一座铁路桥,桥的一侧,有一条人行道,二姨亲自在人行道上走到了松花江的正中央,把那块陶砖扔到了江里,这才放心的回到了村里。

  二雷和小徐的一番酬谢是必不可少的,而且二雷还主动为二姨承担了往返省城的路费,他也觉得那种害人的东西还是彻底收拾掉才放心。自那之后,就再也没人见过那枚漂亮的戒指了。

上一篇:青骓手记之邯丹
  
下一篇:生死不惧,惟愿君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