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降头系列之地狱究竟有多远

时间:2020-07-29 17:12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如果,人丧心病狂到眼里只有利益,那我们所生活的环境堪比人间地狱。下面,降头给大家说段故事

  骁煌建筑公司在灵县算得上实力数一数二单位了,但最有特色的还是它的运营方式……骁煌会包下整个建设项目,却不会像其他总包公司那样把工程分包出去,它不允许其他任何一家外来队伍闯进它的项目,于是,分管这个项目的包工经理便会每年向其他各个地区发布招聘工人的信息……

  骁煌的招聘要求更令人匪夷所思,它不招已经结婚生子的,不招有兄弟姐妹的(兄弟姐妹年幼的除外),而且对父母的要求也怪的出奇,父母必须是务农或下岗工人而且要体弱多病,如果是单亲家庭会更好,而且凡已经入驻工地的工人,这一年内是不允许回家的,公司会每月给点补助让工人寄回家里。只有过年时才结清所有的工资让工人回家过个肥年!招聘信息上给出的高额工资非常诱人,信息一公布还是迎来了一大批的工人………

  包工头王鬽刚刚接到了骁煌大老板李煞给他的一个工程。他是个极度负责的人,当天晚上王鬽就发布了招工信息……第二天清早,办公区庭院就已经被塞了个水泄不通,王鬽仔细的统计着他们的身份信息,一直忙到深夜,睡眼惺忪的他将做好的文件发给老板李煞后就去休息了。再接下来的几天里,李煞会派人严格的盘查他们每一个人的条件是否属实,最后才确定用人名单。

  很快,第一批工人在工地里安营扎寨了,他们怀揣着美好的憧憬准备迎接这一年的奋斗,然而一场噩梦,也在他们的欢声笑语中悄无声息的扎根了……

  小朱是这些工人中最机灵最年轻的一个,父亲在一次车祸中失去了生命,母亲因过度伤心和操劳患上了糖尿病 ,家庭的重担早早的落在他的肩上。临行之际 ,小朱跪在妈妈跟前咬着牙发誓:“娘,这次俺要离开家一年,等年底俺赚够了钱就回来带您去治病,让您过上好日子…你照顾好自己,等俺回来……小朱和妈妈已是泪眼涟涟………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这话一点也不假 。小朱每天起早贪黑 ,不遗余力的干活,为了他的梦想,为了他可怜的娘,他像个疯子一样每天透支着体力,为的就是让老板看出他的努力……他想出人头地!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着,直到有一天,和他经常聊天的一位工友忽然消失了,没有一点音讯,没有丝毫预兆,就好象人间蒸发了一样!这变成了宿舍里每天茶余饭后的话题,有的猜测得罪了包工头被开了,也有的说吃不了苦偷偷跑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直到这个话题索然无味就各自睡觉去了。

  也许是今天晚上水喝的太多了,夜里两点多的时候,小朱憋醒了,他匆匆跑到工棚外面找了个黑暗的角落一泻如柱~~他不自觉的打了个激灵,准备继续回去睡,但黑暗中他敏锐的闻到一股腐臭,刺鼻之极!小朱提上裤子,顺着那股气味向前摸索着,那浓烈的味道在夜风的吹拂下一股股的袭击着他的大脑,腐臭成了恶臭!黑暗中小朱向前摸索了十几米,在一个搅拌机跟前停住了。“没错,味道就是从这传出来的”小朱自言自语道。他拨开了挡在搅拌机口处的泡沫板,顿时一股干烈的腥臭味扑面而来,呛的小朱睁不开眼睛………他急忙后退几步,光线太暗了,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小朱急忙跑回工棚在枕头底下摸出了一个手电筒,又匆匆返回那个搅拌机,当他捏着鼻子走到搅拌口时,他惊呆了,那搅拌机里正是他那失踪多日的工友,从小腹以下的身体已经绞的粉碎,上半身正漂浮在那堆骨头渣和碎肉之上,血肉模糊,眼睛已经只剩下白眼珠向上狠狠的翻着。

  一声凄惨的尖叫撕破了黑夜的寂静。有几个工友听到了叫声慌忙穿上衣服赶了过来,他们都被眼前这血淋淋的一滩骨肉吓傻了,有的直接跪在地上吐的昏天黑地。小朱想到了工头王鬽,他急忙叫来了王鬽,他本以为这件事王鬽肯定早就知道的,但当他看到王鬽同样吃惊的表情时,又有些迷惑了。

  王鬽转过头,阴沉的脸没有一丝表情,他看了看眼前的这几个工人,从口袋里掏出一沓钞票,给他们每人分了一千……依旧冰冷的说道:“今天这件事我希望你们把嘴巴紧紧的闭住,毕竟这种伤亡事故是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传出去对公司影响不仅恶劣,你们也没什么好处可捞,一条人命而已,你们是聪明人,我想我说的很明白了,好了都回去睡,现场我来处理!”说罢,王鬽向他的办公室走去,几个人看着王鬽的背影呆呆地站在原地,手里捏着钱,王鬽好像背后长了眼睛似的,突然转过头:“你们会把嘴巴闭住的,嘿嘿!”冷不丁丢出这么一句话和一抹令人发寒的笑……

  第二天,那口搅拌机果然没有了,现场收拾的干干净净。小朱忽然觉得王鬽这个人冷静的让人害怕。事情就这样淡忘了…然而厄运却没有就此消失。

  先是架子工老王和小李正扶着脚手架支着模板,忽然两个人同时像发疯一样的哆嗦起来,随后从脚手架上跌落,十几米的高空 ,重重的摔在地上,扬起的尘土弥漫着整个现场。小李是脑袋朝下,脖子由于重挫已经缩进身体里,七窍流血,当场毙命,老王内脏全部破裂,大口的吐着鲜血和粘稠的血块,几分钟后,老王也死去了。经过仔细的检查后发现是一根破了皮的大电缆裸露的部位正好搭在脚手架的钢管上,老王和小李因触电而浑身抽筋,跌落而死。紧接着是电工老周,他钻进压力罐内去焊接头一天晚上没有焊完的焊缝,当焊条闪起火花时,“轰!”的一声,老周只感觉眼前突然一亮,熊熊大火便封住了压力罐的出口,他很快便失去了知觉,当火熄灭的时候,老周已经全身漆黑,工友用绳子套住他的尸体想把他拉出来,但尸体就像焦炭一样在绳子捆绑处突然断开,摔的支离破碎……随后就是升降机司机小杜,他每天清早都是第一个起,然后把升降机从顶层开到一层等候上班的工人,但当他刚刚启动电源时,升降机忽然急速下坠,几秒后重重着陆。当工友发展小杜的尸体时,他的身高矮了整整一大截,脊椎骨粉碎性骨折……接连不断的意外伤亡事故让工人们人心惶惶,工人每天上班都在祈祷着自己的命运。

  此刻,小朱想到了一个令他胆战心惊事情,死去的这些工友,都是那晚搅拌机的目击者……他感觉到很快就轮到他了,小朱无助的呆呆坐在那里,他仿佛嗅到了死神的气味……(未完)

上一篇:我在看着你3
  
下一篇:邂逅(上)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