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邂逅(上)

时间:2020-08-03 17:23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小王最近好像病了,整天都无精打采,蔫啦吧唧的。

  小王也知道这些天,自己的状况有些不正常,因为每到午休的时候,自己就会做一个同样的梦,梦到一个女孩。

  那是一个意外邂逅的女孩,女孩叫琳琳,不过那都是两年前的事。

  最近小王午休都是被手机闹钟或者同事叫醒的,只要一躺下,就好像再也起不来了。

  今天中午,小王又是被同事叫醒的,因为睡觉前定的闹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午夜两点。

  小王摇晃着昏昏沉沉的脑袋,一边用冷水洗脸,一边思考着自己最近的状态。

  自己的这种状态,好像是从公司搬到三山陵园脚下才开始出现的。

  忘了跟大家介绍,小王是一家小型建筑公司员工,主要负责公司的文字材料工作,既要跑工地又要抱着电脑做资料,可以算是半个办公室人员。

  小王的公司办公室也不是很大,两室一厅外加一个单间,属于家庭式的办公场所。

  过完年,公司办公室所在地原租赁合同到期了,公司就搬到了这里。

  至于为什么办公室会选在陵园脚下,谁也说不清楚,据说老板一眼就相中了这里。

  办公室里人并不多,加上老板和老板娘,也不过七个人。

  公司刚搬过来的时候,大家经常调侃说这里的风水好,公司事业会越来越顺,大家也能跟着多挣一点。

  小王不是看风水的,新办公地方的风水好不好,小王不知道。

  但是,有一点小王是知道的,那就是办公室很阴凉,不管外面太阳多大,只要进了办公室就要披上外套,所以办公室里每个人的椅子上都挂着一个备用的外套。

  自从办公室搬到陵园脚下以后,小王午休就没有自己醒过了。

  起初小王以为是工作太累了,有几天他特意让老婆煲了鸡汤,周末也没有加班,但是仍然无济于事。

  有时候,小王不想睡,可是吃饱了往椅子上一靠,脑袋就昏昏沉沉的,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小王洗完脸,脑袋清醒了一些,他看着镜子中的黑眼圈开始发呆。

  镜子中的小王,异常憔悴,洗手间的荧光灯照在小王脸上,小王的脸照在镜子里,有些发青发白。

  又青又白的脸上,黑眼圈格显眼,黑眼圈里是两只无神的黑白眼球,眼球里布满了血丝。

  小王盯着镜子的小王,镜子里的小王也在盯着小王。

  小王没有笑,镜子里的小王突然笑了,毫无血色的嘴唇慢慢咧开,露出森白的牙齿,苍白的脸上挂着阳光的笑,格外的诡异。

  小王吓的向后一仰,脑袋撞到了毛巾支架上,发出“当“的一声响。

  “小王,没事吧”门外传来老板娘的声音。

  “喔,没事”小王揉了眼睛,发现镜子里并无异样,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你最近怎么老不在状态?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老板娘看着揉着脑袋的小王问。

  “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感觉软绵绵的”小王有气无力的答应着。

  “要不,给你放假一天去医院看看吧。”老板娘关心的说。

  “不用了,休息一下就好了”小王回到自己座位,披上外套,深深的坐在椅子里。

  “那好吧,明天有两张工程建安发票,是晋江和惠安的,你跑一下吧,相关资料,稍后我让小唐给你准备好”老板娘说。

  “好”小王应了一声,打开一份工程结算清单开始核算起来。

  老板娘看了看埋头做事的小王,摇摇头,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办公室静悄悄的,只有指尖敲击键盘的声音,隔壁办公室时不时传来一两句说话声,似近似远。

  尽管已经很努力了,小王还是难以集中注意力,屏幕上的文字开始模糊,晃动。

  “见鬼,又想打瞌睡了”小王心里暗暗咒骂了一句,使劲拧了一下胳膊。

  疼痛的感觉,让小王感觉清醒了一些,清醒的感觉却没有持续多久。

  小王又想打瞌睡了,“算了,算了,看看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放松一下"

   小王这样想着,打开了百度,鬼使神差的输入“中国真实灵异事件。”

  北京公交车灵异事件,四川吸血鬼事件,开火车灵异事件……

  看看看着,小王手臂上浮现出一层丰满的鸡皮疙瘩,小王不自觉的紧了紧身上的外套。

  就在浏览网页的时候,小王不经意的点进了一个灵异网站。

  网站的灵异信息很全,有视频,图片和文字,时间从清朝开始一直到最近几天的灵异信息。

  小王顿时来了兴趣,点开了其中的一条“连环碎尸案凶手自杀疑点重重”。

  故事讲的是国内一起血腥的自杀事件,牵涉出的一连串杀人碎尸事件。

  故事中有不少被害者的照片,小王一边看故事一边浏览图片,忽然一张图片引起了小王的注意。

  那是一张被害人被碎尸后的面部特写,小王觉得那张脸有点似曾相识的感觉。

  就在小王放大图片,看清楚以后,险些从椅子上跌了下来。

  图片上果然是一个熟悉的面孔,是琳琳。琳琳的双眼睁的很大,眼神中满是恐惧,嘴巴微微张开,似在说着什么。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小王手忙脚乱的关闭了浏览器,心仍旧跳的很厉害。

  小王从座位上站起来,拿起杯子接了一杯热水,捧在手里。

  小王捧着水杯,水杯很烫,小王也没有松手,他觉得这样心里的恐惧会少一些。

  些许阳光挤过门槛落在门口的大理石地面上,就是些许。

  外面的阳光依然很大,院子里狗直直的躺在阴凉里,张着嘴巴睡着了。

  地面的些许阳光,并不能给办公室带来一点温暖,它们好像已经被这个房间同化了,虽然还是白的,却更像霜。

  小王捧着水杯,背对着电脑屏幕,坐在椅子上,呆呆的望着窗外高架桥上过往的车辆,他想起了她。

  两年前,小王还没到这家公司的时候,在夜场做管理工作,有时候管公主,有时候管少爷,有时候管钱。

  如果你没在夜场工作过,请不要以为在夜场工作的人,都不是什么正经人。

  小王就是一个很正经的人,很正经的人,在一个不是很正经的地方,就会显得很另类。

  所以很多人都私下里叫他王黑炭,也有很多人动了要揍他一顿得念头。

  不过,幸运的是到小王离开夜场时,都没有挨过一顿揍,据说是有朋友帮他压下去了。

  你看,夜场里的是非总是很多,这样一个另类的存在,时间久了,难免会心灰意冷。

  另类的人,也有他的价值,就在小王下决心离开夜场的时候,一个好兄弟的电话,让他暂时压下了这个念头。

  小王需要钱。小王其实不小了,两年前也有二十六了。二十六的男人,在农村已经有两三岁的孩子了。

  二十六岁的小王还是一个人,他有女朋友,但是和女朋友结婚的彩礼钱,对小王来说是一笔天文数字,小王的父母都为小王结婚的事情操碎了心。

  所以,小王需要钱,恰恰这位好兄弟要接的场子,许诺的薪资也让小王心动。

  于是,小王不顾女朋友的反对,又踏入了夜场。

  那是江苏省一个小县城的娱乐场所,小王这一次做的是公主的管理。

  就是在这里,小王认识了琳琳。

  一个想结婚却被钱难住的男人,是很烦闷的。

  一个心情烦闷的男人,工作在一个花天酒地的地方,注定逃不了喝酒的。

  一次下班后的酒场上,小王遇到了琳琳,琳琳坐在小王身边,不停的帮他挡酒。

  小王是琳琳的上级,琳琳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妥。

  小王很感动,喝醉酒的人总是容易感动,凌晨四点人都散场了。

  琳琳扶着摇摇晃晃的小王,上了一辆出租车,一路上小王不停的讲着自己的苦衷。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琳琳睡在小王的边上。

  小王还记得第二天晚上上班时,兄弟那暧昧的眼神,其实小王知道那一晚他们什么都没做。

  小王不想解释,因为说出去没人相信。

  小王不想一个女孩子的清白受自己影响,于是在工作中总是或多或少给她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

  后来,他和她经常出现在一个酒桌上,虽然她经常帮他挡酒,他还是常常喝醉。

  最终,由于一些原因,小王还是离开了那个小县城,回到了他的女朋友身边。

  回来后没几天,她发现了他和她的聊天记录,他们吵了一架,狠狠的吵了一架。

  小王觉得这次真的要结束了,这样也好,自己不要再为巨额的彩礼钱痛苦了,父母也不用为儿子一直成不了家而焦虑了。

  琳琳也是农村姑娘,曾经在小王诉说自己苦衷的时候,琳琳说过“如果,我是你女朋友,我可以什么都不要的嫁给你”。

  小王想知道,琳琳说过的话,是否还算数。

  琳琳说,只要他愿意跟她在一起,她的话就算数。

  小王告诉她,让她等,等事情有个结果,等一方沉不住气说出分手。

上一篇:降头系列之地狱究竟有多远
  
下一篇:鬼尸婆婆【十一】我要教训你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