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阴胎

时间:2020-07-27 18:00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虽有人都说李珍是一个幸福的女人,因为她嫁了一个好老公。李珍的老公叫做王义,王义是一个物流公司的老总,钱不多,几个亿还是有的。李珍和王义是一对贫贱夫妻,两个人从二十岁的时候在老家结的婚,然后就出来闯荡打拼。

  自从王义的事业稳定之后,李珍就在家里做起了全职太太,她还特意的研究了各种的食谱,不论是川菜、湘菜、粤菜,还是英国菜、法国菜、澳洲菜,这位李珍太太都会做上那么几样。就这样,王义被李珍养的白白胖胖的。王义这人也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下了班按时回家,还不忘给老婆带一些小礼物,每天晚上也会与老婆适当的“活动”一下。

  但是就这样在外人眼中的幸福的小夫妻,也有他们烦心的事。原因无他,在于李珍的肚子,王义与李珍二十岁结婚,到了今年已经整整的十一年了。但是二人却一直没有孩子,王义和李珍也一直为此而苦恼着。

  李珍知道,王义这人虽然嘴上不说,但是心里一直为没有一个孩子而不痛快。但是,李珍和王义也去了医院做了很多次检查,结果都是:一切正常,两个人身体都很健康。夫妻二人为此还做过试管婴儿,但是不知为什么,当李珍怀孕一两个月的时候,就会莫名的流产,为了李珍的身体着想,王义就再也不提孩子这事了。

  但是王义不提,不代表李珍不想,在农村,不能生孩子的女人都是会被歧视的,李珍虽然从农村出来十几年了,眼界、见识都长了不少,但是对于孩子这一方面,李珍心里总是感到不舒服。

  这一天,李珍约了几名牌友打麻将来消遣时间,四个女人边打牌边闲聊。一圈下来,李珍的一名牌友张太太突然神秘兮兮的说道:“你们知道吗?最近我通过别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大仙,这位大仙可灵着呢。”李珍听了,笑到:“什么大仙啊,还不都是骗人的。”其他二人也都附和道:“是啊,张姐你可要小心,千万不要上当啊。”“是啊,是啊。张姐,你千万不能大意啊,这年头,骗子的花样可多着呢。”

  见面前的几人不信,张太太立即说道:“这位大仙的确有些本事,你们知道吗?我弟弟的腿不是一直不好嘛,结果找这位大仙一治,现在活蹦乱跳的。”

  李珍听了心里确实有心惊讶,张太太和她私底下关系还不错,所以张太太家里的事情李珍也知道一点。她弟弟名叫张明,是一名退伍军人,据说张明原来在部队是特种兵,再一次执行任务中,腿部中弹,子弹卡在要命的地方,一旦手术,有百分之五十的几率会破坏神经系统,造成瘫痪,所以就没有进行手术,平时走路看不出来,但是以跑起来就一拐一拐的,而且一到阴天下雨的腿就疼得要命。

  这多少医院都没把握的病,结果让一个所谓的“大仙”给解决了,这让李珍在心里确实吃了一惊。

  牌局结束后,李珍悄悄地叫住了张太太。“怎么了,妹子。这么神神秘秘的。”张太太说道。李珍问道:“张姐,你说的那个大仙真的有那么神吗?”张太太说道:“那我还能骗你吗?这是真的,不过我听着大仙说了,他会的这些啊,都是治病救人的法子,别的,他不怎么擅长。你看,我胳膊上的疤痕都是他给消去的。”李珍一看,果然张太太胳膊上有一条很长的一道疤痕,有了很多去疤产品,却还是留下了一丝淡淡的痕迹,而现在整条胳膊却光滑如新,一点痕迹都不见了。

  李珍听后,就说道:“张姐,我也想求一求这位大仙,能不能帮小妹我引荐一下。”张太太看了李珍一眼说道:“还是为了孩子的事?”李珍点了点头。张太太说道:“放心吧,真是交给我了。等你有了孩子,可一定要请我喝酒咯。”“一定一定,麻烦你了,张姐。”李珍说道。

  三天之后,李珍在张太太的带领下,来到了城市郊区的一间公寓楼。李珍看了看周围,感觉阴风阵阵的,不禁打了个哆嗦,说道:“张姐,这大仙就住这种地方啊,看起来怎么有点像贫民区啊。”

  张太太说:“唉,刚开始我也不信,可能有本事的人脾气都有些怪吧。别管这个了,咱们这回来是求子的,一会我带你上去后,就要出来的,大仙不愿意被外人打扰,知道了吗?”李珍说道:“嗯,我知道了,张姐,你在外面等我就好了。”张太太说道:“好了,我们上去吧。”

  李珍随者张太太,走到了二楼的一个房间里敲门进去。只见,房间里只有一张办公桌,一件沙发,沙发前有一个茶几。一个面带阴郁的青年男子在办工桌前喝着茶,张太太上前将来意对青年男子说了之后,就对张太太挥了挥手,张太太就出去了。

  这时,青年男子起身,对李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说道:“请坐,请喝茶。”李珍十分听话的坐了下来。

  可是就在李珍坐下来之后,手刚拿起茶杯的一瞬间,李珍感到十分的疲惫,感觉好累、好累……

  李珍感到自己仿佛陷入了一个温暖的地方,感觉很舒服、十分舒服。渐渐地,李珍听见好像有人在叫自己“妈妈,妈妈……妈妈不要睡,来陪我玩啊……”李珍睁开眼睛,只见自己面前站着一个十分可爱的 ,男孩,白皙的皮肤、大大的眼睛透着一股机灵,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的,十分的诱人。李珍一见到那还就喜欢上了,再起来一看,自己原来在家里呢。

  于是,李珍就牵着男孩的手,在房间里与男孩嬉戏、玩耍,在房前的庭院里散步,在夕阳下陪着男孩荡着秋千唱着歌,欢声笑语让李珍的母爱情怀一时间爆发出来。但是李珍发现男孩的笑容却越发的诡异,渐渐地又一些狰狞……

  看着孩子诡异的笑脸,李珍莫名的有一种心悸的感觉,越看越不对劲,李珍突然的惊醒了,她睁开眼睛一看,此时的自己正在“大师”房间里的软软的沙发上面坐着,手中的茶水还带着余温,没有孩子,没有庭院,没有秋千,也没有那欢声笑语。只有“大仙”一个人一脸笑容的看着自己。

  “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李珍情不自禁的出声问道。

  “夫人,这里没有孩子,你一直坐在这里呢,刚才只是一个关于将来的梦境而已。”坐在办公桌前的大仙一脸神秘说道。

  “梦境?将来?大仙,那是不是说我会有一个孩子。”李珍一脸兴奋地说道。

  “你刚才才不是已经看到了嘛。”大仙一脸神秘的微笑的说道。

  “孩子,孩子,我会有孩子了,”李珍兴奋地不能自已,随即说道:“大仙,我、、我将会有一个孩子,真的非常感谢你,请问我要怎么做呢?”

  大仙说道:“你只需要将这个东西随身佩戴,很快就可以心想事成了。”说着,将以样东西递了过来,李珍接过一看,是一块墨绿色的玉,成核桃大小,扁平,桃心状,拿在手上面还有一丝的温度,玉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流动似的,隐隐的透出一丝光泽,玉的一头穿着一条红线,刚好可以戴在脖子上面。

  李珍脸上带着兴奋地红潮,说道:“大仙,非常感谢你,这是一点心意。”说完,将一张银行卡放在了大仙的办公桌上,大仙微笑着点点头。

  之后,李珍告辞,以张太太一起回去了。

  李珍回到家里,回想着上午的那个梦境,非常兴奋。这时,王义在公司还没回来。李珍准备了一瓶红酒,准备将这个好消息告诉自己的老公。“王义听到这个消息一定会高兴的,他那么喜欢孩子。”李珍想到,她现在已经能够想到,王义听到自己二人将要有孩子这个消息会使有多么的兴奋。“他估计会高兴地跳起来吧。”李珍想到。李珍躺在床上面,想着想着,渐渐地感到一丝困意袭来,好困、好困,李珍就慢慢的睡了过去。

  “妈妈、妈妈”

  李珍好像听到有一个稚嫩的童声在喊着自己,睁眼一看,只见今天上午刚刚讲见的自己的孩子,正在床下看着自己,男孩穿着一条嫩黄色的背带裤子,一件纯白色的衬衫,一头乌黑的头发十分的浓密,鼻梁很挺,红红的嘴唇让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上去咬上一口,一双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十分的可爱。

  “孩子,我的孩子,妈妈好想你啊。”李珍微笑着上前想要抱一抱眼前的男孩。

  可是,孩子却往边上一躲,李珍抱了个空,顿时感到有一丝的失落感。

  “孩子,过来,让妈妈抱抱”李珍向男孩伸出双手,一脸期望的看着男孩。

  可是,男孩却无动于衷,站在那里,李珍十分的不解,于是问道:“孩子你怎么了,我是你的妈妈啊。”

  男孩看了看李珍,对李珍说道:“妈妈,你欢迎我的到来吗?”

  李珍愣住了,但随即说道:“当然了,孩子,妈妈当然欢迎你了,妈妈只是想要你快点到妈妈的身边来啊。”

  男孩雪白的小脸上透出了一丝的红晕,兴奋地说道:“哪怕我为妈妈带来痛苦、困难与灾祸,妈妈也不会嫌弃我吗?”

  李珍不假思索的说道:“怎么会呢?孩子,你的到来,就是妈妈最大的幸福,妈妈会永远爱你的。”

  男孩十分高兴地说道:“太好了,太好了,妈妈我爱你。”

  李珍也十分的高兴,上前一把抱住男孩。男孩的身体十分的柔软,一股孩子身上面特有的清香钻进李珍的鼻孔。李珍十分的高兴,对着男孩粉嫩的脸蛋亲了两口。李珍刚刚想要再看看孩子,可是,她发现男孩的身体竟然渐渐地变淡、变淡,最后竟然消失不见了,就这样的在自己的怀里消失了。

  “孩子,孩子?”李珍大叫着起身,发现自己在自己家的床上躺着。

  “唉,原来又是个梦境。”李珍叹了口气,看开自己想孩子已经快要想的入魔了。

  李珍开了看表,已经 下午五点了,看时间王义也快回来了,李珍慢慢地起身,来到厨房,准备二人的晚餐。王义爱吃牛排,于是李珍就从冰箱里面取出一份上好的牛肉,准备做一道法式牛排。李珍的牛排做的很好,有一次,王义请一位生意上面的朋友来家里吃饭,这位朋友早年在法国留学,也会做一些法国菜,但是在品尝过李珍的法式牛排之后,顿时对李珍的厨艺赞不绝口,一顿家常便饭下来,王义便于这位朋友签订了一份数百万的生意,朋友也十分的爽快,直接给王义让了三成的利润。可见,一份美味的食物,对男人的勾引也是十分的大的。

  由于李珍喜欢安静,也乐于做家务,所以王义就没有请保姆,整个别墅里面此时就只有李珍一个人。王义总是认为这样十分的不安全,而且他也担心李珍自己一个人呆在家里闷得慌,多次说要雇一个人来帮李珍做做家务,聊聊天,整理屋子,做做饭,让李珍不至于太孤单,但是李珍爱安静、喜欢一个人独处,渐渐地王义也就随着李珍,不再提雇保姆的这件事了。整个别墅里面十分的安静,只有李珍切菜的声音。

  但是,过了一会,李珍觉得小腹有一丝的异样,渐渐地就变成了剧痛。“啊、、、、、、、好痛、、、、、、、”李珍痛苦的蹲了下来,剧痛慢慢地侵蚀了李珍的意识,她变蹲为躺,佝偻在厨房的地板上面,“啊、、、、、、、救命、、、、、、救、、、、、、”由于剧烈的疼痛,李珍晕了过去,但是庆幸的是,在李珍晕倒的一刻,她听见了别墅大门开启的声音、、、、、、、、、

  李珍恢复意识的时候,映入眼帘的是医院白色的窗帘,老公王义站在窗户前面,一脸的沉重,不知道在想什么。

  “老公,”李珍想要起身,顿时一股乏力感从四肢传来,“我、、、、我这是怎么了,浑身无力,感觉好像几天没有吃饭的样子。”说着想要举起自己的手,但是费了很大劲也做不到。

  王义一脸关心的过来,说到:“你可不就是没有吃饭嘛,算上今天,你已经昏迷三天了。”说着,将李珍扶了起来,问道:“你怎么样了,感觉那里不舒服?”

  李珍感觉了一下,说到:“还好,只是感觉好饿。”王义笑到:“你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医生说你一切指标正常,他们也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就一直给你挂着营养液,也不敢给你开药什么的。谢天谢地,你总算醒了,你等着,我去给你买些吃的。”

  “嗯,你去吧。”李珍温顺的点了点头。王义见状就开门出去了。

  不一会,王义就带着一份蛋花粥回到了病房,看着王义在病房忙碌的样子,李珍不禁的想起了这几天的梦境。于是,李珍一边喝粥,一边试探的向王义问道:“老公,你说我们要个孩子如何?”

  王义听了李珍的话立即吃了一惊,他看向李珍,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很长一会,确定她是认真的之后说到:“好吧,等你出院之后,我们找一个好一点的大夫看看吧,实在不行就找一家孤儿院收养一个、、、、、、”

  “老公,”还没等王义说完,李振就打断了他,说到:“我不是这个意思,前几天我去见了一个人,人家会一些术法,他说我会有一个孩子,还是一个男孩。还有这几天我做梦都会梦见有一个男孩在向我招手,还在叫我妈妈。”

  王义看了李珍一会,说到:“好了,老婆,你是太累了,喝完粥好好睡一觉,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李珍见状,立即说到:“老公,这是真的,我当时梦见的很真实,是真的,也许是上天要赐给我们一个孩子。”

  王义说到:“好了,老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养好身体出院,想要一个孩子的话,作为母亲没有一个好的身体也是不行的。你说是吧,我亲爱的老婆。”

  李珍听后,想想也对,自己现在最主要的是让身体好起来,顿时一股疲劳感涌了上来,李珍渐渐的睡了过去。

  王义见李珍睡熟了,就慢慢的推出了病房。

  王义出来之后,转身就去找了李振的是私人医生,他想问一问自己的妻子对于孩子的“幻觉”到底是好是坏。但是,医生听过他的问题之后,是这样回答的:“您的妻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幻觉或是梦境,主要是因为一直没有孩子的缘故,最好是让她转移一下注意力,要不然时间长了,非常容易会造成臆想症。”

  王义在听了医生的话之后又问道:“医生,那我的妻子现在身体状况如何?”

  医生回答道:“您妻子的这种状况是我在行医十几年中从所未见的,她的身体没有丝毫的状况,相反的还十分的健康,但是却无缘无故的昏迷三天三夜,这让人十分的不解啊。好在,并没造成太大的影响,想在主要是因为太长时间没有进食,造成的胃部不适,过一段时间就好了。对了,等你妻子醒来之后,带她来做一个检查吧。”“哦哦,好吧。那我先回去了。”王义回答了一句就走了。

  王义本来是准备在病房里在陪李珍一会,但是在公司里的秘书突然来了一个电话,她在电话里告诉王义有一个国外企业里来的访问团,要来谈一谈与王义公司的业务方面的合作,王义无法推脱,于是在医院安排好了一名护工来照顾李珍,自己就急匆匆的回公司去了。

  经过了一次十分舒适的休息之后,李珍感觉自己的状态十分的好,当她睁开眼睛之后,却没有看到王义的身影,只有一名小护士在病房里。

  李珍看向小护士,小护士有十七八岁的样子,貌似是医院里面的实习生,眼睛很大,梳着短发,一副娃娃脸让她看起来十分的清纯。

  小护士见李珍醒了,就说道:“王太太,你好,王先生说他先回公司了,还嘱咐我,如果你醒来的话,请你去做一个全身的检查。”

  李珍听后,看了看外面,天色已经黑了,就对小护士问道:“我睡了多久?”

  “已经有七个多小时了。”小护士回答道。

  “这么久,”李珍又问到:“请问我老公什么时候走的。”

  小护士想了一会,说到:“大约有五个小时了吧,王先生走之前让我来照顾你,王太太你的老公真的很爱你呢。”

  李珍有和小护士闲聊了一会,在小护士的有一边催促下,李珍便起身去妇科做检查。

  于是,在小护士的带领下,李振来到了医院的妇科,做起了全身检查。

  在各种现代化的设备下,各项指标都表明李振的身体十分的健康,就连为李珍检查医生也不由得赞叹道:“如果每个人都有您这样的身体状况,那么我们的医院就不会有病人了。”说来也是,李珍平时也是十分注意保养和锻炼的,用王义的一句话来说:“李珍的时间一半用在脸上,另一半用在身体上。”

  但是,当李珍在检查腹部的时候却出现了一些状况,医生护士之中出现的骚乱让李珍的心紧了起来,虽说,李珍对自己的健康十分的自信,但是在医院这种地方,谁敢保证自己的身体就没有一丝一毫的问题呢?李珍不由得想到:“难道我的身体真的有什么问题?”

  就在李珍的检查结束之后,李珍的私人医生就来到了李珍的面前。他说出了一句让李珍期待了许久,却一直不敢渴望得到的一句话:“恭喜您,太太,您怀孕了。”

  “老公,我怀孕了。”李珍一脸幸福的对着电话说。

  “什么老婆,你说清楚点,你、、、、、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错吧?”电话一旁的王义不刚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一切。

  “老——公——,我——说——我——怀——孕——啦——”李珍十分欣喜地拉着长音说到。

  而另一旁的王义还是不刚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老婆,真的吗?你说我怀孕了、、、额、、、不、、不是、、是你怀孕了?真的?男孩还是女孩?几个月了?孩子健康吗?”王义兴奋地已经语无伦次。

  “真的,当然是真的,医院的检查报告已经出来了,我现在已经怀孕两个月了。老公,你马上要做爸爸了。”李珍在电话的一边说道。

  “好、、好、、好、、”王义连说了三个“好”字,然后对着电话说到:“老婆,你等着我,我很快就去医院看你。”说完就挂掉了电话。

  “急性子。”李珍对着已经被挂掉电话笑骂了一声,然后将手机放到了一边。

  而另一边的王义正在对面前的客户道着歉:“钱先生,真的对不起,我的妻子现在怀孕了,我现在、、、、、、”

  “哦哦哦,王老板,我十分的理解,您去吧,我们的买卖可以明天再谈,顺便替我向您的夫人代好。”好在,这次的客户钱先生十分的通情达理,让王义感到十分的顺心,同时还还在心中决定了在生意上给对方让一部分利润。

  “那好,我让我的秘书去送送您,我先去医院了,再见。”王义匆忙的回答道。

  王义一出公司的大门就直奔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发动车子之后直接选择最短的路线奔向了医院。

  在车上,王义十分努力的压制住自己激动地心情,因为他十分的了解,人在激动的情况下驾驶出事故的几率会很大的。

  但是当王义冷静下来之后,他却发现,自己的车子行驶在自己从未见过的一条公路上面。当王义打算将车子停下来,然后看看周围是什么景色的时候,他发现前面有一个人在想自己的车招手。

  于是,王义放慢车速将车子开到,前面的人前面的时候,王义才看清楚了,招手的认识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孩,长长的秀发,大大的眼睛,瓜子脸,双眼皮,柳叶般的眉毛像一缕青烟在一双大眼睛上面,明亮的双眼如同星星般的闪亮,女孩手拉着一个旅行箱,看起来像是一个大学生的样子。

  “先生,我要去前面的松陵镇,请问你可以带我一程吗?”女孩十分礼貌的问道,甜美的声音让每一雄性动物都无法拒绝。

  但是,王义现在十分担心在医院怀孕的妻子,所以说道:“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去应松医院,你知道在哪里吗?”

  “应松医院?附近好像没有这个医院啊。”女孩回答道。

  王义十分的不解,按理说自己在三元市里面生活了快十年了,虽说一直都是司机开车,自己对附近几条公路不是十分的熟悉,但是也不至于完全是陌生的啊,眼前的景物完全不像是三元市的景象,还有女孩口中的松陵镇,他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地方,顺便王义还看了一眼车上的导航仪,但是导航仪不知什么时候已经黑屏了,不知道是没电了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经过一番考虑后,王义决定将女孩送去前面的松陵镇,一来,自己在这样一个陌生的环境之下,人生地不熟,还不知道如何回三元市,还不如找个有人的地方碰碰运气,二来,可以找个地方修一修导航仪,三来,车子的油量不多了应该找个加油站加加油了。

  所以,王义说道:“姑娘,上车吧,不过,我没有来过这里,还要麻烦你来指下路咯。”

  女孩说道:“没问题,我从小就在松陵镇长大,对这里的道路十分熟悉,您只要开车向前直走,大约十五分钟就可以到了。”

  王义按照女孩的指引下开车,一路上王义在于女孩的闲聊下知道了,女孩名叫乔冰,是一名大二学生,正值大二暑假来回家看望父母。而松陵镇(这个地名王义想了半天也没有听说过,而且在王义的试探下女孩也没有听说过三元市这个地方。)是女孩的家乡,在女孩口中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地方。

  听乔冰说在战争时期的松陵镇,是一座北方的军事重镇,后来听说有一位叫姓郭的将军在这里还打过仗,战争十分的惨烈,血流成河,当时军阀混战,但是郭将军十分的感慨,因为军阀混战,到底也是中国人打中国人,是中国人自己的内耗。于是郭将军在此地的山上面种下了四十万颗松树,用来祭奠双方军队死去的英烈们。后来,抗日战争,日军入侵,准备拿下这座小镇,但是就在日军入侵的第一天,就遭到了强烈的反抗,但是当时东北军已经撤出了东北,小镇附近也没有大批的军队,结果当日军指挥官调查抵抗部队番号的时候,得出的结论竟然是带军的将领,正是在当时已经死去的郭将军。当时的日军指挥官被吓破了胆子,于是下了命令,让全军在撤退,后来镇子里面,就在也没有遭到过日军的入侵。镇子里面的百姓都说,是当年的郭将军种下的松树显灵了,是将士们的英魂击退了日军。于是,镇子里的人们留下了这样一条规矩:不论镇子里的人家有了什么事,婚丧嫁娶,迁房动土,都要去附近的上上面种上几棵松树,以求先人们保佑。

  不一会,王义在着女孩的车子已经驶进了松陵镇的地方,映入王义眼中的是一座大山,大山十分的陡峭,不知为什么,王义总感觉,这座大山十分的像一座巨大的陵墓,山上一片的青松使这座大山保持长年的青翠。

  王义按照乔冰的指导下,开车来到了一家旅店前面,这里,就是乔冰的家了。

  “欢迎来到银婚旅店。”刚下车的乔冰像一只脱了笼子的金丝雀,十分欢快的下了车。

点击全文阅读

上一篇:鬼尸婆婆【十四】十多年的期盼
  
下一篇:第二季:隐藏在深巷中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