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降头系列之地狱究竟有多远(下)

时间:2020-07-29 17:12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 只剩两个了……只剩两个了”小朱颤颤的念叨着。工棚里失去了往日的喧嚣和吵闹,代替欢声笑语的是无尽的沉默,沉默的让人压抑!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普通人的承受能力,谁也没有心情多说一句话了,工人们都感到自己走在了悬崖边缘,命悬一线,巨大的心里阴影和高强度的体力劳动让他们心力交瘁!

  小朱躺在床上慢慢的睡着了,睡梦中他恍惚觉得自己回家了,他推开破旧的门走到里屋,娘蹲在床边呜呜的哭着,哭声像一双有力的手掐扭着他的心脏,那股难受的劲儿从心里直顶上来,瞬间难受的他无法呼吸,鼻子酸酸的,眼泪也扑嗒扑嗒的掉了下来,他走过去跪在娘的跟前关切的问:“娘,您怎么了,您哭什么,告诉儿子,别哭了娘……”。

  奇怪的是,小朱妈妈好像根本无视他的存在,继续趴在那雪白的床铺跟前痛哭着,眼睛肿得像红枣一样。小朱绕到床的另一侧,他想掀开那被褥看看道到底是什么。小朱缓缓的揭开了被单……“啊”!他几乎叫出声来,那张带着已经干掉的血污的惨白的脸正是自己的!那个死掉的自己突然把头转过来,对着自己狡黠的笑着。

  小朱猛地坐起来,浑身湿透了。他喘着粗气擦抚着额头上豆大的汗珠。难道这个梦预示着自己就要死掉了?想到这里小朱毅然决然地决定要离开这个恐怖的地方,他清楚自己不能死,自己还有个可怜的老娘要照顾,绝不能坐以待毙!小朱心里盘算着这两天寻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和理由去找工头王鬽辞职,他想尽可能离开的顺理成章一些,因为他清楚,王鬽是一个极度聪明的魔鬼!

  隔日,大老板李煞来项目视察工作,李煞的名字和他的本人还是有些出入的,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长的眉清目秀,文质彬彬的样子。小朱感觉机会来了,他一定要在今天向李煞提出辞职,尽快离开这个阴险狠毒的工头。

  将近午饭时间时,工地上有人来探班了,是安装工人段大哥年迈的父母,两个老人带着自己做的馒头和咸菜来看自己的儿子。此时段大哥正拴着安全带从楼顶慢慢往下溜着,工友喊道:”喂!!老段,你爹娘来了!”段大哥往下看去,他满脸堆笑的和佝偻的父母打着招呼……突然,安全绳应声断开,段大哥从七八层高处结结实实的摔在混凝土地面上,头盖骨瞬间崩开,脑浆和鲜血沽沽的摊开了一大片。前一秒还好好的,就这样一瞬间死在了父母的面前,他可怜的老爹老娘连哭都没有来得及直接昏厥了………

  工友围住老段的爹娘呼喊着 ,抢救着。工头王鬽急匆匆地走出来大吼道:”干什么!干什么!都聚在一起干什么,快把尸体收拾收拾,抓紧各自去干活,早就给你们灌输安全意识,你们当耳边风,出事了能怨得着谁??快快!

  工人愤恨的看着冷血绝情的王鬽,他们哀嚎着:”我们不要干了,我们要回家………我们要回家”哀嚎声交织成一片,及其惨烈。任凭哪个铁石心肠的人看到都会抹一把眼泪………王鬽瞪着那血红的眼珠大骂:“他妈的不要给老子在这里耍无赖!!!都给我滚去干活,快!”

  “段哥也死了,下一个……就真的是自己了,这鬼地方一刻都不能呆了!”小朱竟然害怕的哭了起来……

  “啪!”一记重重的耳光打在王鬽的脸上,同时也打断了所有人的思绪,工人们齐刷刷看过去……是大老板李煞,他几乎是怒吼着指着王鬽的鼻子骂道:“你就是这么给我管理的吗?你知不知道一个公司的名誉就是被你这种败类给慢慢毁掉的?有什么事情比人命更重要?我不会继续用你这种人渣!!你他妈给我立刻滚蛋!”说罢又重重扇了王鬽一个耳光……

  李煞走到刚刚苏醒的两位老人跟前,扑通一声跪下了,堂堂大老板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哭的像个孩子:“大爷 ,大娘是我公司对不住你们,以后你们就是我的爹娘,我来给你们养老!秘书,秘书,快去拿二十万现金过来先把二老送回去…”

  大伙呆呆的看着这个老板,眼睛里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李煞站了起来对着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工人们义正辞严的说道:“大家听我说,是我疏于管理,让这样可恶的人渣做你们的经理,我对不住大家了!此刻李煞眼圈已经哭的红红的了,他继续说道:“其实我和你们大家伙一样,是穷苦人家出来的孩子,我们大都是单亲家庭或者父母都是穷苦百姓,从小我们就被歧视,我深知你们过的多么苦,之所以我会以这样的制度招工,是因为我知道向我们这样的人,没有人可以依靠,只能靠自己顽强的拼搏,我们这种人像鹰一样独立,像狼一样团结,只有组成一个有鹰一样的能力,和狼一样的团结的团队,我们的事业才会蒸蒸日上!!李煞慷慨激昂的演讲着。

  在场的所有人眼圈都红了,他们被眼前这位老板完全的打动了,热血沸腾的工人重新燃起了熊熊战火,他们高呼着:“老板万岁,老板万岁………!欢呼声久久不息。

  第二天,王鬽果然离开了,换了一个新的工头,从那以后,工地再也没有出过伤亡事故。小朱为自己逃过了一劫感到万分庆幸,他从心底里感激着大老板李煞。

  年味越来越浓了。转眼到了年关了,工人们想到再过几天就可以拿到丰厚的工资和奖励回家孝敬父母,不禁个个喜上眉梢……在临近回家的前一晚,工头走进工棚里,笑容可掬的给大家伙寒暄着,拜着早年,随后,工头切入主题:”实在对不住大家,本来最后一晚大家伙应该高高兴兴暖暖和和的在工棚里度过,但是突然接到老板电话,今晚必须得加个班,赶完最后一点尾巴活,明天一早,老板带着现金来给大家结结工资。”

  本来大伙就对这位可敬的老板万分尊重,加上眼前这位新工头近乎乞求的语气,纷纷爽快的答应了。全体工人有说有笑的来到楼底下搬运着,忙碌着。他们谁也不会想到,可怕的噩梦就在下一刻上演了,楼顶边缘堆放几堆的成捆钢筋同一时间像中邪一样散落下来,密密麻麻的散步开来,为可怜的工人们奏响了死亡交响曲,当他们抬头时已经来不及了,锐利的钢筋瞬间刺穿了他们颅骨,肩膀,从下体穿了出来,他们都没有来得及喊疼,就纷纷倒在血泊里,无一幸免,痛苦的小朱终于明白了这一切……他们眼中的天空变成了腥红色。

  办公室里 桌子上杯盘狼藉,李煞和王鬽推杯换盏,王鬽罪熏熏得说:“哥,还…还是你高,这么简单就收买了人心,让这帮穷鬼帮你白白卖一年的命…哈哈哈,唉,可惜…那次都是因为我让你损失了二十万……李煞缓缓笑道:“二十万?哈哈,那二十万第二天就回来了,那两个老家伙去找他们那个死鬼儿子去了…哈哈哈,,这些穷鬼家里只有些老弱妇孺,拿什么跟我作对?哈哈哈哈………对了王鬽,过了年别忘了抓紧给我招人!你的分红我已经打到你账户了………放心吧哥,你可真高,哈哈哈…………

上一篇:连线阴间(2)
  
下一篇:轮回之天赐良缘与你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