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长篇鬼故事 >

轮回之天赐良缘与你

时间:2020-08-01 17:38 | 栏目:长篇鬼故事 | 点击:

点击全文阅读

  我是一只妖,我是一只狐妖,一只没有肉身的狐妖。

  记不得是多久以前了,他抢走了属于我的一切,我不能原谅他。

  我要跟着他,生生世世,找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我只记得,我是一只狐妖,跟了他两世,我并没有找到任何答案。

  第一世,我外出觅食,遇见了在小溪边玩耍的他。

  无法抹去的悲伤,从内心里迸发出来全部转变成愤怒,一时间,忘记自我。

  我杀了他。

  他还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带着最后看向我却僵硬在脸上的微笑,死了。

  我扒了他的皮,放在小溪里,洗了一遍又一遍。

  我挖出了他的心脏,剁碎。

  直到他的皮洗干净了,心脏也剁得很碎了。

  我用它们来包了饺子。

  煮熟了,吃掉。

  味道很好。

  第二世,我修炼得差不多了,勉强能现身。

  刚出那个我曾经呆了两世的山林,我看见了在山下看书的他,我不打算现在让他死。

  但是,我看见了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女人。

  她缓缓从木屋里走出来,擦了擦他脸上的汗珠。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幸福。

  无法抑制的嫉妒蒙蔽了我的双眼。

  我杀了他和她。

  我扒了他和她的皮,放在小溪里,洗了一遍又一遍。

  我挖出了他和她的心脏,剁碎。

  直到他和她的皮洗干净了,心脏也剁得很碎了。

  我用它们来包了饺子。

  我把用她包的饺子藏了起来。

  我把用他包的饺子,煮熟了,吃掉。

  这次的味道有点酸。

  我的眼泪抑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而我却并没有感到任何悲伤。

  第三世,我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如果再努力,我一定能永久维持人形。

  也许是上天开眼了,我遇见了一个夭折的小女孩,正要下葬。

  看样子也就四五岁。

  等送葬的人走了之后,我附到了小女孩身上。

  终于打算到外面世界去了,千年不见,外面的世界,会是怎样的呢?

  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我看见了很多人,他们都好奇怪。

  他们都看着我,很多人都说着同样的话:这姑娘是拍戏的吧?

  我很害怕,一如千年前的无助与苦恼。

  我慌乱地逃出了人群,跌跌撞撞地到了一个阴森森的小巷子。

  呵呵,我真是没用呢……

  也许,这样的环境才是适合我的吧?

  望着天空,我的泪又一次抑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我好迷茫,我甚至不知道我活着有什么意义……

  我无助地抱着膝盖,把脸深深地埋了进去。

  “你怎么在这里呀?你的爸爸妈妈呢?”

  诶……男孩子的声音……

  我抬起头,看见一个小孩,五六岁的样子,拿着一个圆圆的东西吃。

  我就那么看着,很好奇,看样子很好吃。可是,我用得着吃东西吗?

  突然我的肚子发出 ‘咕咕咕...’的声音,难道我也会饿的吗?

  “你饿坏了吧?喏,这根棒棒糖给你吃啦!我还有很多呢!”小男孩很大方的把那所谓的棒棒糖递给我:“我叫秦华羽,你呢?"

  秦华羽?不可能的,不可能是他……世界这么大,这一定是巧合的。

  “谢谢你,我叫伊。我没有爸爸妈妈.....”我记得母亲说过,如果别人把好的东西和你分享,一定要说谢谢。

  “伊?唔……好奇怪的名字呀!那,交个朋友吧!”秦华羽伸出手,想要拉我起来。

  “朋友,是什么?”

  他笑了笑,说:“朋友呀,朋友就是可以一起玩的呀!”

  连回答的语气也和他一样…….不可能的,呵呵。

  我在心里这样安慰着自己,笑着对他说:“那么,你是我的第一个朋友!”

  “小羽,你在那里干什么呢?妈妈爸爸还以为你走丢了呢!下次可别乱跑了!”华羽正要说什么,被那从另一边进来的所谓的爸爸妈妈打断了。

  他挠了挠头,无奈地说:“这是我朋友,她叫伊,她没有爸爸妈妈,所以……”

  他的妈妈很友好,把我拉起来,拍了拍我身上的尘土,温柔地对我说:“那么,小家伙,以后就住阿姨家里好吗?”

  我点了点头,和他们一起回他们的家。

  华羽的家,很大。

  他的父母不知道是做了些什么,我就成了他们的养女。

  听华羽说,好像和法律有关。

  管他呢。

  我和华羽一起被送去了小学,一个班。

  我们几乎是形影不离,在这个陌生的世界,他就像我的领导老师一样,教我一点一点地去认识这个世界。

  当我不懂一些问题的时候,我问别人,别人会厌恶地看着我,说我是乡巴佬,他们偶尔也会嘲笑我,说我是没有爸爸妈妈的孩子,我就是一个被华羽他们当做奴隶养着的。

  也许是出于失去父母的原因,我很生气,我想要杀了他们,一个也不留活口。

  每次在关键时刻,华羽总会出现在我面前,他会和他们争论,甚至是打架。

  他安慰我,没有什么奴隶的,我们是朋友。

  华羽也会擦掉我脸上的泪珠,告诉我:女孩子不能打架,更不能哭,哭了就不好看了。

  说来也奇怪,明明是死掉了的尸体,在被我利用之后居然有了生命的特征:成长。

  我们一起经过了小学,初中,高中,我们一直都在一个学校一个班。

  正准备步入大学。

  可是我发现,华羽的模样变了,变得越来越像千年前的他……

  还是那样的迷人,触动我的心弦……

  在一个凉爽的夏夜,我们坐在草坪上,静静地看着星星。

  华羽突然转过头,对我说:“伊,从小我就没有朋友,因为和我一起玩耍的朋友都会倒霉,久而久之就没有人愿意和我一起玩了,但自从遇到你之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伊,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好吗?”华羽拉着我的手,我能明显感到我的脸红得发烫,毫无征兆的,毫无征兆的发烫。

  天上的星星更多了,夏夜的风带着薄荷的香气吹过我们的脸颊,黑色的发丝遮住了他俊秀的脸,让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没有说话,他也没再说话,空气就像凝固了一般,静得吓人。

  许是我还惦记着千年前的他吧……可是,那个他不是我的,再也不会是我的……

  很快,开学了。

  我们又一次分在一个班。

  很多天,华羽也没有和我说过什么话,我也没再理他,也许,是尴尬吧。

  今天,天很热,我打算买一杯西瓜冰给他。

  我喝着一杯,拿着一杯打算去找他,刚刚才放学,他应该没走多远。

  ‘啪’的一声,我手上拿着的西瓜冰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我头也没回的跑开了,跑到一个能让我安心的地方。

  也许,我的心也碎了吧?

  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

  又是她,她为什么总是要跟我抢?

  那个女人,三世之前和我抢,不,准确的说,她一直在抢!

  我瘫坐在地上,这里很安静,黑黑的。

  也许这样的坏境才是正真适合我的吧。

  我无助的抱着自己的膝盖。

  望着天空,我明白了一件事:我为什么要心痛?也许他们一直都是原配呢?千年前他们一起杀了我的族人,没有留活口,包括我……

  我如此这般活下来,为的不就是要让他们生生世世不得好活吗?这不再是巧合,华羽就是他!名字一样,身上熟悉的味道……

  难道,这么久了我只是不想承认吗?现在呢……

  呵呵,我真傻。

  他们必须死。

  我杀了她,扒开了她的皮,掏出了她的心脏。

  我没有洗,也没有剁碎。

  回到家,我看见放在桌上的情书,上面写着她的名字。

  华羽走过来,正要解释什么,我打断了他:“明天陪我去山里玩,好吗?”

  他笑着答应了。

  第二天,我带着他,和她的皮与心脏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山林。

  我打算杀了他。

  晚饭的时候,我把上一世藏起来的,用她的肉做成的饺子,煮了喂他吃。

  他看着我,一脸的幸福。

  见他睡得很沉,我把她的皮拿出来,拿到小溪边,洗了一遍又一遍。

  我也把她的心脏剁得很碎,用她的皮来包了饺子。

  第二天早上,我把饺子煮给他吃,他依旧看着我,一脸的幸福。

  他吃完之后,我拔出了刀,他只是笑了笑,眼泪顺着脸颊滑下来。

  不知道是解剖了多久,他还没死,就像他死不了一样。

  他还是笑着看着我。

  不可能的,他不能可能杀不死。

  我疯狂地用刀子扎着他。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我竟然睡着了。

  我感觉有一张暖暖的东西盖在了我身上,很暖和,让我感到很安心,也许是被子吧。

  我做梦了。

  梦里,降妖人向我刺来,我无助地后退着。

  突然,我眼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背影,他救下了我。

  他是降妖人的亲人,他的名字叫做秦华羽。

  他把我拉起来,对我说:“他们总是降妖,可是妖也有感情啊!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你也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那么,让我做你的保镖吧!你跟着我。”

  “保镖,是什么?”

  他笑了笑,说:“保镖呀,保镖就是能保护你的呀!”

  久而久之,我们相爱了。

  但是,他和她有婚约,降妖人之间的婚约。

  她知道了我的族人在哪里,反对我们在一起的两家人自然也就知道了。

  他离开了我,和她在一起了。我看着他们结了婚。

  当我回到家族里的时候,我发现族人都被打回了原形。

  都死了…….

  他们没有皮,没有心脏……

  我疯狂地跑回去,我想要报仇!

  当我回去时,我才得知一个天大的坏消息!

  我家族人的皮和心脏被那对狗男女卖了!

  呵呵……应该会很值钱吧?

  我也发现自己没有了肉身,我也死了?

  但我还有灵魂?

  那个男人,因为利益离开了我。

  突然,整个世界黑了下来,黑黑的,头一次,这样的环境让我感到害怕。

  前面闪过一道光,秦华羽走了过来,笑了笑,想要拉我起来。

  我很迷茫地看着他,眼泪又一次滑落。

  而这次,我的心很痛。

  他笑了,不再是记忆中的那么开朗:“知道为什么你有灵魂吗?伊?”

  我摇了摇头。

  “父母跟我说,只要我离开你并且和她结婚,他们就会放过你们。新婚当天,她看见了在外面默默看着的你,晚婚之后杀了你,这一切被我看见了。你却还是傻傻的在那里哭泣!”他摸了摸我的头,无奈道:“我抱着你的尸体离开了,用自己的命护住了你的灵根。而她……”

  不用他说,我都知道,一定是那个女人去灭了我的族人!

  我看着他,他的身体在变淡,越变越淡……

  我想要抓住他,可是我怎么也抓不住。

  他笑着在我眼前消失了。

  我一直以为,是他和她苟且……

  原来是我错了…….

  为什么不能想开怀呢?

  为什么……..

  这就是我纠结了千年的问题吗?

  这就是我千年的恨吗?

  为什么要逃避呢?

  雨滴打在我身上,我感到生疼。

  醒了,望了望四周。

  这还是那个大山林。

  咦?我身上盖的是?

  这是皮?人皮??

  我赶紧把盖在我身上的皮拿了起来,这绝对不是她的,难道是华羽的?

  不可能,我没有杀他……

  可是,他在哪呢?

  我像丢掉了最重要的东西一样,疯也似的跑回家去。

  华羽的父母哭着告诉我:“华羽死了,裸露着死在了家里!皮和心脏都没有了……谁会这么狠心啊?我们这是做了什么孽?”

  听到这里,我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我想起来了,前天,我看到那封情书之后,杀了他……

  呵呵……

  我跌跌撞撞的回到了那个山林里,那张人皮还在那里,边上摆着一颗心脏。

  天空下起了大雨。

  恰好落的雨,又恰好依偎在一起。

  这样多好,管他世易时移……

  我拿着那张皮,在熟悉的小溪里,一遍又一遍的洗着。

  我把他的心脏,切碎,很碎。

  最后,把用他做的饺子,煮熟。

  就像品尝珍品一般,我慢慢品味着。

  天上的雨依旧下着,这次的饺子,味道,是苦的。

  若此情赋予东流兮,不予逃避,千山万水,因你不过毫厘。

  也不惧风雨……

  披星戴月未曾唏嘘,此情不渝。

  难得入迷,天赐良缘与你……

  天赐良缘与你……

点击全文阅读

上一篇:降头系列之地狱究竟有多远(下)
  
下一篇:和鬼结婚1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