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饿死鬼

时间:2020-07-26 17:32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你相信轮回么?常言道前生积什么因,后世便有什么果。前世如果因贪图钱财而死,死前知道悔过,来生便成了知足常乐之人,前世因色而死,来生便成了不近男女之事之人。前世,是饿死的,来生便极度的贪吃。总之,今生来世,种何因,便得何果。

  王东是一个网络卖家,而且他的店铺特别符合他的本质——零食。不得不说王东天生是个吃货,整个l市的饭店基本上他都吃了一遍,当然,这种吃法也促成了他的一个特点,那就是胖。因为他的这个特点,朋友们都称之为王胖子(不是曹胖子啊,嘻嘻,看过我的故事的都知道曹胖子这么一个人)。

  “王胖子,改天请你吃饭,就算谢谢你。”电话那边胡康的声音显得很猥琐。“多大个事,请吃饭就这么定了啊,地方我选。”王胖子点了点头,大大咧咧地说到。

  胡康和王胖子是一对黄金搭档,从上学的时候两个人一起捣蛋,再到毕业后两人一起造假。三年前胡康开了一个小的食杂店,而王胖子则是刚好开了一个网店。两人一下子又成了黄金搭档,胡康店里卖不出去过期的小零食,在王胖子这全部笑纳,之后修改日期低价卖出,两人分赃。当然,王胖子不会傻到不检查食品的变质程度,对于没办法“补救”的,他自然不会处理。

  王胖子哼着小曲走到楼下,对面何记包子铺的包子可是一绝,刚好今天心情好,索性去吃二斤包子,再来上一大碗粥。刚出门,曹胖子就看到对面的包子铺被贴了一个大大的封条,问过旁边涮串摊的老大爷才知道他们家因为用病牛肉被查封了。

  “妈的,黑心商人!”说完,曹胖子狠狠地踹了一下门,悻悻地走开了。正在琢磨吃什么的时候,一只干枯的手伸到了他的面前。“鬼计餐厅,欢迎您的光临。”一个苍老的声音加上一只干枯的手着实吓了王胖子一跳。

  “这什么啊!”王胖子被那只长满瘢痕的老手吓得一哆嗦,那瘢痕怎么都让人感到不自然。“鬼计餐厅,开张大吉,所有菜品特价,味道保证。”说完,那张单子到了王胖子手中。

  “这,竟然有我爱吃的排骨。”王胖子不禁咽了口口水。“年轻人,我们还有更多的菜品没有打上,基本上你想吃什么,我们就能做什么,我们这还有外卖盒饭,您看?”说完,那老人家打开了自行车后面的大箱子,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满了盒饭。

  “不了,我……”王胖子把冬瓜大的头摇的和流星锤一样,毕竟他都想好要去吃周记的老鸭粉。可还没等他说完话,那诱人的香气就已经让王胖子走不动路了。

  “你这……怎么卖?”王胖子流着口水问。“不贵,七元一盒。”说完,那老头拿出了一盒来,一瞬间,王胖子感到饿得发慌。“先来一盒尝尝。”王胖子眼睛直直地看着那盒饭。

  回到家的王胖子脸手都没洗就打开了饭盒,一瞬间排骨的香味涌了出来。“我擦,我最喜欢的……”王胖子似乎不能自控一样,没等自己说完便张口咬了过去。结果可想而知,王胖子恨不得连盒子一起吃光。

  王胖子发疯似的找那张单子,终于,鞋架旁边,他找到了因为太过着急吃饭而落下的单子。

  “河东大学南走一百米,鬼计饭店。”王胖子看着宣传单上的菜品。奇怪的是并没有联系电话,“真是失败的广告单,还好有地址,这河东大学之前不是一个坟地么,这名字,起得还真不错。”王胖子看着上面的地址便掏出了电话。

  “喂,康子,你不是说要请我吃饭么。”王胖子打开了门。“对啊,只要你王胖子一句话……”没等胡康说完,王胖子就说:“那就明天,鬼计饭店,我新找到一家。”“你这胖子就知道吃,我真怀疑你是不是饿死鬼托生。”胡康抱怨道。“正好你还有车,明天关门来接我。”说完,王胖子已经走在了大街上。“行了,刚刚我吃的那份饭没吃饱,出来再买点吃的。”说完,两人挂了电话。

  走在街上的王胖子看到什么都没了食欲,他还在念念不忘鬼计的排骨。王胖子一直逛到了下午也没想好吃什么,要不是最后饿到半死他也不会选择去周记的老鸭粉。

  直到晚上,这家伙还在床上辗转反侧,为了那的排骨抓心挠肝。

  终于挨到了第二天,一早王胖子便给胡康打了电话,胡康一边埋怨时间太早一边说有事晚上再去。

  “我说,究竟是什么饭店啊,能让你个吃货这么上心?”胡康一边开车一边说到。“别管了,开车就是。”王胖子一直在想这饭店的事,连说话都懒得说。“不是,你从哪找到的这么一家鬼店啊?位置这么鬼,名字也这么鬼。”胡康继续追问。“到了你就知道了。”王胖子一反常态地不愿意搭理别人。

  “到了,是这吧?我去,这什么时候多了一个这么大的饭店?”胡康纳闷地盯着眼前豪华的中式餐馆。 王胖子并没有理会他的话,下车后直直地走了过去,胡康只得快速下车跟了上去。

  “你要干嘛?饿死鬼托生?”胡康把手搭在了王胖子的肩上。“两位先生,欢迎光临。”一个苍老的声音吓了胡康一跳,然而,平时一向胆小的王胖子并没有任何事情。

  此时的王胖子坐了下来,而胡康则是观察着周围的一切。果然是大饭店啊,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坐满大厅。服务员上菜的节奏也如流水席一般一直不间断,此时的王胖子已经开始点菜。

  “小朋友,你好啊。”胡康见王胖子并不理他,便开始和不知什么时候站到身边的一个小朋友聊了起来。那个小男孩粉红的小脸甚是可爱,只不过令人奇怪的是他的穿着却是一件红色的小肚兜,可能会父母为了衬托出孩子白嫩的皮肤吧。“对不起,这是我孙子,乱跑。”说完,那个老头便把孩子带回了后厨。

  菜刚上来,王胖子便吃了起来,胡康好奇地看了看也低头便吃。这餐馆的中餐简直没法形容,此时的两人已经顾不得抬头,整个餐桌只能听见两人大口的咀嚼声。

  “唉,菜不够了啊。”老头叹了口气。之后后厨便出来五六个人直接把胡康抬了起来,任凭胡康如何挣扎也没有作用,而一旁的王胖子此时还在低头疯狂地吃……

  顷刻间,胡康的惨叫声传遍了整个餐馆,而此时的王胖子却没有停止吃的动作。直到最后,王胖子吃到昏厥,在餐桌上不停地抽搐……

  “哈哈,开饭了,你们这群小饿死鬼。”那个老头举起了手,他手上的斑驳是那么的明显。

  只见一群穿红肚兜的小孩从后厨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他们粉嫩的小脸真是让人忍不住想亲一口。只见他们全部冲向了桌子上抽搐王胖子,微笑着撕开了王胖子那肥大的肚子和胸腔,之后同样微笑着掏出内脏,微笑地吃了起来……

  “哈哈哈哈,慢慢吃,记得留点,给下一个客户吃的。”那老头捋了捋下巴上的胡子,他手上的斑驳在灯光下显得那么明显,那分明是——尸斑……

上一篇:葬生花落
  
下一篇:殡仪馆守门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