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圣诞节游戏

时间:2020-07-27 18:01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不要在圣诞节玩游戏。”这个是姐姐给芳芳的最后嘱咐。

  芳芳神情略显疲惫,她把一瓶牛奶倒进碗里端放在了墓碑前道:“姐姐,我做到了,再也不玩游戏了。”

  抬头望向蓝天,思绪慢慢飘回到了2年前。

  5个十来岁的女孩子嘻嘻哈哈的走进一家商场,开始精心挑选着准备给圣诞节装饰的东西,其中不缺乏铃铛跟糖果。

  “哇!我要挂个人头上去。”几个女孩子中,一个女孩绑着长长的马尾,一下子跳到她们的前头,双手叉腰,一副势在必行的架势,这个女的便是游戏狂魔芳芳了。无游戏不人生的她,有游戏的地方绝对缺少不了她的身影。这不,为了大家在一起度过圣诞节,好不容易把她从游戏的深渊中给拔了出来,强迫她一起选购材料。

  “在圣诞树上放人头,亏你想的出这么恐怖的事情,我可不要。”一听到,当中一个女的笑的比哭还难看。

  “你想到哪里去了,又不是要搞个活的人头。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人头可以自己做嘛!”姐妹中的有赞同也有拒绝的,不过最终多数服从少数,芳芳的建议取得上风,如她所愿的在圣诞节那天举办一个敲人头的游戏。

  这个特别的游戏是芳芳自己想象出来的,没有谁教过她怎么做,一有空余时间,她就会在网络上找些寻找恐怖的游戏,例如笔仙,碟仙之类的。

  她心想着,这一切的鬼神东西不都是人造出来的,那自己玩玩应该也无关紧要。但是她没有想到确实是有些人请来了“好兄弟”就开始神经不正常了,尽管对这个事情怀有很大的疑惑,但是她还是觉得这些事情不可信,始终要尝试。因为她始终不相信,她只相信科学。

  但是她万万没有想到,世上,确实有存在就连科学也解释不了的事。

  一入冬,温度一下子变得天寒地冻的,让人冷的直哆嗦。

  芳芳姐妹淘几个人坐上一棵圣诞树边上,上面挂满大大小小的装饰品,颇为壮观。炉火在室内中散发着暖暖的温度。屋里的每个人都穿着一件单薄的上衣,在炉火的烘烤下,呆在室内的几个人根本一点都不冷。

  “来吧!许愿吧。”

  “哎哎哎!等等,等等,我要挂个人头上去。”芳芳拿来事先自己炮制好的一个其丑无比的人头。

  人头是用一张白布制成的,里面放着不少的零零散散的废纸,在包裹成一个圆形的外表上。芳芳拿着一只油性笔在面上画上了眼睛,耳朵,嘴巴和鼻子。从画出的来看,不得不说,如果芳芳的绘画有人教的话,那他老师还真会被她的活活气死的。

  画的眼睛不像眼睛,鼻子不像鼻子了,一眼看过去,活脱脱的就是一个四不像。四不像也就算了,芳芳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束假发,给那个四不像带上后。简直就是一个巫婆的头像。

  芳芳不管姐妹淘的抗议,就是要让她们在人头像面前许愿。这个是她自己想的,只要集够了5个希望人头像复活的愿望,人头像就会活了过来。怕不成真,芳芳还将自己想的游戏规则,用圆珠笔写在纸上,然后地上自己的一滴血。在她看来,这样就相当于自己已经跟恶魔签下了契约,并且在纸张上承若道:“只要游戏成功,愿意献上一个活人为祭品。”到底能不能成真,芳芳也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她自己心里压根就没有想过这个游戏会成真。

  当她们无奈的在芳芳的强迫下刚要许下最后一个愿望时,芳芳的姐姐花梨出现在客厅了。

  她身上穿着一件羽绒服,上面已经被融化了的雪浸湿了。看她样子是刚刚从外面回来,大家都很有礼貌的跟花梨打了声招呼,她微笑的回应了一下。之后芳芳,那表情,一脸不屑的。姐妹两的感情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她看到芳芳又在玩,脸色就变了。立刻上前阻止了他们继续把游戏玩下去。芳芳一点也不把自己的姐姐看在眼里,一把推开上前阻止的雪梨。可能用力过猛,雪梨的整个人失去平衡差点撞到了桌角边,看的在场的各位的冒了一身冷汗的。

  芳芳不理会她,她永远也忘不了雪梨当初把她最喜欢的小狗送走。从那以后她们两个人的感情就开始破裂,芳芳也不在喊她姐,有什么事情都是喂喂喂的叫着的。

  她丢了摔倒在地上花梨的一记白眼,转身继续让自己的姐妹许愿。

  花梨会这么阻止也是有原因的,她曾经就看过比自己高一届的几个师姐为了消磨时间在宿舍里玩起了碟仙,其中一个人闲着无聊,也不先讲明直接离开了碟子。那时候雪梨刚好住在她们的宿舍隔壁,半夜就听到几个师姐的惊叫声。跑过去一看,问了一早围在宿舍门口的“好奇宝宝”才知道。是那个最先放开触碰在碟子上的手指的一个师姐穿上红衣服踏上了阳台准备纵身而下,好在阳台上是有围着栏杆的,才没导致悲剧的发生。

  花梨也是担心自己的妹妹因为一直糊涂而铸成大错,但是自己的妹妹怎么也不肯领情。

  在最后一个姐妹淘许完愿过后,花梨明显的感觉到挂在圣诞树上的人头像动了一下,花梨的脸刷的一下子全白了。她看了坐在圣诞树下芳芳几个人,还沉溺在期待的深渊中,殊不知危险正一步步的朝她们靠近。

  挂在树上的头像突然挣脱开了束缚滚落到了地上,芳芳疑惑的抱起头像时,花梨的阻止已经太晚了。本来画着闭着眼的人头突然睁开了眼睛,裂开的血盆大口跟一个无尽的深渊,一口就要把芳芳给吞进去。

  芳芳都来不及反应,其他姐妹几个脸都绿了,惊叫的跑开。剩下芳芳抱着人头,甩也甩不掉的。好想手顿时跟人头融为了一体。

  花梨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她快速的从芳芳的姐妹淘里了解了,这个游戏的规则。心一横,她心平气和的走到芳芳的面前,跟她一起捧住了芳芳手上的人头像,还是跟以前一样温和的语气:“记得,以后不要再玩这种游戏了。姐姐不在你身边了,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愿奉上我的生命,换取你永世的沉睡。”对着芳芳人头像的脸瞬间转向了花梨,一瞬间,花梨仅仅在3秒内,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里,而刚才还是活灵活现的人头像一下子好像丢掉了生命般,如一个木偶静静的躺在地上。

  此刻的芳芳早已是泪流满面,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只可惜,她的后悔已经换不来了姐姐的生命。

上一篇:镜中姐妹情
  
下一篇:童咒Ⅰ 死去的同伴回来了!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