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诡影子

时间:2020-07-29 17:22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他有一个很要好的朋友,只是,他的朋友与其他人有点不一样。

  有时候与他等高,有时候比他高,有时候却比他矮。

  旁人笑着说:那是你的影子。

  他却直着脖子固执的说:那就是我的好朋友。

  也就从那时开始,他的行为变得匪夷所思。

  若无旁人的与隔壁的影子谈笑风生,吃饭的时候多准备一双筷子,一个碗,即使每次饭后碗里饭菜不减还是一如既往的给“他”夹菜。

  上学的时候旁边总是留个空位,若有人经过,他总是尖声叫道:别踩着我的朋友了。

  这时人们会震惊的发现,他所谓的朋友,仅仅是一个黑漆嘛啦的不会说话的,只会学着主人的举手投足而行动的影子。

  怪胎!

  这是人们给他的评价。

  可他依然安之若素,不以为然。

  “你别再和我说话了,这样你会永远失去很多很多好朋友的。”影子的声音显得有些忧伤,郁郁不乐的对它的好朋友说。

  “我才不管其他人的想法,你就是我的好朋友,他们太笨了,竟然不知道其实一直对他不离不弃的只有影子。”

  他举起手,向影子做了个潇洒的手势,影子也学着他举起手,向他也做了个潇洒的手势。

  “你今年暑假回家吗?”影子突然问。

  “……”他眼神闪缩了下,假装听不见。

  “你今年暑假回家吗?”影子不甘心,又问。

  “嗯……这个……要看……妈妈的……意思……”他支支吾吾的扭捏着身子,似乎是想搪塞过去。

  “你好像很怕回家。”影子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奇怪,就像是糖水里突然加了一大勺的盐,与往常甜甜的语调完全变了味。

  “哪……哪里……哎呀,你好烦……”这是他第一次对他最忠诚的好朋友发脾气,怒气来的突然,让影子措手不及。

  他不想回乡下。

  可惜,幻想永远总是美好的,妈妈的出现彻底破灭了他的不情愿。

  “妈妈,必须要回吗?”他不甘心的问,余眼斜了下影子,心里突然打鼓似的“嘭嘭”直跳。

  “是的,我的孩子。”妈妈斩钉截铁的道,“而且是必须,因为奶奶很想你了。”

  长途的舟车使得他心身都疲惫不堪,可不知为何,呆在妈妈身边的他,眼睛硬是睁得大大的,强迫自己抛开疲惫,努力的撑着脑袋看着外面的风景。

  “累就睡会儿吧。”妈妈心疼的抚摸着他柔软的短发轻声道。

  “累就睡会儿吧。”影子也轻轻的触碰着他的小脸颊,温声道。

  “不,我不累,我真的不累。”他使劲的晃了晃脑袋,冲着影子绽放出一个甜美的笑容,“真的。”

  妈妈看着他,又看了看学着他的影子,眼神复杂的转回身子不再说话。

  终于到了乡下。

  下车的时候,他晃了晃身子,精神有些恍惚,睡意尤其的明显。

  “我不累。”

  没等妈妈说话,他已经脱口而出,“真的。”睁大有些许血丝的眼睛,企图让他的妈妈相信。

  “我的乖孙长大了。”步履蹒跚的奶奶听见自家孙子回来的消息,高兴得脸上的皱纹都出现了多条深深的沟痕。

  “奶奶。”他也抱住了他亲爱的奶奶,“我不累。”

  他不停的重复着这三个字。

  “奶奶知道。”奶奶慈爱的揉了揉乖孙子的头发,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让他看不见她眼里的忧伤,“奶奶知道……睡吧……我的乖孙子……”

  在缓慢而又温暖的呢喃声中,他终于合上了沉重的眼皮,微笑的进入了梦乡。

  “妈妈(配偶的母亲),不能放他走!”妈妈紧张的抱过他的儿子,焦急的道,“绝对不可以,他走了,孩子会伤心的。”

  奶奶叹息着,不言不语,混浊的老眼是满满的无奈。

  影子脱离了他的身体,飘飘荡荡的不知去了何处,可脑子里总是有一片奇怪的景象闪现。

  其乐融融的一家五口围在大圆桌上兴高采烈的吃饭。

  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笑容满面的爸爸妈妈,还有一个撒娇着不愿意吃青菜的小男孩。

  奇怪,为何那男孩的脸看起来如此面善?

  影子是没有知觉的,可现在它的心却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地揪起来,痛似钻心。

  青砖砌成的两层楼此刻就在影子的面前,大门仿佛有着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影子情不自禁的飘了进去。

  “汪汪!汪?”家里的看门狗明显是看见了影子,可它的叫声听起来很迟疑,甚至是疑惑。

  好像是认识它。

  影子轻车熟路的飘进了客厅,里面的摆设,有着熟悉的味道。

  为何?

  为何?

  房里传出低低的哭泣,那是一个女人的哭声。

  是谁?

  是谁?

  影子呆住了,因为那哭泣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脑海中突然闪现的那一家五口中的女人。

  再往旁边望去。

  一个脸色苍白的男孩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的躺在床上,他的皮肤很白,很白,与影子的黑有着分外的反差。

  奇怪……

  好熟悉的脸……

  “孩子……我的孩子……究竟是哪个狠心人将你的魂带走了?苍天啊,求求你,还我儿子吧……”

  女人悲痛欲绝的哭泣,影子也心有灵犀般的情不自禁的落下了浑黑浑黑的泪水。

  它伸出小手,想替女人拭擦,却无论如何也办不到。

  “孩子……我的孩子呀……你快回来呀……”撕裂了似的嗓音沙哑的厉害,哪怕是最狠心的人听了也无不动容。

  突然,女人眼睛一亮,尖声大叫:“孩子,你回来了吗?妈妈知道是你,一定是你,别跟妈妈玩捉迷藏了,快过来让妈妈见一下你好吗?六十天了,六十天了,医生说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植物人了,可妈妈不信,妈妈知道,你一定会来找我的……孩子……孩子!!”

  感觉到影子存在的妈妈疯了似的伸出手四处寻觅,只希望快点见到心心念念的人儿。

  影子在一旁呆呆的看着女人疯狂的行为,脑子炸裂般的疼痛,突然,它浑浊的记忆,如拨开浓雾一般,刹那的变得清晰起来了。

  妈妈有些老茧的手……妈妈白皙的脸……妈妈那块总是洗也洗不干净的围裙……妈妈常年套在脚上的已经很脏了的布鞋……

  妈妈……原来她是我妈妈……

  床上的男孩也就在影子想起了一切的时候仿佛磁铁一般的吸引着它,两者合二为一的时候,男孩的眼皮慢慢睁开了,他张开干裂的唇,轻轻的喊了句:妈妈……

  “妈妈,妈妈,我的影子,我的影子呢?我要影子!!”他睡醒后,发现自己的影子不再能与自己对话,急得当场就地打滚以求达到目的。

  妈妈也期盼的看着奶奶,只是却不敢说什么。

  “孩子,他不是影子,他是你乡下最好的朋友,奶奶之前太宠溺你了,一时糊涂竟然用了‘离魂大法’让他变成了日夜跟随你的影子。后来,奶奶去了你朋友的家,才发现自己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你知道他的家,他在的时候,是多幸福的家庭吗?”奶奶用袖子擦了擦眼角的泪水,“还有你,儿媳妇,别再娇宠你儿子了,你会害了他的。”

  妈妈惭愧的低下了头,看着她的儿子。

  而他似懂非懂的抬起头,试探性的问奶奶:“那……我现在可以去找他玩吗?”

  在得到奶奶的首肯后,他飞快的向他最好的朋友的家跑去,这回,他懂得怎样对待好友了……

上一篇:一直跟着自己的鬼
  
下一篇:莫上颜如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