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莫上颜如玉

时间:2020-07-30 22:55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宋书生每天他都会捧着一本书独自的读着:“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在他的心里黄金屋和颜如玉一定会出现在他的面前。

  宋书生江南人士,住在竹林里的一处竹屋里,父母早逝家中除了他就没有人,家里虽穷但勉强还是能过的下去,每天除了读书以外,他还会拿一些自己做的字画去集市上卖掉好挣点钱糊口,再不然就是和几个熟识的穷书生一起吟诗作对。

  他每天读的最多的一句诗句就是“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和他一起的几个书生总是笑话他整天就知道白日做梦,黄金屋和颜如玉不过是书上写写摆了,哪能当真?若真的想要黄金屋和颜如玉不如努力些考上状元郎,再找个权高位重人家的女子娶了不就有了。

  对于朋友笑话的这些他毫不在意,虽然在乡试里面他是中了举人,可是对于京城考状元,他已经考了三次了,每次都没考中,所以他失望了不在去考状元整天对着书做伴。

  这天宋书生从街上回来的时候不小心撞到一个算命的瞎子,他连忙赔礼道歉,瞎子也不计较只是摸了一下宋书生的手说:“年轻人老头子给你一个忠告你要牢牢地记得,莫上颜如玉,否则谁也救不了你,好自为之吧!”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宋书生有些不解的看着瞎子慢慢走远,心想着若真的有颜如玉他宁愿死在颜如玉下,也不要像现在这样穷的连媳妇都娶不起,于是宋书生忘掉算命瞎子给他的忠告。

  晚上宋书生又像往常一样拿着书,坐在书按上读书,烛光在空气中一跳一跳的就好像一个美丽的精灵在跳舞似的。

  盛夏的夜晚总是燥热的让人无法安心,竹林外的知了不停的欢唱着,就连小小的蚊子都在宋书生的耳边“嗡嗡”的乱叫,宋书生烦躁的用书拍打着围绕他耳边想要品尝美味佳肴的蚊子。

  无心看书的他放下书来,走出屋外想要让外面风吹走他身上燥热之气,山间的萤火虫一闪一闪的,犹如身在世外桃源般。

  宋书生唉声叹气的看着一闪一闪的萤火虫,人人都说书中有黄金屋和颜如玉,可是他看了十几年的书了,别说黄金了就连银子都没见过,科举每四年才举行一次,他都已经连考三次了,每次都是名落孙山,何时他才能拥有黄金屋和颜如玉呢?若此刻能让他拥有黄金屋和颜如玉他死也愿意。

  在外面呆的有些久了,觉得困乏了,于是他转身回屋,转过身之后他突然惊呆了,自己的屋子泛着金闪闪金黄的屋子,门里面站着一位阿诺多姿,国色天香的美女。

  女人步履轻盈,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般走到宋书生的面前福了福身子微笑的看着宋书生。

  宋书生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女子指了指自己的屋子问:“姑娘你是何人?这是怎么一回事?”

  女子葱玉般的小手轻轻的放在嘴边微微一笑说:“公子莫惊,小女子颜如玉,公子不是一直想要黄金屋吗?呵呵今晚如玉和这间屋子都是你的。”

  宋书生用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很疼不是在做梦,这下他心里高兴死了,谁说黄金屋和颜如玉都是假的,他眼前的不就是真的了吗?

  于是乎宋书生挽着颜如玉进屋去了……

  第二天宋书生一醒来就喊着颜如玉的名字,可是当他看清楚眼前的竹屋时,他才觉得自己真好笑,也许是自己太想要有黄金屋和颜如玉了,所以昨晚的一切不过是自己做梦摆了。

  稍微的收拾了一下宋书生拿着一些字画到街上去了,坐在街上他的思绪飘回到了昨晚上,黄金屋和颜如玉的温柔乡,想着想着宋书生感叹着昨晚上的一切为什么就不是真的呢!

  在街上呆了一整天只卖了两幅字画也就挣了十五文钱,宋书生拿着还没卖掉的字画提着灯笼回家去了,快要到家的时候宋书生看到自己家的方向冒着金光,莫不是着火了?

  心想着他快步的往家走,若是家中被火烧光了,那他可就无家可归了,可当他到家门口时,昨晚上的黄金屋和颜如玉又出现了,宋书生觉得很奇怪白天的时候明明是自己的竹屋,怎么一到晚上就变成黄金屋了?

  于是他问颜如玉这是怎么一回事,颜如玉笑嘻嘻的告诉他,她只是书中的颜如玉白天是不会出线的,只有在晚上的时候才会出来与他相见。

  因为昨晚上宋书生只顾着与颜如玉风流根本就没有仔细去摸自己的屋子,而这会颜如玉为他做面条去了,于是宋书生一会摸摸桌子一会摸摸门,还用牙咬了一下这才确定自己的屋子真的是金子做成的。

  就这样宋书生每天白天的时候都会在屋里睡觉,晚上的时候就会与颜如玉寻欢作乐,偶尔朋友们来找他出去游玩他都拒绝了,久了之后那些书生便不再来找宋书生了。

  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宋书生也有半年的时间没有去集市上,这一天心血来潮的他穿戴整齐的去集市上,可是见到他的人都离他远远的,谁也不愿搭理他,这让宋书生很郁闷,他只不过是半年那下山来了怎么所有的人都不爱搭理自己呢?

  他找到跟他玩的比较好的一朋友,那朋友见到他一脸的害怕,最后朋友给了他一面铜镜让他自己看就走了,看到铜镜中的自己宋书生也着实吓了一跳,半年的时间自己怎么脸色惨白,脸上一点肉都没有,就剩皮包骨了。

  难怪所有的人见到他都躲的远远的,原来现在的自己就像是一只鬼,他跌跌撞撞的回到家中,想不明白自己半年的时间里有吃有喝的怎么会瘦成这样?难道说睡在自己枕边的人是鬼?

  可惜的是他明白的太晚了,当他想要出去为自己寻找庇护的时候颜如玉出现了,她一脸媚相的靠近宋书生问他想要去哪?

  宋书生害怕的向后退,当他退到门边想要跑出去的时候,颜如玉袖子一挥,门被关上了,看着宋书生害怕的眼神她笑了,张开嘴将他最后的精气吸光了。

  屋子里留下颜如玉最后的笑声,和一具被吸干精气的尸体……

上一篇:诡影子
  
下一篇:生命的长度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