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恐怖照片

时间:2020-09-02 14:09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徐永旺是个败家子,吃喝嫖赌抽,样样精通。

  在徐永旺的老爹还活着的时候,徐家也算是有钱的人家,靠着祖上留下来的基业,吃穿不愁。

  那个时候徐永旺也败家,可毕竟有他老爹的管教,他的那些胡作非为也算是有个度。

  自从他老爹生病之后,这小子就开始肆无忌惮,经常夜不归宿,就算偶尔回家一次,也是带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每次回家最主要的任务,就是向他老爹要钱的。

  终于,他老爹忍不住了,对他呵斥了几句,说他是败家子,要把遗产全部的捐出去,一份都不留给他。

  徐永旺一听老爹这句话之后,立刻就愤怒了,恶向胆边生,活活的把他生病的老爹掐死了。

  自从徐永旺把他的老爹掐死之后,所有的财产全都归他一个人支配,这小子的生活彻底的改变了。

  从此过上了花天酒地的生活,在他的身边,总会发现先不同的女人,一天换一个,一个月不带重复的。

  这还不算,他还迷上了赌博,整天泡在赌场里,有的时候,会连着半个月不出赌场的门。

  当然了,没有人能够半个月不睡觉,每当他困了的时候,就会有赌场里的托给他递上一支烟。

  这烟可不是普通的烟,里面是加了白面的,也就是传说之中的毒品。

  仅仅几天的时间,徐永旺就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瘾君子。

  他这样败家,速度是很快的,只逍遥了半年的时间,家里所有的积蓄就全都被他败光了。

  为了继续自己奢靡的生活,他把注意打到了自家的老房子上。

  徐家在清代的时候,出过大官,官至两江总督,权势滔天,因此,老宅子也很大。

  他家的这片老宅子,几乎能达到文化古迹的程度了,这样的老宅子,只要经过一定的宣传,就可以当旅游景点,坐着收门票了。

  可徐永旺赌瘾一发作,哪里顾得上这些啊,在街边打了一条卖房子的小广告。

  别说,他这条广告一打出去,徐家的大门都快被挤破了,来买房子的人络绎不绝。

  最终,徐永旺将自己的老宅子低价卖给了赌场的老板,这样也是为了需求照顾,为了拉关系。

  在徐永旺搬家的那天,赌场的老板找到了他,让他把祖宗祠堂的灵位请出去。

  徐家现在就徐永旺一个后人,所以,必须他亲自动手才可以,别人是帮不上忙的。

  事关祖宗的牌位,这可是件大事,马虎不得,正常的情况之下,想要移动祖宗的牌位,是需要找个出名的阴阳先生查日子,然后斋戒焚香,才可移动。

  可徐永旺哪里管得了这些啊?

  他从赌场出来之后,天已经渐渐的擦黑了,为了尽快的完成移动牌位的任务,也为了更快的回到赌场里逍遥自在,徐永旺居然在自家的祠堂之前点起了一把大火。

  他把祖宗的牌位一个一个的从祠堂里搬出了,扔进了火堆里,这样,速度就快了,他就可以尽快的回到赌场里了。

  徐家以前是大户人家,祠堂里的牌位自然特别多,足足有数百个,这些可都是徐永旺祖宗的牌位,就被他一个一个搬出去,扔到了火堆里。

  虽然他选择的方式很简单,就是搬着牌位出门,将牌位扔到火堆里,按理说,这样的工作不是很费劲。

  可徐永旺的身体已经被酒色掏空了,再加上吸毒,整个人都瘦骨嶙峋,弱不禁风,才搬到一半,就气喘吁吁、头冒虚汗了。

  徐永旺从小娇生惯养,哪里受过这份罪啊,可这个工作是赌场的老板交代下来的,他要是不把祖宗的牌位全都搬出去,赌场的老板一怒之下将他赶出去,他就没得玩了。

  所以,再苦再累,他也得受着。

  于是乎,徐永旺把所有的怨气都撒在了祖宗的牌位上,每搬一个,他都会念着牌位上的名字痛骂一遍,以解心头之恨。

  终于,就剩下最后一个牌位了,这个牌位也是处在最高的位置上,也就是清代当大官的那位祖宗。

  这个牌位与其他的牌位有所不同,这个牌位是镶着金边的,而且,牌位的边上,还摆着一张穿着朝服的黑白照片,虽然照的不是很清晰,可绝对将那位老祖宗的威严显现了出来。

  徐永旺一边顺着梯子往上爬,一边怒骂,将这位老祖宗的祖宗十八代骂了一个遍。

  当他爬上那个牌位前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一脚踩空了,从梯子上掉了下来,结结实实的摔了一个屁墩。

  徐永旺很是疑惑,自己明明看着梯子才下脚的,怎么会踩空了呢?难道是那个老王八蛋在作怪?

  徐永旺生气了,再次往梯子上爬,每爬一步,都念着牌位上的名字,骂一声老王八蛋。

  这次,他爬的特别的小心,直到手里拿上那个镶金边的牌位的时候,才放下心来。

  “呸!你个老王八蛋,小爷因为拿你的牌位居然摔了一跤!”

  徐永旺愤愤不平的对着牌位边上的老照片吐了一口唾沫。

  可他这一口吐沫刚刚吐完,就挨了一个耳光,这个耳光打的很响,也很用力,几乎将徐永旺的牙齿都打掉了。

  最重要的是,徐永旺完全没有看到,这个耳光是谁打的。

  整个祠堂的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是谁打的他耳光呢?

  徐永旺四处看了看,一个人都没有,这个时候徐永旺的心理有些发毛了,难道是鬼?

  就算是鬼,也是自家的祖宗,这些老棒子,死了还作怪,让人不得安生,不但耽搁了小爷赌博享受的时间,还打了小爷一个耳光!

  想到这,徐永旺愤怒了,将那个镶金边的牌位仍在了地上,解开了自己的腰带,对着那个牌位撒了一泡尿。

  然而,他这一泡尿还没有撒完,就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人掐住了,力量很大,掐的他有些喘过气来。

  他努力的扭转脖子,想要看看是谁在掐他,可他的脖子还没有扭转过来,就看到了惊悚的一幕。

  那张老照片居然悬浮在他的面前,而掐住他的胳膊,就是从照片里伸出来的,同时,照片上的那个祖宗的面容很是愤怒,就像要吃了他一般。

  徐永旺现在害怕了,他想跪在地上求饶,求这个老祖宗放过他。

  可是,一切都已经晚了,照片里的人根本就没有要松手的意思,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微弱,大脑越来越迷糊。

  当徐永旺的身体彻底的变成一具尸体的时候,那张老照片也从空中掉了下来,摔碎了。

上一篇:外国男友
  
下一篇:厕所里的绿色人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