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阴气女兵

时间:2020-07-29 17:23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白玉是红四方面军73师165团三营营长,1908年出生在习武世家,自小便爱舞枪弄棒,打猎骑马,练就了一身不凡的武艺,而且19岁那年出到德国留学,汲取了大量文化知识和艺术修养,所以,不到20岁的她看起来亭亭玉立,谈吐儒雅有礼。而且,她从小便听父亲频繁说起:帝国主义列强的坚船利炮把中国欺负得连头都抬不起,因此,年纪轻轻的她也被灌输了一股爱国正义之气。

  1932年,国军大举进犯鄂豫皖苏区,白玉带着红三营与川军精锐第 21师一部展开肉搏战,混战中,白玉把军外套的扣子解开,露出里面的白衬衣,手拿着父亲砍过八国联军的那把马刀左砍右杀,在她身边,倒下了五六名川军的尸体,正当她杀得眼红的时候,旁边的队友曹立秋对她大喊了一句:玉姐,坦克,苏制T-18!!!白玉回头一看:三辆国军坦克一边开着机枪,一边逼近她。此时只听见,川军的师长在坦克炮塔上喊:给我开炮,轰死那个共军营长。此时,一发炮弹在白玉前方四米爆炸,巨大的气浪直接把白玉掀入了白龙河中,白玉随即失去了知觉,朦胧中,苍云岭上仍是血肉横飞。

  深夜不知什么时辰,白玉被冲到河水下游,巨石的拦挡也让白玉醒了过来。她走在阴森的小路上,似乎这条村子是她从未见过的,她又冷又饿,河水沾得湿透的军衣让她瑟瑟发抖,而且左肩和大腿上还有两处汉阳造的弹孔,不一会她就瘫软在地,之后,她看到了前方榕树林有无数的坟墓,大的,小的,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突然,阴风四起,怪笑声不断,在她面前出现了许多女鬼的大头幻象,随即,四个女鬼向她围了过来,在她周围不断转圈,一个个都是脸色苍白,长发披散,血舌齐胸,双手的指甲就如钢针一样,随即,一只女鬼露出了尖锐的獠牙,朝着白玉脖子就是一口,白玉感到鲜血迅速的流失,逐渐昏倒过去。可是,说时迟那时快,吸了白玉的血的那只‘女鬼’开始全身抽搐,周围的青白色的鬼气越来越淡,突然,她的头顶发出闪亮的红光,而且头上的血管被映得一红一闪,‘女鬼’再也忍受不住了,一口黑血吐了出来,身体的皮肤逐渐被黑血覆盖,随着一声爆炸声,‘女鬼’彻底毁灭了...

  剩余的三只女鬼想逃跑,但是从身后发来一阵响亮而苍劲的声音:‘孽畜,哪里跑,天地万物之气,神鬼归我驱使,阴定阳,阳生阴,阴阳之气,除鬼之地,急急如律令,撤......’话语刚落,四道符纸组成一道金光阵,把三个‘女鬼’团团围住,此时,一个穿着青色长袍,左手拿着金钱剑,右手拿着阴龙刀的,满脸络腮胡子的中年道士跃出,嘴里不断的喊:般若波罗密,般若波罗蜜....三女鬼随即被一道红色的八卦光阵覆盖,地上只留下了三道青色的烟。

  道士扶起躺在地上的白玉,一看:糟了,这娃中了黑尸毒,不赶紧解除不行了。登时,道士将白玉盘膝打坐,从自己的右臂割开一道口子,并取出一个粗瓷大碗,盛着鲜血,然后,取出两篇槐树叶,用意念点燃后泡在血里,再用意念点燃驱尸符,一并放在了碗里喂白玉喝了下去,白玉不一会就醒了。问:“你是谁?我这是在哪儿?”

  道士说:“我是住在这马家义庄的燕飞,刚刚你被那只尸妖咬了,中了黑尸毒,是我救了你。”“谢谢。”于是,白玉也把自己的经历告诉了他,道士听后不断称赞:“年纪轻轻的,真是有胆色,中国都成了这样了,像你这样的热血女孩不多了...等等,怎么回事?”道士话语一落,双眼盯上了白玉的伤口,之间,两个牙洞流出紫色的血,“尸妖的毒完全没有对你构成威胁,而且刚刚尸妖也是吸了你的血才死的,怎么回事?”“我自己也不知道,总之,刚才只觉得两股气流在我身上来回冲撞。”道士愈发好奇:“姑娘,你能让我取一点血看看吗?”“没问题”说着,道士在白玉身上轻轻划开了一小道口子,并用柚子叶开了天眼观看,再问:“你可曾记得你出生在哪一天的哪一个时辰吗?”

  “七月十四,子时”“是在什么地方”“乱葬岗,当时我妈妈跟着我爸逃避战乱,就在跑进黑树林乱葬岗的时候肚子疼痛难忍,生下了我,据说,当时我不停地哭,还拿了附近义庄的钟馗像的小香炉装过水给我喝。”“嗯嗯,这没错了,当天正是一年阴气最重的时候,而乱葬岗更是阴气聚集地,鬼门关主要出口,钟馗的香炉水,结合阴年阴月阴时阴地,所以,黑白无常,两大阴帅的真气化在了你的血里,令你百毒不侵,所以,吸了你的血的那个尸妖才会死,而且,你的血可以帮我消灭树妖。”“树妖?”没错,她统领着这树林里所有的妖魔鬼怪,你会来到这里,也是因为她的鬼打墙。”道长把一切都详细的跟白玉说了。

  白玉听到后点点头,“好,为了能找到部队,为了世间不再受到鬼怪的迫害,我跟你一起合作,消灭这只树妖。”道士听到后大喜:“好,二十年来我一直想消灭她,无奈我的法力不够,今天有你帮助,机会一定大大提高。”“想消灭我?做梦!”只见,地下突然伸出无数条碗口粗的树根,不远处,一颗大榕树像火车般撞过来,两人被撞出十几米远,随后,大榕树上现出一个穿着银色旗袍,梳着髻,脸色苍白,嘴唇黑红的窈窕女子,只见那女子双眼冒着绿光,恶狠狠地对着道士说:“臭道士,我到嘴的肉你也敢抢?”“呸,老妖婆,吃人吃的不过瘾,你这手伸的范围越来越大了吧?”

  “少废话,今天我就杀了你,然后再杀了这个有着奇血的女娃,助长我的道行。”“行,先问问我的盘龙剑答应不答应,风雷地动令,斩妖除魔,开路...“道士用剑一辉,剑上冒出金光,砍中了树妖的两条树枝,但是树根随即长上,”大哥,我来帮你“白玉抽出那把冲锋枪,对着榕树根就是一阵狂射,枝干上不断冒出鲜血,” 死丫头,活的不耐烦了”树妖伸出了绵连不断的长舌,缠住了白玉,白玉整个人被托上了半空,接着,几条树根变成利剑状插向白玉,“看剑。”

  枝干被砍断了两根,但还是有一条插中了白玉的右臂,手中的冲锋枪也掉下了地。“你个不要脸的,姑奶奶今天跟你鱼死网破,”说着,白玉用力挣扎着左臂,掏出裤带后面的手雷,再用嘴咬开保险丝,扔进榕树根的底下,“轰”一声,树根被炸出一大摊鲜血,之见,树妖的人体做出十分痛苦的表情,明显受了很大的伤,“丫头小心”道士大喊一声,用盘龙剑砍断即将伸到白玉嘴上的舌头,把她扯回地面,“白玉,你的血”“没问题,白玉拿起道士背后的小刀,割开左臂一道小口子,把血沾到道士的盘龙剑和除妖符上,“众神归空,佛光普照,日月之灵,映照大地,金身不灭,元神出窍。”

  只见道士的剑升上半空,形成一个金剑阵,手中的灵符也变大的像一栋楼房一样,“驱妖除魔,掷...”金剑阵和灵符化作一阵白光,射向榕树根和树妖本身,随着一阵巨响,树妖被火烧死了......“老妖怪,你也有今天,对了,丫头呢?”道士马上扶起白玉,“丫头,丫头,我不准你死,老子可不想欠你的。”道士落泪了,长这么大,这还是他第一次流泪,还是为一个女人。“你吵死了,我只不过想让眼睛休息一会,都被你吵醒了。”道士半哭半笑地说:“你TM吓死我了,我以为你。”“你以为我死了,扯淡,我是谁啊?白狗子还没杀完呢,我哪能死?”两人发出了一阵会心的笑。

  两天之后,白玉伤好了,在青龙村见到了四方面军的总指挥,徐总指挥热情的牵着她的手,说:“白玉同志,能回来太好了,我以为你已经忘了咱们的约定,先走一步了呢?”白玉说:”这怎么可能呢?白狗子还没杀完,阎王爷不肯收啊。”“哈哈哈哈。”此后,白玉便再一次踏上了革命的道路。

上一篇:天使与魔鬼
  
下一篇:异咒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