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短篇鬼故事 >

游泳队之猜测

时间:2020-09-02 14:20 | 栏目:短篇鬼故事 | 点击:

   回到家的佐子健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他怎么也想不起这两只鬼跟他有什么联系,从外形看应该是溺水而死,可能以前也在游泳队待过吧。

  不知不觉地,他的眼皮开始打起了架,当他闭上眼时,无形的黑暗包围了他。

  “哈哈,这里的风景真的很好呀!这个湖水也清澈!”佐子健坐在岸边双脚嬉戏着水面。

  “那是必须的,老李总能找到这么好的地方!”一个穿着泳裤的男子从岸边的木板上跳到了湖里。

  “你说我们永远这样无忧无虑地在一起该多好,忘掉烦恼,忘掉训练,忘掉比赛。”老李惆怅地说。

  佐子健胳膊搭在了老李肩上说:“兄弟,要面对现实,只有比赛拿到好的名次才会有人关注,才会得到教练和老板赏识,才会有钱。”

  老李轻轻“恩”了一声。

  “行了,别惆怅了,往开了想,你爸妈把所有积蓄都供你来训练游泳了,你不得拿到个好名次来回报他们吗?”佐子健继续安慰道。

  这是湖里的男子往他俩身上泼着水,大喊道:“你俩跟个娘们似的在那嘀咕什么呢?快下水,看谁先游到对面,最后一名要请客吃饭哟!”

  佐子健站起来,把老李推下了湖里,笑着说道:“谁怕谁!”

  三人就这样度过了一上午的欢快时光,下午换来的则是一顿臭骂。

  “你们知不知道周日是什么日子?是你们选拔进入种子队的日子,是你们可以抛头露面大显身手的日子,还有闲心出去玩!你们要是选不上让我这张老脸往哪放!”破口大骂的正是他们的教练石中。

  被骂后三人老老实实地待在了泳池里训练,而老李内心堆积的不满终于爆发了。

  “嘿,老李,你在这愣着干嘛呢?赶紧游呀!”洛林笑着说。

  “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怕我真的选不上,那样我就真的无路可走了!”老李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

  “你难过什么,你还不知道石中那个臭嘴?我们俩会一直陪着你的,无论生死!”佐子健游过来安慰他说。

  “无论生死?如果我选不上我一定会选择死来解脱自己,你们会陪我吗?”老李此话一出俩人都默不作声了。

  过了半晌,佐子健笑着说:“我会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说完双手摸着老李低下来的头,老李猛的一抬头,一张腐烂的脸出现在眼前,吓得他连忙往后退。

  后面一只手又拍了他后背一下,一转身又是一张腐烂的脸张着腐臭的嘴说了一句:“你骗人!”

  “啊,我没有!”佐子健说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的冷汗。

  “好真实的梦,我怎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老李?洛林?他们俩是谁?”他自言自语地嘀咕了一句。

  在一间包房里,几个陪唱的女子围在了植野周围,旁边的一个男子一直怂恿他喝酒。

  “不行了,不行了,我下午还想去看看教练去呢。”植野有点迷糊地说。

  “看什么教练,你们俱乐部不是禁赛了吗?你时间不是有的是嘛,非要赶在下午?”那个男子继续怂恿道。

  他突然站了起来说:“你们先喝,我去厕所,那就听你的不去了。”

  说完他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到了厕所门口他还特意抬头看了一眼,这时门框里蔓延出了许多枝条,正在他愣神时,缠住了他。

  “这是什么鬼东西?”说着一头载进了厕所里面,这时大便池的门突然开了,从池子里伸出两只非常长的手臂,慢慢向他靠近。

  “滚开,滚开!”植野大喊着在地上挣扎起来,那两只手抓住他的腿开始往大便池拉去,头先被拉了进去。

  “老弟,你这是什么嗜好?”跟他喝酒的男子走进厕所看到他头埋进了大便池,很诧异地说。

  植野从大便池爬了起来惊恐地说:“刚才这里有两只手把我抓了过来!”

  喝酒男子慢慢靠了过去,探头往大便池的坑里慢慢看去,黑洞洞的里面没有任何动静。

  “兄弟,喝不了也别用这么老套的话骗人好吗?”男子说着便离开了。

  “难道真的是我喝多了吗?”植野摇了摇头说。

  下午正睡得迷迷糊糊的植野被电话铃声吵醒,刚一接对面的银苏就大喊道:“你不知道下午要去看教练吗?你看看都几点了!”

  他这才想起来上午喝酒时说的醉话,赶忙换好了衣服,洗了把脸就冲出了家门。

  到了医院门口,只有银苏一个人现在那,背对着他。

  “大美女,其他人呢?不是说选几个代表过来看教练的吗?”植野笑着说。

  “欧阳他们早就进入了,让我在这等你,怕你找不到房间号。”银苏没好气地说。

  这时在病房里的佐子健正好瞥向窗外,正巧看到他俩在对话,一旁的欧阳看到他很专注地看着外面便问道:“看什么呢,这么专注?”

  他也往外看了一眼,此时银苏正好转身,刚走了一步,从医院楼顶掉下一根钢筋来,竖着从她的头插了进去,一直从屁股穿出来,直接钉到了地上,后面的植野一下子就傻眼了。

  “啊!死人了,死人了!”吓得他直接瘫倒在地。

  “不好!”佐子健说了一句也跑了下去。

  “怎么了这是?”躺在床上的马教练疑惑地问道。

  “没事,淼莎你先看着教练,鲁焱你跟我下去一趟!”说完俩人也跑了下去。

  植野看到佐子健跑了下来,直接爬起来抓着他的胳膊带着哭腔说:“子健,她死了!她死了!”

  “我看到了,你先冷静会儿。”说完他绕着银苏转了一圈,身上并没有什么数字符号。

  “你。。。你在干嘛?”这时缓过神的植野看着佐子健问道。

  “我只是在找个数字,看来我是猜错了。”佐子健摸着下巴说。

  “子健,你快看,她的双手怎么那么的黄?”植野盯着她的双手一看,吓了一跳。

  这时欧阳等人也跑了下来,刚站稳欧阳就看到死去的银苏旁边站着一个男子,他正朝着佐子健笑着。

  “子健。。。鬼!”欧阳惊恐地指着空气说道。

上一篇:致命危险
  
下一篇:墙上红液体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