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灵异鬼故事 >

致命的病毒

时间:2020-08-03 17:27 | 栏目:灵异鬼故事 | 点击:

  阳光明媚,人群拥挤。在热闹的A市有一家咖啡馆里几对友人正在低声的讨论着今天的新闻。

  “你看新闻了吗?昨天晚上发生了一场杀人惨案!”一个身穿职业装的男人抿了一口手里捧着的拿铁说。

  “那个新闻我也看了,我有一个朋友就在现场,听说那场面可恐怖了,一条路上都是半干的鲜血。到处都是人体的器官散落在地上,场面血腥的简直可以与人间地狱相比!”另外一个同样穿着职业装的人低声说道。

  “究竟是谁干的,竟然这么残忍!”

  “谁知道,肯定是一个长期压抑,心理扭曲的变态。”两人一句接着一句。这些话都被背后的一个人收入耳底。他穿着考究的西服。手里的咖啡勺无意识的滑动着杯子里的咖啡。他在等一个人,那个人,是他最爱的妻子。但是,他要和她离婚。理由是……想到离婚的理由,他的眸子暗了几分。

  突然他感到身体里传来剧烈的疼痛感。他的手紧撑着桌子。身体带动着桌子剧烈的颤抖着。桌子抖动的声音引来了一边的服务生的注意。

  他的喉咙深处传出野兽般低吼的声音。在这个充斥着浪漫音乐的咖啡馆里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先生,你没事吧”穿着蕾丝女仆装的服务生有点胆怯的看着眼前这位穿着讲究却行为诡异的男人。

  他丝毫没有理会眼 前可爱的服务生,而是持续不断的低吼着。突然,他的身体剧烈的抽搐了起来。然后猛的一震,便无力的倒在了桌子上。

  “先生?”服务生惊慌的猫着腰用颤抖的手推了推桌子上的男人。身后正在讨论的几人也好奇的望了过来。

  突然,男子猛的抬头,没有眼珠的眼睛吓傻了一旁的几人。他两手抓住服务生的脖子。一口咬住了她的脑袋。

  “啊!”服务生像一头被狼咬住的羊一样惨叫着挣扎着。几人立马惊慌失措的跑开。

  “哇!”

  “死人啦!”

  “救命啊”

  咖啡馆内瞬间炸窝一般的骚乱了起来…………

  一个月前

  徐文像往常一样拎着塑料袋去菜市场帮妻子买菜。突然他看见地上放着一个明显很新的钱包。他想也许是谁不小心丢弃的吧。失主现在肯定很着急,应该捡起来送到警察局还给失主才对。他弯腰捡起了钱包。好奇心使他打开了钱包。瞬间,一股蓝色的烟雾从钱包里涌了出来。快速的钻进他的鼻腔。瘙痒从鼻腔涌入喉咙传达致四肢百骸。

  “你中了我的丧尸毒,很快就会变成丧尸了,哈哈”一个穿着褴褛的乞丐突然出现眼冒精光的看着莫名其妙的徐文。大笑着离开了

  “神经病!”徐文莫名其妙的看着乞丐的背影,把钱包交到了警察局。回了家。

  “怎么回来的这么晚?”温柔的妻子小唯正围着围裙在厨房炒菜。桌子上已经摆满了香气袭人的饭菜。

  “今天捡到了一个钱包,去交给警察了”徐文隐瞒了乞丐的事情。他不想让妻子担忧。

  夜晚,徐文突然感觉到一股难以名状的疼痛,他强忍着不适走进了卫生间。疼痛在一点点加剧……

  那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感,经由鼻腔延伸到四肢百骸。然后,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僵硬了起来。那种没有触觉的感觉让他惊慌失措。他用力的挥动着手臂摔打在坚硬的墙壁上企图能得到一丝痛感,但是没有,他已经失去了知觉。

  他想起乞丐白天所说的话,恐慌占据了他的内心。自己,真的要变成丧尸了吗?他看了一眼熟睡的妻子,恐慌的推开了门。他在空无一人的马路上剧烈的奔跑着,他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他只是无助的奔跑着。

  “跑吧,跑吧。你这样只会加速尸毒的侵袭”白天的乞丐突然出现在徐文的身后。阴沉的大笑着说。

  “你是谁,为什么要害我!”徐文愤怒的大吼。

  “不是你,也会是别人。要怪就怪你不幸运吧,我一定要毁灭世界!”乞丐疯狂的大笑着。徐文愤怒的睁大了双眼,他的眼睛竟然迅速的变成了白色,他快速的冲到乞丐的面前。两手抓住乞丐的肩膀一个用力。只听斯拉一声。乞丐竟被活生生撕成了两半。肠子器官哗啦啦的掉在了地上,血液泼洒在他的身上。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充满了力量,以及毁灭的欲望。他在大街上狂奔着见到人便一口咬了上去。

  天渐渐的亮了,徐文的眼睛回复了正常,他看了看遍地的鲜血。惊恐的逃离了现场。

  小唯大清早一起床,竟然发现自己一向懒床的丈夫竟然不见了。他的手机安静的放在床头。被子是掀开一半的样子。被窝里热气已散。很明显是半夜出去的。小唯不知所措的看着空空的被窝。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犹豫了一下按了接听键。

  “小唯,我在我们经常去的咖啡馆等你。嘟嘟~”电话,挂断了。小唯疑惑的看着手机。心里有一股不详的预感升起。

  等她到了咖啡馆,却看到了不可置信的一幕。她的丈夫徐文一脸鲜血。手里紧紧的抓着一个人的人脑袋嗜血的啃噬着。

  “怎么?会这样?”小唯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突然身后传来咔咔的子弹上膛的声音。小唯回过头看见一群警察正瞄准咖啡馆里的徐文。

  “不要啊!”小唯赶紧跑向咖啡馆里的徐文。门外的警察赶紧放下手中的枪。徐文回头,看见跑向自己的小唯。惊慌充斥着他的眼睛,他扔下手里的头颅从侧门跑了出去。

  夜,太平间里被徐文咬到的尸体安静的躺在白色的床板上。突然,那些尸体发出咔咔的声音。死去的尸体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坐了起来。

  小唯徘徊在灯火通明的街头,她在找她的丈夫徐文。突然,前面出现了一个全身褴褛的女人无意识的游荡在路灯下面,她的衣服破破烂烂的挂在身上,已经不能遮挡她身体的重要部位。一个不怀好意的男人接近了她。揽住了她的腰肢。突然,女人意外的抱住了男人的头。小唯惊恐的看到,女人一脸垂涎的咬上了男人的脖子。血像一条线从女人的嘴角喷了出来。

  “啊!”小唯惊恐的大喊着。声音引起了女人的注意。女人扔掉手上的尸体目标转向了吓傻的小唯。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个人影出现在了小唯的面前,像野兽一样冲女人嘶吼着。女人惊慌的跪下,然后快速的趴着离开了。小唯抬头,看到徐文离去的身影。

  整个警察局的人,全副武装。手中的枪支对准了暴走的丧尸。一批丧尸倒了下去,另外一批又涌了上来。已经有一部分丧尸扑到了警察的眼前大肆的撕咬着。

  “这样没用的,要杀死病毒感染者,也就是他们的首领才行!”突然,一个黄袍道人出现在了警察的后方,指着丧尸群后面的徐文说道。枪,对准了暴露在群众视野中的徐文,这时,小唯出现在了徐文的面前。

  “老公,我们一起死吧”小唯对徐文露出凄惨的笑容,手上的火机点燃了身上浸满汽油的衣服。

  徐文惊诧的看着小唯,迅速变为火人的小唯冲向了没有反应过来的徐文。徐文的眼里涌出了眼泪,伸开双手接住了小唯燃着火焰的身体。俩人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变为丧尸的尸体一个个无力的倒在了地上。幸存的人们呆呆的看着火海中紧紧相拥的两个人影。

  黎明悄悄来临。天,开始亮了。 

上一篇:原来是鬼带路
  
下一篇:找鞋子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