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四先生借魂破奇案

时间:2020-09-07 22:42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四先生有一个朋友,叫“马向天”,为人豪爽磊落,又爱打抱不平,很受乡亲们的喜爱。今天,四先生吃了老婆的闭门羹,只得到“向天”家蹭吃蹭喝。

  四先生是一个令朋友又爱又恨的人,当朋友们没见他的时候,总是想着他。然而,当真正见到他的时候,似乎又十分讨厌他。这是为何?因为,四先生无论身在何处,总是光芒四射,总是令他人黯淡无光。然而,如果没有四先生在场,似乎就没有什么值得令人兴奋的事情发生。

  对于四先生的到来,向天很是欢迎。因为,向天已经很久没见到四先生这个老朋友了。向天吩咐妻子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招待四先生的大驾。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正当二人喝得兴致高涨之时,一个白发老头到向天家蹭酒吃。老头姓马,是向天的叔叔辈。向天和四先生都称呼他“马叔”。

  马叔是一个爽快之人,一点也不啰嗦,坐下就与二人拼酒聊天。几番酒战下来,三人已有几分醉意。喝酒之人都知道,一旦酒性上来,话匣子也就打开了。

  四先生问道:“马叔,你有几个儿女?”

  马叔皱了皱眉,道:“三代单传,就一根独苗!哎,可惜……十年前,我那不孝之子丢下二老和妻子,远走他乡,至今音讯全无!可能……死啦……也可能……”

  马叔没有说下去,因为,他的喉咙已有些哽咽,眼睛也噙满了泪水。

  四先生带着几分歉意,道:“马叔,实在对不住!提到你的伤心处,我自罚一杯。”说着,举起一杯酒,一仰脖,满满一杯酒就已吞下。

  马叔轻轻摇摇手,看着四先生说道:“没关系!没关系,真的一点关系也没有!”

  向天插话,道:“马叔不是那种小肚鸡肠之人,无妨。你若想知道马叔家事的来龙去脉,想必马叔还会一一相告。”

  马叔端起一杯满满的酒,一口喝下,道:“四先生若真的想听,我马叔也拉拉家常,摆摆心中多年的苦水。”

  四先生看着马叔,道:“若马叔无妨,我倒想听听这有理也说不清的家事。”

  马叔道:“十年前,我儿娶了邻村的姑娘为妻。平时,我儿虽有几分任性,但本性一点也不坏,至少不会做出那些有伤世俗之事。可惜,我那儿媳却不是善类,常常与我儿吵闹不休。为此,我儿也常常说,他想到外面去闯闯。十年前的一天,我儿与媳妇在家铺地砖。不知怎么的,两口子突然吵了起来,竟然一直吵到晚上。第二天,清早,我就听儿媳说,我儿深夜离家出走……”

  四先生听到这里,突然一拍桌子,猛地跳起来,道:“马叔,你儿是因为与老婆吵了一架,才深夜离家出走的,是吗?”

  马叔也带有几分惊奇,问道:“是呀!有什么问题吗?”

  四先生突然打了一个激灵,道:“没有,没有!请马叔继续说。”

  马叔接着说道:“我儿深夜离家出走,当时,我们也没在意。我们以为,我儿只是一时之气,出去散散心,过几天就会回来。哎,没成想到,这一走便是十年无影无踪。三年后,我儿没有音讯,儿媳也改嫁他乡。哎,人生呀!一样的生,不一样的命!”

  四先生端着一杯酒,既不喝下,也不放下,这倒不像四先生的风格。其实,此时的四先生正在思考,他已忘了自己正在喝酒。

  四先生理了理思绪,约莫片刻后,语气浑重,道:“马叔,恕我直言,依我看,你儿早就死了!”

  马叔不知道说什么好,道:“我……”

  四先生看着马叔,呡了一小口酒,道:“我四先生会借魂,今晚,我就借魂,把事情问个清楚。到时候,若你儿还活着,我一定帮你找回来,若是你儿已死,也一定为你找到尸体。”

  向天听了四先生的狂言妄语,差点没喷出来。据向天对四先生的了解,莫说他会借魂,就连写一张镇鬼符咒,也得跪在大脚道长或者老婆的脚下,帮他们舔脚趾,才弄得到。又是何时,四先生学会了这么大本领,竟然连自己也不知道!

  向天赶紧说道:“四先生,马叔可是我的叔叔辈,不可胡言乱语匡他。”

  四先生不慌不忙,端起一杯酒喝下,拍着自己的胸脯,道:“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四先生说到做到!马叔是自家人,我怎会匡他。向天兄弟,你就放一百个宽心,待到明天,一切自会明白。”

  谈到伤心处,马叔早无喝酒之心,起身告别,出门的时候,他还对四先生说道:“四先生,马叔知道你是一片好心,不会怪你!”

  向天和四先生送走马叔,又回到酒桌上,痛痛快快喝到午夜。向天看看时间,已是午夜,问道:“四先生,你不是会借魂吗?时间不早了,该是动手的时候了!”

  四先生喝了一口酒,把酒杯放到桌子上,奸生生笑道:“天机不可泄露!借魂这等大事,不是你这小儿能随便看破的!一切,明天自会知晓!”

  二人继续喝酒,直到烂醉如泥,最后,伏在桌子上呼呼睡去。

  翌日,向天一醒来便问道:“牛逼的四先生,你借魂了吗?”

  四先生揉揉眼睛,伸伸懒腰,道:“早已办妥!你等小儿就擦亮眼睛,等待结果吧!”

  向天冲着四先生,皱了皱眉,瘪了瘪嘴,之后又做了一个奇奇怪怪的动作,那意思是在说,牛逼的四先生,你就把牛逼吹到天上去吧!

  四先生那受得了这等羞辱,拉着向天就来到马叔家,一见到马叔就迫不及待地说道:“马叔,我已借魂问清楚了!你儿早就死了,尸体就埋在地砖下!”

  向天和马叔三分相信,七分怀疑。因为,四先生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四先生道:“马叔,去你儿房中,便知真假!”

  四先生在屋中走走停停,停停走走,直到把整个屋子走了三遍,才停住脚步,指着东面的后墙角,道:“撬开地砖,尸体就埋在这里。”

  马叔和向天虽然不信,但最终还是把地砖撬开了。只见地砖下面是一块厚厚的木板,掀开木板,一副早已腐烂得只剩下森森白骨的尸体,呈现在眼前。

  马叔抱着白骨,哭得昏天暗地,草木含悲。四先生和向天劝慰马叔一番后,建议他去报警。

  几天后,马叔的儿媳妇被捕,得到了她应有的下场!

  可能有人会问,四先生是如何借魂的?文中也未提半个字。关于这个问题,也是向天想问四先生的。

  四先生骄傲自满,哈哈笑道:“我哪有什么借魂的本事。所谓借魂,不过是我四先生智慧过人,推理缜密,一听就知道问题的所在。”

  你瞧,四先生就是这样一个骄傲自满的人!但是,四先生的骄傲自满,不但不令人讨厌,相反,还讨人喜欢!

上一篇:老人与狗
  
下一篇:扬子捉鬼:血燕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