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民间鬼故事 >

驴友

时间:2020-09-16 11:51 | 栏目:民间鬼故事 | 点击:

  陈晴是个喜爱旅行的女孩,她经常在驴友网看帖子,很向往徒步远行的自由生活。

  但是作为一个正处青春的漂亮女孩,她不敢独自旅行。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看别人发的照片过眼瘾。

  终于今年暑假,她攒了一笔钱,下定决心要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她便在网上征集同行洱海的驴友。她唯一的要求就是晚上必须住酒店不能露宿。房费AA。很多驴友都是穷游,每天住酒店就是一大笔的钱了,所以好几天了帖子一直无人回应。

  陈晴有些不耐,每天刷新着帖子,最后当她实在等不下去,想妥协改帖子可以露宿的时候,有个叫沫沫的人回复了她的帖子,对方说和陈晴是一个城市,愿意跟她同行,想什么时候出行就叫她,随时恭候。

  陈晴很高兴,她出行的装备早就备好,便问对方有没有准备好,如果准备好隔天就能走。对方答应隔天就走。

  隔天早晨,陈晴早早的来到汽车站,清晨的汽车站人流量不多,陈晴看到一个穿着冲锋衣,背着个跟自己一样硕大的旅行包的姑娘,一看就是要出门远游的样子,正坐在候车区,像是在等人的样子。陈晴感觉她就是网上的驴友沫沫,就跑过去打招呼。

  姑娘叫章敏,章敏跟陈晴一样是个大学生,也喜好旅行,人却长得白白净净,完全没有日晒雨淋的风霜痕迹。但她去过的地方却不少,还竟徒步去过西藏。陈晴听到她徒步过西藏,敬佩万分,激动地说:“我曾经看那些徒步西藏的人,回来都跟个非洲难民似地,还有姑娘去西藏就失联的,让我既向往西藏又惧怕西藏。你好厉害啊,你回来多久啦?皮肤这么白嫩。”

  章敏说:“我刚从西藏回来。”

  陈晴目瞪口呆的看着章敏:“哇,你好厉害啊,徒步西藏起码好几个月的劳累,刚回来不休息又去徒步?”

  陈晴完全没注意章敏脸上一瞬间的阴霾,依然兴奋期待着她多讲点西藏路上的趣事。

  章敏说:“西藏很美,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去西藏。但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也是去西藏……

  当时我一个女孩,不敢独自去西藏,就在论坛上找了几个同行的伙伴,那时,大家都对西藏充满向往,都是一群很有热情的年轻朋友,只有一个稍微年长的三十多岁的大哥,那位大哥长得成熟稳重,他对西藏非常了解,一路上我们大家伙都听大哥的,去西藏路途遥远,路上的车也少,经常背着行囊走上几天都找不到一家旅店,所以大多数时间我们都是露营的。刚开始的时候大家伙都有信心走完全程,相互加油打气,可是没走多久,很多人都坚持不住了,有的鞋子坏了脚磨破了,有的忍受不了没地方洗澡整日臭汗了,我们这些孩子多数都是娇生惯养的,一下子在那种环境下,最初是新鲜,之后就都忍受不了,经常为了一些琐碎的事情会吵起来,每个清晨,都能发现少了人,他们一个个不声不响地离开了。大哥对我的鼓励,还有一直悉心照顾着我的小武,让我虽然内心也坚持不住了,但也没有离开。”

  章敏说到小武,似乎声音有些颤抖,陈晴见她陷入回忆,不好打断她,安静的听章敏继续说:“小武是个帅气的阳光男孩,他问我是不是也不能坚持了,如果想回去,他会跟我一起回去,护送我平安到家。小武是整个队伍里最坚定要走完全程的人,他的梦想就是用最原始的方式,一步步走到最接近佛祖的地方,为他病重的祖母祈福。这一路他都悉心照顾着我,我知道他对我同别人不一般,知道他对我的心思,只是我一直默默接受没有回应。但当他说为了我要放弃,我还是不忍的,我也同他一样坚定要走完全程。

  直到队伍里就剩下我和他还有大哥,小武开始不安,有一天,大哥不在的时候,小武跟我说,他看见大哥在去买压缩饼干的时候,用的钱都写着文英的名字。文英是前天夜里离开的一个男孩,大家伙有时候会拼钱买东西,文英的钱都会写名字,大家伙都知道文英是个爱财如命的,能不花钱他从不掏钱。所以当大哥说文英走的时候把钱留给我们成全我们的梦想的时候,小武不信,我也不信。我们对大哥产生了怀疑,但那段路上手机没有信号,联络不上文英,我们没有证据,只是猜测,我们商量第二天天一亮就离开,但是第二天早上,我起来找小武,小武也不见了,大哥说他走了,我是难以置信的。

  我想报警,手机还是没有信号,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大哥看出了我已经不信任他,我一个人也没有帮手了,他毫无顾忌就凶相毕露,原来那些一个个早上消失的人,他们并不是不告而别,却是一个个被他杀害了。他向我扑过来,我慌忙一手打开强光手电,另一手摸到防身匕首,一阵乱挥,他没想到我反抗会这么激烈,他的脸被我划破了两道,强光让他一时间看不见我在哪,我趁着机会赶紧跑了,可是这荒凉的无人区,我能跑到哪儿去呢,眼看大哥就要追过来了。正当我绝望的时候,我在一条山沟里看见了小武…… 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一直想不起来,只知道醒来的时候我躺在医院的太平间里,小武的尸体已经被他的家人运走了。我被家人带回来,我只恨没找到大哥,让他跑了……”

  汽车站人流开始涌动,陈晴听完章敏的故事吓得手心冒冷汗,她借口去上个厕所定定心,去厕所的路上看见一个脸上两道疤的中年男人,正匆匆从厕所出来,手里拿个电话正在说话:“你在哪里?我到了。”这时,陈晴的手机收到一条语音,她匆忙跑进厕所关上门,打开一听,正是驴友沫沫说的话: “你在哪里?我到了。”

  陈晴连忙关掉手机,不安的走出厕所,寻找章敏的身影,却见她的座位旁,隔着一个座位有个妇女,手上拿着一个纸盒在等人,这时候有一对白衣丧服的人匆匆跑来,接过纸盒打开来,里面包着一个骨灰盒,他们庄重地捧着骨灰盒走了。骨灰盒上的照片,正是章敏。

  耳边的一阵诡异的风吹来,陈晴听见章敏的声音:“小姑娘,快回家吧……”

  隔天陈晴在上网的时候,跳出来一条新闻,说有个中年男子,疯疯癫癫自首,对自己冒充驴友,拐骗杀害同行的驴友多名的罪状供认不讳,这名男子专门在网上联系想出去旅行又不敢独行的女性,用专业的言谈和成稳的长相取信了众人……

上一篇:荒原孤村
  
下一篇:水煮活婴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