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月暮鬼故事 > 恐怖鬼故事 >

家养小鬼

时间:2020-08-03 17:22 | 栏目:恐怖鬼故事 | 点击:

   三十多年前,农村土地承包到户,城市商品经济也活跃了起来。借着改革开放的大好势头,我也开启了人生的经商之旅。

  那时,刚接触生意,又没有高人指点。所以,根本就不敢放手去做大生意,只敢小弄小搞,做一些买牛贩马的直门头生意。那些年,做生意十分辛苦,不像现在,车来车往,做生意就像散步一样。

  做生意辛苦,做买牛贩马的生意更是苦上加苦。为了牟取高额利润,我只得翻山越岭,挺进最偏远的穷乡僻壤之地寻找货源。有人会问,为什么呢?因为,越是穷乡僻壤之地,货源就越是便宜,当然,利润也就会更可观。

  那一次,我独自一人随身携带着三千元现金,背上一些随身简易之物,披着朝霞,踏着晨露出发了。那时的艰辛,是现在的年轻人根本无法想象得到的。我孤身一人,从早上,一直赶路,直到太阳西沉,晚霞满天,才停住脚步,借宿在一个叫“张家寨”的村子里。说是借宿,实际上,还是要付一定的借宿费。

  我借宿的人家是张姓,我叫他张大哥。张大哥有一个很贤惠的老婆。可惜,张大嫂长得五大三粗,一点也不漂亮。张家还有两个女儿,生得激灵漂亮,大女儿叫大珍,二女儿叫二珍。

  张大哥一家十分好客,准备了一桌十分丰盛的饭菜,两荤两素。相对现在来讲,两荤两素一点也算不上丰盛,但是,相对那时来讲,两荤两素已经可以算得上是“国宴”级别了。

  等大家坐好,准备吃饭的时候,张大哥问了老婆一句话:“喜儿吃饭了吗?”

  喜儿?我以为是看家护院的狗狗。当时,也没多想,更没多问。

  突然,大珍说了一句:“爹爹,喜儿哥哥还没吃饭呢。”

  喜儿哥哥?自我踏进张家大门的那一刻起,就没见过还有其他人。难道是喜儿出去玩了?想到这,我连忙说了一句:“等人齐了,再开饭。”

  “不用等了,他一直都在家里!”张大嫂说了一句令我毛骨悚然的话。

  “嫂子,我怎么一直都没见过喜儿呢?”我三分好奇,七分恐惧的问道。

  “喜儿死了,刚满两岁就死了!若是我的喜儿还活着,应该有五岁了!”张大嫂一脸悲色的说道。

  我被吓出一身冷汗,但还是强打精神,道:“大嫂……你开玩笑的吧!”

  “小兄弟,你大嫂没胡说!喜儿的确是我们的孩子,他聪明可爱。可惜,天不遂人愿,喜儿两岁的时候,患了一场大病,最后医治无效,走了!”张大哥满眼是泪的说道。

  “可……你们……刚才……不是还说……喜儿还没……吃饭吗?”我几乎用哭的语调问道。

  “小兄弟,你莫要害怕!喜儿是死了,但是他心地善良,不会害人!这样来讲,你就会明白了,喜儿的身体早就死了,但是他的魂魄未曾离开。当时,我们舍不得喜儿离去,就请了一个苗家巫师,用苗家巫师养小鬼的方法,把喜儿的魂魄养了起来。”张大哥怕我害怕,解释道。

  真是一家有病的人,胡言乱语,不知所措。至少,那一刻,我是那样认为张家人的。

  “喜儿,出来吃饭啦!不要害羞,饭菜都给你盛好了!”张大嫂对着里间喊道。

  话音刚落,只见里间的房门轻轻自动开了。接着,就是一阵轻微的脚步声,渐渐走近。

  我被吓坏了,心一抖,两腿一发软,摔倒在地上。大珍和小珍见我这等害怕,竟然捂着嘴,哈哈大笑起来。

  张大哥拉起我,把我扶坐在椅子上,道:“小兄弟不要害怕,喜儿不但不会害人,还很胆小,一见生人来,总是扭扭捏捏,不愿出来!”

  张大哥言辞诚恳,我的心也就放宽了。

  一场与小鬼同餐的“宴席”开始了。我撑着胆子端起碗,一边小心翼翼的吃饭,一边偷偷看着那个空着的凳子,和那个盛满饭菜的碗。我没看到小鬼的摸样,但是,那碗慢慢变少的饭菜,却在无时无刻的告诉着我:有一只小鬼正与我同进晚餐。

  吃完饭,大珍,二珍和那只小鬼,在妈妈的吩咐下,回房睡觉去了。

  待孩子们都睡觉去了,张大哥又让妻子炒了一大碗下酒吃的干巴。张大哥抱来一坛酒,要与我不醉不休。主人热情相待,我一个游子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酒,是个好东西,也是一个坏东西。一个人,就算你是一个闷油瓶,喝多了,也会酒话连天,把心中的秘密全都抖出来。所以说,美酒虽好,喝多了,好事也会变坏事!

  酒至半酣,我抚着张大哥的肩膀,问道:“老哥,你能不能告诉,你家喜儿是怎么一回事?”

  张大哥醉醺醺的说道:“小兄弟,我看你相貌堂堂,不是什么坏人。老哥就把喜儿的事情告诉你,但是,你一定不能跟任何说。”

  我看着张大哥点了点头,道:“大哥这样信任我,小弟怎还会跟别人说呢?”

  张大哥站起身,摇摇摆摆走进里间,不一会儿,抱来一个坛子,放在桌子上。坛身有许多奇奇怪怪的花纹雕饰,坛口盖着一个造型怪异的盖子。

  张大哥打开盖子,对我说道:“小兄弟,凑过来看看。”

  我弯着腰,低头一看,当场被吓得魂飞魄散。原来,坛子里浸泡着一个刚出生的婴儿。

  “小兄弟,不用害怕,这就是我苦命的喜儿。”

  “喜儿怎么会在坛子里浸泡着?”

  “喜儿刚死的时候,比这大多了。后来,苗家巫师用一种红色的酒,把喜儿的尸体放进去,浸泡了七天七夜。之后,喜儿的尸体就变成现在这般大小了。”张大哥似乎早已习惯了喜儿的这般模样,面不改色的跟我说道。

  “喜儿的魂魄吃饭,又是怎么一回事?”我又问道。

  “苗家巫师说,尸体不腐,灵魂不灭!灵魂不灭,就得吃饭!至于其中的缘由,我也不知道,反正苗家巫师怎么说,我就怎么做便是。”张大哥说完,又起身把坛子抱回里间去。

  等张大哥回来,我又好奇的问道:“大哥,这样养小鬼,喜儿不痛苦吗?”

  这句话刺痛了张大哥的心,他把泪水咽了回去,道:“其实……每一次……喜儿都很痛苦。”

  “既是痛苦的,为什么不把喜儿埋了,让他入土为安呢?这样下去,终究不是办法!”我说道。

  张大哥听了这句话,低下头,默默不语。

  翌日,旭日东升,万物如新。我背起行李,继续踏上我的经商之旅。半年后,我听人说,张家把喜儿送上了山。听到这个消息,我十分高兴!

上一篇:扬子捉鬼:血燕
  
下一篇:镯子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相关文章